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肥妻小说-农门肥妻(苏晚许亦云)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农门肥妻》由二月清尘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晚许亦云,内容主要讲述:二十一世纪开美食店的苏晚,刚刚研制出一道美食秘方,来不及推广上市,却因瓦斯爆炸重生到古代又肥又丑且与她同名的苏晚身上。睁着那对被肥肉挤成一条线的眼睛,看着身上两百斤的肥肉,再瞅着那个被烧了半边脸、听说是她丈夫的丑陋冷漠男人,苏晚认了。面对破败不堪、挖地三尺找不到半个铜板的家,苏晚咬咬牙,挽起袖子就是干。...
农门肥妻小说-农门肥妻(苏晚许亦云)全文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新书推荐,《农门肥妻》由二月清尘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晚许亦云,精彩章节欣赏:

《农门肥妻》第10章 偷肉2

奈何苏晚根本就不吃她这一套,肥胖的手将周氏一推,身子再往前一撞,周氏一个不防备,直接被苏晚撞倒在地。

苏晚看都不看这个女人一眼,越过她就直接往灶台走去。

炒锅内,刚刚倒进去的肉,正发出滋滋的声音。

苏晚冷笑的把边上的那个盆子给拿起来,冷声道:你还有什么狡辩的?这个盆就是我们家装肉用的,这个缺口还是我不小心弄出来的。

二SZ,你这脸皮子果真是厚得紧啊,偷肉偷到自己弟妹家里了。

如果光是锅里的肉,周氏还可以狡辩,可是那个装肉的盆被苏晚拿起来的时候,周氏心里就暗道一声不好。

前几天分家,三兄弟都在场,是老大亲手把这个盆分给许亦云的。

因为这个盆是最破旧的,除了这么一个,没有相同的盆了。

这个时候,狗剩从屋内走出来,一边走着,一边朝周氏哭到:娘,狗剩要吃肉,吃肉肉。

大早上狗剩就看到他娘带着一大盘肉回来,说是晚上有肉吃。

好不容易盼到晚上了,他就开始哭闹着要吃肉了。

吃啥肉啊吃?谁让你去偷你家三婶的肉了?我让你偷,让你不学好,你这个混账东西,我让你不学好,让你肉。

周氏从地上爬起来,眼神一亮,就冲过去抽打狗剩,那厚重的巴掌噼啪噼啪的打在狗剩的屁股上,这下子狗剩哭得更加大声了。

呜呜呜呜,娘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狗剩越是哭,周氏打得就越用力,一边打还一边斜着眼睛观察苏晚的脸色。

周氏的意图很明显,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狗剩身上,苏晚就是再想要追究责任,也万万不可能跟一个孩子计较。

孩子才三岁,嘴巴馋想要吃肉很正常,想要吃肉了,自己家里又没有肉吃,跑去偷别人家的肉吃也很正常。

小孩子不懂事,苏晚难道还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肉的事情?说不定还会因为同情心泛滥,还会把肉分给他们家呢。

苏晚皱着眉头看周氏,如此教育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恐怕迟早会毁在这个做母亲的手上。

不过,她自己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还不一定,哪里有心思管别人家的闲事? 苏晚视若无睹,把锅里的肉给打出来,装进盆里后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周氏对着孩子的耳根嘀咕了几句之后,原本一直缠着周氏不放的孩子,突然间大哭的朝苏晚跑过来。

三婶儿,三婶儿,狗剩要吃肉,狗剩要吃肉。

跑到苏晚脚边,狗剩抓着苏晚的裤子就跪着哭求起来。

苏晚: 不远处坐在条凳上抽着旱烟的许银宝,看了眼苏晚这边的情况,然后又冷漠的转过头去。

三婶儿,三婶儿,狗蛋也要吃肉,狗蛋要吃肉。

这个时候,院门口又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几个呼吸的时间,狗蛋也抱着苏晚的另一边裤腿跪着哭嚎着。

