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海神鉴秘术完本-神鉴秘术在线免费

想找神鉴秘术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神鉴秘术在线免费全本,丁海神鉴秘术完本小说,作者马丽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胡老颇为满意的捋着胡须,慈爱的说道:春兰,你先去忙吧,我和小丁有点话要说。春兰点了点头,乖巧的转身下楼。望着春兰离开的背影,胡老意有所指的说道:小丁,你说如果把玉柙放到交易会上,能卖出多少钱?胡老,小子不敢乱说,但猜测一定比两千万三百万要高很多。丁海小心翼翼的回答着胡老的话,搞不懂.........
丁海神鉴秘术完本-神鉴秘术在线免费

丁海神鉴秘术是作者马丽执笔的一部都市异能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神鉴秘术》第7章 合作经营

胡老颇为满意的捋着胡须,慈爱的说道:春兰,你先去忙吧,我和小丁有点话要说。

春兰点了点头,乖巧的转身下楼。

望着春兰离开的背影,胡老意有所指的说道:小丁,你说如果把玉柙放到交易会上,能卖出多少钱?

胡老,小子不敢乱说,但猜测一定比两千万三百万要高很多。

丁海小心翼翼的回答着胡老的话,搞不懂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说得对,老夫给你交个底价。

胡老伸出五根手指,正色说道:如果放到交易会,以玉柙的珍贵程度,起码不会低于这个价?

五五千万?!

丁海大吃一惊,玉柙的真正价格竟然会这么高?

不错,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胡老伸手示意丁海坐下,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丁海坐下后,脸上表情变了几变,最后微笑道:胡老,既然都已经卖了,也就没什么好后悔了。

当真不后悔?

胡老诧异的放下茶杯,丁海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胡老,两千万和五千万对我来说都是天文数字,我知足了。

丁海这么说,并不是他自我安慰,真的是心里话。

没人不喜欢钱,丁海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有时候,太多的钱反倒会让人迷失自我,丢掉本心。

要不是明白这个道理,以丁海的造假手段,早就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何至于苦哈哈的为了几百上千块铢锱必较?

说得好!

胡老满意的抚掌大笑,说道:小丁,老头子果然没看错你。

说罢,胡老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老夫之所以叫你来私下交易,也是为了你好,不论玉柙在交易会上卖出多少钱,对于你来说都不是好事,你明白吗?

不是好事?

丁海闻言一愣,过了半晌才说道:胡老,您的意思是说,有人会对我不利?

也许有,也许没有,谁又说得准呢?

胡老用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回答了丁海,又自言自语的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多谢胡老提醒,我明白了。

丁海站起来,恭敬的朝胡老鞠躬行礼。

胡老说的已经很透彻了,对方的确是救了自己一命。

试想一下,玉柙出现在交易会,势必会引起轰动。

到那时,肯定会有不少的有心人,调查玉柙的来历。

如果他们知道丁海只是个无名小卒,谁能保证不会起歹心?

别说是拍出五千万,就算拍到一亿,只怕丁海有命拿,没命花!

而在私下进行交易,却可以免去其他人的觊觎。

况且,白朗和方杰又是胡老的朋友,绝不会干出杀人夺宝的事情。

想明白其中的关节,丁海不由得冷汗直冒,万幸自己没有拒绝胡老的好意。

胡老见状,脸上漏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

他和丁海非亲非故,肯帮此人全因为眼缘。

胡老鉴定古董一生,对于自己的眼力极为自信。

看到丁海的第一眼,他就觉得此子非池中之物,帮助丁海避过一次危机,也算是结了个善缘。

以后或许就有用得着的地方。

丁海心领胡老这份人情,感恩戴德的向他道谢。

眼见时间已晚,丁海告辞走向门口。

小丁,且慢离去。

忽然,胡老开口叫住了离去的丁海。

丁海不解的转过身子,问道:胡老,还有什么事情吗?

胡老微微一笑,说道:小丁,不知你可有兴趣跟老夫合作?

跟您合作?

