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元龙叶灵儿万界帝宗完本-万界帝宗在线免费

想找万界帝宗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万界帝宗在线免费全本,楚元龙叶灵儿万界帝宗完本小说,作者千青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过得数日,王长空遭楚元龙当庭大败的消息,星火燎原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学院,一时之间,无数弟子对此议论纷纷,虽然在外流传,说法万千,但没人愿意相信,真武学院的废物居然有实力能将不可一世的王长空给揍趴下,而且还是一招制敌。王长空的实力虽比不上精武级弟子,但要对付楚元龙,绝对是绰.........
楚元龙叶灵儿万界帝宗完本-万界帝宗在线免费

楚元龙叶灵儿万界帝宗是作者千青执笔的一部玄幻奇幻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万界帝宗》第7章 满腔愤怒

过得数日,王长空遭楚元龙当庭大败的消息,星火燎原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学院,一时之间,无数弟子对此议论纷纷,虽然在外流传,说法万千,但没人愿意相信,真武学院的废物居然有实力能将不可一世的王长空给揍趴下,而且还是一招制敌。

王长空的实力虽比不上精武级弟子,但要对付楚元龙,绝对是绰绰有余,更何况,王家在风玄城的势力之大,少有人敢跟王长空作对。

一招制敌,落在别人身上或许可能,但楚元龙是绝无可能!所以,众人宁愿相信他是运气好,也不愿承认楚元龙自身的水平。

至于是否属实,也唯有楚元龙这个当事人才清楚,不过,他才懒得去管外面的那些流言蜚语。自他开辟了识海内的菩提玉璧,自创光明拳之后,楚元龙逐渐认识到了此武技的强大之处。

由于大陆之上的武技极为稀缺,除了少数家族传承,宗门武学之外,大多数武者所能获取的武技,几乎都是各种残缺武学的招式,正如真武学院一般,学子上万,其中不乏天才一流,然能习得全篇武技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之前楚元龙的武技,也不过是一两招下品全篇和十几招残招,胡乱组合的武学而已,严格来讲,根本算不得武学。

这也是他一直苦恼的原因,身为一个武者,能够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武学,是何等美好之事。然而,要想获得一套全篇武学,除了极少数的上古遗留传承,也只能通过武技师创作而出。

武技师一职,顾名思义,便是能够创作出各种武技的人。在大陆之上,任何一个武技师都是极为稀有的存在,正是因此,武技师不管到了何处,地位当属超然,身份十分显赫。

此类人凭借着非凡手段,几乎能够凌驾于所有的武者,但要成为一个武技师,条件却是极为苛刻。

首先,自身对于武道必须要有很高的造诣,其次,领悟能力也绝对要是出类拔萃,唯有同时具备以上两点,才有机会成为武技师。

这两点要求,看似简单,但真正能办到的,屈指可数。

当然,即便是成为了武技师,要想从千万种招式技法当中,寻求最完美,最合适的一套武学,然后将之融合,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其中更是涉及到修为高低,个人实力等等因素。许多武技师在创造一套新的武技之时,几乎都要以身试险。

一个不小心,武技冲突,便会造成经脉逆流,甚至是肝胆俱裂,爆体而亡的下场。由此可见,创作一门可供武者修行的全篇武技,是何等不易!

就拿真武学院而言,除了大多数残缺不齐的武技之外,真正算得上全篇武学,全院却不超过三百篇,最高级的一门全篇武学,也才上品而已。

至于真品以上的武技,大多数人修炼一辈子,别说是全篇了,就连残招都没见识过,诸如楚元龙这等初级学子,靠着自身创作出一套全篇中品的武技,其他人是想都不敢想的。

直到现在,楚元龙都还没能从兴奋之中缓过劲来。

他刚打完了一套拳法,气息还未收尽,在阳光照耀下,浑身晶莹的汗水顺着小麦色肌肤缓缓滑落,最终滴答掉在地上,他所站一圈,皆是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清晰无比的汗渍,山中凉风吹过,一阵凉爽,好不舒适。

楚元龙口中呼出一道刚猛的白气,犹如利箭出弦,呼的一声厉喝,他周身一震,四周顿时尘土飞扬,地上画出了三圈手臂粗细的裂纹。

光明拳,全篇中品,威力果然不俗!楚元龙捏了捏自己石块一样的拳头,抬头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眼中满是激动。

