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免费阅读-盛莞莞凌霄小说全文

主角盛莞莞凌霄小说《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免费在线阅读。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是一本火爆的婚恋生活小说,“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雪。”一句话,一场逃婚,让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沦为笑话,六年的付出最终只换来一句“对不起”。盛莞莞浅笑,“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但是这一次,我不想再等了。”父亲车祸昏迷不醒,奸人为上位种种逼迫,为保住父亲辛苦创立的公司,盛莞莞将自己嫁给了海城人人“谈虎色变”的男人。世人都说他六亲不认、冷血无情,谁料这猛虎不但粘人,还是个护犊子,鉴婊能力一流。“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免费阅读-盛莞莞凌霄小说全文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太惹眼盛莞莞凌霄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一十章 他就是凌家那个恶魔?

男人的手很大,竟然完全将盛莞莞的手包裹在掌心,顿时娇嫩的手感从掌心传来,如温润细腻的白玉。

盛莞莞一愣,手背好像被烫到一般,立即将手抽回。

桌上那杯白酒,因为她的动作打翻,一部分淋在了凌霄腿上。

男人抬头,带着一丝冷意的目光落在她脸上。

对不起,我这就帮你擦掉。

盛莞莞少有这么冒失,立即拿起餐巾替凌霄擦拭起来,没擦几下小手便被一只大掌紧紧攥住,冷漠的将她推开。

凌霄眼底的反感比刚刚在电梯时更浓,低沉的声音也带着不悦,盛小姐,请自重。

盛莞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刚才慌忙之下,竟替这男人擦了大腿,顿时满脸通红,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真是急疯了!

看着云奇阴沉的脸色,盛莞莞心情瞬间跌落谷底,她好像将事情给搞砸了。

刚刚云奇说我干了,你随意的时候,盛莞莞就察觉,身旁这个男人,连云奇都要敬着他。

而她,竟然愚蠢的惹怒了他。

还愣着干嘛,赶紧自罚三杯给凌爷赔罪。

夜莺即时响起的声音,对盛莞莞而言就像风铃那般悦耳动听。

盛莞莞赶紧收拾好情绪,速度整理桌面。

然后倒了杯酒端起,面向凌霄,轻声道,先生实在抱歉,刚刚是我失礼了,我自罚三杯给您赔罪。

凌霄什么也没说,拿起筷子给小奶狗夹了些他平常爱吃的菜。

不领情的小奶狗怒瞪着凌霄,小拳头握的死紧,小家伙觉得盛莞莞被欺负了,他很生气。

先生。

盛莞莞将杯子翻转过来,只有一滴酒缓缓从边沿滑落。

三杯白酒下肚,她觉得胃部好像有把火在燃烧,白\皙娇嫩的皮肤染上了层淡淡的蜜粉色,瑰丽之极。

凌霄的目光从盛莞莞皮肤上掠过,还是什么也没说。

之后,云奇每敬凌霄一杯酒,盛莞莞都替他喝了,到最后头重脚轻,身体有些飘浮。

好在晚餐终于结束。

离开时夜莺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在知道该找谁了?明天凌家有个宴会,希望到时可以看见你。

说着夜莺从包里拿出张邀请函,塞进盛莞莞手里,我只能帮你到这,机会要你自己去争取。

盛莞莞看着夜莺的背影,将邀请函打开,上面写着凌霄之子凌天宇的生日宴,时间是明晚。

凌霄?

凌霄

难道刚刚那个男人就是凌家那个让人淡虎色变的恶魔?

这时顾北城走了进来,闻到她身上浓浓的酒味担忧的道,莞莞,你怎么喝了这么多?

盛莞莞说了句没事,想将邀请函塞进包里,却被顾北城夺了过去。

看见邀请函的内容,顾北城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要去参加这个生日宴?

盛莞莞想到刚刚那个一直在偷看自己的小奶狗,娇美的脸上多了抹柔\软,轻轻嗯了声。

既然夜莺为她指了路,当然要争取一把。

盛莞莞的回答,瞬间让顾北城火冒三丈。

你知道凌霄是谁吗?你知道明天那场生日宴的目的是什么吗你就敢去?

微醺的盛莞莞被顾北城这么一吼,睁着双水汪汪的杏眼迷茫的看着他,表情有些委屈。

那娇美的脸颊上,还飘着两朵红云,面若桃花。

看着这样可爱娇俏的盛莞莞,顾北城再大的怒火也发不出来。

他轻叹了声,对她说道,明天的生日宴是几个闲得发慌的老太太一时兴起举办的,海城各大家族的未婚男女都收到了请帖。

换句话而言,那就是一场大型的相亲宴。

原来夜莺是这个意思!

