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花农花一郎小说龙子渀叶芸免费阅读

极品花农龙子渀叶芸小说完整版资源,极品花农的小说作者是花一郎倾心著作的,这是一部都市言情类型的小说,极品花农小说主要讲述了:“我一摸花就笑......”小花农阿笨天天过着流氓大亨的日子!“阿笨,你就是个臭花花!”美女薄嗔。...
极品花农花一郎小说龙子渀叶芸免费阅读

极品花农完整版精彩章节免费阅读,这里为大家带来了极品花农龙子渀叶芸,各位看官一起来阅读吧。

《极品花农》第004章 感觉怪怪的

可惜,王缺德的人刚起来、快到大门口,就又被龙子渀的微波的波束打中,再次头痛起来。

怪就怪在,这种波束打人,被打的人没有受力的感觉、丝毫也感受不到有物体之力作用在身上。

朱三同和王兴茂两个,想在王厚德面前表现,头上疼痛刚有所减缓,嘴里就不干不净的叫骂,龙子渀再次弹指,把他们定于摇头晃脑痛不欲生的状态中去。

阿笨,怎么回事啊?村里有十几个人听见这边的叫喊声,纷纷过来,惊讶地问。

龙子渀豪气上来,大唱起来:我一念咒就倒,老天圣明灵验了......"

他义正词严地说:老天保佑着龙湾村,只要是坏人,谁来谁拉肚子、谁来谁头痛!

王厚德三人,全身被虚汗湿透,痛苦难耐,实在没有精力再呆下去。

王厚德是一贯强横惯了的,头痛、精神萎靡,但心气还在,他嘴里不说话,起身,捂着自己的头,抬腿就要踢龙子渀。

龙子渀早看得真真的,轻松躲过,再次弹出微波的波束,嘴里还装着害怕地大喊:老天惩罚、老天惩罚、老天惩罚——

龙子渀喊着话、弹着指,微波的波束连续打中王厚德的头部,吓得他们三个哼哼叽叽地叫着跑了。

王厚德一走,看热闹的村民纷纷涌过来,问怎么回事,方青青趁机宣传起来,说花棚的租约绝对按照国家的政策办事,请大家放心,那些打我们村花棚主意的人,都不能得逞的。

村民们一面满意点头,另一面,则对刚才那些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地头痛、而且是一起头痛十分感兴趣,龙子渀笑了笑说他们是来找茬的,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这个场景,哪怕只是看到了一星半点的人,都当成新鲜事传了出去,很快,龙子渀念咒唤神的事,又传开一遍。

众人散去,方青青无不担心地说,那些人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龙子渀说: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方青青让龙子渀进屋到居委会里面,看着龙子渀,心里觉得怪怪的。你想啊:你面前站着一个类似魔法师的人,是不是觉得跟有血有肉的真人不同?是不是觉得是怪物?

她走到龙子渀跟前,伸手掐住龙子渀腰上的肉肉,一用劲,痛得龙子渀呲牙咧嘴连叫饶命,乐得方青青笑了起来:魔法师也知道痛啊,我还以为

龙子渀哭笑不得,原来,这丫头把自己当魔法师怪人了啊。他装着吃痛浑身乱扭、双脚乱跳,逗得方青青呵呵大笑不止。

忽然,方青青尖叫一声,大步后退,躲到楼梯上,羞赧地盯着龙子渀,双手捂住胸口。原来,龙子渀刚才乱扭时,一不留神,他的嘴巴一下子碰到了她胸口。

好Q弹!龙子渀的思绪也停滞了那么几秒,下意识地在心中叫道。

他忙揉着自己腰上刚被方青青掐过的地方,委屈地看着她,觉得心里找了一点平衡,暗自得意地回家。

这一闹腾,错过了到菜地摘菜的时间,龙子渀一看冷锅冷灶的,有些气馁,想着有个XF就好了。

这时,隔壁的SZ闵彩芹过来,手里抱着一个花盆,龙子渀一看,是郁金香,还未开花呢。

阿笨,你给我摸摸这盆花呗,这是我挑选的,要送给我妈妈。

这个闵彩芹,是本镇闵家湾的人,现在三十岁出头,当年刚嫁过来时,因为模样俊俏,是小家碧玉型,龙子渀偷偷暗恋了好久,甚至只要听到她的笑声身体就起火。

虽然她结婚了、是两岁孩子的妈妈了、不在龙子渀心目中的美女排行榜上,但她的整体得分,起码超过九十五分。

平时,龙子渀就喜欢主动跟闵彩芹开玩笑,闵彩芹也从不反感他。最近龙子渀每天都能卖出A级花卉,让闵彩芹更加留意,听他亲口说了两次,刚学了摸花的本事,却不愿意在村民面前公开秘密,所以她就想私下看看龙子渀的本事。

龙子渀热情地喊着SZ,眼睛暗暗地透视她,这是第一次偷看,自己前几年迷恋了好多夜晚的女神,有了个两岁的女儿了,身材还是健美如初,尤其是那双胸器,不大却坚挺匀称,一点不输未婚女子。

嘻嘻,瞧你那馋样!往哪看呢?SZ跟你说正事呢!

