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小说-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卿九凤玺)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由十一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卿九凤玺,内容主要讲述:二十一世纪天才杀手卿九,医毒双绝,魂穿异世成为东辰国最受人唾弃的卿家大小姐,长相丑陋,性格傲慢,天生废材而且还好色成性?这实在是……太好了!性格简直完全对她的胃口,九姑娘说了,她前世活的太累,这一世定要潇洒过一生,生平只有一个目标,“吃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男!”可为何会惹上这么一个可怕妖孽的男人...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小说-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卿九凤玺)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由十一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卿九凤玺,精彩章节欣赏: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第10章 面具美人

卿九回到自己的居所,香榭小阁,名字很是诗情画意,据说是卿云天当年亲自提笔提名,是整个永宁王府最大的院子,环境也是最好,可见卿云天对这个女儿的宠爱,院内配有四个丫鬟和一个嬷嬷,话都不多,主要是之前的卿九九性格跋扈,动不动就体罚下人,所以她院中的人都是战战兢兢,一个多话的也没有。

卿九不在意这些,她在想着,从此她就是这香榭小阁的主人,这几个丫鬟姿色都是一般,最好是弄几个貌美如花的少年回来伺候,每天睁开眼都是美人,多养眼啊。

吃了早饭,卿九便美美的去睡了一觉,这一觉便睡了一天一夜,睁开眼盯着头顶古香气息浓郁的房间还有一瞬间的不真实,甩了甩头才反应过来,她已经不是人称九少的卿九了,而是圣天大陆东辰国卿家嚣张跋扈的大小姐~

小姐,您醒了吗?老爷昨晚来了三回,您都在睡觉,老爷留话了,说是等您醒了去找他!

大概是听到了卿九起床的声音,门外的小丫头适时的禀告。

知道了。

卿九起身,换了一身衣服,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着镜子中那张血红胎记的脸算了,难看,实在是不养眼。

虽是资本家的生活,但奈何长了这么一张丑脸,这天天对着可真是呕死她了。

又想到卿荆山来寻了她三回,卿九吐出一口气,她当然知道那老头找她做什么,无非就是问问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有就是她如何知道卿蓉蓉怀孕的事情

她会医术这个事情还真是没想好怎么解释,既然没想好,那就让老头儿等着吧,今天她就出去好好逛逛这古代的大街。

大摇大摆的出了香榭小阁,路上遇上管家王伯。

大小姐,你这是去哪儿啊,老爷正在前厅吃早餐,你要一起过去不?

卿九摆了摆手,不了,跟老头儿说,我去给他买桂花糕~

话落下,也不等王伯反应,撒腿就走,很快就出了府。

说是清晨,却已是日上三竿,帝都的街巷很是热闹,道路两旁的店铺都早早的开了门,街边的小贩也是不少,卖的东西也是各式各样。

卿九真是觉得挺新鲜的,对这种古代的生活竟也不排斥。

她没带奴婢,自己一个人逛的潇洒,一路上吃了不少小吃食,没有任何添加剂,竟是出其的好吃。

只不过这一路上不少人在看她,因为她脸上的胎记实在是丑,所以顶着这一张丑脸溜达也是勇气。

卿九心里郁闷,她一向对美丽的事物情有独钟,若是别人赞叹的是她的美貌,她乐见其成,可若是反之,她心情可就不美丽了

恰在此时,路过一间帽衣店,于是卿九便进去买了一顶帷帽,前面有一层黑纱,正好挡住了她的脸,此时卿九的心情才美丽一点。

除了帽衣店,还没站稳,就瞧见街上的行人或者小贩都使劲的往两边靠,空出宽阔的大道,就听到有人喊,让让,快让让,寿王来了,别挡了贵人的路~

街道两边的人纷纷伸着脖子,来回张望,生怕错过什么一般。

卿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瞧见一顶紫色镶金的娇子由四个人抬着往这边走来,轿身镶着硕大的明珠,四周垂着黑金色的流苏,在艳阳之下透着一种低调又奢华的尊贵感。

派头还挺大的。

话音刚落,就被身旁的卖甜瓜的小哥给扯了一下,这位姑娘,你声音小点儿,不要乱说话,小心被寿王拔了舌头。

那紧张和害怕的模样让卿九忍不住的挑了挑眉,这寿王似乎挺牛叉啊。

寿王长什么样啊?

