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小说-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黎珞贺毅飞)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由阿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黎珞贺毅飞,内容主要讲述:WTF?!一睁眼重生回了1987?!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可……一百七十八斤的体重?!没关系,她减肥!好吃懒做,邋遢粗鄙,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还霸道无理,竟能惹祸?!额……也没关系,她勤快能干,优雅精致,双商在线,赚钱能力还杠杠的!人见人厌?!内有婆婆不爱,小姑不喜,外还有优秀情敌虎视眈眈?!黎...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小说-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黎珞贺毅飞)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由阿卿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黎珞贺毅飞,精彩章节欣赏: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第10章 一台戏(一)

清晨起床后,先喝杯水,不仅可以唤醒肠胃,还有助于排毒。

昨天洗澡的时候,她发现原主的前胸和后背上有很多的小红痘痘,而且肚子摸上去有些硬。

这些都是排毒不畅的症状。

想要减肥,必须要清楚原因,对症采取措施,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今天的阳光特别好,而且楼底下的晾衣绳都空着,正好可以把家里的那些被子褥子全都晒一晒。

一共跑了三趟,黎珞才把她自己的那些都晒完。

原主胖,她老妈怕她睡着会不舒服,所以褥子和坑被不仅做的比平常的厚,还多做了好几床。

呼——

黎珞扶着门框,感觉自己快要累瘫了,衣服整个都湿透了。

原主的这个身体素质真的不是一般的差,稍微一动就是一身汗,上气接不了下气的。

她都不用单独再做什么针对性的运动,现在只是家里这点家务活都让她感觉到特别的吃力。

腿软的快要站不住,但黎珞坚持着没有坐,喝了半缸水后在屋里绕了几圈,等呼吸平稳后,朝着贺毅飞那屋走去。

可到了门口,她却迟迟没有去打开门。

她是想给他也晒晒被褥,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这么进去,会不会让他不高兴?

犹豫了一番,黎珞还是决定等和贺毅飞打了招呼,他同意后再说。

这一通折腾,过去了半个小时。

黎珞到厨房里把昨天的粥热了热,也就剩了一碗多一点,她就都喝了。

之后将她那屋的窗帘撤换了下来,连同昨晚泡的那些床上用品一起洗了。

用了半袋洗衣粉下去,换了三四盆水后,才将将起了沫。

本来胃里还空着难受,可在看到那一盆盆的黑汤后,她什么胃口都没了,只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足足洗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都干净了。

黎珞瘫在马扎上,真是一下也不想再动,两条手臂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

除了内衣,她有将近十年没有再手洗过衣服,更别提这么大件的床单被罩。

好怀念洗衣机冰箱空调这些东西啊。

看来她要适应的还很多。

歇了有十分钟,黎珞逼迫着自己站起来,她得将这些东西都晾到楼下去。

这个温度,不到中午就可以都干了。

哎,你看那是谁啊?没见过,新搬来的吗?

没听说有人新搬来啊。

可能是哪家的亲戚吧。

不过这一看就是个利索人,别看长得挺胖的。

楼边大树下围坐着几个女人在摘菜,见黎珞端着一大盆走向晾衣绳,好奇的谈论到。

利索人?!

如果一会儿她们看出是她来,不知道会不会惊掉下巴?

哎哎,我怎么看她这么面熟她?!她是那个谁!其中一女人直接站了起来,指着黎珞瞪大了眼睛。

谁啊?

就是那个谁!珞傻子!后两个字那个女人虽然降低了音量,但还是能让人听得很清楚。

不是吧?!真的哎,真的就是她!几个女人在认出是黎珞后,纷纷捂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

听说她昨天摔了一跤后给摔清醒了,说要和贺营长从此后好好过日子呢!

真的假的?!

我看八成是假的!这个女人啧啧

就是!指不定过几天就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说贺营长那么优秀一男人哎!

