《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小说免费全文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小说免费全文,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是言锦执笔的经典小说,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讲述了苏臻的唯美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主要讲述了:撕心裂肺的陈年往事但在抬头看过去的时候,瞧见门外聚了不少瞧热闹的人,还有两个瞧着眼熟的人,怕是那家来抓他把柄的。陈.........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小说免费全文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小说by言锦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悬疑小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10章撕心裂肺的陈年往事

  但在抬头看过去的时候,瞧见门外聚了不少瞧热闹的人,还有两个瞧着眼熟的人,怕是那家来抓他把柄的。

  陈侯装模作样的微微一笑,似是可惜的叹息道:如此真是可惜了,不过君子不夺人所爱,今日就当我不曾来过吧。

  听见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解决,王班主难掩吃惊的抬头,正巧看到陈侯眼底一闪而过的恼怒和杀意。

  班主心中一寒!

  但此时却无法继续纠缠此事,只能恭恭敬敬的将人送走。

  瞧见人一离开,王班主就带着青芸娘匆匆去见其师哥。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若真有心在一块儿,就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京城,最好是今晚就动身。

  青芸娘一回来,就将前堂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哥,所以乍一听见班主的话,颇有些疑惑。

  这是为何,芸娘不是说那侯爷并未多做纠缠?

  班主如今一想到匆匆那眼瞧见的,心中还是胆寒,还想要再劝,但张了张嘴,想到若是那侯爷有心害人,这样让他们离开,不正好是羊入虎口,只怕到时候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就那么抛尸荒野做孤魂野鬼了。

  罢了,我话已至此,你们仔细掂量吧!班主长叹一声,转身离开。

  师哥?青芸娘头一遭遇上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慌神无措,只能用水眸看着师哥。

  师哥也算是经历过事儿的,想到班主的话,也确实有些心惊,但就这么匆匆带人离开,一路上怕是也不能安宁,就算是要走,怕是也要瞧瞧那陈侯有何动静,以不变应万变才好。

  不愿让芸娘多思伤身,就故作无碍的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调笑道:我真是好运道,才能得了你的欢心,竟是连侯爷也想与我挣,我只怕你会看上那富贵温柔乡。

  芸娘瞧见心上人,说着说着竟落寞伤怀起来,忙不迭的立誓道:师哥,你这话是要扎我的心不成,我心许你自是不会做那负心的人,若有违誓言,定让我不得好死,受尽世间万般苦楚不得解脱!

  呸呸呸,你个傻丫头,我是逗你的,我还能不知你的心,不过那侯爷身份贵重,虽说你今日直言拒绝,怕是那侯爷并非真心放过,如今唯有一计,方能彻底断了那侯爷的念想。师哥满脸严肃的看着芸娘说道。

  芸娘听见有计策,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什么计策,只要能与你做一世夫妻,哪怕就是现在死了,我也心甘情愿。

  师哥环抱住芸娘,心里感动莫名。

  只低头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了一句话。

  即刻成亲,你我成了真的夫妻,那侯爷身份贵重,如何也不能做出抢夺人妻的事来才是,待得事情平静下去,我们就离开京城,到别处安静的做一双神仙眷侣。

  芸娘听了这话,脸红的不成样子,可听见那美好的设想,还是用力点了点头。

  这一晚,两人就成了好事!

  时日就这么一日日过去,两人也在班主等人的见证下,成了真正的夫妻。

  虽说稍显简陋了些,但两人都满心欢喜。

  更何况陈侯那边真的自此之后,在没有丝毫动静,渐渐众人也就都将此事遗忘。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日,一封请帖送了来。

  陈侯夫人生辰,请小庆班到府一行!

  还特意点了《白蛇传》这一出。

  你们明天就不要去了,今晚就收拾好东西离开。趁着夜深人静,班主思量再三,还是来到青芸娘两人房内,规劝几句,不等两人说话,就一脸愁苦的离开。

  被留在房内的青芸娘和师哥对视良久。

  房内的烛火,也一直燃直天亮。

  班主,咱们走吧。班子里的人一早开嗓,就将东西收拾妥当,准备出门。

  谁都有志一同的未曾去叫青芸娘二人。

  班主走到大门,转身看着一班子的人,脸上露出愧疚之色,你们有事尽管都推了我身上,不管谁能安全回来,我给你们留了东西在我屋里,你们拿了就赶紧都离开京城,此生再也不要回来了。

  他不是没有后悔过,昨晚有意让青芸娘二人离开。

  可他还是心存侥幸,想着自己年岁大了,就算活也不能再活多久,用他一条命换两人,也算值了。

  更何况当年他懦弱的逃离过一次,这次再看见两情相悦的人,心怎么也硬不起来。

  走吧!王班主说了句话,转身就要带着众人出发。

  班主,请留步!青芸娘软弱娇俏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身后站着的是一身青衣长衫的师哥。

  王班主乍听见这话声音,满脸的吃惊。

  你们!