卿九环抱着胸,眯着眼,混在人群里看热闹,她可不管这个寿王是什么妖魔鬼怪,她就是想知道长的啥样,所以随意问道。

寿王殿下是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可以随便见的吗?见过寿王殿下容貌的人那是少之又少,不过我听我表妹的二哥的邻居说过,寿王殿下是世间难得的美男子。

身旁的甜瓜小哥一脸骄傲的说道,卿九瞥他一眼,嘚瑟个什么劲,好像那难得的美男子是他自己似的。

话音落,轿子已近在眼前,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卿九想看美男子的心声,此时一阵风吹来,那紫色的轿帘轻轻一荡

一身白衣,如山巅落雪,清寒孤傲,纤尘不染。

墨色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慵懒,贵气。

只一个侧脸,已是惊为天人,让人失了呼吸。

呜呼~。

卿九猫眼一眯,流氓哨便不受控制的吹了出来。

好吧,前世看见美男就爱吹口哨的毛病改不了。

原本静谧无声的街巷突然响起这么一声口哨声,显得特别的突兀。

几乎是一瞬间,卿九就成了焦点。

原本该错过的轿子似乎一顿,轿中的男子似乎偏了一下头,银色面具遮挡了容貌,清冷尊贵的感觉扑面而来,但更多的却是冷厉。

轿子未停,下一秒一道凌厉的剑气瞬间当头而罩。

竟是那抬轿的属下之一拔地而起,冰冷的长剑散发出寒光,直逼卿九面门。

竟然直接就下杀手。

卿九可没有想到自己一声赞美的口哨竟然会招来杀身之祸,索性反应也快,身躯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后仰,就地一滚便躲开了这道凌厉杀招。

靠,干什么?

卿九一声咒骂,眼神瞬间冷了下来,若不是她反应够快,此时她的头都要被砍掉了。

因为这突然而来的杀机,街巷瞬间乱了起来,行人匆匆,都往后退或者往两边躲去,尽量的离卿九远一点,免得惹祸上身。

就地正法,速战速决。

清冷的八个字从轿子内传出,冰冷的没有一丝人味儿,让人听了心里直发颤。

卿九冷笑一声,她还真是长见识了,这寿王当真是无法无天了不是?

声音倒是好听,怎么就吐不出人话。

是。

黑衣属下应答,接着再一次飞身而起,剑光犀利,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朝着卿九刺来,下的是杀手,当真是听了主子的话速战速决。

妈的,真当本姑娘是纸糊的是吧,王爷了不起啊,本姑娘若是愿意,还是未来的皇后呢。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第11章 身份暴露1

卿九是怒了,当即就骂出声来,她骂的没错,没想着一个王爷竟是这般的无法无天,当街杀人,不问身份,不问缘由,还没有王法了不是?又不是当今皇上,而且她现在的身份还是钦定的太子妃呢,只要她不退婚,他日太子登基,那么她可不就是未来的皇后吗?

好吧,虽然卿九只是随便说的,但是不得不说,卿九确实真相了,当然这是后话。

而此时,眼瞧着那属下的剑飞驰而来,卿九也没了怒骂的心思,眼睛一眯,身躯诡异的一弯,竟是不躲不闪,迎面而上,一个下蹲直接扭住那属下的手腕,反手将他的剑夺下,然后一个扫堂腿,将那属下逼出一米开外。

哼。

冷哼一声,卿九直接将手中的剑朝着那顶华丽无比的轿子射了过去,目标自然是轿子中央的寿王,整个过程快狠准。

主子。

那属下没想到卿九会如此大胆,竟是直接将手中的剑以雷霆之势射向轿子,一声厉呵,便朝着轿子奔去。

天啊,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

原本只以为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刁蛮小民,却没想到竟然是如此胆大包天的暴民。

卿九将剑射向轿子中的寿王,成功的转移了黑衣属下的注意力,然后转身就往人群里窜,本来这周围也是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此时正方便了她逃窜。

卿九也是恼火,她怎么才成了卿九九三天,这就逃跑了两次。

别问她为什么要跑?傻子才不跑呢。

她又不是能够上天入地的神仙,虽然有一身本事,对上那四名属下尚且可以,可要是再加上一个寿王,或者那个神经寿王在召一批人马来,她可是插翅难逃啊。

最重要的是她得罪了这个寿王,若是暴露了身份,可不是连累了整个永宁王府,所以跑是上上策。

这古代的人太可怕啊,动不动就要杀人

寒潭美男如此,银面寿王如此她要赶紧回府,准备准备她的毒药,这要是在遇到想杀她的人,坚决不客气美的,毒傻,丑的,毒死。

卿九逃的利索又出其不意,那飞向轿子的剑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拍飞,此时,轿帘掀开,轿子内的人走了出来

寿王一身白衣泠泠而立,银色面具罩了半截容貌,紧抿的薄唇,嘴角一泓薄弧邪肆。

领罚。

他开口。

黑衣属下跪地,点头道是,恭恭敬敬,并无不甘,也是他大意,才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此时街巷的行人纷纷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喘,寿王的天人神姿不是尔等小民可以随意瞻仰的,只是眼睛余光轻轻一瞥,双腿便颤抖的想要跪下,叩拜,瞻仰。

寿王站在瞬间静谧的大街,望向刚才那个胆大女子逃跑的方向,此时已经瞧不见她的身影,早已经隐身进了小巷之中,逃的干脆利落。

寿王面具下的眉头皱了一下,这女子虽是带了面纱,却以为自己逃了就没事了吗?