丁海茫然的看着对方,胡老家大业大,有什么地方需要和自己合作的?

看着丁海满头雾水的样子,胡老示意他稍等片刻,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不大一会,春兰再次来到楼上,手里拿着一份档案袋。

小丁,老夫打算在云岭街开一家分店,听说你在云岭街颇有些声望,打算和你一起合伙经营,你意下如何?

说话间,胡老对着春兰使了个眼色。

春兰见状点点头,打开档案袋的封口,拿出一份文件交给丁海。

丁海茫然的结果文件,原来是一份合作协议。

上面写明金宝斋胡家与丁海各自出资一千五百万,成立一间艺术品公司,公司地址就在云岭街最热闹的中端。

看到文件上未干的墨迹,丁海猜到肯定是胡老临时起意。

丁海的确是在云岭街有点影响,但仅限于造假圈,胡家找自己合作,恐怕还有别的目的。

小丁,老夫此举别无他意,你大可以不用担心。

胡老也不催促,静候丁海的回答。

丁先生,金宝斋一直都是独资经营,爷爷是看重你的能力才要和你合作,你可千万别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番苦心。

春兰虽然不明白胡老的用意,但还是卖力的劝说丁海同意。

爷爷行事都是走一步看三步,绝不会做赔本的生意。

此刻,丁海陷入一种不知所措的境地,到底该不该同意,他也拿不准。

金宝斋是海州最大的古董店,搭上他们的门路,躺着都能发大财。

可是事出反常必有妖,胡老先是帮丁海度过一次危机,又要拉他合作,自己到底有哪方面能让胡老如此看重?

思来想去许久,丁海牙关一咬,重重的点头说道:多谢胡老,小子愿意跟金宝斋合作。

说罢,丁海接过钢笔,飞快的写下了名字。

就在刚刚一瞬间,丁海想明白一个道理,胡老这么做的目的,应该是想和自己拉近关系。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一下子拿出两件稀世珍宝,换成是谁都会满腹好奇,想必胡老也不例外。

如果自己真的还有别的宝物,出手的第一人选,也必定是胡家!

随着丁海签下自己的大名,算是正式成为胡家的合作伙伴。

胡老笑着让春兰带他出去,准备后续的手续。

半个小时后,春兰走回二楼,忍不住问起胡老为何要跟丁海合作。

对此,胡老只是神秘一笑,嘱咐春兰加快新店开业的脚步。

至于原因,她以后会知道的

《神鉴秘术》第8章 祥云佩

金宝斋入驻云岭街开分店,对于街上的其他商家来说是个劲爆的新闻,而最让人感到惊讶和不解的则是,金宝斋分店的合伙人竟然是丁海。

整条街的店主谁不知道,丁海是造假高人,金宝斋找他合作意欲何为?

在此期间,丁海花了三百万买回了小院的房契,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剩余的时间,丁海留在金宝斋总店,加紧学习经营之道。

几天后,金宝斋分店装修完毕,选在一个黄道吉日开门营业。

营业当天热闹非凡,海州不少的知名人物纷纷赶来道贺,街上其他商家也是送上了贺礼,足以显示金宝斋的影响力之大。

没想到小爷有一天也能当上老板。

穿着崭新西服的丁海站在门口,在春兰的介绍下和各位来宾打着招呼。

开始丁海还是笑容满面,但到了后面,面部肌肉已经开始发酸。

金宝斋的面子也太大了,从早到晚来往的嘉宾就没断过。

赔笑一天的丁海也不算白忙,开业当天的销售额高达一百二十万。

当然,其中绝大多数古玩,都是道贺嘉宾买的。

转眼间,开业已经五天,销售额开始出现小幅度的下滑。

观其原因,还是云岭街古董店太多,大部分客人都被其他店铺截留。

老陈,要是一会还没客人,咱们就关门下班吧?

丁海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机,做生意比他想的可难多了。

以为有了金宝斋的名气加持,每天会客似云来,那曾想到会这样。

老板,还是在等等吧,新店开张客人少是正常情况。

老陈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留着一缕山羊胡,是胡家派来的鉴定师。

对于丁海这幅懒洋洋的样子,老陈极其看不惯。

新店开张要养店,那能五六点就关门下班呢?

