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小说-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云夏秦王)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由梓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夏秦王,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心如蛇蝎的废物王爷,魑魅面具下,乃倾世妖孽一枚。她是懦弱胆小的将军府嫡女,草包躯壳内却驻着兵王强魂。一道圣旨,腹黑男配伪白莲,从此婚姻生活里步步惊心。婚后,王爷对王妃:吓死她,毒死她,千方百计克死她;王妃对王爷:套路他,骗他丢心,夺他万贯家产!这场相爱相杀的局,原以为成王败寇,不曾想两大绝世...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小说-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云夏秦王)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由梓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夏秦王,精彩章节欣赏: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第10章 相公,我会对你怜香惜玉的

秦王望着哭成花猫似的元宝,浓郁的叹了口气。

起来。

元宝却纹丝不动,负气的眼神里带着倔强的执拗。

爷既然怀疑她是细作,便以圆房来检验王妃是否真心待爷?

秦王的眼神弥漫着思量考虑。

元宝这个主意,虽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损招,却不得不说是试探她的绝佳计谋。

你不起来,如何替本王更衣?秦王瞪着元宝命令道。

元宝喜不自胜,爷,你终于愿意与王妃圆房啦?一边抹了眼泪,利索的爬起来,雀跃道,小的马上为爷更衣。

当秦王穿上华服,戴上奇丑无比的面具时,他的内心是极度抗拒的,大有一种悲壮赴死的凛然。

可是元宝却毫不客气的将他家爷推到轮椅上,然后生怕爷反悔似的刻不容缓的往玉衡院推去。

轮椅滑倒玉衡院门口,秦王阴沉沉的声音不悦的响起来,停下!

轮椅的轱辘戛然而止。

退下。

元宝有些踌躇,他若走了,爷会不会反悔啊?

秦王怒道,难道你要进去亲自监督本王与那草包圆房吗?

元宝拭了拭冷汗,小的不敢。

小的先行告退。

元宝后退几步后,才慢吞吞的转身离去。

秦王望着元宝的背影,冷不防埋怨道,母妃去哪里捡了只流浪狗,忠诚专一,烦!

然后滑着轮椅,向玉衡院里面推去。

外间的夏影和秋枫,看到秦王刚要开口请安,秦王却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夏影给秋枫递了个眼神,便转身离开了玉衡院。

秋枫满目疑惑,秦王这大晚上的跑到玉衡院来,不会是要与王妃圆房吧?

想到那草包很有可能今晚后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秋枫的心境就特别复杂。

秋枫出来后,夏影反手关了门。

秋枫拉着夏影的手,叽咕起来,王爷这么晚来做什么?

夏影道,身为奴婢,乱嚼舌根是犯了大忌。

秋枫扁扁嘴便不做声了。

殿内,云夏早已熟睡。

一头青丝摘除了所有的发饰,解散了发髻,自然的披散在枕头上。

醒目的黑色,衬托着她的凝脂般的肌肤,看起来宛若一副水墨画一般,干净澄澈。

秦王将轮椅滑到床边,静静的望着睡梦中的云夏。

她虽然不是倾城色,然而睡熟后脸上少了分草包的憨傻之态,看起来特别无邪纯真。

阖上翦水秋瞳,长睫如扇,像婴儿一般可爱。

秦王的手,不自觉的覆盖上她的睫毛。

触感太好,让他舍不得移开!

云夏意识朦胧中,感觉到一双无形的大手抚摸着她温润的脖子,领襟被解开,一片凉意灌进胸前。

长长的睫羽颤了颤,此刻意识高度警惕。

目光从略微增宽的眼缝里射出来。

一张奇丑无比的脸在胸前放大,一双冰寒的眼睛在她身上游离。

还有魔鬼的魔抓伸进她的衣摆,在她的身上到处点火。

云夏一把推开他,一骨碌爬起来。

此刻背上冷汗淋漓。

怎么,为夫吓到王妃了?

