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战龙秦风张欣然免费阅读-秦风张欣然小说全文

主角秦风张欣然小说《都市战龙》免费在线阅读。都市战龙是一本火爆的都市生活小说,八年前,方家一夜被屠,只留下方平一人苟延残喘!八年后,他地狱涅槃,持刀而归,开启了复仇之路!...
都市战龙秦风张欣然免费阅读-秦风张欣然小说全文

都市战龙秦风张欣然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0章 你能怎样?

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大门,此刻正歪斜的倒在一旁,只剩一角挂在门框上。

首先进门的是一个满头黄毛,耳朵上打了无数个耳洞的混混,人如其名:黄毛。

后面还跟了3个小弟,看年龄不过20出头,头发也是染得五颜六色。

黄毛一进门就嚷嚷道:老不死的,欠的钱,该还了。

外公和外婆被踹门声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进门的,是来催账的黄毛。

方平眉毛皱了皱,目光如有实质般,似一把寒刀,冷看过去。

黄毛被这目光吓的浑身一颤。

不过转念一想,他每过几天就来催一次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两个人,一定是跟这死老头不熟的人。

会在这死老头家里吃饭的人,也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杂碎。

冷山正欲起身,接收到方平一个眼神,示意他按兵不动。

外公看到黄毛,全身止不住哆嗦,看了一眼已经停止吃饭的方平。

外公赶忙在黄毛耳边说了什么,随后与黄毛一同走到屋外。

方平问道:外婆,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外婆目光闪躲,明显不肯多说。

你不说,那我只好自己去问。

方平漫不经心的道。

外婆闻言,心里一惊。

那些混混凶狠不好惹,平时在街上非常嚣张跋扈。

外婆听人说,有的混混还会随身携带利器。

若是平儿自己去问,惹恼了他们,岂不是要出大事。

外婆只得道出缘由。

三个月前,二老出去捡破烂,不小心把黄毛裤子弄脏,要二老赔偿一千,可他们哪里有钱赔。

说着黄毛就要动手,二老只得答应说晚些时间给。

可当他们把省吃俭用大半年才攒下的一千赔给黄毛时,还被要求赔偿利息三百。

现在越滚越多,利息已经从三百变成了几千,二老已经无法偿还。

于是黄毛就经常带人来威胁二老。

室外。

今天我这里有客人,我身上的钱都给你,求你先带人走,还钱的事情再宽限些时日。

外公颤颤巍巍的掏出兜里所有的钱,交给黄毛。

黄毛看着自己手里的零钱,眉毛斜着向上一挑,将钱狠狠的砸向外公。

你TM打发要饭的吗,就这么一点钱,还不够我去洗一次脚。

别废话,赶紧拿钱。

你再宽限一些时间,我现在真的没钱。

外公的声音无比低微,尽力的讨好黄毛。

你有钱吃大鱼大肉,没钱还我?

屋里那两个是你什么人?我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挺有钱的。

黄毛斜眼看向屋里的方平和冷山,眼中满是贪婪。

黄毛说完就要进屋,口中骂骂咧咧,语气嚣张:就算你没钱,你屋子里坐的都是死人吗,他们也没钱?

外公听到这话,担心黄毛伤害方平,伸手拉住黄毛的衣袖:我欠你们的钱,我一定会还,求你别动平儿他们。

滚开,你个老东西。

你没钱,还拦着我自己去找钱吗?黄毛面目狰狞,抬手狠狠的将外公推倒在地。

方平本想静观其变,没想到黄毛竟然动起了手。

外公的身体可经不起黄毛的折腾。

方平目光骤冷,紧握的拳头青筋直冒。

他霍然起身,一闪身,瞬间来到外公的身边。

方平扶起外公,担忧的问道:外公,你没事吧?

黄毛刚看到方平起身,一眨眼,方平怎么就来到了这死老头的旁边。

外公被摔得晕呼呼的,听到方平询问的声音。

为了不让方平担心,强撑着对他说道:我没事。

你TM哪里来的小子,我推倒的人你都敢扶。

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黄毛语气不屑道。

方平仔细的检查外公的身体,确定只是摔伤,没有大碍。

刚刚你用哪只手推的我外公?方平声音冷冽,一字一顿,不带一丝感情。

黄毛虽然心里有些发毛,但在场的还有他的几个小弟,他们从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

黄毛抬起自己的两只手,左看看右看看,嗤笑道:有可能是左手,也有可能是右手。

你能怎样?