这大院的女人绝大多数都是农村出身,结婚后随着丈夫过来,没有工作,每天就是家长里短。

嗓门还都大,即便说着悄悄话,也能让当事人听的一清二楚。

不过黎珞权当没听见。

嘴长在别人身上,只要不是太过分,触及她的底线,她都懒得管。

做好自己,用行动和成绩让别人闭嘴,这才是硬道理。

将那些东西又都拧了一遍,晾到绳上抻展用夹子夹上后,黎珞端起盆往回走。

这时。

哎,珞傻珞妹子?是珞妹子吧?这变化可真大啊,我都认不出来了!从那堆女人中站起一长脸细眼的女人,对着黎珞笑道。

只是那笑,却并不怎么真。

黎珞看过去,就见那堆女人都眼睛大睁发亮的盯着自己,恨不得可以化为X光将她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扫上一遍。

虽然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但那眼神却并不怎么友好。

其实原主刚来的时候,还是很受欢迎的,因为毕竟是鼎鼎有名的贺营长的妻子。

那时,大院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看见她,眼中都是善意友好。

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整个大院就都不待见她了。

黎珞只要一想起原主的那些壮举,就头疼的想要扶额。

能把那么好的人缘都败光了,落得个人见人厌的地步,不得不说,原主也真是个人才。

珞妹子,过来说会儿话啊。

长脸细眼的女人对黎珞招了招手,她旁边的女人立即拉了她两下,满脸不愿意道:郭SZ,你叫她做什么?又想被甩门吗?

就是,人家可和咱们这些农村人不一样。

咱们啊,入不了人家那眼!

黎珞搜寻了半天原主的记忆,发现根本不认识这些女人。

倒是听见这话,脑中一下有了些印象。

怪不得她们看她的眼神是那样,因为她曾经得罪过人家,而且得罪的还很狠。

原主搬来后,见她不怎么出门,也不和人打交道,以为是她性子腼腆,不善与人交际。

这些女人商量了一下后就热情的带着东西主动上门来了。

可原主倒好,冷着脸横着眼接过人家递过的东西后,没说一句谢谢,也没让人家进门喝口水,嘟囔了一句怎么尽是一伙农村人?,就直接当着人家的面把门给重重的甩上了。

这一甩,让原主在这个家属院里彻底的出了名!

本来这些人都不再和她说话,只是昨天那一摔实在是太轰动,她今天的变化又实在是有点大。

而现在让她过去,想来一是看热闹,二是要让她难堪。

只是她这个人有的时候不太喜欢让人如愿,而且还爱先发制人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第11章 一台戏(二)

看着站在面前笑得落落大方的黎珞,众人纷纷惊叹真的是变了很多。

明明看着还是那个人,但怎么就感觉和变了一个人一样。

干净利索了不说,还让人讨厌不起来。

郭SZ感觉尤其明显。

她叫黎珞过来,本来是想要奚落她一通,给她一个大难堪的。

谁让她之前那么过分。

没错,上次就是她提议和组织去看原主的。

她拿的东西最多,还站在最前面。

当时要不是反应快,那门就打在她鼻子上了。

之后她是又被这些姐妹们埋怨,又被自家男人说。

最憋屈的是还不能找回去!

因为是贺营长的家属。

但她却始终都咽不下这口气。

可现在,看着眼前这张笑意盈盈的脸,她那口气实在是发不出来,或者说不知道该怎么往出发了。

很感谢各位嫂嫂之前去看我,我却不懂事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好心不说,还惹得大家都不愉快。

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既然接手了原主的身体,那她也会对原主之前的人生负责。

原主犯的错,她会道歉弥补,而且这是个好机会。

以原主之前的状况,她还在想,该怎么改善和大院里人的关系。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人都要和周围的人处好关系。

这么多年在商场上,她对于人的重要性,非常清楚。

黎珞鞠躬直起身子后,就见那些女人一个个的全都愣在了那里,有的手上的菜掉了都不知道。

满脸都写着不能相信。

没没事。

就是啊,没事的。

看众人的神色,黎珞就知道她们还懵着,只是下意识的接嘴而已。

一会儿差不多就得后悔。

果然,下一秒就见郭SZ叉着腰,和个圆规一样,尖声道:什么没事啊。

指着黎珞不依不饶:你当初那样,一句道歉就完了?

她差点就也跟着说了没事。

这说来也是奇怪了。

之前她看见珞傻子这张脸,是怎么看怎么来气。

可今天再看,顺眼了不说,竟然还觉得这丫头有些讨喜。

但虽说没之前那么讨厌,而且那事也过去了挺长时间,她也算挺真诚的道了歉,按理说这事就应该过去了,她不该再揪着不放。

可一想到当时这珞傻子的态度,她那火就还是止不住蹭蹭的往上冒。

今天真要是这么轻易的就让这珞傻子没了事,她这心里是怎么想怎么都不得劲。

黎珞早就练就了一双看人心思的眼,一看郭SZ这样,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不等郭SZ再次开口,就笑盈盈道:郭SZ

只是她还没说完,就见郭SZ收起了圆规的姿态,本来就细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对着她笑道:白护士,下夜班了。

黎珞回头就见白燕从那边走了过来。

据说白燕是区医院的护士。

她的脸上难掩疲惫之色,但那嘴边的笑意却仍然是那么的亲和,就和天生就长成那样似的。

这会儿好像医院还没有评选微笑之星这类的活动,要不然白燕一定会榜上有名。

郭SZ说罢就越过她迎了上去,其他女人也纷纷跟了过去,将白燕团团围在了中间。

那边众人有说有笑,而这边,她孤零零的站着这对比!