若不是这一贯冷漠疏离的声线带着性感的天籁,让云夏找回了点魂,云夏差点就以为自己被鬼侵了。

定了定心神,云夏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臣妾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吓醒了而已。

哦,什么梦?秦王停止恶趣味的挑逗她,只是抬起一张丑陋得让人恶心呕吐的脸,喉间溢出性感迷人的声音。

云夏将自己的衣裳拉拢,然后朝秦王努出一抹明媚的笑。

没什么,就是梦见自己不小心被猪拱了,所以被吓醒了。

秦王的眼底闪过一抹戾色,眸光阴沉的落到她按压着胸前纽扣的手上。

忽然,他欺身上前,将她的手反背到背上,丑陋的脸毫无预兆的就贴了上来。

冰凉的唇攫住她的那抹柔软,肆无忌惮的碾压着。

竟敢骂他禽兽?

为夫倒是觉得人畜交配,必然惊险刺激。

含混不清的声音倾斜出来。

云夏瞪大瞳子,咬紧牙关。

被男人强吻了,她是该呼死他呢?还是该呼死他?

云夏试图挣脱他的手,可是这个残废的手劲特别大,云夏这副身子骨柔弱不堪,她竟然有些被他吃定的无力感。

可是,强者启能轻易服输?

就在他拗开她的贝齿试图进来时,云夏忽然狠狠的咬在他的嘴皮上。

一股子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溢出来。

秦王一把推开她,你竟敢咬本王?

云夏委屈的望着他,相公,你弄痛我了。

第一次,都会疼。

男人阴鸷道。

云夏无语。

第一次,是这么用的吗?

秦王望着她那粉嫩肿胀的菲薄小唇,眼底撇过一抹嘚瑟。

连接吻都不会,还敢嘲笑本王短小快?男人的眼底漫出轻鄙的意味。

清芷楞楞的望着他,相公你来玉衡院的目的就是为了证实你不是短小快?

秦王的眸色再次加深。

他才不会告诉她,他来的目的是为了让她给他生个猴子。

好,臣妾知道了,下次臣妾会跟外人说,相公你器大活好,不是短小快。

可以了吧?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为夫器大活好?

秦王想也不想,双手捧着云夏那张坨红的脸便亲了上去。

他的舌尖在她的嘴里肆意游走,这一次,他带着娟狂邪肆的霸气,带着攻城略池的勇猛。

一个吻,天昏地暗。

云夏被他吻得有些窒息,可是当她对上他那双嗜血的眼神时,云夏彻底清醒了。

无爱承欢,他把她当做荷尔蒙宣泄的工具?

云夏的手毫不客气的覆盖在他大腿上,他用力,她更加用力。

啊!他嗤了声。

云夏佯装会错意,配合他呻吟了下,啊!饱含情欲。

他吃痛,龇牙咧嘴的推开她。

你能温柔点吗?他怒吼。

云夏眼底闪过一抹暗嘲,脸上却挂着委屈的表情。

相公,我知道错了,我会怜香惜玉的。

怜香惜玉你个毛!

性趣全无。

秦王悻悻然的回到暝雪殿,轮椅刚滑进门口,便粗鲁的扯下自己的人皮面具,大手娟狂的那么一挥,面具在空中瑟瑟飘零。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第11章 舍不得面子套不着狼

元宝大气不敢出,自从主子娶了第九任王妃,这短短一天内就看到他失控了好几次。

要知道,王爷从前最负盛名的便是他的气定神闲,宠辱不惊的性情。

爷怎么从玉衡院回来了?元宝猫着腰上前,小心翼翼的问。

元宝,你看本王的王妃,她像草包么?秦王气呼呼的问。

元宝嘴巴张了张,这让他如何回答才好?

爷,王妃不像草包,她分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

元宝偷觑着主子,洞悉着主子脸色的变化。

嗯?秦王这一声晦暗不明的沉吟,吓得元宝赶紧话锋一转。

可王妃很懂得保护自己。

依奴才看,王妃这叫扮猪吃老虎。

元宝一口气说完,然后闭着眼睛等死。

他适才说王妃是傻子,可是他家爷连个傻子都应付不了,岂不是傻子不如?

