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少人生岛中人小说樊智飞李素免费阅读

狂少人生樊智飞李素小说完整版资源,狂少人生的小说作者是岛中人倾心著作的,这是一部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狂少人生小说主要讲述了:大河朝两边,迢迢巅峰路。樊智飞重生到了两千年前,捡了个大便宜,获得了一身的本领,一路桃花绽放,不断逆袭,一点一点成为最年轻的强者。最终不腐的肉身,少年王的响当当称号,让他一路往上,终一生高居巅峰王位。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一路以来他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甚至淌过了多少次危难。没...
狂少人生岛中人小说樊智飞李素免费阅读

狂少人生完整版精彩章节免费阅读,这里为大家带来了狂少人生樊智飞李素,各位看官一起来阅读吧。

《狂少人生》第四章 篮球三剑客

只好靠在班级后的墙壁上,等待着上课时间的到来。

林菲菲一身鹅黄色背带裤,抱着一摞作业本走进教室,一眼便看到了抢眼的樊智飞。

将手中的作业本同同学分了分,各自分别派发下去,发到樊智飞的时候,林菲菲反倒将作业本递到樊智飞面前,喏,你的作业本。

樊智飞挑眉,放我桌上吧,谢谢。

林菲菲一愣,对于向来学习上拖班级后退,上课时废话连篇扰乱课堂秩序的樊智飞,此时目光的淡定和从容,着实让林菲菲吃惊不少。

微愣之际,转身将作业本放到了身后的桌子上,不免回头看了眼樊智飞,方才回了之际的座位上。

樊智飞见此,将手里的书包往桌上一扔,随即便坐到了椅子上。

找到课桌,樊智飞却陷入曾经美好的大学生涯的回忆之中。

曾经那个他意气风发,一身轻松,轻巧便拿下了学业,收获一番不小的美好回忆。

一切梦境被打碎的源头便是毕业,出自名校,奈何却没有一个能够让他有所依靠的家庭背景,眼睁睁看着同过窗的大学好友个个不是接管家里企业,便是被送去了国外。

唯独樊智飞四处碰壁,人生总是不如意。

想到这里,走进教室的是个白净斯文的眼睛男,白鹭走上讲桌的第一眼,便扫向了樊智飞。

温柔低沉的声音响起,樊智飞,你还知道回来上课?

樊智飞听此,心中不免讥讽一声儿,看着白净斯文模样,脾气倒还不好。

谢老师关怀,给您添麻烦了。

白老师扶了扶眼镜,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了肚,翻开课本讲起课来。

对于秉承入乡随俗的樊智飞来说,也翻开了课本随意浏览了起来,一肚子的墨水这才得到了极好的发挥。

几道被划为重点难点的大题,樊智飞没费多少脑袋便解了出来,心中一阵儿窃喜。

挨到了下课,樊智飞率先走出教室,打算好好逛逛这所学校,熟悉一下环境和地形。

出于习惯,樊智飞来到了学校后门,原是一所高中,但学校后方却是一家化学工厂,污染十分严重。

被打破好心情的樊智飞,正准备抬脚离开,不料却被一拨人挡住了去路。

毛世雄面色阴沉,细猴那猥琐模样低眉顺眼站在毛世雄身后,一伙人约摸能有十二个。

面对来势汹汹,一看气氛就不妙的一伙人,樊智飞脸上却并未有一丝的忌惮。

虽然他是个倡导和平共事,动口不动手的人,但他却不想让被人误会他是只小猫,何况对那些成心找事儿之人,没有继续隐忍的必要。

毛世雄的电话响起,转身接电话的时候笑得猥琐,回来的时候不知跟细猴嘀咕了什么,转头看了眼樊智飞,便带着七八个小弟离开了。

被独留下来的细猴一下没了后山撑腰,气势相对来说便弱了下来,但他也并未将樊智飞放在眼里。

小子,上次大爷放了你,这次,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了!

细猴说着,也不废话,直接掰着手腕向樊智飞走来。

樊智飞倒也不动,冷笑一声儿站在原地,等着细猴上前送死。

被樊智飞异常的淡定激怒了的细猴,紧皱眉头,怒火中烧,几步上前举起拳头迎面而来。

樊智飞目光一凛,身子巧妙一躲,让只会使蛮力的细猴扑了个空,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

