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晓芃陆谨言闪婚缠情成殇完本-闪婚缠情成殇在线免费

想找闪婚缠情成殇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闪婚缠情成殇在线免费全本,花晓芃陆谨言闪婚缠情成殇完本小说,作者陆晓果文笔极佳,故事曲折动人,内容节选:看到陆谨言下来,前一刻失态的肖亦敏立刻笑靥盈盈地迎了过去,谨言哥!陆谨言薄唇微扬,似笑非笑,小敏,你过来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我来找你还需要预约吗?肖亦敏抬起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像是故意在花晓芃面前秀恩爱。陆谨言动了下胳膊,似乎想要抽出来,但瞥见花晓芃,就止住了.........
花晓芃陆谨言闪婚缠情成殇完本-闪婚缠情成殇在线免费

花晓芃陆谨言闪婚缠情成殇是作者陆晓果执笔的一部婚恋生活的小说,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闪婚缠情成殇》第7章 你不是就喜欢地狱的滋味吗?

看到陆谨言下来,前一刻失态的肖亦敏立刻笑靥盈盈地迎了过去,谨言哥!

陆谨言薄唇微扬,似笑非笑,小敏,你过来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

我来找你还需要预约吗?肖亦敏抬起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像是故意在花晓芃面前秀恩爱。

陆谨言动了下胳膊,似乎想要抽出来,但瞥见花晓芃,就止住了,同肖亦敏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肖亦敏十分的得意,眉毛高高的扬了起来,仿佛在向情敌炫耀自己的胜利。

谨言哥,明天我们去俱乐部骑马,好不好?爱丽丝又长大了,你送给我的时候,它还是匹小马驹呢。

这几天很忙,没有时间,你应该早点说。陆谨言抚了抚她的头,语气像在哄孩子。

那晚上总有空吧,我们晚上去听歌剧,好不好?肖亦敏嗲声嗲气的,带着一种撒娇的姿态。

你得去问我的秘书,看我哪天晚上能空出来。陆谨言耸了耸肩。

花晓芃好奇的瞅着他们。

她听不出来,他到底是在拒绝,还是在故意逗弄肖亦敏,和她调情。

像他这种冷情冷性的人,估计也表现不出特别热情的样子。

陆谨言的目光移了过来,碰触的一瞬间,她赶紧移开了眸子。

刚才他对着肖亦敏的时候,眼神还是温和的,一转向她,就冷冽如冰,锐利如刀,仿佛要把她活剐了似的。

他该不会是嫌她坐这里碍事,打扰了他和肖亦敏的二人世界吧?

难道他不是单纯的gay,是男女通吃型,对女人也有兴趣?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噤。

她宁愿他是个实实在在的gay,通吃型太可怕了!

那个我先上楼去了,你们慢慢聊。

无论如何,她还是识相点的好,不要当电灯泡,惹他不快。

她溜得很快,陆谨言深黑的冰眸掠过了一道火光。

谨言哥肖亦敏还想说什么,被他冷冷的打断了,没什么事,你就该回去了。

不要,我想跟你一起吃晚饭。肖亦敏扭动着腰肢,整个身体都朝他贴去。

陆谨言甩开她,站起身来,梅姨,送客。说完,不待她回应就上了楼。

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教训楼上不识趣的草履虫。

肖亦敏愣在沙发上,半天没回过神来,他变脸变得太快了,她实在适应不了。

房间里。

花晓芃躺在休闲椅上听音乐。

当门被推开时,她丝毫没有察觉到。

陆谨言一把拉下她的耳机,扔在了地上。

她有点受惊,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肖小姐呢?

陆谨言大手一伸,捏住了她的下巴,我要你这个蠢货有什么用?

他的脸上弥漫着阴鸷的戾气,眼睛里闪耀的怒火,几乎要把她吞噬殆尽。

她惊慌而茫然无措,不知道他在发什么脾气。

她张开嘴,想说话,却没有声音,他捏着她的下巴,太疼了。

好半晌,她才费力的吐出几个字来:我做错了什么?

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他的语气里充满了讥讽,仿佛面对着的只是一只愚蠢的虫子。

她最大的错就是什么都没做!

花晓芃使出一股吃奶的劲,推开了他。

如果你觉得我没有及时离开,打扰了你和肖小姐,我很抱歉。

陆谨言低哼一声,她的话不但没有平息他的怒火,反倒让他更恼火。

就算是只狗,也有看门的价值,但这个女人对他而言,连半点价值都没有,只会污染空气。

还记得你在这里的身份吗?

记得,我是你的妻子。她的声音很小,说妻子两个字的时候顿了下,因为连自己听来都觉得滑稽可笑。

这里,没有人真的把她当成一份子,在陆夫人眼里,她是来讨钱的乞丐,在他的眼里,她是个肮脏的累赘!

陆谨言脸上的讥诮之色加深了,薄唇勾起一弯蔑视的冷弧,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就不要让无关紧要的女人来打扰我!

听到他的话,花晓芃愣了下。

她以为他生气是因为她当了电灯泡,此刻才惊觉,他竟然是在恼火她的不作为!

下颚一痛,花晓芃对上他阴霾的双眸,疑惑地喃喃:可是男人不都希望妻子大度,让他和别的女人风流快活、左拥右抱吗?

我讨厌女人!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女人能入他的法眼,能让他产生一丝的兴趣,除了酒店里的那个女人

他要找到她,不管她在哪里!