空气里阴风阵阵——

可是良久,元宝未等到主子发怒,壮胆睁开眼睛。

却看到主子闭目养神,似若有所思。

扮猪吃老虎?秦王重复呐呐着这句话。

元宝点头。

本王记得,每年的年关,农家有宰猪庆新年的习俗。

元宝,既然王府养了一只猪,那么这宰猪的任务便交给你了。

秦王弯腰拾起落在脚旁的面具,修长,手指拍了拍轻薄透明却堆满骇人毒瘤的人皮面具,然后将它丢到抽屉里。

本王是一刻也不想戴这令人恶心反胃的面具了。

元宝掐了掐手指,这才立春没多久,到年关的时间还有些日子,王爷让他谋害草包王妃的性命,他应该能胜任这个任务吧?

可,王爷都干不死的人,他真的能弄的死她?

元宝内心哀嚎,表示很忐忑。

王爷,奴才一定竭力而为。

还有,传令下去,断了暝雪殿的一切吃穿用度。

本王要让她自生自灭。

元宝暴汗,王爷,这么刁难手无缚鸡之力的王妃你的脸呢?

玉衡院。

云夏摆成一个大字躺在床上,一脸郁猝的表情。

这个丑八怪竟然想要和她圆房?他脑袋进水了吗?

这废物力大如牛,辛亏她草包外表下早已换了魂,一招扮猪吃老虎,才能化险为夷。

王妃!夏影和秋枫看到秦王气冲冲的离开,双双进来查探究竟。

王爷来做什么?夏影问。

云夏悲愤道,深更半夜,荷尔蒙分泌失调,他竟然想跟本妃圆房

夏影眼底闪过一抹惊惑,这不是王爷的作风。

秋枫道,恭喜王妃,只要和王爷圆房了,生下小世子,日后府内府外,都不敢有人再对王妃不敬。

云夏有些失神,她好像放弃了母凭子贵的机会?

夏影从云夏愤懑的表情,也猜到了王爷愤愤然离开的原因。

夏影道,王妃莫不是拒绝圆房吧?

云夏点头。

夏影叹口气,端出长辈的姿态劝慰云夏道,王妃与王爷新婚燕尔,王爷与自己的王妃圆房,此乃天经地义。

王妃不该贸然拒绝王爷。

男人在这方面都十分骄傲,更何况是王爷这种不近女色的男人。

王妃拒绝了他,只怕日后再难走进王爷的心里。

而且,秦王府是王爷的地盘,王妃得罪王爷,实在不智。

云夏巴巴的望着夏影,这丫头虽然是王爷的人,但是这番话却说得特别客观公正。

夏影说的对,得罪王爷,没有好果子吃。

次日,夏影就尝到了得罪王爷的苦果。

秦王府的早膳迟迟没有端来,云夏让秋枫去厨膳房查探究竟,秋枫去了一趟,回来时沮丧的禀道,厨膳房的早膳没有备暝雪殿的,而且她们还说,不但早膳不会有,午膳晚膳以后也不会有了。

纯心想让她挨饿?

情况比这更糟糕,除了早膳,连热水,煤炭供应也一律断了。

云夏很生气,老娘不发威,你们就当老娘是hellokitty?

云夏一脚踹开秦王府的厨膳房。

厨膳房的下人们被吓得目瞪口呆,仿佛看国宝似得瞪着秦王妃。

本妃饿了,有什么好吃好喝的,立马给本妃端来。

那些下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回应云夏的话。

都哑了不成?云夏微怒。

这时候几个下人纷纷找借口离开。

瞧奴婢这记性,王爷让奴婢给他送果点过去。

奴婢还得去剥花生了

片刻的功夫,厨膳房一个人影子都没了。

云夏咬牙,这若是没有那废物的命令,她们敢嚣张成这样?

