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郑湘靳司礼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郑湘靳司礼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郑湘靳司礼的小说是《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是作者一一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郑湘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电梯,眼睁睁地望着不断跳动的红色数字。叮一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如往常一般掏出钥匙开门,走进去,不料突然手下一沉,她才意识到有人尾随她。男人进入后重重的关上了门,郑湘一个你字凝在唇畔。劈头盖脸的吻开始细细.........
热文《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郑湘靳司礼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第八章

话语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眼神纷纷在两人之间来回转动,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就在众人屏息以待时,郑湘的声音如期响起,带了点坚定,一改从前的柔情,一字一句道:凡事要讲证据。

她一双上挑的凤眼本是带着攻击性的,很明显是敛了锋芒,才给人一派柔和的感觉。

她顿了一会,话锋陡转:我希望辛小姐不要胡说,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而且我记得我复印完以后询问过你,是你说的没问题。

一番话说的不疾不徐,倒是让有些同事刮目相看,大大增强了信服力。

这时有个男同事实在看不下去,开口相劝道:盈盈你再认真找找,我看小郑

一席话还没说完,便被辛盈盈打断了,她直勾勾盯着那位男同事,不悦的声音响起:果真是狐狸精,这就勾走了你的魂。

她一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孜孜不倦的继续向下说:难怪能一举进到设计部,手段真是高。

你说你没拿,谁信呐,我这文件就你碰了,怎么不见其他人丢文件诸如此类的话全从辛盈盈嘴里倒了出来。

甚至还有些不堪入耳的,听的众人都噤了声。

郑湘意识到事情严重性,垂下的凤眼忽然挑起:辛小姐非得冤枉我,我说的你也不信,那便任你搜吧。

不骄不躁,一副坦荡模样。

她转了转眼睛,忽然笑了:但我这话说在前头,若是搜不到,我郑湘有权起诉你诽谤。

说完郑湘眯了眯凤眼,眼里闪过一丝令人看不透的神情:如果找到以后证明不是我拿的,希望辛小姐能向我道歉。

这话说完,一阵唏嘘。

众人的讨论声都传到郑湘的耳朵里,在她身上打量的视线也越来越多。有怀疑的,有探究的,还有几道钦佩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传闻郑湘有背景才进的设计部,这自然让凭真刀实枪进设计部的那些有些不服。

众人还在讨论着这件事,门口响起一道突兀又冷冽的声音:都在闹什么,是明天都想收拾包袱滚蛋了是吗?

这一声厉喝吓得所有人四下逃窜,纷纷坐回自己的工位,眼下没有证据哪有人真敢搜。

只有辛盈盈愣在原地,听到靳司礼的声音,转头便带了哭腔,朝着靳司礼哭诉道:郑湘弄丢了我的设计稿。

不同于方才的严词厉语,这次更像是平淡的控诉,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

辛盈盈多少有些忌惮靳司礼。

只有郑湘知道,辛盈盈盯着她的时候,眼里是带着笑的。

靳司礼慵懒地盯着对峙的两人,话语轻的很:哦?你怎么证明是她弄丢了?语气里带了些玩味。

辛盈盈手指尖指指的指向她:只有她碰过我的文件,我下午怎么找也找不到。

郑湘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靳司礼不耐地摸了摸鼻尖,在秘书耳边低语了几句,挥手示意辛盈盈回工位:先工作,别的我会派人查。

辛盈盈闻言心里不解气,但靳司礼在场,她大气也不敢出,全然没了刚才的嚣张。

忿忿地瞪了一眼郑湘,踩着高跟鞋回去了。

一场闹剧到这儿便戛然而止,不明真相的众人皆是心猿意马,哪还有心情再工作。

靳司礼说完没有多做停留,只留下一个背影引人遐想。

好在很快便到了下班时间。安静了很久的狭小空间,又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应该就是她拿的,她不是有后台吗

一看就是她,说是靳总钦点的,刚才靳总也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靳总怎么可能会看上她。有个路过的女生对郑湘嗤之以鼻。

郑湘倒是不怎么理会这些非议,收拾好自己的工位便去赴约了。

辗转到楼下时苏樱似等了有一会,嘴里喃喃着:郑大小姐请客还迟到哦。半开玩笑道:我是客还是你是客呀?