SZ,我在看花啊,这不是正事嘛。

闵彩芹嗔啐道:蔫儿坏!快帮我摸摸这花,摸完,我给你盛饭去好不?

好的,SZ对我最好了,我瞒谁也不能瞒SZ啊。

龙子渀说着,接过那盆郁金香,看了看根部的红外线线型,觉得中等偏下,凑合着可以用吧,就放在桌上。

SZ,你看着啊,我就是这么摸花的。

他坐在桌子边,双掌举起,掌心吐出全频波云,罩在花树苗上方,像双掌捧着太极球一样缓慢移动。

闵彩芹看得新奇,站在龙子渀对面,伸出手掌模仿,龙子渀见了,站起身笑道:SZ何不过来坐下,我教你。

闵彩芹忙过来,因为个子不高,没有坐下,只是站着,双手学着龙子渀的样子。龙子渀明知道全频波云中有些电磁波对人体的穿透性较差,还特意站在她身后,把自己的手掌分别贴上闵彩芹双掌的手背。

闵彩芹忽然感觉手背上又温热感,下意识地后缩,没想到一下子双肘捅到龙子渀身上,龙子渀夸张地丝丝吸着凉气,脸上做痛苦状。

阿笨对不起对不起,疼吗?

闵彩芹关心地侧身追问:阿笨,你的手掌为什么会那么热呢?

这就是秘密的所在,你不能告诉别人啊。

龙子渀站在她身后,又开始摸催起来。闵彩芹觉得知道了秘密了,心中高兴,又尝试着有样学样,但她不敢主动去靠龙子渀的手掌。

六分钟左右,一盆红色郁金香绽放开来。

啊!我天,太神奇了,这不是魔术吧?

啊,快看,这绝对是A级花,都是,每一朵都是啊。

阿笨,你太厉害了,我天!

闵彩芹得意忘形,不停地惊叹,见龙子渀不吱声,转身一看,龙子渀微微弓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神情有些不对劲。

阿笨,怎么了?

SZ,没事,刚才一发功,内力有些不足了,我休息一下就好。

《极品花农》第005章 SZ你喂我

说着,龙子渀假装捂着胸口、大口虚弱地呼气的样子。

其实,龙子渀这全频波云,根本不消耗什么内力。因为他的身体能够随时随地地接收空中无处不在的各种电磁波为我所用,只要有体力就永无枯竭。

闵彩芹见了,立即想到电影电视里那种内功疗伤者自己也很受伤的情景,以为龙子渀为了摸花而受伤了,脸色都吓白了,忙过来扶着龙子渀说要去医院。

龙子渀见SZ这么关心、殷殷切切的,心中得意,忙说:不去医院,吃一口SZ不是不是,是吃一口SZ做的饭,就会好的。

闵彩芹当真,忙扶着他坐下,慌忙抱着郁金香的花盆出去,很快给龙子渀端来了饭菜,龙子渀继续装,装着双手僵硬地伸出来收不回去的样子,更是端不了碗筷,闵彩芹焦急地过来,喂他吃饭。

两人面对面,龙子渀一边张口吃饭,一边眼睛乱瞄。闵彩芹哪里不知道的?她啐道:你最好眼睛也病了,省得你受了内伤还这么馋!

她用含糊不清的话低低警告龙子渀别吃SZ的豆腐。

龙子渀讪讪笑着,勉强定神,让她喂着吃了一碗,是在不好意思再装下去,就说恢复了不少,自己接过碗筷,大快朵颐,连夸SZ做的饭,是天下最好吃的饭。

龙子渀的夸赞,让闵彩芹高兴起来,她低声追问,刚才催花真是不是魔术?

阿笨,你老实说:那盆郁金香花不会一会儿就消失吧?不是说魔术都是假的嘛。

龙子渀差点喷出来,心想真亏她想得出来。

SZ,我这可不是魔术,而是神技、绝招!