苏晚动弹不得,转眼看向院门的时候,只见刘氏正站在那里,还用口型对狗蛋说着:哭大声点,哭完就能够吃上肉了。

如此大的动静,惊动了不少前来围观的村民。

老三家XF,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孩子想吃一块肉,你给他们不就得了? 就是,好歹也是你亲侄子,瞧这两个孩子可怜的,啧啧啧,你这个做婶的真狠的下心。

哎哟喂,这个女人果然心狠得狠啊,就今天她还对长辈出言不逊的,别看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实在的心毒得很。

今天苏晚上山的时候,在路上跟两个农妇发生的矛盾,早已经传遍整个村落,如今又看到苏晚对待自己的亲侄子这样,更是坚定了苏晚是一个狠心恶毒的女人。

院子里面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对苏晚的指指点点就越多。

呵真是好笑得很,二房一家人趁着我与相公不在家,跑到家里偷我们吃剩下的肉,我拿回自己的东西也有错? 偷盗的人不去辱骂,反倒跑过来辱骂被欺负的人,这是何道理? 你们三房有肉吃,分一点给自己的亲侄子吃又怎么了。

都是兄弟妯娌的,何必把关系闹得那么僵硬? 就是,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苛刻自己侄子的人,啧啧啧,今天是在这个肥婆娘身上见识到了。

都是指责苏晚的,都认为苏晚是那苛刻侄子的人。

苏晚笑了,也不看那两个抱着她的腿不停磕头的孩子,冷笑的扫一遍那些村民,最后视线停留在许老二身上。

前两日分家,我们三房分得一间茅草房,两亩田地,几个红薯几个地瓜,银子一文没有,粮食一粒未分到。

如若不是当家的上山猎到一只兔子,我们恐怕早已经饿死在家中。

我想问问,当初我们没米下锅,兄嫂在哪里?血脉亲情在哪里?明知我们只能靠这一碗肉来果腹,二房跑到我家里来偷肉,难道我们三房就必须饿着肚子把救命的东西让给他们家的孩子解馋? 苏晚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边上的村民安静了。

这是情有可原的事情,别人都没有饭吃了,你还去偷别人家仅剩的食物,过了。

这是狗剩嘴巴馋去拿的,回来的时候狗剩说在路边捡到的,既然是别人不要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能拿回来吃?

《农门肥妻》第11章 偷肉3

周氏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苏晚把他们分家的事情给抖出来,让他们很丢脸。

苏晚冷笑,众人哑然。

三岁多的孩子捡那么大一盆肉回来?当别人都是傻子吧? 还有,方圆几里,就只有他们这么一个村落,村里人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大家都知道个一清二楚,有谁家吃饱了撑着,会把这么大一盆肉丢在路边? 再说,三岁的小孩他能大老远的跑到外面把这么大的一个盆给抱回来? 村里人都是精打细算抠门的主,但是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这是周氏把责任推给自己的儿子了。

孩子也不能这么跪着,老三家XF,要不你还是分一点肉给这两个孩子。

就是啊,瞧这两个孩子可怜的,哎哟喂,看着实在心疼得很啊。

终究还是孩子管用,不管大人如何,众人还是可怜孩子,看在孩子嘴巴馋的份上,要求苏晚分一点肉给两个孩子。

慨他人之慷当然容易,反正分的不是他们的肉。

两个熊孩子见此,哭得更大声了,磕头的速度也更加响了。

几岁的孩子,会用这样的行为要挟大人,都是父母教的。

看热闹的那些村妇,也只是嘴巴上劝着,没有要把孩子扶起来的意思。

苏晚的神色冷了下来。

她并不是冷血无情的人,两个孩子这么跪着对她磕头,只是为了吃上一块肉,她也不至于舍不得,只是不能开这个头,否则以后就没完没了了。

正当苏晚左右为难的时候,人群中挤进了一个高瘦修长的身影。

那道身影高贵优雅,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子令人挪不开视线的吸引力。

如果单单是看身形的话,这个男人是俊美绝伦无人能比的,只是,再看那张脸,所有一切能够形容他美好的词语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是一个绝美与绝丑的男人,他自带矛盾体,让人害怕恐惧的同时,那一身气息却又让人挪不开目光。

