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阎苑廷久别终相逢完本-久别终相逢在线免费

想找久别终相逢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久别终相逢在线免费全本,叶宁阎苑廷久别终相逢完本小说,作者丫丫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叶宁秀眉微微蹙起,爸,你又私下找阎苑廷了?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叶康乐心虚了一下,宁宁,你妈这些天,天天在我耳边念叨你跟苑廷,菜也买好了,你看叶宁声音始终平淡,今晚我回家吃饭。叶康乐小心询问,那苑廷呢?他叶宁犹豫了几秒,他太忙了,恐怕没时间宁宁啊,不是爸说什么,你看,每次.........
叶宁阎苑廷久别终相逢完本-久别终相逢在线免费

叶宁阎苑廷久别终相逢是作者丫丫执笔的一部总裁豪门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久别终相逢》第7章 他居然出现了

叶宁秀眉微微蹙起,爸,你又私下找阎苑廷了?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叶康乐心虚了一下,宁宁,你妈这些天,天天在我耳边念叨你跟苑廷,菜也买好了,你看

叶宁声音始终平淡,今晚我回家吃饭。

叶康乐小心询问,那苑廷呢?

他叶宁犹豫了几秒,他太忙了,恐怕没时间

宁宁啊,不是爸说什么,你看,每次回家都是你一个人,你妈有心脏病,你也不是不知道,人家都说苑廷在外面有女人,她又爱胡思乱想,我怕,时间长了,万一

叶宁低头沉默了数秒,才缓慢道,我试试,但苑廷实在是太忙了,不一定会

没关系,你就跟他说就好了。叶康乐笑道,那你先忙,就这样了。

结束电话,叶宁略有些倦意地倚在座位上,口有些渴,她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眉头一皱,又吐了出去。

是刚才给阎苑廷泡的那杯咖啡。

她向来不喜欢喝咖啡,再好的咖啡在她这里也是糟蹋了。

叶宁又放下了杯子,想到叶康乐的话,她闭上眼,安静了好一会,才起身去了总裁办。

办公室内,那身姿欣长的冷峻男人正神色专注的在工作,一边核对着资料,一边认真比对着电脑,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成熟男性的魅力。

叶宁在门口犹豫了几秒,走上前,低头看着在专注工作的男人,有些迟疑开口,阎总,今天今天我想

阎总。办公室外,财务部经理敲了一下门,推门走进,这是您要的资产预算报表。

阎苑廷极淡地嗯了一声。

财务经理将报表放在他办公桌上,又退了出去。

叶宁想了想,还是决定晚点再说。

她转身就走,身后男人冷冽寡淡的嗓音传来,找我有什么事?

叶宁顿住脚步,回头,看着他的俊脸,停顿了几秒,道,阎总,我爸妈为了答谢你的帮忙,想今晚请你回家吃顿晚饭。

阎苑廷眼皮没掀,依旧专注的比对着资料,嗓音温淡辨不出情绪,今天有什么安排。

下午两点有个内部会议要开,下午四点您约了史密斯先生,晚上您跟齐总有个饭局

这个饭局关系着海外融资的生意,约了齐总吃饭半个月才排上,他不会也不可能会为了她而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况且,阎苑廷说得对,任何事都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她一无所有,实在也想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跟他做交易的。

未免他误会,叶宁忙道,我知道阎总您没空,毕竟是老人家的心意,我只是代为通知您一声。我爸妈那边我会去跟他们解释,您不必在意。

呵,阎苑廷一声冷笑,他都还没出声,这女人就知道他不会去?

犀利阴冷的眼眸直射向对面的女人,还没等他出声,叶宁又道,阎总,你忙,我先下去了。

纤细单薄的身子逃一般出了办公室。阎苑廷面色阴寒得摄人无比,眼角跳跃的火焰似按耐不住的怒火,大手一甩,砰地一声,桌面上的文件通通掉地。

踏出办公室,叶宁心上的石头才落下来。

夜晚,叶宁准时回了叶家。

一听动静,坐在沙发上的叶康乐就喜眉笑眼地迎上来,苑廷,你来了,今晚我叫你妈煲了你喜欢喝的汤。

见到叶宁独自一人,他脸上的笑意僵了一下,宁宁,回家了,这怎么就你一个人?

