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龙婿小说-女总裁的上门龙婿(龙隐宁欣)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由青山微雨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龙隐宁欣,内容主要讲述:人中之龙失忆入赘,岳母千般嘲讽,万般逼迫,棒打鸳鸯,争吵中差点失手害死女婿。一朝记忆恢复,权倾天下,财势无双。岳母眉开眼笑:“贤婿,你们什么时候努力?我们等不及抱孙子了!”...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小说-女总裁的上门龙婿(龙隐宁欣)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由青山微雨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龙隐宁欣,精彩章节欣赏: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第10章 神针刘送礼

余锦秋本来被林秀莲逼得胸口发堵,听到龙隐说神针刘送了根人参,她立刻满血复活了,眉开眼笑地说道:拿过来我看看!神针刘在阳城可是大大有名的神医,很多人送东西给他,他都不收,没想到他居然还送我一根人参?

哎呀,这神针刘也太客气了嘛!啧啧,这是人参吗,怎么看着像萝卜呢?龙隐,去买只鸡回来,明天我们炖‘萝卜’吃!

看到那巨大的人参,林秀莲也不由得呆住了。

转瞬她又冷笑起来:对啊,你都说了神针刘从来不送人东西,怎么就送你了呢?自己买的就自己买的呗,还别人送的。

对了,我知道了,你们肯定是买来医治这个傻子的。

这一年多来,宁欣他们确实有时候为了滋补龙隐那孱弱的身体,会买一些名贵的药材回来。

这一切,都被林秀莲看在眼里的,她觉得她完全抓住了事情的真相。

余锦秋有些着急,可是这又没有办法反驳,怎么办呢?

敲门声响起,余锦秋急忙打开门一看,原来门口站的居然就是刘春风——神针刘。

哈哈,宁夫人,您在家呢!宁夫人,我师父在吗?神针刘问道。

你师父是谁啊?余锦秋愣住了。

林秀莲一看到神针刘,顿时激动地说道:神针刘,您怎么来了?快快快,这里有个人说人参是你送的,你赶紧来证明一下。

终于见到了正主,她当然要让神针刘好好证明一下,彻底把余锦秋的脸面扒下来。

余锦秋顿时脸色紧张起来,她狠狠地瞪着龙隐,要是敢骗老娘,让老娘丢脸,今天晚上你死定了。

刘春风一看余锦秋手中的盒子,摇摇头道:这确实是我的,但是我的本意不是送......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林秀莲眼睛放光地说道:是你的却不是你送的......难道是这个傻子偷的?我就说嘛,刘神医怎么可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人,原来是你家的傻子偷别人的东西。

现在好了,刘神医追上门来了,看你们怎么办。

一个傻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肯定是有人指使的啊!

她心头太爽了,今天可是抓住了余锦秋的破绽。

以刘春风的名望,今天宁欣一家惨了。

只要看到宁欣家很惨,她心头就无比舒畅。

余锦秋心头一凉,回头朝着龙隐喝道:你这个该死的废物,还不赶紧过来给我跪下向刘神医道歉。

是不是你偷的?你什么时候学会偷别人东西了?啊?我们家教一直都是非常严格的,怎么出了你这个孽障?

宁夫人,我......刘春风急忙说道。

余锦秋大手一挥,狠狠地说道:刘神医你不用说了,我今天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偷偷摸摸的这种行为,我从来都是深恶痛绝的。

不过你也知道他是个傻子,行为疯疯癫癫的,等我教训他一顿,要不你看这事就算了如何?废物,还不赶紧给我滚我来?

龙隐看着两个女人吵架起来都没有人能够插嘴场景,他是真的有些无奈,宁欣怎么有这么一个妈啊?

他走到余锦秋面前,无奈地说道:妈,你听他说完可以吗?

林秀莲瘪瘪嘴道:有什么好说的,偷人东西,人赃并获!要是我家的人,我把手都给他打断,让他以后不能再偷东西。

DS,偷东西的行为惯不得啊,必须要重重处罚啊!

余锦秋狠狠地说道:等我把擀面杖拿来!

说完她就真的要找擀面杖动手,却被宁欣拦住了,着急地说道:妈,不能动手,龙隐身体还没有好完呢,打出问题怎么办?