丁海无聊的打了个哈气,早知道开店这么麻烦,还不如继续做他的造假师,起码没人约束。

如今一千多万都投进了店里,想走他都走不了。

有人吗?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丁海急忙打起了精神,放下手机走到门口迎客。

说话的是个打扮普通的中年人,走进店里便开始东张西望。

棒槌。

柜台后面的老陈见状,心里马上给此人下了个定论。

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丁海到没老陈想的那么多,满脸堆笑的询问对方的来意。

中年男人收回目光,小声问道:你们店里有没有盛放玉佩的盒子?

当然有了,不知先生想要什么价格的?

丁海心里颇为失望,还以为来了个大生意呢。

几百块的就行,关键是要能装下我的玉佩。

说着,中年男人掏出一个小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

祥云佩?!

看到中年男人布包中的东西,丁海眼睛差点瞪出来。

祥云佩是由上好的和田玉打造,经过名家雕琢状若祥云,玉璧栩栩发光,真的如天上的云朵一般。

此等宝物据说最后一次记载,是在两百年前,没想到面前这位貌不惊人的男人竟然会有。

能用布包包裹玉璧,想必对方也是知道祥云佩的珍贵。

不对啊

丁海收起心中的震惊,猛然想到一个问题。

既然知道祥云佩是稀世珍宝,为何还要展现在人前?

他就不怕被贼惦记上?

尽管丁海心中起疑,但还是如常去柜台拣选盒子,以供客人挑选。

毕竟只是怀疑,丁海也不知道对方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不懂。

丁海暂时没做表示,老陈心里却起了别样的心思,笑着说道:我看先生气度不凡,想必是做大买卖的,请问您高姓大名?

中年男人拘束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板,我叫童跃进,不是做买卖的。

原来是童先生,您快请坐。

老陈恭维着将童跃进请到椅子上坐下,转身接过丁海手里的几只木盒,冲着他连使眼色。

丁海马上猜到老陈是打起了玉佩的主意,想要把它买下来,随手将盒子交给老陈,走回柜台静观其变。

老陈捧着盒子,滔滔不绝的介绍,目光却紧盯祥云佩不放。

丁海猜的没错,老陈是真的想买下祥云佩,一炮打响分店的名气。

古董店不同于别的店铺,名气完全建立在能耐上面。

店铺打眼买了假货,声望马上就会一落千丈,但如果能捡到稀世珍宝,名声和客流会源源不断的涌来。

老陈可不希望在一个半死不活的店铺养老,人家还有更大的追求呢。

中年男人一边听着老陈的介绍,一面不住的点头。

眼见对方这幅外行的样子,老陈笑眯眯的说道:童先生,您手中的祥云佩可有出售打算?

对方衣着寒酸,一看就不是有钱人,只要价格方面多给点,老陈相信买下祥云佩不成问题。

你说什么?!

中年男人闻言脸色大变,手忙脚乱的收起玉佩,快步跑到了门口。

老陈一下子傻了眼,对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抱着最后的希望,老陈赶忙道歉道:童先生,刚才是我孟浪了,还请您不要生气,我是真心实意喜欢这块玉佩,只要您肯出售,本店愿意出三十万购买!

不可能!

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说道:我过来是买木盒,你却要收购我的玉佩!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太过分了!

说罢,中年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店里,只留下目瞪口呆的老陈。

不远处的丁海越看越奇怪,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童跃进就算不卖,也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吧?

见到老陈一脸沮丧,丁海劝慰道:算了老陈,人家不想卖是人家的自由,你就别心烦了。

是我着急了,应该在多套套话。

老陈烦躁的自言自语,上门的宝贝被他吓跑,真是倒霉到家了。

老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准这还是个好事呢。

丁海感觉事有蹊跷,但那里不对劲,他也说不清楚,只能耐心劝慰老陈不要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