盛莞莞只是微醺,头脑还是清醒的。

慕斯悔婚,如今盛灿又晕迷不醒,盛夫人自从盛莞莞出生之后就回归内室,二十多年没再上过班,公司的事她就是有心也无力。

她们母女手握百亿资产,多少人在打她们的主意,解决了这一次,难道就没有下一次?

而凌霄恶名在外,这两年凌氏在海城可谓是独占鳌头,与其找云奇解决一时之忧,倒不如找个能帮她彻底解决盛家之患的男人。

可是,盛莞莞不想出卖自己的婚姻,将自己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顾北城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是要去,虽不忍心,可还是要点醒她,你和慕斯的事还没有平息,大家都等着看你的笑话,你去了只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盛莞莞身为海城第一名媛,无论家世相貌,还是未婚夫慕斯,一直都是她骄傲的资本,别人只有羡慕嫉妒的份。

可如今,慕斯逃婚,盛灿倒下,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又有多少女人等着替代她第一名媛的位置?

盛莞莞若是出现在以相亲为目的的生日宴上,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贬低她、攻击她的机会。

其实这些事根本不用顾北城提醒,盛莞莞比任何人都清楚,女人们之间的明枪暗箭。

盛莞莞沉默了片刻才道,北城,陪我去陈家走一趟吧!

盛灿晕迷以来,公司各大股东不断来电骚扰她们母女,说什么公司不可一日无主,必需选一个人出来暂时接代总裁之位。

而他们选择的代总裁,就是陈文兴。

陈文兴来势汹汹,对盛世势在必得,手腕让人极为不耻。

如今两天已然过去,盛莞莞担忧,若他再得不到回应,他真会向小小的婴儿下手。

走廊中央,盛莞莞看到了三张熟悉的面孔,他们是慕斯的发小和朋友,各自嘴里都叼着根烟。

她听到他们好像在抱怨,说什么那女人怎么那么娇气,以前嫂子在的时候,可从没有嫌弃过咱们,不就是抽几根烟吗?难道她比咱们嫂子这个第一名媛还矜贵?些类的话。

盛莞莞心头一阵刺痛,这么快他就迫不及待的将那个女人,介绍给他身边的朋友们认识?

想当年,她可是用了好久才融入他的朋友圈,因为他从不曾这般正式的将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们。

第一十一章 呵,除了上床还能怎么陪?

她天真的以为,是他大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对赘婿这个身份感到自卑,所以才会那样。

她不想他受委屈,于是她想方设法让父母答应让她出嫁,这样他就不用入赘了。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愚蠢之极!

三人光顾着抱怨,完全没察觉到盛莞莞和顾北城的存在。

直到两人走到他们面前。

嫂嫂子。

马莱第一个发现盛莞莞,有些手足无措。

唐文宇和许宁远闻言朝盛莞莞望去,脸色也有些尴尬,却异口同声喊了声,嫂子。

巧的是,慕斯在这时带着白雪走了出来。

白雪一闻到外面的烟味,便捂着小脸咳嗽起来,咳的纤细娇小的身躯摇摇欲坠。

慕斯的手落在白雪的腰上,皱着眉不悦的瞥向马莱三个,你们抽烟不会滚远

慕斯看见了盛莞莞娇贵冷艳的站在那里,话突然鲠在喉咙。

盛莞莞,她怎么会在这里?

盛莞莞神色淡然,只是脚步微顿,她用目光瞥了白雪一眼,然后看向马莱三人疏离的说道,那才是你们的嫂子,下回可别再喊错了。

真是可笑,一个星期前,他们还是最亲密的恋人,差点成为了夫妻。

一个星期后,他怀里抱着其他女人,曾经亲密的恋人,却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形同陌路。

世事真是变换无常!

盛莞莞收回目光,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马莱三人愣了愣,反射性的看向慕斯,只见他那如同上了颜色的唇,轻抿在一起,看不出喜怒。

离开盛世名门,盛莞莞便去了陈家。

路上顾北城给她买了醒酒药,让开始昏昏沉沉的她清醒了很多。

进入陈家后,就有个女佣上来搜她的身,将她的包和手机统统都收走了。

搜身后,盛莞莞成功见到了陈文兴。

那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笑起来很慈祥,盛莞莞一直觉得他是个好人。

现在盛莞莞只觉得自己以前是眼睛瞎了,白叫了他这么多年大伯。

陈文兴慈祥的看着她,嘴角还带着笑容,莞莞来了,快坐,来人上茶。

不必了,我妹呢?

盛莞莞直接开门见山。

陈文兴笑道,年轻人就是心急,你妈应该跟你说了吧,大伯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盛莞莞不疾不徐的说,我和我妈名下各有10%的股份,你收购后将会成为公司的最大股东,这么大块蛋糕,你吞得下吗?