如今,靠着那玉璧,我也能自创武技了,有了一套全篇武学,相信日后修行起来事半功倍,不过他喃喃自语,却又低头道:虽是成为了武技师,但此事却万不能对外透露,就算是我姐也不行。

我楚家在风玄城势单力薄,一旦将我内幕暴露,必定会对家族造成影响。在未真正强大起来之前,我可不敢去冒那等风险。

楚元龙摇晃着脑袋,甩开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踏步来到一口水井之前,打起一桶水便从头淋了下去。

他正脱了上衣,擦干身子准备回去继续替叶灵儿研习完善武技时,却见一个黑衣男子气喘吁吁的跑上后山来。

楚元龙定睛一看,立马笑着挥手喊道:舞阳师兄,你怎么也到后山来了?

舞阳跑到他跟前,连气都没喘上几口,便按住他的肩膀,满面焦急,楚元龙,不,不好了,出大事了。

闻言,楚元龙心头一紧,神色凛然的问道:舞阳师兄,别急,你慢慢说。

我问你,你之前是不是把王家那小子给打伤了?舞阳死死盯着他。

楚元龙沉声道:没错,王长空自找麻烦,那是他活该。

你糊涂啊。舞阳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他重重拍着对方肩头,王长空乃是王烈的次子,你招惹谁都不应该去招惹他啊。

到底怎么了?楚元龙也是失去了耐心,他眼中闪过几分担忧,似乎隐隐猜到了什么。

舞阳没有继续隐瞒下去,之前你姐楚婉颜为了购买丹药材料,放下身段委求王烈,好不容易才办妥,可一下出了这等大事,以王烈的性子,岂能答应?

他一怒之下,切断了跟楚家的生意来往,还派了好多武力高强的武者冲到楚家大院,接连杀了数人,你的父亲也在火拼之中受了重伤,王烈正派人到处找你呢。

听得这番消息,宛如平地惊雷,楚元龙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呆了半刻,眼神之中猛地涌上一阵愤怒,拳头捏得咯吱作响,浑身颤抖如筛,他歇斯底里的吼道:王烈,居然敢对我的家人出手,我要他血债血偿。

《万界帝宗》第8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风玄城,楚家大院。

当楚元龙跟舞阳二人抬步走进,却见一片狼藉,地上还留有斑斑血迹,未能干透,他心头咯噔一下,连忙朝内跑去,刚冲进内院正好撞见了一个灰衣老者。

他想都没多想便抓住了老者的双手,急切万分的道:谢叔,我父亲怎么样了?灰衣老汉闻言,先是吃了一惊,随即老眼之中,立刻红了一圈。

谢叔颤抖道: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老爷让人给打成了重伤,大小姐,大小姐她

我姐怎么了?楚元龙一脸惊讶,浑身大震,他万万没想到,仅仅是自己跟王长空在学院内发生了冲突,却给家族带来如此惨烈后果。

没等谢叔继续讲下去,楚元龙便甩开了他,径直朝父亲的房间内跑去。

在一间厢房外,十几个家族人士围在外面,见到两人却都是愁眉苦脸,哀声一片。一位年过古稀的老者,拄着拐杖走到楚元龙身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楚峥嵘受了内伤,虽然动用了家族内唯一的一颗生机丹,但情况也不见好转,元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屋内,楚峥嵘躺在床上,气息奄奄,脸色苍白犹如薄纸,一只手按着起伏不定的胸口,痛苦之色,表露无遗。在床榻旁边,放了一个铜盆,内里却满是乌黑的鲜血

楚元龙见此一幕,一股无尽的酸楚涌了上来,他跌跌撞撞的走到父亲床边,跪在对方面前,含泪抽泣道:父亲,元龙回来了,都怪我一时气盛,给家族带来这般后果我真是

门外的舞阳,望着屋内情形,眼神逐渐冰冷,他狠狠捏着门框,陷入了沉默。他虽不为楚家人,跟楚峥嵘也没什么血缘,但自小从村落走出,在风玄城没少受到楚家的关照,于他而言,楚家好比他的第二个归宿。

如今亲眼见到楚家沦落此步田地,他心中亦是沉重万分。

楚峥嵘似是听到了儿子的声音,他微微动了一下,激动的想要从床上坐起,但挣扎了几次,却没能办到,勉强睁开双眼,对着楚元龙露出一抹苦笑。

元龙,舞阳,你们都回来了!咳咳你们没事就好了。

元龙,你也不要太自责,王家对我楚家出手,不过早晚,我遭逢此难,也是料在意中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