看着吵成一团的众人,刘春风一声大喝:都给我闭嘴!

这吵得他都有些头痛,他不得不冒犯了。

一声大喝,顿时让余锦秋和林秀莲两个人都住嘴了。

这可是刘神医,得罪不得啊!

不过林秀莲得意洋洋地瞟着余锦秋,意思好像在说:刘神医发怒了,你们家要倒霉了。

没想到,刘春风回头冷冷地看着她问道:你谁啊?

林秀莲一愣,急忙说道:刘神医,我老公和她老公是兄弟,不过我帮理不帮亲的。

你不用看我面子,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

刘春风冷笑道:你什么面子?你在我面前有个狗屁的面子!现在,你给我闭嘴不要说话,吵得我头晕。

然后,他神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地对余锦秋笑道:宁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欠了你们钱那么久,师父还不计前嫌收我为徒,我真的是惭愧难当。

师父走后,我仔细翻找了一下,我这里还有根更大的人参,知道你们需要,就一并帮你送过来了。

来人,把东西送进来......

那根人参才一百多年,这根是上次我给沈富豪治病送我的,已经都有三百多年了。

还有这首乌、雪莲、天门冬等等,放在我手里都浪费了。

我现在一并送过来,你们拿来好好滋补一下身体!

今天龙隐离开以后,刘春风越是钻研七星续命针,他就越觉得深奥无比,也对龙隐感激无比。

后来突然想到宁家经常在买名贵药材给龙隐治病,他干脆就把春风诊所里面的名贵药材都给搬过来讨好龙隐来了。

看到刘春风的举动,余锦秋和林秀莲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怎么可能呢?林秀莲两眼无神地说道,疯了,全部都疯了。

余锦秋也手足无措地说道:刘神医,是不是有误会啊?

刘春风微笑道:没有误会,我就是表达我的一点心意,我先走了。

他朝龙隐躬身拜了拜,转身离开了。

不过龙隐站在余锦秋身边,看起来倒像是拜余锦秋一样。

林秀莲顿时更是震惊无比,这余锦秋到底怎么了?刘神医为什么这么尊重她?

见鬼了啊!

余锦秋虽然也茫然不已,但是,看到林秀莲在旁边,她递过人参给龙隐,微微一笑道:龙隐,你身体还没好呢,赶紧把这根人参拿去吃了。

妈,我没问题了。

龙隐急忙说道。

听话,赶紧把这根一百年的人参给我吃了!余锦秋哼道,你昨天还大出血呢,是得好好补补。

林秀莲酸溜溜地在旁边说道:一个傻子,吃再多都没用!

我这里还有根三百多年的嘛!余锦秋笑呵呵地说道。

这一刻,她的心情是要怎么舒畅就怎么舒畅。

她才不管刘春风是不是搞错了,反正是刘春风送上门来的,搞错了也怪不得她,大不了到时候还回去就是。

林秀莲眼睛一转,笑道:DS,以后我和江道济就是亲家了,说不定可以认识其他的和江家一样的大富豪,到时候可以帮宁欣介绍一下。

江道济年龄不小了,他经常买一些补药,要不你那株人参就给我拿去送给江道济如何?再说了,我们明天见面,不给件贵重的礼物,我们宁家面子也过不去啊!这可是关系到我们整个宁家大家族的声誉,你也有份哦!

余锦秋顿时迟疑起来。

她是开药房的,宁安集团下面也有医药公司,她知道这人参很珍贵。

不过想到宁欣的幸福,她顿时忍痛说道:他二婶,你要是遇到有合适的,就帮宁欣介绍一下吧!这人参你拿去送给江道济!

两个刚才剑拔弩张的女人,顿时又暂时联盟了。

龙隐有些无语,他还站在这旁边呢,就给宁欣介绍对象?

宁欣也急忙说道:妈,我现在忙公司事情呢,没有这些心思。

而且,我和龙隐还是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

余锦秋脸色一沉,哼道:找个厉害的老公不是帮你公司的事情?你们的婚姻,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难道想一辈子耽搁下去?这件事情我说了算,没得商量。

林秀莲也哼道:就是,儿女婚姻大事,要是都轮到你们做主,那还得了?他伯娘,我先走了啊!

