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温情顾夜白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温情顾夜白小说哪里看,小说主人公是温情顾夜白的小说是《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是作者牛奶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温情抿了抿嘴,开口道,其实你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我会和他离婚。这些天来,她想了很多,与其被顾夜白厌弃,还不如坦然的放手,她是喜欢,却还没卑微到这种地步。温婉眼中闪过促狭的光芒,余光却瞥到不远处的顾.........
热文《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温情顾夜白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第八章

顾夜白出声,我和她是夫妻。

温情心中一动,这是他第一次肯定两人的关系。

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被顾夜白拽起,温情,不是说要一起去你家吗,别让他们等急了。

猛然的动作带着几分粗暴。

温情下意识的想挣脱,却感受到顾夜白指尖的用力,她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对南黎峥道,学长,我们还有事,今天这顿饭怕是吃不成了,等以后有机会我请你

她的话没说完,人就被顾夜白拽走了。

小情。南黎峥起身,就要追来,却又在半路停住脚步。

别人夫妻的事,他凭什么插手。

温情是穿着高跟鞋的,顾夜白步子大,扯得她一路踉跄。

在地下停车场,他才停了下来,猛地把她按在了车门上,声音冷极,怕你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请那个男人吃饭了。

温情后背撞到车门把手,硌的生疼。

两人极尽的距离下,她清楚的看到顾夜白冷成霜的眼眸,还夹杂着怒火。

我和学长清清白白,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鹾。温情挣脱不得,别开了脸。

一场重聚让顾夜白彻底破坏,她避着他,可他又来招惹自己。

顾夜白棱角分明的脸庞紧绷,冷冷的凝着她,怎么,说到了你的心事你生气了?但你不要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什么身份?。温情扯出一抹苦笑。

顾夜白噎住,眸色异样。

继而打开车门将人塞了进去,又狠狠的关上。

汽车飞快驶出,顾夜白恨恨的说出三个字,顾太太。

你是顾太太,既然嫁给我了就老实安分些,别做出丢脸的事。

温情平静的看着窗外,嗯,我不会丢顾家的人,已经结婚了还和别人牵扯不清的事情,我也做不出。

你在讽刺我?

温情不语,只是盯着外面。

顾夜白透过后视镜望了眼她,静默的模样和莞尔一笑的样子形成对比,顿时他的怒气就蹭的冒出。

汽车稳稳停在了温家,温情狐疑看向顾夜白,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中秋节。

顾夜白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温家人便都迎了上来,温情紧跟其后。

顾夜白被招呼着坐在了沙发上,温父温母嘘寒问暖,满面笑意如同看到亲儿子般。

温情安静的坐在一边,没人在意她的存在,这样的对待她也早就习惯。

夜白,你来了。温婉被佣人推向了客厅,一身紫色连衣裙,精致的妆容是特意打扮过的。

温情余光所致,刚好瞥到顾夜白的视线落在温婉身上。

心中涟漪阵阵,可若不是自己,他们才是两情相悦最对登幸福的夫妻。

温情,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快去准备点做饭。温母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

温情求之不得远离这里,起身去了厨房,背后一阵欢声笑语。

小姐,这些事情我们来做就好,你还是出去吧。

哎,咱们小姐就是太善良了,本以为做了顾太太能够扬眉吐气,可还是被夫人欺负,要我说,小姐你就该拒绝。

两个佣人低声愤愤不平着。

温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好好做饭吧,不然等下饭糊了是要挨骂的。

佣人心疼她,她是知道的,可这样的生活持续了那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

姑爷,你怎么跑到厨房来了。

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句,温情拿着菜刀的手一抖,差点切到手指。

佣人带笑的对视一眼,自觉的离开。

顾夜白身体靠在门框上,薄唇张和,笨的可以。

话落,他转身离开。

温情就知道他口中吐不出什么好话,倒没想到他会特地跑来讽刺自己,并没放在心上。

直至饭菜上桌,温情都是忙前忙后。

她几次视线无意落在顾夜白和温婉身上,都格外尴尬。

温情,去拿个盘子。

再去给我那双筷子。

这肉还没有熟透,温情,你去再炒一炒吧。

温情

温母接连吩咐了好几次,明摆的刁难。

温情垂着的手握紧,又缓缓松开,她还是选择乖乖听话。

她正要起身,忽然手被双大手握住,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别动。

温婉怔然,顾夜白是在向着自己说话?

