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轻语张太微无上战神完本-无上战神在线免费

想找无上战神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无上战神在线免费全本,欧阳轻语张太微无上战神完本小说,作者川川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黑影放下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许先生,安静的站在张太微身边。在这之前,谁也没有看到这个黑影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而且对方一出手就杀了许先生,更是让大厅里彻底安静下来。至于刚刚黑影嘴里喊得龙帝,倒是谁都没有注意。你,你李昆仑指着张太微,半天说不出话来。别人不知许先生的身份,他可.........
欧阳轻语张太微无上战神完本-无上战神在线免费

欧阳轻语张太微无上战神是作者川川执笔的一部都市情感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无上战神》第7章 两天过来请罪 

黑影放下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许先生,安静的站在张太微身边。在这之前,谁也没有看到这个黑影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而且对方一出手就杀了许先生,更是让大厅里彻底安静下来。

至于刚刚黑影嘴里喊得龙帝,倒是谁都没有注意。

你,你李昆仑指着张太微,半天说不出话来。别人不知许先生的身份,他可是清楚的,居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击杀了。

擅自杀害来自那个地方的人,这可是灭族的大罪!哪怕张太微是钢铁集团总部的人,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最让李昆仑感到不安的是,张太微脸上太平静了。

至于周围的那些劲卒,一个个更是惊的像木头,手里的枪此刻更像是一支支烧火棍,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怎么?现在还有什么手段,就都使出来吧,省的说我不给你机会。张太微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给李昆仑,李昆仑没接,张太微自讨没趣的塞进了自己嘴里。

似乎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爱上尼古丁的味道的。

你等着,等着!李昆仑不敢迟疑,拿出手里慌张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将这里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电话那头也不过是传来一声淡淡的知道了。

这种平静让李昆仑心中安定几分,毕竟他可不想死,刚到手的通天财富还没来得及享受,就算是死他也不会甘心。

滴答,滴答

客厅里一片沉默,所有人安静的看着李昆仑和张太微,那些失去领导的劲卒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众人就在这种安静中等待着。

在这群人之后,刘奇的肠子都快悔青了。一个连手下都敢击杀大校团长的狠人,自己居然敢上去招惹他。这时候的刘奇只敢慢慢的移动步子,想往人群里靠一靠,不让自己变得那么显眼。

等张太微手里的香烟燃烧到尽头,随意的丢在地上时,外面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不多时,一个肩膀上扛着金星的家伙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李昆仑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扑通一声跪在来人面前。而在场有些眼力劲的人看清来人之后,心中更是大惊。

苏江城战区守备总督,许茂升!

只是一个守备总督或许别人不会放在眼里,但许茂升的父亲,许妄就是苏江城的战区大将,在苏江城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别看整日里在苏江城全靠城主掌握大权,但归根结底,还是有着三万劲卒拱卫的战区大总督拥有最大的话语权。

李昆仑,你可真是一个废物啊!看来这件事之后,许家也要考虑一下是否换个人来掌管商界了。

许茂升鄙夷的对李昆仑说道,至于地上躺着的尸体,他连看一眼都没有看。

是昆仑的错,不过这一切都是这个小子挑起来的,和昆仑无关啊。

李昆仑这么一个人前风光的家伙在年轻人面前就像是一条哈巴狗,除了卑躬屈膝再也没有别的了。

不过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看不起李昆仑的。

从始至终,战区在他们商人眼中都是最为神秘的地方,如果能和许茂升这样的人搭上关系,他们会比李昆仑做的更不择手段。

这个时候不想搭理你了,就算你只是我的一条狗,但能随意宰杀的也只能是我,打狗还需要看主人。

许茂升说到这里看向张太微,用手指着地上许先生的尸体说道:无论我再看不起他,他也是我们许家的人,小子,如果不让你体会一下生不如死这个词语,对不起你来我许家的苏江!

许茂升,苏江城战区守备总督,下辖五个团,一个卫队旅。父亲许妄,原第三战区大都督帐下亲卫队长,后被第三战区大都督保举,调到苏江。

说道这里,张太微将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拿出来,没急着点燃,而是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李昆仑是你的人,你家又是第三战区大都督的人。也就是说,这次针对张太初和张氏集团,是第三战区大都督示意,你许家扶持,让李昆仑动手了?

一串话说完,张太微手里的烟已经点燃。原本跪着的李昆仑这个时候更像是一条死狗,没想到针对张太初的背后还有那么多大人物。

而这时候李昆仑也死心了,无论结果如何,他肯定会成为一颗弃子被无情的抛弃。

知道的挺多啊!许茂升的眼神变得阴冷:不过无论你是谁,在苏江城,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说完,许茂升一抹手,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他和已经成为尸体的许先生不同。

哪怕他是许妄的儿子,现在这个位置也是他自己拼杀出来的。

所以,他有把握一刀封喉,无论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在下一秒都只会是一具尸体。

在许茂升动手的时候,站在张太微身旁的那个黑影拿出一个打开的证件放在许茂升面前,让原本锐利无比的刀锋硬生生停顿在那里,不敢再往前半分。

见过长官!许茂升立马收刀,站在黑影面前恭敬的行礼。

没办法,他只是一个一星总督,但证件上四星总督的字样如翻滚的洪流瞬间冲破了他的心房。

给你两天的时间,让许妄前来请罪。关于张太初的事儿,我要听他的解释。

黑影重新站在张太微身边,而张太微对许茂升说的话,更是让众人的面色变得古怪。

是,长官!我会转达的!许茂升根本升不起反抗的念头,现在他只想赶紧见到许妄,告诉他今天的事情。

能让四星总督陪同,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至于张太微对许妄的不敬,开什么玩笑,许妄也不过是三星总督,面对四星总督,真的就像请罪一样。