身后的小弟中不知是谁一时没憋住,‘噗呲’一声儿笑了出来。

红着脸从地上爬起来的细猴,第一时间揍了手下一顿,樊智飞频频摇头,快上课了,看来我不能再陪你玩了。

细猴怒瞪着眼睛,招呼着身后的小弟,蜂拥而上,让早有准备的樊智飞攥起了拳头。

畏缩在后面的细猴,像极了一个滑稽的指挥家,等小弟一马当先之际,他倒站在一边观望。

樊智飞心烦,巧的是在白头山斗野狼那晚的力量再次出现,抡起有力的拳头朝迎面而上的小弟身上抡去。

场面一度混乱,樊智飞只觉得每一拳都打的特别有力,尽管自己并未落下风,但下巴处仍旧还是实实在在挨了一拳。

细猴滞愣在原地,看着樊智飞低垂着眼眸看向自己,而自己的小弟则四仰八叉地躺倒了一地,当下便有些害怕。

细猴也从来都不曾料到,洞湾村任人欺负到大的废柴樊智飞,今天竟出奇的厉害起来了。

常年在混圈摸爬滚打的细猴,自然精细,连忙招呼起地上的小弟跑出了学校。

樊智飞身体瘫软下来,他似乎不能很好地驾驭体内那强大的力量,导致每次运作都觉得像是用尽了全部体力。

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上课二十分钟了,让樊智飞感到庆幸的是,这节课不是白鹭的数学课。

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樊智飞淡定回到座位坐好,林菲菲回头,在看到樊智飞嘴角上的淤青之时,惊道:樊同学,你的脸怎么了,跟谁打架了吗?

听此,樊智飞一摸嘴角,‘嘶’地一声儿别过脸去,没事儿,听你的课吧。

噢。

林菲菲回过头去,不一会儿递过来一张创可贴,看了眼樊智飞没再说什么。

樊智飞也不客气,想来脸上的伤太过于明显,便用创可贴挡了一下,坏就坏在,林菲菲给的创可贴是粉红色的。

一整节课,樊智飞也没多少心思去听讲,对于一个拥有着十六岁身体的二十五岁成年男人来说,高一的课程就像小孩子过家家,玩玩便好。

下课铃声响起,林菲菲回头,很知趣地没有向樊智飞打听八卦,这倒让樊智飞对这个聪明高情商的女孩刮目相看。

明天周六,周一回来就是期中考试了,你可要好好复习,这次考试是高一第一次正规摸底,最终成绩是决定着尖子生的命运。

樊智飞不以为然,哦,这样啊。

林菲菲感到惊讶,不免有些担心,你成绩总是忽上忽下不稳定,这次要好好看看书了。

说到这里,似乎还有话要说的林菲菲,看着樊智飞不以为意的表情,便咽了下去。

待在学校一整天时间,让樊智飞闷极了,好在放了周末假期,终于有时间是属于他的了。

收拾东西回家,樊天刚和李素如不在家,樊智飞找了点儿饭菜吃过,便拿着一点儿水果出发前往白头山。

白头山并不远,就在洞湾村的后面,山上地形复杂,当地人将此划入了危险禁地一类。

但是对于樊智飞来说,白头山却是他实行心中计划的绝佳之地。

小白毛对樊智飞的到来十分兴奋,樊智飞将水果交给小白毛,不如给你起个名字吧,总是叫你小白毛,实在是有点儿不大好听。

樊小妞怎么样,我觉得挺可爱?

小白毛自然同意,点头笑着,拉起樊智飞进了山洞,指着一堆草药,给你的,补身体。

樊智飞分外感动,谢谢你。

樊小妞突然低头害羞一下,抱着水果跑了出去,狗儿撒欢跑回山洞,见到樊智飞也是摇着尾巴围着他转圈。

樊之犬!

对这个新名字,樊之犬摇着尾巴以示讨好。

这两天时间,樊智飞全部待在白头山,走之前给家里留了字条。

看着简陋的山洞,樊智飞心有一计,打算在山洞前建一个木屋,尽管工程比较大,但木屋对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说干就干,带着樊之犬进入树林,先是收集了一些粗细均匀的纸条,用藤蔓编成了一排排木墙。

下午下山回了趟家,樊天刚和李素如仍旧不在家中,找到铁锯重新回到了白头山。

花了一天的时间将锯好的木头运回了山洞前方的空地,三四个人都围抱不过来的木材,让樊智飞十分有成就感。

尽管此时体力已经濒临疲倦,但架不住樊小妞给他做得补汤,体力恢复得也十分快。

工程庞大,前前后后樊智飞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将木屋的地基打好。

最底层是一层牢固的石头,紧接着樊智飞铺好粗壮的木头。

离开白头山的时候,已经是周某下午五点半了,太阳已经斜到了山顶。

樊小妞有些不舍,最后做了一顿饭菜,给樊智飞好好补了补身子。

两天下来,樊智飞对樊小妞的手艺相当之钦佩,想不到她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厨艺。

回到洞湾村,樊天刚和李素如仍旧没有回家,一直到了晚上八点多,李素如才推着樊天刚从外面回来。

见樊智飞一人在家,李素如有些愧疚,也有些心疼,智飞,你爸爸前天腿疼得厉害,走之前太匆忙也没给你留个信儿,这两天你在家还好吗?