顾夜白语调清贵,带着绝对主导地位,这些事家里佣人都能做,用不着温情。

温母脸色骤然一变,看向了温婉,对方脸上同样带着震惊不解。

顾夜白不喜温情温家人都知道,正如此,温母才故意折腾她,却没想到顾夜白出声维护这个女人。

对对对,佣人做就好了。温父忙吩咐了佣人,又对温情嗔怪道,你这孩子也真是,平时在家勤快惯了,这样的场合不该你忙的。

温母回神,面上祥和,是啊,温情这孩子是个勤快的孩子,所以就忘了场合。

温婉也忙出声,温情,如果妈做的不对,有什么地方让你介意了,我替她跟你道歉。

没事,已经习惯了。

温情答非所问,垂着眸子,看着刚刚被顾夜白握过的手,指尖还残存着温热的感觉。

饭后,温家人又拉着顾夜白说了许久的话,温情闷得慌,尤其是看到温婉坐在顾夜白身边,更有种自己是多余的悲哀感生出。

温情找了个由头离开了客厅,坐在院中大大的秋千上,闭着眼轻晃着。

没过多久,一道身影停在她面前。

小情,怎么跑出来了,好不容易回一趟家,一家人说说话多好。

温淡婉约的声音,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温婉。

温情睁开眼,淡淡道,只是闷的慌而已,出来散散心。

小情,现在看到你和夜白在一起,我也就安心了,说到底都是我对不起夜白。温婉轻叹了口气,也是我对不起你。

我很好。

夜白人很好,只不过有时候做事太过激了,你多担待这些。温婉又道。

温情垂着眸子,看不出情绪。

一口一个夜白,温婉话里话外都一副十分了解顾夜白的意思,温情莫名在其中听出了几分炫耀的意味。

不知道是自己产生的错觉,还是太过于了解温婉。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第九章

温情抿了抿嘴,开口道,其实你们才是最合适的一对,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我会和他离婚。

这些天来,她想了很多,与其被顾夜白厌弃,还不如坦然的放手,她是喜欢,却还没卑微到这种地步。

温婉眼中闪过促狭的光芒,余光却瞥到不远处的顾夜白,到了嘴边的话转了弯,小情,我是喜欢夜白,可那都已经是过去式了,之前我也做了很多冲动的事情,可你总怨我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但这样离婚的话还是别再说了。

温情看的出她的心思,没绕弯,直道,这段婚姻本就是错的,我可以随时离婚。

话落,顾夜白出现在她身边,深邃的眸子冷淡漠然,他的到来,氛围有些尴尬。

温情身子僵了僵,片刻又恢复了正常,他听到了自己的话又怎样,恐怕他求之不得吧。

夜白,你怎么了。温婉浅浅一笑,我和小情正说你呢。

说了什么?顾夜白也只有在看到温婉时,清冷的神色才稍缓了些。

温情垂眸,找了个理由走了,怕是他们也不希望自己就在这里吧。

顾夜白淡漠的视线追随着她离去,眸光渐深。

夜幕降临,圆月高高挂在空中,一家人聚坐在一起,团圆的气氛十分浓重。

温父高兴,几杯酒后有些醉意,非要灌顾夜白酒,拉着他说了话,言语里都带着遗憾,是在替温婉遗憾。

如果温婉之后还能够站起来,不知道一切能不能回到原点。

温婉是温父温母的掌上明珠,自然更希望的是温婉腿伤好了之后,能够和顾夜白重新开始。

话里明显的暗示,温情听的懂,她也相信顾夜白听的出。

温婉如果能好起来,是最好不过了。顾夜白淡淡回道。

温情好似不懂,静静的扒着碗里的饭,却在听到他话时,手抖了一下。

他答非所问,一句再好不过了是什么意思?是单纯的期盼温婉好起来,还是好起来后他们能够重新开始?