方平缓缓起身,冷眼盯着黄毛,浑身的肃杀之气猛然迸发。

黄毛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冷汗从额头上滴落下来。

不见方平有何动作,他就已经来到了黄毛的身前,伸手抓向黄毛。

黄毛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已离开了地面。

你是谁?放开我!黄毛又惊又怕,双腿在空中不停踢踹。

可方平的手像一把巨钳,紧紧扣住黄毛。

我再问你一遍。

刚刚你用哪只手推的我外公?

黄毛无法挣脱方平的束缚,嘴上骂道:那个老不死的自己摔的,跟我没有关系。

咔啦!

黄毛的右手犹如干枯的树枝,被方平轻松的折断了。

如果只是骨头断了,那还可以接上......

但,方平是直接把黄毛的骨头捏得稀碎!

就算是这世上最好的医生,也不可能把黄毛的手接上。

啊,你个......

黄毛还没来得及说完,再一声咔啦,左手也废了!

黄毛像垃圾一样被方平扔在地上。

瘫软在地的黄毛,手上传来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

黄毛睁着猩红的双眼,冲着跟他一起来的手下吼道:你们几个还不快上!MD,养你们有个屁用。

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另外几个混混听到黄毛的怒吼,这才反应过来。

刚要冲过去救黄毛。

一阵寒风略过,冷山以迅雷之势击倒了要过去救黄毛的混混。

黄毛见自己带的小弟瞬间倒下,立马慌了神。

赶紧带着你的人滚,再让我见到你们,我让你们全都横着抬出这个门。

方平强忍住内心涌动的杀意,他今天不想在外公外婆面前杀人。

黄毛双手耷拉着,艰难的起身,他的小弟扶着他,灰溜溜的跑了。

即将在拐角消失的时候,黄毛对方平吼道:这个仇我记下了,你别跑,给我等着!

说完一溜烟跑掉了。

第11章 温暖

黄毛放下狠话,仓皇逃走。

方平没有打算继续追击,而是转身来到外公面前。

外公,你没事吧?

方平把手放在外公的大腿上帮他按摩,尽量减少外公的疼痛。

平儿,你不要担心我。

你赶紧带着小山离开。

你知不知道刚刚你惹的黄毛,是顺县的地头蛇——丁麻子的手下。

他可不是好惹的,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我和你外婆今天能见到你,已经够高兴了,反正我们的老命也不值钱,丁麻子也不能对我们怎么样。

外公外婆一脸愁容,看着方平,眼中的浓浓的担忧。

二老这是打算自己把这事扛下来!

方平还没说话,冷山却开始安慰外公外婆。

区区一个县城低头蛇算不得什么。

就算王......方平,不出手,我一个人就能够应付。

二老就不用担心了。

外公根本不相信冷山的话,在他看来,冷山只是一个没有经过社会打磨,还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年轻人而已。

你们是不知道丁麻子到底有多凶狠。

不要因为我们的事情,耽误了你们俩的前程。

说着,外公伸手想要将方平和冷山推出门。

丁麻子原名丁义,几年前还是一个小混混,不知怎的突然崛起。

他因心狠手辣而出名,原本可以和他抗衡的几个帮派,全都被他斩草除根或收为己用,现在他的势力在顺城无人可比。

是顺城公认的地头蛇,就算是公安局局长见到他,也得客气三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方平能惹的?

不过外公的力气,哪有两个年轻人大。

方平和冷山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外公,既然我已经回来了。

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刚刚黄毛既然让我不要走,那我倒要在这里等着,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花样。

方平说完回到屋里坐下,继续吃桌上的菜。

冷山也一脸坦然的坐下,他知道王的手段。

别说在顺城,就是放眼全球,还没几个能在王的手上活着离开的。

要是他们真回来了,也不过是找死!

外公见方平和冷山执意不走,无奈的回到屋里,可神情里都是掩饰不住的焦虑。

外婆坐下,几乎颤着声音说道:平儿啊

外婆,吃鱼!方平夹菜到外婆碗里,打断道。

突然!

门外一阵繁杂迅速的脚步声、叫嚷声。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外婆惊得蹭一下站起身子,一只手扶着桌面,身体几乎站立不稳。

快走,你们必须得马上走!外公恐惧地曹方平和冷山吼道。

方平依然漫不经心,伸手添了一碗汤来喝。

冷山也是窥然不动。

想走,晚了!一道粗犷的男声骤然在门外响起。

外婆和外公转头,透过窄小的门洞,看到几十人在门外围着,黑压压一片。

昏暗的光线下,还能隐隐看见一道道冰寒的冷光。

那是尖锐的刀刃发出的寒光!