然后,她拿着人参欢天喜地离开了。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第11章 山呼万岁

林秀莲离开以后,余锦秋就抱着眼前的一堆首乌、雪莲的查看着,计算这堆东西到底价值多少钱。

旁边宁欣皱眉道:妈,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这神针刘找师傅,怎么找到我们家来了?

余锦秋疑惑地说道:我也迷糊这个问题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是我!龙隐在旁边笑道。

你?余锦秋不屑地说道,你要是神针刘的师父,我还是他师奶呢!

那个......您确实算是他的师奶。

龙隐笑道。

余锦秋瞥了龙隐一眼,这句话她有点受用。

这傻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

倒是宁欣奇怪地说道:你赶紧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去收钱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不但给你钱,还送我们这么多东西?

龙隐装着糊涂地说道:我去收钱,他一见面就叫我师父,我也不知道啊!然后他就把钱给我了,还送我人参,就是这样。

余锦秋腻歪地看着龙隐,就你原来那疯疯癫癫的样子,会当神针刘的师父?神针刘都五十多了,你一个二十多的毛头小子,怎么可是他的师父?

宁欣和余锦秋面面相觑,这怎么回事?

妈,有没有可能他和谁比较像,然后神针刘给认错了?宁欣试探着说道,可是原来神针刘见过他啊......

余锦秋眉头紧锁,她也迷糊,但她觉得这是最可能的。

可是,神针刘真的会认错吗?

宁欣突然想到什么,急忙说道:妈,要是神针刘认错人了,那他今天送我们这么多东西......到时候他要是要回去,我们怎么办?现在收东西很开心,到时候我们恐怕赔不起,尤其是二叔家的那株人参,恐怕都好几百万了吧?神针刘关系庞大,我们可是得罪不起的。

余锦秋也瞬间变了颜色,要是到时候真的搞错了,他们家才是真的大问题。

可是那人参都被你二婶拿走,我怎么好意思要回来?余锦秋苦着脸说道。

龙隐急忙安慰道:妈,你们都不用担心,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神针刘不会认错。

他要是认错的话,他也不可能得到神针刘的称号了。

你闭嘴!宁欣狠狠地说道,你会医术吗?你胡咧咧什么?到时候出问题,敢情不是你来承担。

我会医术啊!龙隐急忙说道,我想起来了,我确实会医术啊!

你会医术?宁欣和余锦秋都怪异地说道。

难道龙隐是医道世家的人,家中的某个人是神针刘的师父?

余锦秋恍然地说道:龙隐,你不会是南阳龙家的传人吧?南阳龙家可是赫赫有名的医道世家,在全国都有名声的。

你要真的是南阳龙家的人,那......

听说龙隐有可能是南阳龙家的人,她脸上的态度缓和了不少。

这种大家族的人当女婿,比江少成什么的强太多了。

不是,这一点我可以肯定!龙隐摇摇头道。

南阳龙家,末流家族,和他们家简直是萤火与皓月。

听说龙隐不是南阳龙家的人,余锦秋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

你都想不起来,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南阳龙家的人?宁欣好奇地问道。

龙隐笑呵呵地说道:我记忆里面,我坐在上面,下面好多人拜我......

万岁、万岁、万万岁!

电视里面正好传出朝拜皇帝的场景,文武百官山呼万岁。

余锦秋啪一下把电视关了,喝道:少看点电视,滚去把地扫了,一点用都没有,净扯这些有的没的。

宁欣也是摇摇头看着龙隐,脸上都是无奈的表情:妈你以后让他少看点电视,别到时候他把电视当成他的记忆,说他是大家族的少爷......有个傻子就够惨了,我们家不会出一个疯子吧?

余锦秋气哼哼地说道:本来还以为他有点用......现在他会要账了,等他把帐给我要回来,就让他赶紧离开。

到时候你也赶紧和他离婚,我让你二婶给你找富二代相亲,一定比江家更好的那种。

宁欣叹息道:妈,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觉得二婶会找好的对象给我?你那株人参,算是白白消耗了。

还有,我和龙隐到底有个名分在,你别给我张罗这些事情。

她摇摇头离开了,而余锦秋则是愣住,半晌以后咬牙切齿起来。

而另一边,被罚去扫地的龙隐,也在摇头。

他又没有说假话,过生日的时候,确实很多人拜他嘛!