一顿饭欢声笑语,温情越发觉得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等到结束时,也已经深了,顾夜白被灌了不少酒,温情也喝了几杯,回不去顾家,索性就在这里住下了。

照顾小姐和姑爷。温婉吩咐着。

两个佣人上前,正要搀扶顾夜白时,他突然朝着温情摆了摆手,温情,扶你老公上楼。

温情心里咯噔下,像是漏了一拍,低沉的老公两字像是魔咒落在了她脑中。

犹豫了下,温情上前扶住了顾夜白,男人所有的力量都靠在她身上。看样子醉的不清,否则又怎么会主动让自己搀扶呢。

温情扶着顾夜白回了房,关上房门,也隔绝了背后温婉投来恨毒的目光。

温情费了好大的劲将人放在了床上,这时,顾夜白突然睁开了眼,抓住了她拉过床被的手,在花园的时候你和她说了什么?

顾夜白眸子清明,醉意也散去了几分。

温情一怔,却又明白了什么,淡淡道,不都已经听到了吗,我只是想让出顾太太的位置,这样一来,也算是不欠你们的了。

你把顾家当成什么,你以为什么事都能如你所愿,顾太太的位置既然得到了就给我好好守着。顾夜白声音陡然冰冷。

温情微愣,疑惑他的反应。

片刻后,她道,我可以对外界宣布,我们是和平离婚或者是你不要我了,离婚的细节你来定,本来我就是替姐姐嫁进来的,顾家的财产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净身出户也

闭嘴。顾夜白脸色阴沉,手上用力把她压在了身下,离婚的事你早就想好了吧。

温情双手抵住他的胸膛,下意识的防备,奇怪他恼怒的神情,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顾夜白心中郁气集结,冷笑一声,究竟是我想要的还是你想要的,和我离婚就能够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温情,你未免想的过于简单了。

他大力撕开她的衣服,动作带有几分暴力因子。

温情心里警铃大作,缩了缩身子,顾夜白,你干什么?

顾夜白大手婆娑着她的肌肤,眼眸冷极,当初逼着我上了你,现在又装什么?

难听的话刺耳,温情皱眉想开口,就被他俯身堵住了唇。

顾夜白不断加深这个吻,直至温情呼吸急促,才微微错开,道,温情,以后别再跟我提离婚的话。

衣服散落一地,两人交融在一起,毫无格局。

他带着把她拆骨入腹的怒气,动作却轻柔。

顾夜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气,就像不明白为什么沉沦其中。

温情的挣扎减弱,感受着他混合着酒气的呼吸,红晕的面上带着几分微醺。

这是他们婚后第一次主动,灯被关上,黑夜中一室旎旖。

第二天温情醒来时,顾夜白已经不再了。

凌乱的床被,以及身上的疼痛,都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事都是真的。

温情望着地上掉落的衣服,脑中浮现着昨晚的事,他急促的呼吸,他低沉的声音,还有他炙热的身体温情忙摇了摇头,下了床,脸颊泛起丝红晕。

楼下,客厅里。

温婉正和顾夜白说着话,男人唇边勾起浅淡的弧度,心情不错。

温婉注意到温情,笑着招招手,小情,快去吃饭吧。

说着,吩咐了佣人准备早餐。

顾夜白只看了温情一眼,清冷的视线和昨夜亲热的他判若两人。

温情心里一疼。

她坐在餐桌前,视线有意无意瞥向沙发,心不在焉。

或许是昨的柔情让她产生了些错觉,才会在这时候看着他们,差距之下,心里泛起酸涩感。

顾夜白对温婉柔情似水,他脉脉含情的目光看着温婉,他亲手削了苹果给温婉。

温情的目光追随着顾夜白,一整天都是出神的状态。

嘭。

瓷器碎裂的声音,所有人都望了过去。

作为罪魁祸首的温情木纳的站着,一脸尴尬的看向脚下,她又出神了,还把温母最喜欢的花瓶给打碎了。

温情,你这么大的人了,究竟能干些什么?温母愠怒,顾不得顾夜白,高声训斥,这么多年了,你做的那件事让人省心了。

▲《风光大嫁我家先生很傲娇》温情顾夜白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