那废物摆明就是想要她拉下脸去跟他道歉?

哼,云夏咬咬牙,不就是道歉吗?老娘能屈能伸!

云夏亲自来到暝雪殿。

秦王坐在书案前,睁着一双带着讥嘲的美眸望着云夏。

王妃脸色不太好,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秦王似笑非笑起来。

云夏银牙暗咬,特么的贼喊捉贼,这人系阴险腹黑的始祖,鉴定完毕。

相公!云夏娇滴滴的喊了声,这一声柔得可以掐出水来。

秦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云夏如八爪鱼一般挂了上去,双手缠着他的脖子。

耳鬓厮磨,无尽柔情。

相公,厨膳房的下人们欺负臣妾你可要替臣妾撑腰啊?云夏啜了啜鼻子,可怜巴巴道。

哦,王妃想要本王如何替你撑腰?

秦王的目光落到她搭在自己胸前的白色柔夷上。

粗砾的手指,主动摩挲她的小手,如羊脂玉一般的触觉,让他觉得十分青涩稚嫩。

相公,臣妾正在长身体的阶段呢,这三餐吃不饱,发育不良,走出去也给您丢脸了不是?

云夏温柔的为他按摩着肩膀。

舍不得力气套不着狼,丫丫的,为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豁出去了。

秦王觉得她按摩着自己的肩膀又酸又麻,十分舒服。

索性闭上眼享受起来。

今晚,伺候好本王。

本王便给你撑腰。

他说。

云夏微楞,随即粲然一笑,相公,你放心,臣妾一定会将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秦王唇角勾出一抹邪佞的弧度。

《暴君强宠:萌妃拽翻天!》第12章 别样的伺候

午膳和晚膳,都是清汤寡水。

一碗清粥,米粒屈指可数。

然后就是一碗菜汤,可是除了几片菜心就是姜葱粒。

云夏连续吃了两顿,只感觉肠子打结,胃底冒出一阵阵酸水。

尼玛——

是可忍孰不可忍!

晚膳后,秦王来到玉衡院时,便看到云夏坐在床沿上,哀怨的瞪着他。

相公,你终于来了,臣妾等你好久了!云夏眼里泪花闪闪,我见犹怜。

秦王眼底漫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哼,小样,跟他斗,你还嫩了点。

听厨膳房的下人们说,王妃最近胃口不太好,粒米不沾啊?秦王挂着云淡风轻的笑意,清凉的语声没有任何情绪。

云夏拼命压住心底几欲喷薄而发的火山,笑道,有劳相公挂念了,臣妾这腹痛症生来便有,跟随臣妾多年,时不时会犯一下。

云夏忽然从床上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秦王蹙眉,这草包懂不懂伺候的深意?怎么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相公——云夏走到秦王的轮椅旁,夜深了,歇息吧!

秦王慵懒的伸出手,意思不言而喻,要云夏搀扶他上床。

云夏咬咬牙,心里碎骂一句,奶奶的,生活不能自理,和废物有什么区别。

云夏走到他面前,伸手圈住他的腰身,试图将他抱起来。

秦王望着矮了自己一个头的小女人,眼底划出一抹邪佞的笑意。

扶着轮椅扶手的双手加大了力气抓住扶手。

云夏抱了好几下都没有成功将男人抱起来,心里生疑:卧槽,一天没吃饭力气减弱这么多?

瞥到秦王扶在轮椅扶手上的手因为用力而指节发白。

云夏瞬间了然。

死废物竟然故意刁难她?

云夏松开他的腰,从新站起来,思虑了下对策。

秦王倨傲的眼神凝视着她,王妃伺候不了本王,本王还是去暝雪殿歇息吧!语毕滑动轮椅作势要走。

云夏箭步跨在轮椅前,双臂一字打开拦住了秦王的去路。

相公,臣妾这次一定可以的。

秦王绷着脸望着云夏。

云夏吐了口水在手上搓了搓——笑的花枝乱颤,相公衣料太滑,这样就可以防滑了。

秦王差点气得岔气,这女人知不知道他有洁癖,竟然这样弄脏他的衣服?