两人话还未说完,龙子渀接到方青青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龙子渀忙去吧碗筷洗了交给闵彩芹,谢过之后,就出门赶到村委会,却见方青青没有理会他,却朝村子北口跑去。

村里也有十几个人看热闹似地朝那边跑,龙子渀一问,才知道,那边有个老乞丐,跟镇里的飞车队的人打起来了。

龙子渀心里咯噔一下:老乞丐?不会是上次给自己吃糖的那个丐爷吧?

可一个老乞丐,怎么斗得过飞车队的人?要知道,飞车队乃龙湾村所属的红山镇一带有名的地痞无赖纠合而成的一群人,专做偷鸡摸狗白拿白要的事,都不是什么好鸟。

又传言说,近两年飞车队被花卉市场的老板王厚军暗中收编,替王厚军做了不少坏事。

龙子渀忙飞奔过去看。

只见村北口,村公路与镇公路接口的岔路口区域,也就是上次龙子渀见义勇为想救老乞丐结果被人揍了的那个区域,真的是一个老乞丐正被二十个飞车队的人团团围住。

那老乞丐,的的确确是上次给龙子渀吃糖的老丐——在他心里,叫老丐为丐爷。

那些飞车队员,此刻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特别狂躁,一个个举着电棒张牙舞爪地对丐爷示威呐喊,让他少管闲事。

管闲事?丐爷管什么闲事了呢?

龙子渀不禁有些纳闷,他凑得更近一些,心想自己现在有了弹指神技,更不能袖手旁观了,他高喊:不许欺负老人!

说着,就要动手弹指,却被有个更高的声音打住,是丐爷的声音。

谁也别过来,今天看我怎么教训这些狗杂种!

龙子渀被方青青拉住,悄声让他别冲动、先看看再说。

这时,那边丐爷已经动手了,只见他身形一晃,冲到身前一个拿电棍的飞车队员面前,左手手中木棍往上一撩,隔开那人的电棍,右脚前弓、右手顺势推掌,那人啊呀一声,仰面就倒,而丐爷已经撩到上方的木棍则顺势往下有刷,重重地打在那人的双腿的小腿迎面骨上。

那人丢了电棍,小腿疼痛,一时也爬不起来。

丐爷没有停歇,却并不从包围的缺口中冲出去,而是一百八十度转身,朝相反方向纵步一飘——对,就是一飘,像是动画片里踩着云彩的大仙一样,身体稳定平移的感觉,还是那四个动作,飘步位移、撩棒格挡、推掌击打面部、刷棍抽打小腿迎面骨。

又一个人倒下,起不来。

眨眼间,丐爷又飘到身后方向,用同样的四个动作,果决地撂倒第三个。

龙子渀看上了瘾。要是以往,他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是此刻他看出来了,丐爷不是一般的乞丐,看着丐爷那四招,浑然一体、精准利落,如行云流水般,一个一个地打倒飞车队员。

这时的丐爷,已经不是在打架,更像是在表演。

这时的打架场上,已经不是用人数来衡量强弱,更像是人数多的一方在做陪练。

龙子渀已经不再为丐爷担心,他站在圈外,全心全意地揣摩丐爷的潇洒搏击技能,就好像丐爷是特意为他做表演示范似的。

最让龙子渀羡慕的,还是丐爷那一脚飘步,迅疾、稳当、让人捉摸不定,还特别好看,有表演意味。

当然,在龙子渀心里想的,还是这飘步是够有逃跑的实用价值。

方青青和另外十几个村民,也在边上看着,都啧啧称奇,惊讶于老乞丐发飙时的势不可挡。

那边,丐爷三下五除二,三十几秒后,只剩下最后三个飞车队员没有被他打倒。

那三人,见大势已去,不敢再攻,而作鸟兽散,撒腿就跑。丐爷似乎早有成算,飘步一起,速度比刚才更快,只见人影晃了几晃,那三个人都没逃掉倒地嚎叫的下场。

龙湾村的围观群众,不自觉地鼓掌哄叫,都觉得老乞丐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自始至终,没有人报警。

这事并没完。老乞丐打倒二十个之后,拿着棍子再次发飙,像赶羊群一样,要那些飞车队员集合排队坐下,谁不服、谁动作慢了,都会被无情的打狗棍刷打。

打完那些飞车队之后,丐爷忽然冲过来,挥舞棍子,把围观的群众都驱散。

方青青和其他村民都被吓跑远了一些,龙子渀则趴在地上没动,他想跟丐爷说话,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

丐爷没有理他,而是转身去找那些已经坐在地上等他检阅的飞车队员。

龙子渀趴着抬头,看着丐爷那边,很快,诡异的一幕出现:丐爷掏出手机,让飞车队员每人给他转账2万块,否则不让走人。

乖乖,乞丐要饭的方式都现代化了么?

▲《极品花农》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