樊智飞心中莫名松了口气儿,摇头笑道:挺好的,不过爸爸的腿是怎么回事儿?

老毛病了,现在没事儿了。

樊智飞拿走他留下的字条,第二天照常去学校。

刚进校门,便看到了一堆人,本不想凑这种热闹的樊智飞,却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

《狂少人生》第五章 医院

是林菲菲,今天仍旧是一身粉嫩的可爱,一头乌黑的短发,将一张圆圆可爱的小脸蛋衬托地更加可爱。

只因林菲菲一脸的害怕,加上被几十道目光紧盯的樊智飞,不得不停下脚步。

林菲菲身旁两个闺蜜急忙拉了拉她的衣角,一脸担忧,菲菲,你在做什么?把樊智飞扯进来有点儿不厚道吧?

对啊菲菲,就他樊智飞那小身板

林菲菲咽了咽喉咙,她们两个说的没错,在高一333班樊智飞确实是个小透明,学习成绩一般,也没什么体育类特长,在男生当中实在属于瘦弱一类。

说实话,林菲菲也不敢把希望寄托在樊智飞身上,要不是他正巧出现,林菲菲也是别无选择。

大早晨本来好好的心情,谁知刚进校门就被一群混混拦了下来。

毛世雄将眉毛一拧,十分不悦地看向走过来的樊智飞,臭小子,怎么又是你?

继而转头看向被手下小弟包围住的林菲菲三个人,不错啊小妞,这就搬出小情人来了?

林菲菲向来看不惯这种混混,不在该奋斗的年纪奋斗,却跑出去当那种人见人恶不做好事儿的混混,实在可恨。

但林菲菲是绝对不会向他们低头,看着身边两个闺蜜唯诺害怕的模样,心中便觉气愤。

昂首挺胸,反驳道: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整天没事儿干谈情说爱?

说罢,故意转头看了眼毛世雄身边的毛阿媚,一脸的讥讽。

毛阿媚是个急脾气,浓重的眉毛一翘,烈焰的红唇朝向林菲菲,靠你一个高中生,想不到嘴巴这么脏?

总好过你们心灵脏!

林菲菲虽然不甘示弱,但在此时她的心中仍旧还是有忌惮和惧怕。

被激怒了的毛阿媚,抬手就是一巴掌,红色的巴掌印在林菲菲嫩白的小脸蛋上格外醒目。

樊智飞扒开人群,刚走过来就看到了眼下这番场景,淡淡看了眼林菲菲,班长,都什么时间了今天不是有考试吗,怎么还不回去?

林菲菲微微一愣,突然间明白过来樊智飞话里的意思,抬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继而看向毛阿媚,似乎心有不甘。

樊智飞心下无奈,还不快走,想让白老师生气吗?

可是我

被两个胆小闺蜜迅速架走的林菲菲,时不时回头看向樊智飞。

毛世雄见此,彻底怒了,还愣着干什么? 把她们给我抓回来!

在白山县,毛世雄还算是个能露上头脸的小混混,道上也有他的名气,这会儿的好事儿被一个毛头小子截走了,心里自然不爽。

樊智飞倒也不怕,淡定的模样全然不像是个十六岁的高中生,抬脚往旁边一站,挡住了一伙儿人。

都是社会人,没必要沦落到欺负三个手无寸铁的女高中生吧?

哦?

毛世雄脸色一变,从身后小弟手中接过一个棒球棍,擎在手中,怎么,听细猴书说你小子挺横?我毛爷一不打女人和小孩儿,二不打与我没利益牵扯的人。

说罢,上下扫视一番樊智飞,可是你凶安置怀了我的好事儿,今天就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不然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儿,我毛爷的威严放在哪里!

临近上课时间,樊智飞估计现在没有九点也有八点半了,今天周一,期末考试的日子。

现在遇上了这个麻烦,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脱不了身,随即将身上的书包往旁边一扔,活动了一下身体。

毛阿媚感到不妙,小声儿对毛世雄说道:老大,细猴那小子说他是个人见人欺负的废柴,他的话可信吗?

毛世雄一竖眉头,细猴这个人我倒是知道,欺软怕硬,专挑软柿子捏,在我面前他要是敢说谎话,我撕了他的皮!