许亦云从人堆中走出来,走到苏晚的面前。

或许是他那一身的气息太过冷冽,那两个抱着苏晚小腿痛哭磕头的熊孩子,下意识的松开苏晚的腿,并且停止了哭嚎。

许亦云看了眼一脸鼻涕眼泪的狗蛋狗剩,最后把视线转移到许金宝许银宝身上。

大哥二哥果然很会教育孩子。

许亦云开口了。

一直缩在后头的许金宝许银宝听到许亦云喊他们哥,心脏猛然震动了一下。

他们不知道许亦云想要干嘛。

从许亦云住进许家之后,他的话就一直很少,许金宝许银宝做什么说什么,许亦云都不会过问。

如今这一声哥,带着冷沉的气息,让许老大许老二从心底深处感到恐慌。

他们从未了解过这个三弟。

三弟 许金宝想要说什么,终究是不敢说出口。

边上的父老乡亲面面相觑,他们总觉得今日的许亦云,跟往日不太一样。

苏晚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许亦云,看着他那如同松柏一般傲然挺立的身影,心里有些暖。

这个冷傲的男人,这是替她出面呢。

瞧着周氏跟刘氏那一脸不悦的脸色,苏晚之前对孩子动摇的心,也变得坚定起来。

捏紧手上的盘子,她大声道:我们并非冷血之人,主要是我们都靠这些东西救命。

DS二嫂要是真的为孩子着想,就拿大米来换,一碗米换两块肉。

一碗米换两块肉? 众人瞬间哗然。

一碗大米换两块肉,会不会太不公平了?一块肉才多大? 苏晚,你 DS也别觉得亏,我这一块肉有多大,你昨天晚上可是看到过的,两块肉换一碗大米,你们赚大了。

弟妹,有话好好说,怎么说咱们都是妯娌不是?大哥,我家银宝,以及老三都是三兄弟来着,孩子想吃上一块肉,你就给他们吃几口就行了,用不着拿米来换吧? 周氏继续拿孩子说事。

可是口口声声说心疼孩子,说孩子嘴巴馋想要吃肉,却不肯拿出一碗米来换。

二嫂这话说的挺有道理,分家的时候,你跟DS都分到了几百斤谷子呢,银子这些应该也不少,要不两位SZ各分一点给我跟当家的,怎么说咱们也是妯娌,他们三人也是兄弟不是? 苏晚笑了,笑得眼睛已经挤成一条线了。

周氏说他们是兄弟,是一家人,分一口肉给兄长吃不过分。

既然是一家人,那么兄长给分一点粮食给弟弟也不过分啊。

很快就有一些年纪长一点的长辈捋着胡子,赞同道:老三家XF说的有道理,既然你们是兄长,分家的时候就不应该这么苛刻兄弟,这是你们的不对了。

许老生前就善待老三,对老三如亲生儿子一般,你们做兄长的在许老离世后这么苛刻老三,忘记当初答应许老的话了? 他体内流的根本不是许家的血脉,分家能分给他一间带院子的茅草屋已经不错了,家里就那么一点田,我们分两亩给他们算对得起天地良心了。

他一个养子,难道还想着跟亲儿子比较不成?换做是你们,你们会把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以及白花花的大米分给别人? 刘氏第一个就不干了。

要把手上的银子大米分给三房,打死她都不干。

凭啥啊? 就是,给他们住的地方,又分两亩田给他们种,我们对得起天地良心了,家已经分了,他们的死活我们管不着,想要打那些谷子银子的主意,没门。

周氏也开口了。

许老大跟许老二没有说话,但是已经默认自己婆娘的话了。

《农门肥妻》第12章 她想吃米饭

说来说去,就是想要占三房的便宜,别人不能占他们的便宜。

看热闹的乡里乡亲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当下看大房二房的眼神都不对了。

苏晚冷笑的看刘氏周氏好一会儿,再次开口了:DS二嫂说的对,咱们都已经分家了,自然是互不相干了,既然如此,DS跟二嫂可是要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毕竟咱们三房都各过各的,你们儿子想吃肉,我高兴了就给,不高兴了就不给。