  怎么会没有离开,这可是会没命的事儿!

  不止是王班主如此表情,班子里大多数人,都是心中不解。

  扮白素贞的花旦,莲步轻移走到青芸娘面前,眼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狠狠道:为什么不走,你知道你今天去了,不能如陈侯的愿,就只有死路一条嘛!

  青芸娘伸手环抱住戏里戏外的姐姐,笑的还是那般娇艳,眼眶强忍着翻滚的泪。

  我知道,什么都知道,可我更知道,若是我就这么走了,你们不管任何一个人出事,我此生都不会得片刻安宁。

  环视班子里的所有人,就算来最晚的几个小的,也都相处快十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师哥看着眼底带着不安,却笑的开怀的女子。

  这样的青芸娘,真的是让他爱到了骨子里。

  王班主在一旁看着众人,收了手上的烟袋,叹息一声,却也忍不住轻勾唇角道:走吧。

  这次就让他挡在前头吧。

  总不能这辈子苟活了。

  有青芸娘的故作无事,戏班子一路前去陈侯府,也算得上热闹欢喜。

  可这些都在一进陈侯府,看着端坐太师椅上,一脸傲慢讥讽的陈侯,还有他身后的一众侍卫时,众人再寻不见丝毫笑颜。

  陈侯不等戏班子的人有丝毫反应,眼睛戏虐的瞧着青芸娘,抬手对着身后的侍卫一挥手。

  这些都是训练的有素的人,哪里是戏班子的人能抵抗的,三个人腰间的长刀一出,就将除了青芸娘,和其师哥其他人,都拦在远处。

  青芸娘和师哥,被其他人押着来到陈侯身前跪倒。

  陈侯凑到青芸娘脸前,近的连呼吸都能感觉到。

  青芸娘恶心的想要侧脸躲闪,却被陈侯伸手从下巴捏住脸。

  陈侯笑的肆虐张狂,说出的话也是恶劣无比,怎么,恨我?

  陈侯,还请自重,芸娘已是在下拙荆,实在当不起您的厚爱。师哥看着芸娘白皙的脸上,瞬间通红了一片,还隐约能瞧见指痕,心疼难忍的开口。

  明明是悬殊的身份,往日怕是连抬头看都不敢,如今竟是为了所爱之人,连天地都敢逆转。

  芸娘听见师哥的话,心中一紧。

  虽然她心中已有准备,本意却是愿用性命洗去陈侯的痴念,能清清白白的离开。

  还是愿师哥能再寻个心爱之人,活得长长久久,算是代替她一起活。

  陈侯看着两人情意浓烈的模样,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两手一用力,就将青芸娘拽进怀里禁锢住,脸朝着她的师哥看过去。

  声音满含恶意,在青芸娘的耳边,陶醉的呼吸,等心中的怒火稍稍平息,才又私磨耳语道:好好看着,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打!雷霆之命。

  跟着陈侯作威作福不是第一遭,这些侍卫有的是手段,有人先拿了长鞭,对着师哥的脸就抽了下去。

  不要!青芸娘惊恐嘶喊。

  可她不过是个弱质女流,多年戏班子里待着,虽未被苛待过,但日日辛苦学戏,那点力气就连陈侯一只手都挣脱不开。

  师哥这一下也是被打的翻滚地上,不等让他再有反应的时间,鞭子就在他身上不停的落下。

  很快就被打成一个血人。

  别一下打死了。陈侯并非好心,实在是还想让两人多受些折磨。

  侍卫们听见陈侯的话,也将长鞭随手扔到一边,几个人轮番上去踢打。

  心情顿时好了许多的陈侯,看着青芸娘目光不离的看着自个儿师哥,诱惑叹息道:啧啧,快要不行了呢,你还要坚持吗?

  坚持?!哭的有些恍神的青芸娘,语带疑惑的重复。

  跟了我,可以留他一条命,你意下如何?陈侯看着怀里柔若无骨的美人儿,难得的有几分耐性的哄道。

  放了师哥!

  青芸娘听见这话,猛地回过神来,眼睛里好似有光的看向陈侯。

  你说的可是真的!若是我跟了你,你定然不会再去寻他的不是?!

  青芸娘话说的艰难,此时就算心里满是怀疑,却也只求片刻心安。

  更何况,青芸娘忍不住又往师哥那儿看了一眼,眼里的泪水犹如雨下,模糊了她的视线。

  本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是你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怕是为了泄愤,怕是也会送他去找你。

  陈侯好似看一个死人,瞧着奄奄一息的芸娘师哥。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第11章煞气逼人

  不,芸娘。还留着一口气的师哥,听见青芸娘示弱的话,心中悲怆的挣扎道。

  我做不到。

  青芸娘无声的看着师哥说。

  若是一刀下去了断了性命也好,可这样折磨人,心,太疼,太疼了!