那些顶级大富豪、大家主什么的,一个个抢着送东西,抢着拜见都不可得,这怎么了?某个人吃个饭还要几千万,某个人大寿还有人跪拜,他比那些人强多了,难道不值得一拜?

拖完地,洗漱完毕,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宁欣在换睡衣,一缕春光乍现,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宁欣可能是原来都没有注意,他这两年又什么都不懂,现在习惯成自然,也没有在意。

这房间就这么大,他们又住在一起,难免看到的。

龙隐原本想要买套大别墅的,看到这一幕,他觉得还是暂时先缓一缓吧!

那个......你明天早点起,我带你去买几套像样的衣服。

宁欣换好衣服自如地说道,明天二婶家和江家见面,我们作为亲属也得去参加的。

看你今天都没有发病,就带你一起过去。

到时候你不懂的不要乱说话,得罪了人可就不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龙隐点头道。

......你怎么爬上来了,回你地铺去!宁欣哼道,我也就是现在没钱换大房子,要不然绝对和你分房睡。

等到公司情况好了,我立刻就换。

龙隐眉头抬了抬,回到了地铺上,既然人家不同意,他还是就得睡地铺咯!

他的心神,在睡觉的时候再一次进入了隐龙玉佩的空间去接收巫族的传承去了。

第二天,他是被宁欣踢醒的。

你怎么睡得跟猪一样,赶紧起来,等会要出去买衣服收拾行头的。

宁欣催促道。

起来了,起来了!龙隐急忙说道。

他昨天在隐龙玉佩里面接收传承入迷了,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然后,他觉得他应该找时间开始练武了。

那巫族的战技暂时不能练,他觉得可以先把家族的龙拳和蛟龙心法练起来,等到有点结果以后,再去修炼战技。

随后,龙隐和宁欣出门去了阳城大商场——锦绣都市。

刚刚才进门,一声惊讶的声音传来:宁欣?这不是你那个疯子老公吗?你终于舍得带出来了?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第12章 这商场我买了

龙隐和宁欣刚来到锦绣都市,立刻就有人在惊诧地问道:宁欣,怎么把你疯子老公带出来了?他等会在这里闹起来,你恐怕就丢脸了吧?

宁欣回头一看,原来是她的闺蜜刘莲。

原来她们关系还不错,现在宁家一落千丈,刘莲觉得宁欣还自甘堕落地收了个傻子当上门女婿,两人之间就很少来往了。

实际上,宁欣的那些闺蜜这些年都不靠近宁欣了,生怕宁欣借钱什么的。

而宁欣每天忙完公司的事情就忙着照顾龙隐,私生活的时间也很少,社交都少了无数。

他的病好了,我带他出来买几件衣服!宁欣解释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刘莲瞟了龙隐一眼,才得意洋洋地把身边男子身份介绍出来:这是我男朋友张东亚,他带我来买几件衣服,参加明天的酒会!

说到这里,刘莲脸上的神情越发得意:你恐怕不知道吧,前几年的那个首富牛庆丰来阳城了,明天的酒会就是他组织的。

明天的那个酒会,那可是非富即贵啊!现在很多人都恨不得钻进酒会去,可惜的是,酒会请帖难求。

是吗?宁欣有些惊讶地问道,听你的意思,你可以去?

牛庆丰在阳城主办酒会,那来参加的人肯定了不得啊!

我男朋友有请帖!刘莲傲然说道。

宁欣羡慕地说道:那恭喜你了!

她连酒会的事情都不知道,就更别说请帖了。

这种场合,她其实也很想去的。

现在宁安集团举步维艰,要是能够在这样的酒会上结识高人,得到提携,宁安集团就没有眼前这么艰难了!

宁小姐你好!刘莲旁边的张东亚微笑着伸出手,其实一张请帖可以几人同行的,要是你愿意,到时候可以和我们一起进去。

看到张东亚放肆地打量着自己,宁欣心中不高兴。

但是,想到酒会的重要性,她还是客气地握了握手,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不用客气!张东亚握着宁欣的手笑道,发现宁欣在用力挣脱,他也没有过分,顺势就放开了。

刘莲瞟了张东亚一眼,才对宁欣微笑道:东亚他爸是福兴集团的老板,和牛总有商业上的合作,依靠张家的面子,多带一个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你也别怪我说话直,你家那个傻子就不能带过去了。

他要是到时候在酒会上做出什么举动,出丑都还是小事,得罪牛总那可就是大事了。

宁欣默默点头。

她自己能够进去酒会,已经是很荣幸,现在哪里还要求那么多?