在厨房跟着忙活的习月晴也走出来,是啊?苑廷呢?你不是说跟他一起回家吃饭吗?

叶宁没错过她父母脸上的失望之色,她心底有些失落,面上却温和淡雅的笑着,他太忙了,没时间过来。

怎么又没时间啊。叶康乐神色不悦,略有些探究地看着她,宁宁,你跟他说了,今晚我跟你妈邀请他回家吃饭吗?

嗯,说了。叶宁把早已经备好的说辞挑出来,只不过,他今晚约了一个客户商量

阎苑廷走进大厅的时候,正好听到叶宁这一句,他嘲讽地看向叶宁,呵,这女人是巴不得他不来吧?

他眼眸一沉,迈步上前,抱歉,我来晚了。

话到口中戛然而止,叶宁错愕了一下,转过身,那熟悉俊朗的男人迈着长腿的步子走进来,欣长伟岸的高大身影夹带着一丝冷风从她身旁掠过。

阎苑廷对着叶康乐跟习月晴递上两个精致的手袋,爸妈,这是带给你们的礼物。

苑廷?叶康乐一愣,宁宁不是说你不来了吗?这他喜眉笑眼接过他递来的东西,来都来了,这还带什么礼物。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他眼底的惊喜之色却毫不掩饰。

阎苑廷冷扫了眼还沉浸在震惊中的叶宁,薄唇微勾勒出了一抹冷弧,看向叶康乐的同时,又恢复如初,本来有个饭局,临时推了。

宁宁,你也真是的,身为苑廷的秘书,工作一点也不负责,连自己老板推了饭局也不知道。

叶康乐责怪地看了眼叶宁,然后对着阎苑廷讨好的笑道,苑廷,我叫你妈给你炖了你爱喝的汤,快过来尝尝

叶宁心底突然涌起说不出的复杂情绪,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阎总,您不是说您不来了吗?

阎苑廷微侧过身,看向她,扯了扯薄唇,微微勾勒出几分讥讽的弧度,我有说过?

叶宁猛地想起,他好像的确没回话,是她下意识地在他没说话前,就自我否决了。

一家人走到餐桌入座。

叶康乐给阎苑廷端了碗汤,殷勤道,苑廷这个汤你多喝点,有营养,上次你来不是说,你妈做的糖醋排骨好吃吗?我又叫你妈亲自做了一份,你尝尝。

他夹了块排骨放到阎苑廷碗中。

叶宁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没人知道,阎苑廷一贯来有深度的洁癖,平日里都极讨厌跟人接触,就别提是吃进嘴里的饭菜了。

果然,叶宁看到阎苑廷紧盯着面前的碗,眉头微微皱起。

还有这个,味道也不错。叶康乐又夹了一块牛肉给阎苑廷。

爸。未免他继续下去,叶宁转移话题,墙上的那幅壁画很漂亮,您新买的?

你爸才不舍得花钱买这东西呢。习月晴笑了一下,是亦彬从国外寄回来了。

叶宁一顿,哐当地一声,手中的筷子掉在了桌上。

她低下头,故作无事的放在一旁,有佣人重新替她拿上一双筷子,又面无波澜地继续吃饭。

阎苑廷却没错过这一细小细节,他眼底漫过一丝讥讽,薄凉出声,谢亦彬?

你也认识?习月晴讶异,瞬间又道,我们跟他的父母是朋友,他父亲早逝,母亲又重病在身,有一段时间,她妈住院,我们看到他年幼孤苦无依,便把他接到我家来住了。

这孩子学习成绩好,人又聪明,还听话懂事,这不,去国外不久,就开了一家公司,前不久,听说还上市了。一个月前,他打了通电话给我,说过段时间就回来了。

她看向叶宁,宁宁,你小时候不是跟他最要好的吗?他没跟你说?

《久别终相逢》第8章 她怀孕的事被拆穿了?