  青芸娘的嘴唇都不知什么时候,被她咬的残破不堪。

  凄惨的美,让视线相对的陈侯,心猛的狂跳了一下。

  勒着青芸娘粗壮的手臂,都仿若被什么刺到,不自觉的松了开来。

  侯爷,之前是妾身不识抬举,日后还请,请侯爷怜惜。这段话,都是从青芸娘齿缝间挤出来的。

  陈侯却好似瞧不出她的异样,满脸的欢喜,伸手将人温柔的抱进怀里。

  这一幕,是师哥临死前,最后的记忆。

  青芸娘自此以后就没了,而陈侯府则多了一个青姨娘。老妇带着些许唏嘘悲伤的说道。

  苏蓁听完这个故事,看着眼前老妇浑浊的眼睛,也带上了探究。

  你怎么会这般清楚?苏蓁召唤出阴阳针小心戒备。

  老妇自嘲一笑。

  因为我就是那个素贞,他们两个的师姐。

  什么!苏蓁真是被惊道。

  师姐似哭似笑的看着苏蓁,缓缓道:我是青芸娘的师姐,当年将师弟浑身是伤的抬出陈侯府,旁人都觉得我们得罪了陈侯府,再无人敢上门找我们,班主无奈之下想要带我们离开,可在外的日子又那里那么好,我不愿离开就来投奔芸娘。

  可是谁知,本以为告诉芸娘,师弟死了消息,她肯定会伤心跟着去了,我私心不愿失去安稳的日子,就一直遮掩隐瞒。

  但她从来就是聪慧通透的,大约是察觉出不对,吃喝不进,日日呕吐不止,陈侯还在热乎劲儿上,自然对她更是关怀备至,寻访名医为她诊治,却不想是查出她怀有了身孕,这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师姐轻叹道。

  苏蓁隐约听出其中的奥秘,青姨娘的孩子,是他师哥的。

  师姐听苏蓁肯定的话,动了动唇角,想要笑却怎么也扯不动,不是,那孩子是侯爷的,只是侯爷不信罢了。

  长叹一声,声音缓而轻柔的继续道:我比他们两人都年长,如何不知道他们幼年时候的模样,只是造化弄人,青姨娘以为孩子是他师哥的,想着师哥没了,总要为他留个后,所以才会不愿相信孩子是侯爷的。

  而侯爷又何曾没有心结,自此以后,青姨娘在后宅的日子就越发艰难了,可为着腹中的孩子,她却都咬牙坚持下来,可这样备受折磨的日子,孩子如何会不早产,府里的女人心真狠啊,明明产婆和大夫都说,孩子定然是小产不差,那些女人就是有办法将白的说成是黑。

  尤其是那个在青姨娘后进门的七姨娘,不止想要害芸娘的命,连她孩子的命也一并不愿放过。

  侯爷最后一点不舍,也在三人成虎之下消失了,青姨娘的命自然也就不言而喻。唏嘘的话,强忍的泪,老妇说的分外艰难。

  苏蓁听的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

  苏家不过就是舍不得她,改了她的命数,却牵连了汝南王府那么多的人命。

  恨别人的同时,她又何尝不是在恨自己。

  想来若是陈侯能宽容一点点,心里的怀疑也少一点点,害了青姨娘性命之后,能饶了她孩子一条命,今天的一切,怕是都不会发生。

  得到了就好像失去了珍惜的能力。

  苏蓁压下心中翻涌的怨恨,神情清明寻找老妇话里有关的人。

  理清思路后苏蓁猛然想到一个人:七姨娘!

  起身就往陈侯府后宅跑了过去。

  不用去询问人,苏蓁的阴阳看一看,就朝着那间阴气最浓烈的屋子过去。

  抬脚直接踹开七姨娘的房门。

  果然,一股阴森煞气传来。

  七姨娘周身被煞气所笼罩,看见苏蓁咯咯笑了几声。

  又是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呢!七姨娘身段妖娆,却因为被附身,此时瞧着阴沉的吓人,哪里还有曾经五分的颜色。

