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晚辛傅擎小说免费阅读-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最新章节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是魏子馨执笔的经典小说,谁的心事说与风听讲述了江晚辛傅擎的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小说讲述了:三年前,他对疯人院的她说,“江晚辛,我们两清”三年后,她对疯人院的他说,“傅擎,这才是两清”...
江晚辛傅擎小说免费阅读-谁的心事说与风听最新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江晚辛傅擎《谁的心事说与风听》的精彩内容:

第2章戒指

江晚辛入狱后的每个夜晚。

傅擎都是伴着噩梦入睡的。

耳边常常有个声音在质问,你这么做,良心过得去么。

当然过得去,即便没有江家,也会有别家。

即便不是江晚辛,也会是别人。

显而易见,像傅擎这种人这种尴尬的处境,迷离的身份。

想回傅家,列入族谱,必然会走一条刀尖舔血的路。

他在所有备选的企业里选了江家。

江家有俩女。

江露离,城府深,心机重。

江晚辛,天真又单纯。

他想,他应从江晚辛入手。

那天,他钻进江家小区...

已近午夜。

江晚辛因摔了一只碗,被江母责骂后。

江露离为了宽慰她,带其偷偷出门散心。

小区内,有一泊湖水,水波荡漾,映着惨白的月光。

江露离抓着江晚辛的肩膀,低声细语的安慰着她。

江晚辛低吟了一句,'明明你才是养女,为什么她对我这么苛刻,我才是江家的亲生女儿啊。'

江露离犹记得刚出门时,里面传出来的大吵声,江父骂道,'一只破碗,摔了就摔了,我整个江家将来都是晚辛的,你这是发什么疯...'

正如江父所说,整个江家的确都是江晚辛的。

那她江露离呢。

就来江家走一遭么?

倘若没了江晚辛...那江家的所有就会是她江露离的。

这个念头只那么一瞬...