盛世这么大的公司,20%的股份往少说也有二十几个亿。

面对她刀子一样的眼神,陈文兴笑眯眯的道,莞莞,我们可是一家人,要是谈钱就太伤感情了,这钱

他顿了下,笑容里多了丝冷意,还能有你爸和你弟的命重要?

赤祼祼的威胁。

盛莞莞冷笑,不谈钱,你还想白拿不成?

莞莞,你爸名下的股份还有20%,每年光拿分红,够你们一家锦衣玉食,任意挥霍了。

陈文兴一副语重心长,为她着想的模样,你爸现在晕迷不醒,你跟慕斯感情破裂,公司的事你又一窍不通,那么多股份握在手上又有什么用?做人啊,不能太贪心!

陈文兴,你欺人太甚。

这种话他怎么有脸说出来?

陈文兴笑了笑,对盛莞莞的怒火置若罔闻,大伯帮你挑了个好人家,人长得还不错,既然你来了干脆就见见吧!

话落,便有一个三十好几的成熟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一身得体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像个业界精英。

付博?

盛莞莞一眼便认出了来人。

他是公司的财务经理付博,是爸爸很信任的一个人,没想到他居然和陈文兴是一伙的。

是我,没想大小姐还记得我。

付博有些激动,看着盛莞莞的目光炙热如火,毫不掩饰心里的欲、望。

陈文兴说道,莞莞,付博爱慕你已久,他能干又上进,就连你爸爸都对他赞赏有佳。

你爸现在人在医院晕迷不醒,家里没个男人可不行,今天大伯就替你爸做个主,将你许配给付博。

陈文兴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

盛莞莞紧紧攥着双手,强忍怒气冰冷的说道,你以为你抢走了我妹,我就会任你拿捏?你也未免太小瞧我盛莞莞了,咱们走着瞧。

说罢,盛莞莞气冲冲的转身而去。

来陈家之前盛莞莞想过,只要陈文兴别太过分,为了爸爸和妹妹的安危,她会选择妥协。

可她到底太年轻,人一但起了贪念,哪还有底线可言?

陈文兴要的可不仅仅是20%的股份,他要的是想完全霸占盛家的财产,只要她后退一步,他就会变本加厉,直到将他们一家啃的连骨头都不剩才会罢休。

而她,绝不会让盛家走到那一步。

可这时身后传来稚嫩的哭声,让盛莞莞停下了脚步。

那是小杉杉的哭声,这个星期她天天和小杉杉呆在一起,对她的哭声再熟悉不过。

盛莞莞猛然转过身,他们把杉杉怎么了?

陈文兴从容的将手机收起,并拍了拍手。

接着一个男人捧着个漂亮的盒子走了进来。

莞莞,大伯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你先看看这份礼物,再好好想想怎么回答我。

说罢,陈文兴瞥了男人一眼。

男人捧着盒子朝盛莞莞走去。

盛莞莞看着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盒子打开后,里面的东西让人恐惧作呕。

那是只小小的手掌,婴儿的手掌。

小小的手,鲜血淋漓的放在盒子里,可认真一看,才发现那是块手掌模样的小蛋糕,让人倒足了胃口。

陈文兴终于收起脸上虚伪的假笑,阴狠的看着盛莞莞,用命令的口气道,今晚留下来好好陪陪付博,过些日子我会为你们筹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只要你乖乖听话,大伯亏待不了你们一家,否则下次就不只是块蛋糕了。

今晚留下来好好陪陪付博?

呵,除了上床还能怎么陪?

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就是那点破事吗?

第一十二章 第一次为了别的男人盛妆打扮

陈文兴,你这如意算盘未免打的太早了。

盛莞莞就像一头豁出性命,也要拉着敌人同归于尽的野兽,你最好给我听好了,杉杉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给她陪葬,我说到做到。

说罢,她转身便想离开。

付博当然不会让她走,他立即拦在她身前,莞莞

啪!

盛莞莞抬手就给了付博一巴掌,一身冷艳的她气势变得格外凌厉,莞莞也是你叫的?

付博愣了愣,竟有一瞬间被她震住。

门外几个保镖听到动静,从外面冲了进来。

付博很快反应过来,他被盛莞莞打了一巴掌,脸上的讨好退去,愤怒的瞪着她,我看你是敬酒吃,吃罚酒。

数双眼睛,凶神恶煞的瞪着盛莞莞。

看着这阵势,盛莞莞毫不胆怯,目光比他们更冷更恨,我爸虽然倒下,可盛家还没有倒,而且顾北城就在外面,我看谁敢拦我。

盛灿刚倒下,余威还在,盛家的关系网也还在,顾家在海城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顾莞莞真要是不管不顾的闹起来,谁也可讨不了好。

付博清楚这点,所以对盛莞莞还是有些忌惮。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片刻,最后陈文兴抬手一挥,让她走。

盛莞莞绷紧的神经一松,挺直背脊大步朝门外走出去。

看着盛莞莞离开,付博万分不甘的望向陈文兴,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陈文兴冷笑,死鸭、子嘴硬罢了,要不了两天,我会让她跪着回来求我。

盛家的退路已经被他陈文兴给堵死,海城黑白上下关系他也全部都打点好了,就算盛莞莞此时去求慕斯,也无济于事。

盛家已是他囊中之物,再让她挣扎两天又何妨?