这群人都带了刀。

站在门口说话的那人,一看就是他们的首领,一双眼睛比鼹鼠还小,目光精锐尖利。

丁丁麻子外公看着门口那人,嘴唇哆嗦不已。

看见我大哥来了,才知道怕了?黄毛站在丁麻子身后。

黄毛的手依旧耷拉着,他也是个狠人。

他忍着痛带着几十人过来,想要收拾了方平,再去医院治疗。

他咽不下这口气!

黄毛谄媚的看向丁麻子,添油加醋道:大哥,就是里面坐着的那两个人。

我都已经报了您的名号,他们根本不听。

还说丁麻子是谁,他们不认识,还要让您给他们提鞋!

丁麻子眉头一皱,鼹鼠一样的眼睛,更加显得阴森,哪条道上的,兄弟?底气这么足!

你还没资格知道。

方平看都没看丁麻子一眼,慢条斯理的吃着饭菜。

特么的,还拽!看你还有多久的命!黄毛仗着有自己带来的几十号人,此时甚至忘记了双手的疼痛,连刚刚对方平产生的恐惧,也烟消云散。

大哥,你看这臭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丁麻子在黄毛的心目中犹如杀神一般的存在。

他从丁麻子刚崛起的时候就跟随他,亲眼见证了丁麻子如何用血腥手段夺得现在的地位。

他可不相信,方平能有本事在丁麻子的眼皮底下玩花样。

平平儿别说了!外婆已经怕的快哭了。

外婆并非担心自己,而是怕方平出事!

的确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倒算有骨气!丁麻子大摇大摆的走进屋里,毫不客气的翘着二郎腿坐下,我也不多说其他,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今天是有钱拿钱说事,没钱拿命说事!

原本站起身的外婆,被丁麻子的气势吓得往后踉跄几步。

外公也被吓得一动不敢动,坐在原位上,嗫嚅道:我我还,我一定还,求求你宽容宽容!

方平抬了抬眼,声音没有温度:几千而已,用得着带几十号人过来?

谁特么告诉你是几千块,这个老家伙,还欠我们几百万呢!丁麻子站起身,砰的一声,一手拍在桌子上。

几百万?

当然!几千用得着老子出手?丁麻子一脚踢翻凳子,笑着从上向下俯视着方平,你还真以为老子的时间不值钱?

方平心中一沉,看了一眼外婆。

二老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闪烁。

方平收回目光。

看来是外婆没说实情。

丁麻子不再理会方平,转头对外公吼道:老不死的,别以为你找了两个帮手,就能逃过这笔债,你到顺城打听打听我丁麻子。

你要么卖肾买血把欠我的钱还上,要么我现在就给你们几个放放血!

兄弟们,准备动手!

外公和外婆脸色吓的煞白,但还是张开双臂,挡在了方平和冷山的前面。

钱是我们两个欠的,别对孩子们动手。

你要命,就把我老婆子的命拿去!

方平缓缓站起来,看着瘦削的二老颤抖的保护自己。

心中升起一丝暖意。

第12章 难题

方平站起身,丁麻子才认真的打量他。

一头极其精简的短发,五官端正,但不是精致,在丁麻子眼里,精致是形容女人的。

身上穿的衣服没有铭牌,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但穿在方平身上却格外合身。

脚上的皮鞋锃亮,即使在这穷阎漏屋里,即使只是微弱的灯光,依然显得明亮夺目,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最让丁麻子关注的是方平的眼神。

方平那冷若寒霜的眼神,连丁麻子都感觉后脊发凉。

如果放在平时,丁麻子铁定不会惹这号人物。

倒不是丁麻子怕,只是没有必要。

几百万对于丁麻子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本身就是姜正业欠钱在先,他过来要账在后。

他不占理的时候都不怕任何人,更不用说现在是他占理了。

方平看到丁麻子微微拱起的后背,眼睛微眯。

这丁麻子还是有点本事,能当上顺城的地头蛇,看来不全是靠的运气。

方平侧身越过外公外婆,直面丁麻子。

语气犹如冬天里的寒风拂过:总共欠你多少钱?

这老头没告诉你吗,他欠了我整整八百万。

丁麻子微微仰头说道。

我明明只欠你200万,什么时候就变成八百万了?外公老脸憋的通红,出声反驳。

黄毛听到外公出声,不屑的叫嚷道:你TM以为借钱不要利息的吗?这都已经三个月了,收你八百万算少的了。

真是个不识抬举的糟老头子。

丁麻子抬手招呼黄毛退下,眼神阴冷的盯着外公:之前的借款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

你现在敢不认账?