见来人兴致恹恹,苏樱收起了开玩笑的口吻,有些严肃的问:你怎么啦,郑小湘。

这话才刚问出口,就见对面的人红了眼眶。

苏樱见这阵仗,赶忙上前,拉开她旁边的座位,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

顺手抽了几张纸巾攥在手里,轻声慰问道:有什么可以跟我说,要不我们先走,换个地儿?眼睛认真的眨巴着,丝毫没有了玩味。

郑湘瞬间破涕为笑,轻蹭了蹭她的肩,颇为认真道:不行,答应了请你,怎么好让你白跑。

苏樱用手指推了推人额头,故作轻松道:你呀你,就会为别人着想。

话语刚落郑湘便把菜单推到苏樱面前,今天我就任苏大小姐宰割。说完还俏皮的眨了眨眼。

苏樱知道郑湘是想让自己安心,每次受了委屈都藏着掖着怕她担心。她决定等会好好盘问一番。

苏樱会意,翻看了几下菜单,点了几道她们日常爱吃的菜。

两人在菜上齐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默契的吃完了这顿饭。

等到郑湘结了账,两人走在停车场的路上,苏樱真诚的建议道:在靳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不姐给你找别的工作。

这下郑湘有点急了,忙摇了摇头,她知道苏樱雷厉风行的行事速度,这一点头说不定明天郑湘又跳到新公司里了。

苏樱见郑湘拒绝的干脆,也没再多说什么,她心里默默想着这丫头应该是真的不在意那姓靳的了。

两人吃完便到地下停车场,一同默契的走到苏樱的车前,一前一后上了车。

直到坐到苏樱车上,郑湘才肯娓娓道来,苏樱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气极,忍不住啐了句:欺人太甚。

苏樱知道郑湘承受了这么多肯定难过极了,递了个安慰的眼神:放心,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知道小湘你的性子。

说完她又拿手轻轻揉了揉郑湘的头,启动车子前俏皮的说了句:再说有我在呢,放心饿不死你。

郑湘听了这话险些又热泪盈眶,还好被苏樱喝住了。

一路无言,苏樱非常自觉地将郑湘送到家楼下,嘱咐了几句后便离开了。

《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第九章

郑湘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电梯,眼睁睁地望着不断跳动的红色数字。

叮一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如往常一般掏出钥匙开门,走进去,不料突然手下一沉,她才意识到有人尾随她。

男人进入后重重的关上了门,郑湘一个你字凝在唇畔。

劈头盖脸的吻开始细细密密地布在郑湘脸上,唇上,眉眼之间。

郑湘被亲得莫名有些发懵。直到男人清晰的喘息声重重萦绕在郑湘耳畔,她下意识要推开他。

但无奈男女实力悬殊,郑湘刚一推,靳司礼便感觉到了她的抗拒,于是伏在她耳畔轻说了句:别躲,否则我不确定我会不会毁约。别忘了,我们有合约的。

靳司礼说完停了一会,拉开了一点距离,捏起郑湘的下巴,迫她仰头直视自己,又添了句:我的情人。

我没郑湘一句话还没说完,靳司礼便趁她张嘴之际重重咬了下她的唇,顺势长驱而入。

一句话都不让她辩驳。

怀里的女人听了警告后果然乖巧了很多,不再抗拒靳司礼劈头盖脸的,只是她也不肯做回应。

漫长的亲吻在靳司礼发觉怀里的女人瘫软在他怀里时才告终,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郑湘红肿的唇,讥笑道:你对别的金主也是这样的?