当着那么多乡亲父老的面,对着我这个一穷二白的婶婶又是哭又是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苛刻他们呢。

好了,两位大侄子,想吃肉的话回去叫你们爹娘拿米来换,三婶这里有一大盆肉,全换了都可以。

苏晚笑眯眯的,在那两个孩子一愣一愣的目光中,抽出自己的腿。

狗蛋要冲过去抱住苏晚的腿时,衣领突然间一紧,还没来得及哭出来,两只脚已经离开地面了。

回头的时候,看到他三叔顶着满脸的疙瘩,一脸阴沉的盯着他看。

狗蛋突然间没有哭的勇气了,他嘴巴歪了很久,始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狗剩也想学着狗蛋,看到狗蛋被三叔提着丢到自己爹妈跟前,狗剩哪里还敢继续纠缠苏晚,一脸委屈的就朝周氏跑去。

狗蛋被丢在许老大跟前,便一脸惊恐的躲到他爹的身后。

许亦云只是淡漠的看许金宝一眼,没多说一句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许金宝被许亦云盯得内心惊恐不安,他不知道许亦云看他时的那个眼神意味着什么。

那样的眼神,很深,带着瘆人的冷漠,总之,跟许亦云对视的时候,许金宝内心总是很不安。

苏晚带着拿一盆肉回家了。

乡里乡亲见没有热闹了,议论纷纷的也跟着离开了。

一直到许亦云离开,院坝的门关上,周氏才大骂起来:他许老三凭什么欺负到咱们头上来啊?他是你们许家的养子,体内流得不是你们许家的血,他凭什么那么嚣张? 周氏骂骂咧咧的,也只有许亦云跟苏晚离开之后,才敢大骂出来,之前面对苏晚时的怂样,她倒是忘记得相当快。

许银宝心里也不太舒服,今天他总觉得许亦云怪怪的。

一起生活了好几年,许亦云是什么样的性子,许银宝多少知道一些,像今天发生的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平时许亦云是不屑理会的。

许亦云要是会计较这些小事情,他们分家的时候,就不会这么顺利的让许亦云净身出户了, 行了,回头你要是想吃肉,到屠夫那边割些肉回来就成了。

今日发生的事情,许银宝有些忌惮许亦云了。

割肉不要钱啊,家里就那么点粮食了,卖了能拿几个钱?狗剩不要吃饭啊?我不得准备以后他说亲的银子啊? 周氏心里有怒火,把所有的气都撒到了许银宝身上。

许银宝心里恼火,不过提到肉这个事情,许银宝也纳闷,以前没分家的时候怎么没见许亦云提只兔子野鸡回来?怎么分家之后就会上山打野兔子了?以前他上山的次数也挺频繁的啊。

这边周氏跟许银宝闹,那边有刘氏回去之后也是满脸的不悦。

刘氏再次把苏晚里外骂了遍,一直到骂累了,她才拿起筷子吃咸菜稀饭。

苏晚回到家之后,心里不太高兴,特别是看到狗蛋狗剩受刘氏周氏指示,对着她又是磕头又是哭的。

为了一块肉,父母让自己的孩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苏晚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家里没有大米,晚饭依旧是吃肉。

重生过来之后,苏晚就没有吃过米饭,她真的要哭了。

许亦云,我不想吃肉了。

苏晚收拾好碗筷之后,有些郁闷的开口。

坐在油灯下研究一本破旧书籍的许亦云抬起头来,眼神似乎有些诧异。

看了苏晚好一会儿,他才冷声开口:你想吃什么? 苏晚迟疑了一会儿,她道:我想吃米饭没有米饭的话,馒头也行。

总之我不想吃肉了。

知道了。

许亦云应了一声,然后就低头继续研究他的书籍去了。

苏晚还想问他打算怎么弄来米饭,见状也只好闭上嘴巴。

第二日。

苏晚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苏晚也懒得管他,拿了几颗栗子缓解饥饿之后,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上山把那些栗子给捡回来。

想填饱肚子,还是靠自己比较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