就在秦王神游太虚时,云夏忽然猝不及防的将他抱起来了。

秦王方才大悟,她故意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让他松懈了?

秦王坐在床上,望着奸笑的云夏。

云夏的笑很自信,很骄傲,还带着一丝丝挑衅。

秦王嘴角努出一抹苦笑,输给这样的小女子,他颜面无光。

秦王惬意的倒在床上,王妃不是说今晚会好好伺候本王吗?

云夏便温柔体贴的为他褪去外衣,只剩下亵衣时,云夏道,相公,臣妾以前跟高人学了一套泰式按摩的技能。

保管让你舒服。

云夏说完。

开始从脚趾向头顶进行按摩。

手法几乎涵盖了按、摸、拉、拽、揉、捏等所有动作。

秦王疼得满头大汗,却咬着牙硬挺着。

云夏累得瘫倒在床上,一边擦汗一边期待的询问着秦王,相公,舒服吗?

舒服个毛!

秦王挺尸在床上,生无可恋的望着屋顶。

他是有多想不开,才让这个草包王妃如此虐待他?

这个草包简直就是一朵盛放的奇葩。

相公,那以后玉衡院的月银和膳食,是不是该

秦王望着安云夏,她把他全身骨头都给拆了,他么的还奢望他多拨点银子给她?

安云夏,扶本王起来。

秦王伸出一只手,云夏立刻接过来。

好不容易将一身仿佛被车轮碾碎的秦王给拉起来,云夏累得都快虚脱了,相公,你平日里缺乏运动,我还隔着衣裳给你按摩推拿的,如果脱了衣服效果会更好。

第一次做这个按摩会很疼,多做几次就好啦。

秦王扶着快断掉的腰,回眸望着一脸天真无害的云夏,暗暗磨牙,王妃放心,明日的膳食,一定会很丰盛的。

秦王说完,翻身滚落在轮椅上,姿势利索,还特么优雅清贵。

云夏傻眼——

相公,今晚你不住这里啊?臣妾还可以继续伺候你哦?云夏的声音仿佛午夜的夺命冤魂,吓得秦王一刻不敢滞留,滑着轮椅逃之夭夭。

看到男人狼狈离去的背影,云夏笑靥如花。

小样,跟她斗?

暝雪殿。

下一刻秦王已经趴在床上,元宝正耐心的为他擦膏药。

秦王百思不得其解,明明那草包也没有用几分的力气,为何事后会这么疼?

元宝很诚挚道,王爷,自从你装病后,许久都没有运动过了。

王妃拉伸你的筋骨,你自然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

秦王陷入了沉思,他自认为自己的体格还没有弱到这种不堪一击的地步啊!

你说这草包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若是明知道他卧榻几年身体极度荒废,所以出此策略整蛊他,若真是这样,不得不说此女城府深沉。

元宝道,不会吧,王爷。

倘若王妃能有这样洞若秋毫的能力,她在将军府的时候就不会被人欺负成那样。

她和三皇子殿下的亲事,也不至于被安云萝拗了墙角,最后落得嫁给王爷你,怪可怜的。

秦王原本温煦的目光,听到元宝这最后一句话后瞬间肝部炸裂。

目光变得森寒锐利起来,似乎要把元宝凌迟了才开心。

嫁给本王,她还亏了不成?阴鸷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

元宝拭汗,殿下,奴才不是这意思。

奴才其实就是想说,殿下虽然是惊才艳艳,风华绝代的美男子,可是外界却把王爷形容成魑魅一般。

王妃嫁给流传中的你,自然比嫁三皇子低了几分。

秦王愤然道,本王娶她这个草包,才真正是亏大了。

元宝天生的正义感让他忍不住为王妃叫屈,王妃更亏,嫁进王府,迟早得丢了卿卿性命。

秦王暴怒,元宝,她给你什么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