郑湘憋了一天的眼泪差点在这一刻决堤,最后只是若无其事说了句:我说什么你都不信,靳先生,我记得合约上没有如实相告这一条。

她丢下一句:刚才我没有违约,靳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就可以离开了。

转身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不再去理会玄幻处莫名其妙的男人。

一杯冷水下肚,浇灭了刚才燥热的空气。

靳司礼哪肯轻易罢休,他跑到厨房质问道:今天的设计稿如果是你拿了就告诉我,你求求我我说不定愿意帮你。

郑湘的神采明明灭灭,她不愿辩驳:我该说的都说了,信不信随你。

再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讽刺道:反正靳先生从来不信我,既然你也觉得是我,请拿出证据。

靳先生想做的也做了,没什么事请你离开。一通话说完神色如常,看不出任何失落。

靳司礼还是发现了端倪。

郑湘头也不回地进了卧室,砰一声重重关上门,上锁,一气呵成。隔绝自己与靳司礼的任何联系。

她背靠着卧室门,今天所有委屈一下涌上心头,她跌坐到地上,抱着双膝这才肆无忌惮哭起来。

她全然不知靳司礼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当然了,她也完全不关心这个问题。

兴许是这一天太累了,郑湘不知不觉就靠着门睡了过去。

翌日。

刺眼的阳光照到郑湘脸上,她这才醒转过来,习惯性用手挡了挡太阳。

她晃着身子站起来,到洗手间用双手掬了几捧水泼到脸上让自己看起来清爽些。

收拾一番以后她按照往常一样按时去上班。

等打完卡上班,她发现去办公室的路上有些奇奇怪怪的目光打量着她。她安安静静地走到自己的工位坐下,才发现不对。

昨天还是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子没有了锋芒,虽然还是有几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但比昨天友善了许多。

郑湘没有多想,迅速开始准备工作。直到有人敲了敲她的桌面,她抬头对上辛盈盈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请问,辛小姐今天又丢了什么?

辛盈盈被呛了一下,但鉴于设计稿已经被送回来了,她强压怒气,当着小部分人的面,低声说了句:对不起,郑湘,我错怪你了。

这下轮到郑湘迷惑了:哦?莫非辛小姐设计稿找着了?她堪堪停下手中拿着的笔,抬头瞧她。

直到看到辛盈盈眼里没有开玩笑的成分,并且夹杂着一丝不满时,她撇了撇嘴:无所谓了,反正辛小姐昨天不那么认为不是吗?

给辛小姐一个提醒,自己的东西可要好好保管。郑湘郑重提醒道,紧接着偏过头拾起了笔继续工作。

辛盈盈哦了声音。她不明白设计稿怎么好端端的躺在那堆文件里,无奈看了监控也没抓住郑湘把柄。

她只好暂时作罢。

哪知一波刚平一波又起。这边走了个辛盈盈,又有别的人找上门来。

这次来的是她们组的组长,听说她一直被关系户压的无法高升,一腔才华没地儿发挥。

郑湘是关系户的传闻又传的沸沸扬扬,自然也遭殃了。

郑湘才刚进入工作状态,就被她们组组长传了去。

她放下手里的工作,走到组长独立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后说道:叶组长,我是郑湘。

听见里头没什么情绪的答了句:进来。郑湘才轻推开门进去。

她们组组长是个约莫三十好几的女人,气场无疑是强大的,她说话倒也不拐弯抹角,而是开门见山:小郑啊,昨天看了你一个设计稿,我觉得和主题不符。

组长请说。郑湘在一旁恭着身子做请教状。她是真的打算认真对待这份工作,因此所有提议无论好的坏的她都打算谦虚接受。

组长直白地提出了那份设计的缺陷,当然点评当中也夹杂了许多个人色彩。郑湘听出了许多的不满。

但顾及自己的来历,她全都默默照单全收。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熠熠生辉。

所以她并不介意先受些委屈,毕竟珠宝设计这条路还有许多需要她披荆斩棘的。

讲了大约二十来分钟,叶组长才停下了,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小郑啊,设计注重天赋,考虑过别的工作吗?

郑湘摇了摇头,郑重回了句:我热爱珠宝设计,我一定能做好这项工作。

叶组长见人不听劝,话也不再是和风细雨的了,听着有些威胁的意味:任何行业都是优胜劣汰,那就别怪后面我要淘汰你。

见人坚定模样,她又扣了扣桌面提醒道:到时候真上了战场,可没有什么情面可讲,有再大的后台也没有。

郑湘:谢谢组长教诲,我绝对不会放弃这个工作。我会让你了解我的实力的,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

▲《婚约已满靳先生请自重》郑湘靳司礼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