在这天辰国,还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战他的权威,也没有谁能够挑衅了他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逃走,不管这个人是什么身份,他都会把她揪出来。

近两日,他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一个两个的都来挑战他的忍耐性

前夜那名丑陋的女子是其一,今日这黑纱女子是其二

忽的,寿王眼睛一眯,似是想到了什么,刚才他坐在轿子内,清晰的听到了那女子类似调戏的口哨声,这神气,这声音,这语调慢慢的与前夜那晚寒潭中的女子重叠。

刚才他在轿子内,并没有瞧见他的属下是如何与之交手的,但是能在三两招之内夺了剑,又调虎离山,此等逃跑技术他前日才刚刚见识过

像是为了印证什么一般,寿王抬脚,走向街边的一个人,正是之前与卿九交谈的甜瓜小哥。

眼瞧着那双黑金色的靴子越靠越近,低着头的甜瓜小哥脑中百转千回,寿王殿下朝着他走来了,越来越近了,是要做什么?莫不是他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果然,寿王殿下停在了他的眼前。

甜瓜小哥激动的浑身打颤。

抬头。

寿王殿下开口,声音清透,甜瓜小哥虎躯一震,万分的激动的将头抬起来,还没来得及将自己满心的敬仰与崇拜说出来,就听到眼前男子清冷的声音,你刚才与那刺客女子交谈了。

是肯定句。

甜瓜小哥一愣,接着冷汗一下子冒出来,此时他总算是明白寿王殿下为何走向他了,原来是因为他与刚才那个黑纱女子说的那句话被瞧见了。

噗通一声,甜瓜小哥当即跪下,不停的磕头,吓的浑身都在颤抖。

殿下饶命,小的根本不认识那刺客女子,只是说了几句话,小的不认识她啊,殿下明察。

甜瓜小哥后悔死了,他为什么嘴贱的要去跟那个女人说话啊,现在惹祸上身了,他不想死啊,他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

提供线索,饶你不死。

寿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甜瓜小哥一脸的灰白色,完了,今日小命休矣,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狼狈又可怜,殿下让他提供线索,可是他根本不认识那女的啊,怎么提供

殿下,小人实在不认识她啊

话落,就见眼前的男子转身,清冷的背影透着无情的味道。

黑衣属下上前,拔剑而出,甜瓜小哥瘫软在地,完了,小命休矣。

人之将死,还要挣扎一翻,眼瞧着那剑就要抬起,那甜瓜小哥突然哭天喊地的跪下,殿下饶命啊,饶命,小人真的不认识她,只知道她脸上有块血红胎记,丑的不得了,小人一直在这帽衣店门口卖甜瓜,亲眼瞧见她走进去买了个帷帽带着出来了殿下,小人句句属实~

甜瓜小哥的话还没有喊完,便瞧见寿王殿下步子一顿,停了下来,背对着他,出声问道,脸上红色胎记,没看错?

《天才毒妃魔君别乱来》第12章 身份暴露2

没有,绝对没有,小人特意的看了好几眼。

好,很好

果真是一个人啊,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寿王周身的气场全开,有人偷偷抬眼,似乎瞧见了寿王殿下嘴角勾起了一抹邪肆又铁血的笑,周身却又透着冰冻三尺的冷冽。

前天晚上还真是他人生的奇耻大辱,查了两日竟没有想到这丑女竟是在帝都脚下。

回到轿子上,寿王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轿门,他想到了刚才那个女子嚣张的话,王爷了不起啊,本姑娘若是愿意,还是未来的皇后呢。

符合这个身份的人

太子钦定的太子妃,永宁王府出名的丑女,嚣张跋扈,傲慢无脑,卿家嫡小姐。

低沉的冷笑声溢出,轿子渐渐远离,而卿九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身份会因为一个卖甜瓜的小哥和她一句随意嚣张的话而直接暴露了。

当然她也没想着自己的身份能够暴露,以为在她有限的回忆里面,卿九九这个女人虽然丑名在外,但是每次出名必带着面纱,所以帝都之人只知道卿家的大小姐长得丑,但是丑成啥样却是不知的,所以这也是卿九有恃无恐的原因,可惜阴差阳错,她没算计到寿王竟然就是前日晚上那寒潭中的男子~