父亲,你别再说了。看着咳嗽不断的楚峥嵘,因为痛苦而剧烈抽搐的身子,楚元龙的心中,犹如刀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楚峥嵘对外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都退下,他要跟楚元龙单独说话。众人会意,皆是纷纷散去,舞阳默默盯了一眼楚元龙,退后两步将门给带上了。

待他人离开,楚元龙才哽咽道:父亲,我姐姐在什么地方?

婉颜让王烈的人给抓去了,他扬言要你去见他,才肯放人楚峥嵘说着,喉咙一紧,嘴角又憋出一条猩红的血线来。

楚元龙强忍内心悲痛,猛地起身,怒发冲冠的道:王烈,我定要灭了他。

说着,他便要转身离开,楚峥嵘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他,摇头道:元龙,你不要冲动,王家在风玄城势力极大,且王烈本身修为也不可小觑,以你如今的实力去根本是送死,婉颜虽落到他手中,他却有着不小的顾忌,一时半会儿不敢对婉颜做什么出格之事,倒是你的处境,却很危险

楚元龙知道父亲是在担心自己,他背过身子悄悄抹了一把眼泪,回头对楚峥嵘道:父亲,男子汉,立于天地间,本就敢作敢当,我不怕死!

闻言,楚峥嵘却是爽朗的笑开了,好好好,不愧是我楚峥嵘的儿子,但光有胆量却不行,你实力太弱,定要步步为营,你听父亲的话,回学院去,你好歹还是真武学院的弟子,王家再怎么样,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对真武学院学子出手。

那楚家怎么办?父亲你怎么办?楚元龙一下急了。

楚峥嵘微笑摇头,傻孩子,楚家底蕴虽不及王家,但他王烈想要一口吃个大胖子,是绝无可能,你放心,我受了内伤,然刚才已让族中长辈替我运功调养,并服下了生机丹,暂时死不了。

听话,回学院去,在你真正强大起来之前,必须学会隐忍!

楚元龙重重叹了一口气,他很想告诉父亲自己如今的身份,相信只要摆出武技师这个名号,即便是王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然而,这样做的风险无疑更大,家族已经遭受不起任何一点打击了。想罢,楚元龙只好又重新跪到父亲身边,低声道:父亲,你不用担心我,王烈他会为今日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楚峥嵘颔首道:楚家三代为武,最厉害的先祖曾一举突破过秦武一境,并自创武学,为后代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说道此处,他的神色逐渐肃穆起来,正色道:元龙,你在家族多年,蒙受了许多不白之冤,为父却未能给予你丁点补偿,这一次,我同其他长辈商议过了,楚家的高深武学,便由你来继承!

楚元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皱眉道:父亲,你的意思,我楚家还留有强力的武技?

没错,楚家自创以来,曾因那位秦武境的先辈,而进入了鼎盛时期,他坐化后将自己毕生所学全都详细记录下来,并创出了一篇上品核心武技,八荒诀!

楚元龙将父亲所说全都牢牢记下,过了半晌,却又问道:父亲,你所受内伤,可是王烈出手造成?

望着自己儿子凝重的神色,楚峥嵘却是浑身颤抖起来。

元龙,万事莫要冲动,于我等而言,此仇难报!他淡淡的一句话,却已经表明了什么。

楚元龙闭上眼睛,脑海内的菩提玉璧,得到了响应,半刻钟之后,他沉吟道:父亲,据我所知,王烈所学乃是烈风拳,受之真气大亏,五脏俱损,但外伤也会极为明显,方才我见你身上并无外伤,这显然不是王烈出手,难道另有其人?

元龙楚峥嵘像是被道破了什么秘密,一下变得紧张万分,王烈一家尚有余地,但伤我者,你万不可去招惹。

若我执意要报?楚元龙已是愤怒到了极致,如果不是靠着菩提玉璧观破此象,以父亲的脾性,是绝不会亲口告诉他的,而这个仇,想报都报不了。

你若要报,楚家必亡!

简短的几个字从楚峥嵘口中道出,如同抽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而楚元龙却死死盯着父亲,眼中一股明火,亮得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