江露离手上稍稍用力,把江晚辛推进了湖里。

她淡然的站在岸边,看着不会水的江晚辛在水里扑腾着。

直到惊动了院内的保安。

她才跳了进去,大喊救命。

江父江母赶到,江露离从容的伸出手抹了抹满脸的水。

江母眼里的担心,她尽收眼。

她快速的跑了过去,扑通跪在江母脚边说着对不起。

说她也不会水,否则不会看着妹妹呛水的。

躲在不远处的傅擎,看得一清二楚。

如此'懂事'又恶毒的江露离。

那一刻,傅擎便决定。

这场硝烟,他应该对江露离敞开双臂。

江家是老来得子。

大学时。

江父年近六十。

常年奔波,身体早就跨了。

那时傅擎急于求成,想回傅家。

便和江晚辛确定了男女关系,他入职那天。

江父死在了医院。

江母悲痛,一病不起。

直到后来,他又为了那笔钱,怂恿江晚辛,导致江母离世。

终于跻身上流,成功入住傅家。

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傅擎一路走来,背负了江家两条命。

傅擎常常在想,他已经做到如此地步已经回不了头了。

不如干脆就忘了前尘往事,反正江家已经死绝,江晚辛入狱。

成功人的背后谁没有点黑暗不能见光的历史。

可是江晚辛入狱的这几年来,她盯着他手指上的戒指时那绝望的样子挥之不去。

午夜梦回,他总觉得有个女人坐在他身旁,质问他,这不是应该给她的吗。

这件事,折磨了他整7年。

江露离坐在傅擎隔壁,手指覆上他的手背,缓缓的搓了搓。

傅擎知道,每当这时,江露离是有话要说了。

傅擎,我今年已经29岁了,...不如我们..结婚吧。

江露离自从跟了傅擎,任何要求都未提过。

有些事不等她说,傅擎便给了。

如今俩人将生意越做越大。

默契十足。

这许多年,傅擎身边情人不断。

江露离知晓,却也从未闹过,从未给过俩人难堪。

因为她知道,像傅擎这种可以只手撑起半边天的男人,身边不可能只有她一个女人。

但是最后傅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必须是她。

其实对傅擎来说,江露离也的确是不一样的存在。

一起灭了江家。

一起创建了现有集团。

公司所有账目全部经她手账。

她熟知他所有秘密。

他明白,只有江露离这种女人,才最适合他。

江露离做任何事,都会拿捏分寸,熟练于心。

眼前如同小女儿般的羞涩和紧张,是因为她想和他结婚了。

傅擎低下头,看了看俩人手指上的戒指。

那年他还只是江氏的实习生。

他用了攒下许久的零用钱买了这对银戒。

戒指里侧刻着江和傅的首字母。

看到俩人的字母。

江晚辛愣了愣,'你不是说,要刻上辛&擎么?'

是啊,的确是前一天说好的。

但是傅擎改注意了。

他说这样才更有意义。

江晚辛低着头,嘟囔着,'可是江家,还有个姐姐呢...'

她的声音很轻。

傅擎还是听到了。

他什么都没说。

因为他说不出口。

这枚戒指本来就不是给她的。

...本来就是给江露离的。

不过,后来江晚辛还是笑盈盈的看着里面的F&J,幸福的像个偷吃了糖的孩子。

她说,'我们要一直戴着,等结婚时再换婚戒。'

她伸出手指,意思是要傅擎替她戴上。

傅擎眨眨眼,将两枚戒指收好放回盒内,低沉说,明天你过生日,我们再戴。

江晚辛眨着长睫毛天真的问,'为什么?'

捏在手里的盒子,紧了紧,'意义不一样。'

看着已经提前走开的傅擎,江晚辛努力压下心里万千思绪追了上去。

第二天的确是她生日。

也是她入狱的日子。

一晃,已经多少年了。

这对廉价的戒指已经变了色。

如今的傅擎什么都有了。

却终究没勇气去换一枚彰显地位的戒指。

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了江露离,还是因为江晚辛。

傅擎缓缓吐出一口气。

眼神深邃而悠远。

傅擎将俩人的戒指从手指上脱了下来,许久才说,明早..我们去选婚戒。

江露离悬了七年的心,终于落地。

明天...是江晚辛七年刑期期满的日子。

第3章我认罪

傅擎对江晚辛的印象其实...寥寥无几。

这许多年,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当年在庭审结束时,她盯着自己和江露离手指上那一对指环时说的那三个字'我认罪'。

从前江晚辛总是追着俩人的身后,一声一声的唤着他傅哥哥。

那时他对她是充满了利用的。

所以看到她故意的讨好的笑脸,他打心底膈应。

可偏,她张着嘴,惨白着一张脸,说我认罪时,那凄楚的模样,总是让他夜里惊醒。

凌晨一点半。

他压着心口处,闷闷的疼。

或许,愧疚的多了,内心深处最原始的那一点良心终究还是浮上心头。

他欠江晚辛的。

他欠她太多太多。

可能永远都偿还不清。

但是他还是想做些什么。

哪怕是买个房子,给她一些钱。

就算是弥补多年来的愧疚。

他怕江晚辛出狱,也盼江晚辛出狱。

这七年来,他被愧疚罪孽久久折磨。

他想,等江晚辛出来,他尽可能的弥补她。

为的,不过是给自私的自己赎罪罢了。

9点30。

他准时出现在了监狱门口。

黑色的大门,缓缓被人推开。

江晚辛出来时,还穿着当年入狱时的那件白色棉袄。

和江露离衣柜里那些华丽的衣裳比起来,样式老旧的让人想笑。

江晚辛已经很瘦了。

几年的牢狱之灾,让她更显飘零。

从前眼里的热情和天真,自然早已不覆存在。

剩下的只有迷茫和绝望。

身后铁门咣当一声再次合上。

江晚辛才反应过来,她已经刑满释放了。

她抬抬脚,不知道是应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

不知所措,呆若木鸡。

这样的江晚辛,让人一眼看过去,像个傻子。

她盯着地上徐徐靠近的影子,呆滞的抬起眸光。

傅擎个子高大,肩膀宽厚。

是人群中最闪耀的那颗星。

从前的江晚辛是可以一眼就看到他的。

如今他就站在空旷的道路旁,更加惹人注意。

成熟、从容的男人气息,在他身上展露无疑。

他终于成功了!