外公听到合同两个字,一下就焉了。

当时实在需要这笔钱应急。

二老被逼着没有办法,只好将这份合同签了。

可当时丁麻子可没告诉他合同里写的利息竟然如此恐怖。

方平见外公没有反驳,知道外公确实和丁麻子签了合同。

既然人家有合同在手,方平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于是语气缓和了不少:这钱我帮他们还。

外公闻言,有些慌神。

在他看来,方平虽然穿着不算差,但这八百万也不是小数目。

先不说方平拿不拿得出来,就算拿出来了,也会对方平有不小的影响。

于是悄悄对方平劝道:平儿,你别答应他们。

这事因我而起,我自己承担,大不了我去卖血卖肉。

你不用管我们,快走吧。

你们两个老东西,是不是找死?竟敢打扰我们老大谈生意。

黄毛骂骂咧咧的站出来。

方平轻轻的漂了黄毛一眼。

黄毛浑身一哆嗦,又退到人堆里。

口中骂骂咧咧:我看你们今天怎么过这关。

丁麻子有些不屑的看着方平:你帮他们还?我凭什么相信你?

不就八百万嘛,我明天去银行取钱,亲自给你们送过去。

方平淡淡的说道。

丁麻子闻言大喜,他心中已经把方平划到有钱的傻逼范畴去了。

不过他的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而是故作疑惑的说道:谁跟你说是八百万了?明明是九百万!

刚刚你才说欠八百万,怎么转眼功夫,你就变成九百万了?外婆见丁麻子坐地起价,愤怒的吼道。

原本是八百万,可是你打伤了我的小弟,现在要多加一百万的医疗费。

丁麻子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黄毛。

黄毛以为自己的双手只是骨折,等一会儿去医院就可以给他接上。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双手,这辈子都没有办法使用了。

受了什么伤,需要一百万的医疗费,你们这简直是抢钱!外公气得浑身发抖。

方平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万万不能答应这样无礼的要求。

方平冷笑一声。

原本对丁麻子仅有的一点好感彻底消失。

声音不带丝毫感情:没问题,凑个整,给你一千万,明天接收。

丁麻子这下更是乐开了花,并把方平归为超级傻逼。

好,爽快!明天你带上钱,来醉心酒吧。

我在那里等你。

别想跑,后果你承受不起。

他可不怕方平他们跑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

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他丁麻子的地盘,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了一千万,等一天也无所谓。

说完,丁麻子就带着几十号人缓缓离开。

平儿,是我们连累了你。

当初我们向丁麻子只借了两百万,谁知这丁麻子在合同上做了手脚。

现在竟然要无缘无故多还他好几百万。

外婆连连自责。

外公也是捶胸顿足,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看合同就把合同签了。

方平笑着安慰道:外公外婆,你们不用担心,这点钱不算什么。

二老只当方平是在安慰他们。

方平见他们不信,只好耐心的解释:我在外面赚了不少的钱,这点钱确实不算什么,你们不用自责,一切都会好的。

说完还给冷山使个眼神。

冷山也赶忙附和道:您们不用担心,方平确实挣了很多钱。

就算丁麻子要一个亿,对于方平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方平见外公外婆情绪逐渐缓和。

才向二老继续问道:外公外婆,你们怎么会欠下这么多钱?

舅舅为什么没有照顾你们呢?

这个问题,方平在见到外公外婆的时候就一直想问。

二老卖掉了自己的别墅。

住在这种地方。

而唯一能照顾他们的舅舅却不见了踪影。

二老这时才将实情和盘托出。

三年前舅舅和顺江集团的王总合伙做生意,原本说好稳赚不赔的买卖,可不知怎的没过几个月就把所有的投入全部亏空了。

王总总说马上就会挣钱,舅舅对此深信不疑。

于是借了高利贷,继续维持生意。

可又过去几个月,项目还是没有挣钱。

而高利贷却利滚利,越滚越多。

最后舅舅血本无归,每天还要忍受高利贷追杀。

最终丢下烂摊子,跑到外省去了。

而放高利贷的,找到二老,要求二老替舅舅还钱。

二老只有这一个儿子,他们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自己的孩子。

于是低价把别墅卖了,帮舅舅还债。

可那些钱还是不够,这时丁麻子出现,拿出借款合同,二老没有其它办法,只好签了那份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