你果真喜欢男人。花晓芃下意识开口。

你说什么?听到她的话,陆谨言瞬间暴怒,抓住她的胳膊,一个猛力的旋转,将她按倒在了水晶桌上。

桌面冰冷无比,隔着单薄的布料,一阵阵寒意在她的背脊蔓延,让她四肢发凉。

你、你要干什么?她惊恐不已,自己不就说了实话吗?他干嘛一副要杀了她的模样?

是我昨晚没满足你让你在这质疑我的能力?那我不介意再证明一次

不!

你没有资格拒绝。

她不明白,他不是嫌弃她,说她脏吗,为什么要还碰她?

他的身体覆上来,坚实的肌肉如火一般的灼热,和她身下的水晶桌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冰火两重天!

陆谨言,你是魔鬼吗?她咬紧了牙关,全身绷紧地像一块石头。

陆谨言的薄唇扬起一丝阴狞的冷笑,你不是就喜欢地狱的滋味吗?

想起昨晚的画面,花晓芃无论如何都不要再经历那可怖的折磨了。抬头,张嘴狠狠咬在了他的胸口。

花晓芃,你找死!陆谨言猛地伸手甩开她,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衣兜里的手链掉落在地。

啊!被甩到地上的花晓芃,痛的龇牙咧嘴。

突然看到地上那条熟悉的手链,她立马激动地捡起:这个手链怎么在你这?

《闪婚缠情成殇》第8章 寂寞了?

陆谨言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链,嗤笑着问:这难道是你的?

拜金女就是拜金女,看到值钱的东西都想占为已有。

别妄图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根本不给对方解释的时间,陆谨言冷呵一声转身离开,好似连看她一眼都要脏了眼。

花晓芃望着男人冷漠的背影,蹙眉:那条手链好像阿聪送自己的那条,只是怎么会在这个男人手中?难不成

一想到某个可能性,花晓芃忍不住浑身一抖。

不行,她一定要找机会再去确认一下那条手链

从地上起身,花晓芃这才察觉到身子散架般的疼。

忆起那个男人对自己的轻蔑,她觉得她不能这样像米虫一样依靠着陆家生活,她得找份工作,自己赚钱,以备不时之需!

晚餐的时候,陆夫人回来了。

花晓芃知道,在这个家里,即便她想要自力更生,也是需要请示,得到准许的。

母亲,我成天在家里待着,太闲了,想要出去找份工作。

陆夫人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你是学什么的?

珠宝设计。她低低的说。

她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这两个月都是在外面打零工。

陆家的XF不能给外人打工,你投份简历到JVLear珠宝,能不能录取就看你的本事了。陆夫人漫不经心的说。

让她出去工作也好,成天在她眼皮子底下晃,有碍观瞻。

谢谢母亲。花晓芃笑了,就像是被囚禁的鸟儿,重获自由,浑身都轻松起来。

JVLear并非是陆氏财团旗下的公司,而是隶属于帝爵集团。

它是陆谨言在中学的时候创建的,如今已经发展为世界五百强之一的综合性跨国大集团。

陆谨言在商界和金融界是一个传奇人物,华尔街曾评论他为史上最年轻的天才CEO。

花晓芃不了解这些名号,也不了解他的历史。

面试有五关,她进行的很顺利,被成功录取,成为助理设计师。

陆谨言是三天后才回来的,推开门时,她正开心的在房间里跳舞。

你进JVLear干什么?他的表情十分的凝肃,还有一点阴郁。

他一进门,母亲就把这件事告诉她了。

我就是想有一份工作,我没想过要去JVLear,但母亲说我不能去别人的公司打工。没有人会知道我的身份,我也绝对不会说的,我只想靠自己的努力挣点钱。

她的眼里有一份恳求之色,他是CEO,如果他否决,她还没上班,就要被炒鱿鱼了。

你是嫌陆家给的零用钱不够花吗?他嘴角勾起一抹极为幽深的嘲笑。

从第一天他就知道,她是个爱钱的拜金女。

我只是想得到一点尊严。她不怕死的回击过去,眼睛直直的瞅着他,不屈不饶,不卑不亢。

他嗤笑,研判的目光如利刃一般,把她从头剐到脚,你想要尊严,就不该嫁进来!

订下这门亲的是陆家,不是花家!

她的语气不疾不徐,清晰而有力,提醒他认清这个事实。

她没有高攀,也从来都不想高攀。

陆谨言的心头激荡起一种无法捉摸的情绪,像是愤怒,又像是别的什么。

牙尖嘴利!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他甩门而出。

她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了地上。

该嫁给他的人并不是她,他原本应该是她的姐夫!

如果换成是花梦黎,应该会比她好过很多吧。

毕竟她从小就被按照豪门XF的标准来培养,上贵族学校,接受各种培训,穿戴全都是名牌。

而她只是个放养的野丫头。

花梦黎到底去哪了呢?

她希望她回来,帮她脱离苦海。又害怕她回来,如果她回来,那小锋的救命钱就没有了。

如此的矛盾,让她连一丝希望都看不到

周一。

花晓芃正式去JVLear设计部报道了。

她相信自己能在这里脱胎换骨,但没想到一进门就撞见了熟人。

肖亦敏没想到她会来JVLear工作,她也没想到肖亦敏竟然会在这里。

冤家路窄!

真巧啊,肖小姐。她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头顶晴朗的天空飘过了一丝乌云。

肖亦敏是正式的设计师,而她只是助理设计师,她可以说是她的上司。

是不是谨言哥经常不回家,你寂寞了,跑到公司来了?她极为嘲弄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