踩着江家两条命,扯着她的尊严和自由爬入云巅。

他对她伸出手,晕出一抹笑,晚辛,上车。

如此云淡风轻,像极了当年那些个无数个所谓'甜蜜'的日子里,他接她回家时说的话。

从前这句轻飘飘的话完全可以砸进她的心里。

如今...

如今还剩下什么了呢。

江晚辛眨眨眼,压下睫毛。

不自觉的盯着他左手无名指的位置,那里一条白线。

入狱时的戒指不在了。

傅擎知道她在想什么。

尴尬收回手,不自觉的转了转那条白线的地方。

他知道今天她出狱,所以昨晚和江露离那场饭局,他故意找了个借口将戒指取下。

傅擎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安置在副驾驶上,我听里面的人说,你想去公墓见你父母。

江晚辛看着窗外并未说话。

傅擎驱车,俩人上了墓地,见到父母的墓碑,江晚辛缓缓跪下,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她抬起手,用力的,一下一下的,直到手指流血,扣下了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江晚辛的心疼了7年。

自小到大,母亲对她唯一的笑,是断气时留给她的。

年少时,她最喜欢父亲。

父亲从来都笑眯眯的,回了家,喜欢把她抱在怀里。

入狱的第一年,她知道了真相。

父亲婚姻内背叛母亲,母亲抑郁早产生下她。

母亲恨父亲,一并恨了她。

父亲死后,支撑母亲活着的恨也一并死了。

病床前,母亲辱骂她,最后一点念想也不留。

全因母亲早就看透江露离,没了江家庇佑,监狱里才是安全的。

她一直以为母亲狠毒了她。

可是哪有一个母亲,为了保护女儿,会亲手将女儿推向监狱的呢?

如果不是因为爱,还能是什么。

车子停在傅擎高档的小区内。

这里..不是我家。这里陌生,她害怕。

傅擎扯住她手腕,房子卖了,你回不去了。

江晚辛也不说话,愣在那,任由被他拉着。

傅擎将她带回了自己住处。

进了房间。

江晚辛坐在角落里,靠着墙,手里握着从墓碑上抠下来的照片,一声不吭。

傅擎坐在远处的沙发上,寸步不离的盯着她。

江晚辛一动不动,眼神都未曾挪过半分。

傅擎以为,是她不想和他说话。

他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总要给她缓冲的余地。

落日余晖,最后一缕光线照射在墙角时。

傅擎缓缓开口说,晚辛,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吃的。

他打开冰箱,看着里面的食材愣住。

傅擎是会做饭的。

他从小到大活的凄苦,小时候在国外,还跟流浪狗抢过吃的。

所以他后来什么都学。

只是他这几年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

过惯了人人喊他傅总的日子。

一碗面条宝贝似的端到她眼前,晚辛,你尝尝,是不是当年的味道。

江晚辛不看他,也不看那碗面,只是盯着远处一个角落。

傅擎察觉着她的意思,将面条放在了地上。

后退了几步。

江晚辛这才快速的爬了过去,保持着那种姿势,她用手指捞着面条,快速的吃完了所有面。

捧着空碗愣在那。

傅擎伸出手,去拿碗,我去..洗...

话音未落。

江晚辛突然跳起,拿着碗快速的跑进厕所,用脏水洗了碗。

傅擎大惊,晚辛,你怎能用...怎能用马桶里的水去洗碗。

可话..还没说完。

江晚辛已吓得抱着头,蹲在马桶旁。

瑟瑟发抖。

傅擎的心,在那一刻好似停止了跳动。

江晚辛从前是最快乐,最灿烂的。

即便江母对她不够好。

可她也是活的极其天真,

被江父保护得很好的一个女子。

这样的江晚辛,让傅擎心里钝钝的疼。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亲手赋予她的。

傅擎吞了吞喉咙,嗓子莫名有些疼,伸出手,捡起空碗,丢在水池里。

盯着清水溢满水池。

流淌一地。

江晚辛...疯了?!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