滚吧。张太微抬抬眼皮,手挥动一下就像是在赶走一只苍蝇。

许茂升不敢说话,离开之际也将那些许先生带来的人带回去。

至于李昆仑,再也没有人管他是死是活了。

《无上战神》第8章 王中天请罪 

这一次,你还有什么帮手吗?张太微静静地看着李昆仑,脸上说不出是笑是哭,不过那种锐利的眼神就如同两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扎在了李昆仑心上。

张,张贤侄,饶了我把,万大集团我都给你,都给你,放了我,求你放了我。

原本还风光无限的李昆仑在这一刻成了张太微脚下的一只可怜虫。

不过张太微心中却没有半分怜悯,反而更是想到了自己的弟弟张太初。

看到了吗?这就是骗你的那个人。不过,你回不来了。张太微嘴里喃喃自语。

李昆仑,我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太微大喊一声,这个从来没有表露过自己情绪的年轻人第一次爆发出滔天的怒气。

而黑影也在这个时候示意屋子里的人离开,那些人虽然想着从张太微手里拿钱,但一想到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些事儿,一个个都抓紧时间离开了这里。

至于万大集团,在场的这些人同时发力,万大集团已经成为了历史。

我,我李昆仑张张嘴,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

不过张太微迫切的想得到这件事的真像,以及弟弟生前的事情,暗自的运用一丝精神力压迫在李昆仑身上。

早就已经吓破胆子的李昆仑终于撑不住了,将他所知道的事情前后都说了一遍。

原来,三年前许家就已经找到他了,让他联手许家做局,让张太初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过按照李昆仑的说法,似乎来了几个神秘人私自接触张太初,但看那几个人离开时的神色,似乎没有得到什么。

至于张太初的生前,一直想搞垮张太初的李昆仑并没有过多关注。

李昆仑,下去像我弟弟忏悔去吧!说完,不用黑影动手,张太微一掌拍在李昆仑的脑袋上。

李昆仑整个人颓唐下去,眼睛瞪得大大的,却再也闭不上了。

住的地方安排好了吗?站起身,从黑影身上掏出一包没有拆封的廉价香烟。

都已经安排好了,车子就在外面停着。黑影此时也拿下面罩,苍老的面庞显露在张太微面前。

安置一下郭逢春一家,再怎么说也就他是真的愿意帮助我弟弟,不要亏待他。张太微说完,也不管黑影,就直接走了出去。

张先生!

刚出了客厅,原本都已经把人请出去的院子里多了两个人在那里站着。

王先生有什么事吗?张太微连脚步都没有停下,径直往前走。

王中天和王清明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但想到他身旁那个人能让许茂华忌惮,甚至一句话能让许茂华滚蛋,真让他们说两句嚣张的话他还真说不出来。

张先生,我知道您是今天刚回来,相比还没有落脚的地方。我家在苏江城还有一套别墅,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给张先生做一个落脚点。

形式比人强,王中天再不复最初的傲气,而是异常谦恭的对张太微说道。

不必了,我的落脚点已经安排好了,至于答应给你的钱,稍后会有人联系你。

说完,张太微已经出了院子,和王中天隔开。

张先生,如果我有你弟弟张太初的消息呢?

话音刚落,已经看不到背影的张太微突然出现在王中天面前,一双眼眸里带着说不出的幽深,不带有一丝情绪的脸也在这个时候显得更加恐怖。

王中天知道自己赌对了,但对于张太微,他的内心深处多了一抹名叫恐惧的情绪。

说,你知道什么,又是怎么知道的!

张太微的声音很冰冷,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不过这时候的王中天却显得有些落落大方:张先生,我王家也是苏江城的大家族,当初令弟做生意的时候我就有关注。

说真的,令弟已死,我没有任何办法,不过令弟生前的夜里,特意去了一趟城北郊区的一个老房子。

当时令弟的状态很不好,在老房子里也就待了十几分钟就匆匆赶往城南,后来在城南又被别人抓回去。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城北的郊区到底有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王中天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谁曾想到张太微听了之后脸上只是露出一丝冷笑。

不是你不想知道,而是你进去找了却什么都找不到。

抱歉。王中天听了也不否认。

明天会有钢铁集团的人去你那里,到时候我会出席。

说完,张太微就直接离开了。

届时中天恭候张先生!王中天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心里多了无数的想法。

少爷,这件事真的不用告诉老爷吗?王清明跟在王中天身边问道。

放心。

说完,王中天也离开了这个已经变得死气沉沉的院子。

去城北郊区张家祖宅。张太微坐上为他准备的车子后,直接说道。

开车的是一个年轻人,张太微上车后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发动车子就直接离开。

从皇冠度假村到城北郊区驱车只需要半个小时,不过那只是对平常人而言,年轻人开车完全不知道限速,只知道表盘上的指针已经到了底部,油门已经被踩到最下面。

就在一条路上,一辆红色的跑车以同样快的速度从对面冲了过来,和张太微坐的这辆黑色悍马摩擦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张太微坐的车子在年轻人的操控之下立刻停在了路边,但那辆红色的跑车性能就没有这么好了,在路上留下长长的刹车印记,过了一会儿那辆跑车才在后面转个弯开到悍马旁边。

年轻人从车上走下来,站在车边。跑车上也下来一个年轻的女子,脸上除了歉意还有愤怒。

留个联系方式,这件事稍后会有人联系你的。

年轻人和张太微一样,脸上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说出来的话同样生硬无比。而正是这样的态度,让年轻女人彻底的火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