叶宁神色温淡,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没联系在梦中还叫着他的名字?阎苑廷眼底浮现一层寒冰,睨向她,勾了勾唇,看来,两位的感情的确很深。

听到旧情人回来,心底明明翻江倒海了,面上始终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呵,这女人总是这样,虚伪的让他生厌。

叶宁手中动作一滞。

习月晴愣了楞,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忙道,别说这些了,苑廷来尝尝这道菜。

吃完饭,出了叶家,天已经黑了。

黑色添越车内,阎苑廷看着坐在旁边的女人望着车窗微微失神,似乎在想着什么,冷傲绝美的五官染上少许冷意,怎么?还在想你的旧情人?

可惜啊他遒劲有力的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薄削的唇贴近她耳边,一字一句提醒的清晰无比,就算你再喜欢他,这辈子,跟他也不可能了,你已经嫁人了,阎太太。

阎总,谢谢你今晚过来陪我父母吃饭。当年,要不是因为她,谢亦彬不会被他逼到远走国外。

这件事,她心中一直存有愧疚,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样莽莽撞撞的小女孩了。

叶宁面上扬起职业的微笑,然后对着司机道,李叔,麻烦把我放在前面就好。

又是这副该死的虚伪到极致的笑容。

怎么?阎苑廷瞬间拉下了脸,被我的话给刺痛了?还真想着跟他旧情复燃?

阎总,今晚你喝了酒。叶宁仰头看向他,把秘书的职业素养发挥到了淋漓尽瘁,我刚才已经打电话叫您别墅的佣人为你准备了一碗醒酒汤,你回去喝一碗,这样睡觉的时候,就不会头疼了。

阎苑廷眼里闪过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俊朗的五官在昏暗的灯光下突然变得晦暗不明

司机突然把车停了下来,叶宁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哪里,身侧男人率先下车,走到她旁边,拉开车门一把将她拽下车,强行拖着她进入了不远处的私人别墅

上了二楼,砰地一声,阎苑廷发怒一脚踹开主卧室的门,拉着叶宁疾步走进去,用力一甩,叶宁猝不及防被甩在柔软的被褥上

她一阵头晕,还没有回过神来,男人沉重高大的身影重重地压了下来。

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混合着酒味一起灌入她口中,刺激着她的呼吸系统和味觉,略带报复地啃咬着她,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入腹

叶宁疼得叫了一声,阎苑廷绝美的五官如火烧般灼红,有些恼火瞪向他。

怎么?发现是我很失望是不是?想到这女人上次叫别人的名字,他眼底寒光乍现,嗓音蓦然一冷,说,我是谁?

她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晦涩,阎苑廷。

再说。

阎苑廷。

再叫。

阎苑廷。

再喊。

阎苑廷,阎苑廷,阎苑廷,阎苑廷,阎苑廷

随着她声音落地,叶宁腹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下去。

夜色深沉,主卧室,气氛低沉的压抑。

阎苑廷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眼眸掠过一丝难测的幽光,她怎么样?

林医生检查完叶宁的身体,站起身,神色恭敬道,先生,太太没事,只是简单的劳累过度昏迷了。

确定没有其他的问题?阎苑廷想到前几天,她手中那份病例,眸光略暗沉了一下,例如生病?

生病?

林医生镜片下的眸光轻闪了一下,没有。

没有?为什么那女人会心虚到撕碎病例报告?

上一次,她被人下了药,他们远比这次做的激烈,也没见她昏迷。

阎苑廷眸光复杂地看向那躺在床上病态般苍白的女人,忽然,那紧阖着的双眸睁开了眼睛。

叶宁,你有没有事瞒着我?

刚醒,叶宁猝不及防听到阎苑廷砸来的话,浑身血液一凉。

她艰难地扭过头,逆光中,阎苑廷长身玉立站在不远处看着她,而他旁边正站着阎家的私人医生林医生。

叶宁抓住被褥的手紧了紧,她扯了一下唇,阎总说的话,我不太明白。

男人嗓音温淡,听不出喜怒,事已至此,你还不坦白?

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叶宁心咯噔了一下。

前天病例的事,你不解释一下?

叶宁看着他辨不出情绪的脸,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给她主动承认错误的机会?

叶宁极力保持着镇定,迫使自己冷静,前天我肠胃不舒服,不是跟阎总解释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