回去的路上,顾北城的车轮被猎枪射穿,差点冲下大桥。

盛莞莞知道,这是陈文兴对她的警告。

顾北城看了眼被暴掉的车轮,靠在豪车上烦躁的抽了几口烟,然后看向盛莞莞,这个陈文兴实在太猖狂了,要不我找个人把他们给

顾北城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盛莞莞眉头紧皱,你想后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顾北城沉默了!

夜晚的风格外凉爽,盛莞莞看着桥下一盏盏指路灯,眼底一片迷茫。

谁能告诉她,接下来的路,她该怎么走?

回到医院,盛莞莞什么也不敢跟盛母说。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饭后,盛莞莞联系了顾北城的妹妹顾西西,问她是否有收到凌家的邀请函。

果然,顾西西也收到了邀请函。

盛莞莞问她,去参加生日宴要准备什么,顾西西说要带着自己的生辰八字去,随后反应过来问她,莞莞,你也要去参加凌霄的相亲宴?

盛莞莞眼底掠过抹黯淡,她对顾西西交代,这件事你替我保密,别跟任何人说。

这是她经过一夜深思熟虑的结果。

夜莺是对的,想要彻底解决盛家的忧患,找个能镇住公司那帮老头的人是最好的办法。

放眼整个海城,没有人比凌霄更适合。

现在让盛莞莞为难的是,从昨夜的相处来看,凌霄对她丝毫不感兴趣,反而还有些厌恶。

不过,幸好这并不单单只是针对她个人,据说凌霄对女人都很厌恶,有传言说他是个Gay。

总之事在人为,想太多也无用。

公司那些人又打电话来逼盛夫人,盛夫人已经支撑不住了,盛莞莞向她保证,再给她一天时间,她一定将事件处理好。

下午,盛莞莞去商场给小奶狗挑了件礼物,然后回了盛家。

从出事到现在,她一直没回过家。

家里已经看不到一点喜庆的布置,那些喜字早被家里的佣人给收拾掉了。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楼,打开房门屋子里的一切,还是一周前的模样。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东西,屋子内的卫生一直是她自己收拾的。

现在那套情\趣内衣还丢在床上,装着成\人CD的盒子也摆在床上,床头和桌上还摆着一张张她和慕斯的合照。

眼前的一切,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子,一刀刀刺痛着盛莞莞的心,将她的心伤的千疮百孔。

盛莞莞脸色煞白,疾步走了进去,将房间里关于慕斯的一切,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床头的婚纱照,也被盛莞莞扔在垃圾桶旁边。

看着照片里娇笑盈盈的自己,盛莞莞缓缓蹲了下去,手眷恋的落在那张笑脸上,目光一点点移到慕斯脸上。

双眼不知何时染上了层薄薄的雾水。

回来的路上,顾北城问她,莞莞,你恨他吗?

当时她没有回答。

现在盛莞莞也不禁问自己,你恨这个男人吗?

恨,答案是肯定的。

他利用了她六年,最后将她弃之如敝履,为什么不恨?

既然他不爱她,为什么要答应娶她?

既然答应了娶她,为什么又要悔婚?

如果不是他,盛家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如今她还要费尽心思的想着,怎么才能把自己嫁进凌家,嫁给一个陌生人,一个人人都畏惧的魔鬼。

怎叫她不恨?

可她也恨自己。

盛家落得今天这个地步,她也有责任。

身为盛家大小姐,享受着盛家的财富和父母的宠爱,却丝毫没为这个家出过一分刀。

如果她能独当一面,不将全部希望寄托在慕斯身上,盛家何至于落得今天这幅田地?

如今盛家有难,爸爸昏迷不醒,妈妈刚剖腹产,妹妹还是个小小的婴儿,身为盛家的长女,必须担当起这个责任。

许久,盛莞莞站了起来,将泪水抹去,唤来佣人,指着地上那堆垃圾说,把它扔了吧,还有家里所有与慕斯有关的东西,全部扔掉。

很快佣人将东西搬走了。

看着变得空荡荡的房间,再找不到一丝慕斯的痕迹,盛莞莞感觉心头好像被人生生剜下一大块肉,很痛很痛。

这些年她的生活一直围绕着慕斯转,将他视为自己的全部,随他快乐而快乐,为他悲伤而悲伤,心里眼里全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