**

卿九虎口逃离,便直接回了永宁王府,这个卿九九脑子里面装的正事没几件,对这个寿王的消息了解的少之又少,不过卿九也没有当回事,反正当时她遮了面,只要这个寿王没有透视眼,就不会知道她是谁了。

哼着小曲,走进院子,就见管家王伯急冲冲的过来。

哎呦我的大小姐,你去买个桂花糕去了一上午,老爷等了你半天了,你赶紧过去吧。

卿九瞧着王伯急急忙忙的模样,将手上的一包桂花糕扔进王伯的怀里,王伯,你都这么大年纪,注意身体啊。

王伯接过桂花糕,原本还要唠叨几句的,这会儿却是感动的说不出话,大小姐她长大了啊,竟然给他带桂花糕,看她手上也不过就买了三份,竟然有一份儿是他的。

小姐,我!

王伯感动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卿九笑眯眯的打断。

行了,去偷着了吧。

王伯,!

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卿九拿着手上的两份桂花糕往书房走,去见卿荆山,却瞧见门口雷大门神似的站在那里。

哟,这家伙在这儿,说明卿羽也在书房内啊,想到这里,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

哼着小曲,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书房去,路过雷大的事情卿九送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开口道,哟,看门呢。

雷大转过脸,根本懒得看卿九。

卿九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迈上台阶,还不忘开口回击,长得丑就不要站在别人眼前晃,哼。

说完,推门而入,留下门口的雷大风中凌乱。

刚才那个卿九九说他什么?长得丑就不要出来晃?说的是他吗?是他?

他丑吗?最多就是黑点,壮点,论丑,谁能丑的过她啊?

这卿九九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进了书房,果然卿羽跟卿荆山都在,两人见她进来,都看向她。

卿荆山刚要发怒训斥,就见卿九笑眯眯的凑上前来,将手中的桂花糕献宝似的递到卿荆山的手上,老头儿,我大清早的就去排队给你买这个,买了一上午~

好一个睁眼说瞎话,气的卿荆山胡子一翘一翘的,可是瞧着孙女儿这小模样他又着实不舍得训斥,万般言语化成一声叹息。

爹,我先出去了。

此时,卿羽开口,转着轮椅就准备出去。

卿九一听,这可不行啊,这怎么她刚来,美人小叔就要走呢,不行不行。

一个健步冲上前去,挡在卿羽的眼前,笑的跟朵花似的,小叔,别走啊,桂花糕也有你一份,吃完了再走。

说着就把手上的桂花糕给递到卿羽的面前,见他不伸手,便直接塞进了他的手中。

面对卿九如此热情的态度,卿羽更觉得怪异了,就连卿荆山都一副见鬼的神色盯着卿九,他这个孙女什么样他还是知道的,跟她这个小叔那可是水火不容,从来都没给过好脸色,为此他不知道有多伤心,今日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见卿荆山跟卿羽都盯着她看,卿九厚脸皮的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老气纵横的开口,九九我历经一次生死,看透了许多,深知之前的我是有多不懂事,尤其是对小叔的态度,实在是恶劣,我发自内心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为此愧疚不已,所以我决定以后十倍百倍的对小叔好,小叔你以后就是我心头的一抹朱砂痣,是我心尖的一束白月光,以后有我在,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

卿荆山,!这孙女没病吧~

卿羽,!这侄女魔怔了吧~

咳咳。

卿九见自己一副深情的表态加表白之后,这两个人都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看她,卿九嘴角一抽,有些恼怒的咳嗽一声,将两人从震惊中拉了出来。

干什么,不相信我啊?

卿九九嘟了一下嘴,无奈又带了些怒气的问道。

哎好人难当啊,她是真的想对卿羽好,这么好看的人是她的小叔,符合她的审美,只要天天对着,心情就美美的,可奈何之前的卿九九太过分,现在她都表态成这样了,都没人信她。

信,爷爷信你,我的孙女儿长大了啊。

卿荆山见卿九有点发怒的迹象,赶忙开口,他才不管这个孙女儿中了什么邪,只要能和和气气的跟他这个苦命的小儿子相处,他就烧了高香了。

卿九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目光幽怨似林黛玉般的看向卿羽,小叔,我是真心的。

卿羽瞧着卿九这模样,好像他在保持沉默就是践踏了她的真心,对她莫大的伤害一般,他虽然不知这个侄女儿为何转变的这么快,但是这毕竟是大哥唯一的孩子,也许,她真的变好了呢。

可是,这么多年,他习惯了一个人,也习惯了这个侄女儿的冷嘲热讽,他该说点什么。

半晌之后,在卿九期待的目光下,卿羽点头,恩。

简单明了

卿九,!也算是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