黎珞看过去的时候,就见白燕正偏头和旁边的人在柔声说着话。

一众女人,都是农村的那种打扮,小花上衣黑蓝布裤军绿胶鞋。

唯有白燕,穿着合身的连衣裙,脚下蹬着白色高跟鞋,还背着个小方包。

婀娜窈窕的站在中间,就和鸡群中落进了一只白天鹅。

黎珞被自己这个比喻给逗笑了,嘴边刚刚扬起一抹弧度,就听白燕问道:黎珞,偷笑什么呢,这么开心?说出来也让我们高兴高兴。

一下子,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本来刚刚看她变得和善些的眼神,因为偷笑两个字,又都冷了下来。

尤其是郭SZ,本来就长的脸,此时更是都快耷拉到地上了,眼看着就要发作。

黎珞嘴边的笑意没有隐去,反而又增添了几分,不紧不慢道:燕姐的人缘真是好,见你们相处的这么融洽,我羡慕得咧。

哎——

随着深深的叹了口气,黎珞嘴边的笑意没了,嘴角垂了下去,眼睛也跟着有些黯淡,不像我,人见人厌讨人嫌。

也是我活该,以前我真的是太过分了,可我这次真的想通了,我想要好好过日子

黎珞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盆来慢慢的转身往楼梯走去。

她的音量控制的刚刚好,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却又能让那些人都听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细细回忆,会发现每次白燕和众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和她打招呼,或者无意的提起她来。

而这样的效果就是众人会迅速转移并统一话题——集体开始diss她。

按起来原主和大院里的人几乎不来往,而她和贺毅飞那点事也着实不至于让她变成人见人厌。

如果不是有人一直故意往起引话题

只是让她彻底臭了,对白燕能有什么好处?

她们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以她这个条件根本不值得白燕这么费心吧?

黎珞想着,从二楼廊下看过去。

几个女人还在围着白燕,只是话题却是围绕着她。

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我觉得有点儿,看样子,是真的变了。

仔细想想,她好像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

那事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

是啊是啊,还年轻,不太懂人情往来

这些话黎珞自然都听得见,这正是她要的效果。

她很清楚这些人对她的成见有多深,这样的情况下,她不可能说是道句歉就能让这些人对她印象改观。

白燕又从中挑拨,这样的情况下,她再留在那里只会让她的处境变得更加尴尬,不如示弱离开,暂避锋芒。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大院中这么多女人凑在一起,足可以演出一部宫斗剧了

《八七暖婚之肥妻逆袭》第12章 钱都去哪了

她是想要改善和院里众人的关系,但不代表她就会和她们参活到一起,每天只有些家长里短。

人,尤其是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梦想和事业,并为之去努力奋斗。

这样,一生才不枉虚度。

白燕之所以会在那群女人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她的打扮和气质与她们截然不同。

而这份不同就来自于她有工作,接触社会,眼界和格局不同,自然气质也就会变得不一样。

黎珞看向白燕的时候,恰好白燕抬头也看向了她。

明明她站在下面,可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鄙视,不屑,隐隐还有些深深的厌恶。

只是因为脸上的笑容,会容易让人忽视掉而已。

刚开始的时候,白燕还会刻意收敛着。

可后来发现,原主根本看不出她讨厌她,而且在她面前还会极其的自卑,觉得低她一等,甚至连她的眼睛都不敢看。

这让白燕更加的看不起原主,也更加的放肆,心中的那些真实想法也就懒得再掩饰。

而现在,她已经习惯了。

黎珞心中冷笑,面上功夫嘛,当她不会。

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可眼中却无半点笑意,就那么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白燕。

白燕脸上明显的一怔。

这是那个珞傻子?!

那样的笑容,那样的眼神!

明明还是那张油腻腻让人恶心到极点的大饼脸,可怎么就感觉和换了一个人一样?!

真的变化这么大?!

白护士,看什么呢?