  苏蓁不听她在这叫嚣,召唤出阴阳针握在手中。

  也不知道谁是阴魂不散。苏蓁连嘴上便宜也不让人占的怼回去。

  人死后只剩下执念和怨念,不乱是哪一种,单一的情感也再不是原本的人。

  七姨娘神情一冷,目光淬毒的看着苏蓁。

  你既然能够找来这里,怕是也知道当年的事,是陈侯和这些贱人害了我娘和我们,我报仇又有什么不对!猛地长大嘴,一股浓重的煞气扑面而来。

  这是一言不合就出手。

  还好苏蓁一直有准备,双手交叠用阴阳针带着的灵气抵挡。

  对与不对,那些被你害死的道士们,因为被怨鬼吞噬,再也不能投胎转世,他们又何错之有!苏蓁引起怨鬼的注意,边说边小心的掏出阎君离开前给她的符咒。

  因为没有灵力,只能将手指刺破,用血来催动符咒。

  当然这种符咒的威力更甚用灵力催动的。

  苏蓁只听见这话,还有在七姨娘召唤下,出现的另外两个小些的怨鬼,就知道俯身在七姨娘身上的,就是最大的那个青姨娘的儿子。

  不知道之前被阎君灭了的青衣寄生魂,知道她想尽办法生下来的孩子,原本有投胎转世的机会,却因为她的怨念侵染,做下这么多的罪孽,无法再世为人,可会后悔。

  但现在不是苏蓁多想的时候,深可见骨的伤痕,上苏蓁的指尖不停滴下鲜血,一股霸道的煞气,隐隐将苏蓁护卫起来。

  已经完全被煞气侵染,模糊了神志的怨灵,看着苏蓁露出嗜血的笑声,咯咯咯的响彻整个房间。

  听的人毛骨悚然,苏蓁却好似不查,只盯紧了七姨娘。

  那些道士可不是我下的手,不是那个陈侯世子所为嘛!七姨娘看着身边的两个兄弟,嘻嘻哈哈的笑道。

  仇恨真的能蒙蔽一个人的心智,苏蓁心中深深叹息。

  将侵染满她鲜血的符咒,用力甩到三个怨鬼身上。

  阴阳针也紧随其后而至。

  本以为是一场恶战,可就全力一击之下,竟然就烟消云散了。

  眼睁睁看着那三个小怨鬼惨叫消融,苏蓁心底竟然空落落的。

  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

  看的不放心之下,又折返回来的夜重华眼中疑惑更甚。

  这分明好似是做戏一般。

  苏蓁到底是什么人,这真的是她布下的局?

  而就在小怨鬼魂飞魄散时,前厅的陈侯突然呕出一口鲜血。

  抬起头头眼中一片血红,满身的煞气浓烈翻涌,彻骨之痛让她无声的扬天痛呼。

  苏蓁,我一定会杀了你,为我儿报仇!再多的痛苦,附身在陈侯体内的青衣寄生魂,也不敢露出行踪。

  之前在阎君和苏蓁的合力之下,青姨娘已经身受重伤。

  后来又召回差点被苏蓁送去投胎的三个小怨鬼,更是雪上加霜,若非如此,她又何必如此龟缩。

  阎君在人间逗留的时间越久,灵力就会越发的枯竭,这次你别再让我失望。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苍老声音,在前厅突兀的响起,除了在房内的青姨娘,一门之隔在外待命的人,都无一人有丝毫反应。

  青姨娘也忙跪倒地上,颤声应道:是!

  跟去而复返的阎君相对而坐,房内安静沉闷的让人呼吸困难。

  阎君,你怎么?又回来了,话虽然没说完,但苏蓁满眼的疑惑,没有丝毫的遮掩。

  夜重华一直在思量苏蓁身上的煞气,却百思都不得其解。

  看来他是该要回去一趟,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苏蓁不想要陈侯府满门横死,怕是也有她的心思在其中,原本不想要弄出事端来,此时看来还是答应了,想必日子久了,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夜重华有意忽略,心底里分明是不忍苏蓁着急的心情。

  这就走。任性起来的阎君,也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挥挥衣袖,就真的从房内消失无踪。

  只是苏蓁有阴阳眼,能看得见阎君是打开阳间和冥界的通道,头也不回的离开。

  苏蓁抿了抿嘴,心中无语凝噎。

  两个白衣和黑衣阴气凝儿不散的身影,不等苏蓁有所反应,就突然出现在苏蓁住的房内。

  苏蓁对接连的惊吓,心里实在有点想说点有辱斯文的话。

  目光也冷冷带着寒气的刺向黑衣男子。

  阎君让我来传话,那一日的约定作废,你只管找到青衣寄生魂,将她出手灭掉即可。黑无常将传的话说完,就拉着一旁还想说话的白无常,捂着他的嘴,硬是给拽走了。

  苏蓁看的嘴角抽了下,却还是抬手无情的摆了摆,目送白无常满眼控诉的离开。

  她的心里有很多的疑惑,阎君到底是什么心思,为何又突然回来,又离开。

  之后还让黑白无常,传话给她没有了一日之约。

  算了,不想了,只要保住陈侯府就行。苏蓁想到最后也没有头绪,只能挠了挠头,烦恼的嘟囔道。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试读结束,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