此时身边围了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吃瓜群众,上课时间越来越近,对于学习压力大且紧凑严格的校园生活,吸引了不少高中生驻足,对这次难得一见的场景颇感兴趣。

已经活动好身体的樊智飞,感到体内胸腔那股力量正慢慢隐现。

樊智飞能明显感到力量的运筹帷幄,心中惊讶的同时,十分感谢樊之妞给他喝补汤的功劳。

自信被慢慢提升,面对毛世雄这种混混,樊智飞心中没有丝毫的忌惮。

迎面而上的小弟们,来势汹汹,樊智飞觉得毛世雄的人倒是比细猴的人勇猛多了。

劈头而来的棒球棍让樊智飞猝不及防,尽管能够操控体内力量,但仍旧还是不熟练,使用起来有些生硬。

将身形一低,滚到一旁,人群中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

毛世雄见丢了面子,朝旁边的小弟踹了一脚,笨是不是?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樊智飞被团团围住,心里本来就没底,自从知道体内有力量的时候,还没有真正一次系统训练和使用过,这次,他算是要吃瘪了。

五六个人迎头而丧,樊智飞也只能跟他们硬碰硬,举拳打倒面前人,紧接着背部便挨了一棍子,心中的怒火被激起。

抬脚便踹了过去,几番下来越挫越勇,身边一个个人紧接倒下,樊智飞却觉不解气,揪起地上的毛世雄,还来吗?

毛世雄红肿着鼻子,抬手抹了把嘴角的於伤,小子,想不到你还有几下,我现在算是明白细猴说的话了,洞湾村的废柴果然是废柴。

毛世雄硬着嘴这么说,樊智飞也觉得没有再客气下去的必要了,不再留情,今天,就拿他们几个开开道。

一顿拳打脚踢,樊智飞用了八九成的力量,接连旁边两个横气的小弟,也让樊智飞好好收拾了一顿。

解气之后,地上的几个人已经不能动弹了,毛阿媚一脸惊恐地躲在一旁,跟我没关系,真的!

噢,没关系是吧?没关系,你不过也只是打了林菲菲一巴掌而已。

樊智飞说着,从地上拿起书包,拍了拍灰。

毛阿媚结巴着快要说不出话来,神色紧张,脸色也越来越苍白,紧接着突然轰然倒地,把樊智飞吓了一大跳。

他这还没动手呢,这女人难道是被风给吹倒的?

喂,别装死!

樊智飞上前踹了一脚毛阿媚,只见她面容严重苍白,人群也在这时突然散去,独剩樊智飞一人不知怎么收场。

毛阿媚的突然晕倒,让吃瓜群众们纷纷远离事端。

桦杨树下,一身黑色运动装的男人不知在此处站了多久,抬起修长的手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似乎对不远处那不知所措的樊智飞颇有兴趣,但不过只是一瞬,好看的眸子却突然一颤。

因为他正在看的那个人,此时已经回头发现了树下的他,四目相对之时,男人变作一副愠怒的神情。

樊智飞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那是一张他熟悉却又不太熟悉的面容。

而那张脸上,在刚才的那一瞬间被他捕捉到了一抹别样的表情,樊智飞眼看着向他走来的男人距离越来越近,心中的疑问就越来越多。

随即,樊智飞便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想必是他看错了。

今天的白鹭白老师一身黑色的运动装,年轻不过才二十七,面容帅气,朝气蓬勃。

樊智飞轻轻摇头,白老师?

白鹭阴着张脸,似乎对这个时间点还在这里的樊智飞深感恼怒,樊智飞,你难道不知道今天有考试吗,这个学你还想不想上了?

想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赶巧了,人要是倒起霉来,走平路都能摔个大跟头。

白老师,我当然知道今天上午考试,这不有点儿事儿给耽搁了不是?

白鹭并未听樊智飞这番解释,继而转头看向地上躺着的一圈儿人,这是怎么回事儿,解释一下!

被白鹭这么一提醒,樊智飞这才想到了晕倒了的毛阿媚,急忙过去,白老师,您能不能帮打120,她晕倒了。

白鹭扶了扶眼镜,皱着眉头上前查看一番,似乎想质问一下樊智飞,碍于情况,只好拿出手机叫了120。

你先回去考试,这里交给我。

白鹭命令樊智飞回去,樊智飞无法,此时正因为被白鹭撞见跟毛世雄几人的对峙而心感忐忑,这会儿得了空便顺从遵命。

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考试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林菲菲在看到樊智飞走进教室的那一刻,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樊智飞刚回到桌位坐好,林菲菲便丢过来一个纸球,樊智飞没有理会,拿出卷子答题。

第一场顺利考完,并未难倒樊智飞这个曾经的优等学霸,但是为了不让自己表现的太突出,故意写错了几个数。

这个时候,樊智飞才真切的感受到重生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在这个什么都还未发展起来的时代,他脑海中的先进思想和商机,足够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展拳脚。

▲《狂少人生》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