旁边的人顺着看过去,就见黎珞站在那里,笑意盈盈,眼眸弯弯,朝白燕挥着手:燕姐,燕姐,我在这里!

嗤,以为真的摔一跤摔机米了,现在一看,还是那个珞傻子。

不过倒是比以前顺眼多了。

白护士,这珞傻子和你可真好!

这也真是奇怪了啊哈,那会儿这珞傻子和谁都不来往,可偏偏和白护士特别亲!

这有什么奇怪的,咱们白护士人好啊,这大院里谁不喜欢?

是啊是啊

哪像大家说的那样,我这都臊的待不下去了。

白燕心不在焉的附和着,眼睛却一直紧紧盯着黎珞。

刚才是她眼花了吗?

不是!

她很肯定不是!

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珞傻子一直在装傻?

真要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她得弄清楚。

黎珞也一直在看着白燕,她脸上眼中任何细微的变化都没有放过。

她就是要让白燕来弄清楚,这样她才能知道她接近自己到底是什么目的。

这种不明确的感觉让她不安。

回到屋里,黎珞坐着歇了几分钟。

等呼吸平稳了,身上的汗落了落,她把屋里整个打扫了一下。

昨天贺毅飞已经打扫的很干净了,她也就是简单的再过上一遍就行。

主要是查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去买的。

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没想到情况比她想的还要糟,日用必需品家里几乎都没有。

真不知道原主以前这日子是怎么过的。

将需要买的东西列出一个单子后,黎珞走去卧室。

她记得原主是把钱放在了衣柜下面。

费了很大劲儿弯下腰,就闻到一股浓浓的油哈喇味。

这衣柜底下是不被扔了什么?

怪不得她还是觉得有股子味呢。

拿扫帚一划拉,出来一堆东西。

一个黄色的油纸包上,鸡骨头、鱼刺、点心渣混着一堆厚厚的尘土。

真的是油纸,不知包过什么食物,上面全是油斑。

将上面的东西拂去,忍着恶心黎珞用两根手指捏了起来。

这样的,还没在底下生了虫子真是万幸。

刚这样想着,就见一只黑色的多脚物种爬到了她的手上。

啊!

忍着到嘴边的尖叫和恶心,

黎珞快速的走到窗边将那东西甩了出去。

洗了好几遍手,那种感觉还是存在。

看着屋里简单的设施,她真的是好怀念自己的那套小洋房啊。

她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环境,曾经那会儿比现在还要艰苦。

可人真的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所以她一定要挣钱,挣多多的钱,然后重新住上小洋房,还要实现自己京都四合院的梦想。

这个时候,堪称黄金时代啊,之后迅速发展的那些行业都还没有兴起来,可谓遍地都是可以赚钱的机会啊。

钱啊,钱啊,她好似已经看到有无数的100、100在朝她飞过来。

果然无论碰见什么事,只要想想钱,就有动力了。

走回桌边,黎珞将那个油纸包抖开,把那张油纸团吧团吧扔进了垃圾桶里。

以贺毅飞的津贴,虽然原主花钱大手大脚,但也应该能剩下不少。

可回头看向桌上,黎珞很想说句mmp。

钱呢,钱都去哪了?

把所有的都搂起来,数了数,竟然只有26.32!

可据她所知,贺毅飞每个月的津贴能有将近400元。

还有那些珍贵的优惠劵。

这个年代,票、劵才是最值钱的,尤其是贺毅飞他们发的优惠劵,可是比钱还管用。

有钱不一定能买东西,可那些优惠券却可以,而且那东西还是通用的。

以贺毅飞的级别,每个月会领100元的优惠劵,还有60元的全国通用票。

可怎么这里只有30元的券,和20的票。

家里什么都没有,可钱、券、票都却又这么少。

原主是买了一些衣服和化妆品,可那也不至于才只剩下这么点啊。

她很确定原主没有悄悄拿回娘家去贴补,因为和贺毅飞结婚,原主和娘家闹僵了,婚礼后就没再和娘家人联系过。

那原主到底用去干了什么?

黎珞搜寻原主的记忆,关于这部分就和被刻意封存了一样,雾蒙蒙的。

看来这部分对于原主来说很重要,她在小心翼翼的保护着。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再去回忆了。

只是不知道贺毅飞知不知道家里的这种情况。

她本来还想着可以暂时动用一下去创业呢,现在看来,能保证日常开销就不错了。

家里缺那么多的东西,她先去供销社一趟,之后看看还能剩下多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