旁边的龙隐看着得意洋洋的刘莲和张东亚,他心中冷哼一声,牛庆丰的酒会,用你们带人?

他在考虑是不是让牛庆丰派人送请帖过来。

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我们在玫瑰庄园门口见面,到时候再一起进去。

刘莲微笑道,我们都进去买衣服吧!明天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我们可是要好好准备一下,衣服档次太差那可就太丢人了。

宁欣,我知道你公司不景气,但是,这是该花销的时候,你可别舍不得。

那种几千块一套的就别穿出去来了,太丢人了,怎么也得专业设计师设计的那种,才够得上明天酒会的档次。

多谢提醒!宁欣心中挺不是滋味的。

她公司再怎么不景气,也不至于连套衣服都买不起吧?

她知道刘莲攀上了高枝,现在还要依靠刘莲的关系,才能进入酒会,她虽然觉得委屈,什么都没有说。

张东亚在旁边哈哈笑道:没关系,等会随便挑就是了,我来买单!莲莲,你可劲挑就是了,我有钱。

宁欣,你作为莲莲的朋友,也不用客气,到时候我付账就是了。

男人嘛,不就是专门为女人付账的嘛!

不用,不用!宁欣急忙说道,到时候我老公还要挑几件衣服呢!

一起就是了嘛,几个钱儿啊!张东亚大手一挥,笑吟吟地看着宁欣说道。

刘莲深深地瞟了龙隐一眼,才对宁欣说道:东亚家有钱,宁欣你也别客气了。

不过作为好姐妹,我还得劝你一句。

我们女人找男人是作为依靠,如果一个男人不能依靠,甚至还需要我们女人来照顾的话,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宁欣瞟了旁边的龙隐一眼,她一时间五味杂陈。

尤其是看到龙隐仿佛听不出刘莲的嘲讽一样在傻笑着,她没来由觉得心中一酸。

要不是摊上这个人,他们宁家何成这样?她也何曾这样?

一切都只能怪命不好!

这傻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觉悟,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呢?

张东亚哈哈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走,我们去挑选衣服!

龙隐,我们走吧!宁欣有些幽怨地看了龙隐一眼。

看到宁欣脸上失落的表情,还有刘莲刚才的话,龙隐微笑道:老婆,等我把这个商场买下来,你要选什么衣服,随便选。

前面的刘莲噗呲笑道:宁欣,不得不说你家的傻子真是傻得可爱!他恐怕连锦绣都市要花多少钱都不知道吧?知道一件衣服多少钱吗?宁欣,你可要看好他,别等会在商场撒泼打滚的,我们脸都丢光了。

他病情好了,现在没事的。

宁欣急忙解释了一句,才拉了拉龙隐,示意龙隐别说话,免得等会龙隐又说出什么不妥当的话来。

随后,刘莲和宁欣去挑选衣服,张东亚在旁边大献殷勤。

而龙隐,则趁此机会,拿出电话打给包四海:你立刻给我查清楚锦绣都市老板是谁,问清多少钱,我要买下来!

包四海心头一突,急忙问道:龙少爷,您怎么突然想起要买锦绣都市了?

给我夫人买个衣橱,以后方便她随时挑选衣服!龙隐淡淡地说道。

包四海急忙说道:龙少爷,那您不必买下整座商场啊!其实这商场就是我的,以后您夫人来买衣服,一律免单!您看这样如何?

他一直想找机会巴结龙隐,现在机会不就来了?

龙隐一愣,他还没有想到锦绣都市居然是包四海的商场。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你的吧!龙隐点头说道,过几天,我找时间见你。

既然包四海很识趣,他也正好需要人手,那就用一下。

正千方百计想着巴结龙隐的包四海,听到龙隐愿意召见他了,他立刻惊喜地说道:多谢龙少爷,多谢龙少爷!那我立刻就给商场经理打招呼,让他们立刻处理给夫人免单的事情。

就这样吧!龙隐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