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阴人丁子时丁安免费阅读-丁子时丁安小说全文

主角丁子时丁安小说《渡阴人》免费在线阅读。渡阴人是一本火爆的悬疑灵异小说,这是一个萧瑟的村子。这里过了晚上八点,就不会再有人出门。这里不会有虫鸣鸟叫,一到晚上,连蛤蟆都不敢喘气。于是,一棺看尽身前事,两手拂尘渡阴人。看着祠堂里那上千个灵位,还有灵位后面,那双看不见的眼睛……...
渡阴人丁子时丁安免费阅读-丁子时丁安小说全文

渡阴人丁子时丁安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0章 黄河宫殿

哥,你说这黄河底下,真有个宫殿,不会是骗人的吧?

丁安有些不安。

说实话,我也有点不安。

我是学考古的,也看过很多类似于黄河古道的小说,传说,神话,要是真的有宫殿,早就被发现了,哪还等到我们这些人啊。

不管有没有,我们两个都要试一试,中元节将至,贱骨头又失踪了,就这张地图,是我们全部的希望了。

我把绳子绑在了树上,抱起了一块大石头,对着丁安说道:你看到绳子浮起来,就赶快拉,要是五分钟没浮起来,那你可以下来了。

丁安犹豫了一下,问道:哥,要是你淹死了没上来,我也下去?

我朝着丁安的嘴巴上打了一下,说道:你这破嘴,我还没下去,你就咒我死啊,我死了,我就变成阴兵中的一个人,然后天天缠着你。

被我这么一吓,丁安机警地看了看背后,好像他的背后真的站了阴兵一样。

看着这波涛汹涌,虽然心里没底,但是我也豁出去了,反正都是死,一闭眼睛,噗通一声,直接跳进了黄河。

我发誓,这一定是我生平来说,最难受的一次。

黄河水真的太汹涌了,我刚刚跳下去,尽管抱着一块大石头,那水还是一下子把我冲到了老远的地方,要不是提前戴了护目镜,在这样的水流下,你要是想睁开眼睛,想都不要想。

到了水底,水势稍微缓了一下,大石头的重量,带着我一直往下坠落下去。

那一刻,我真的想松开石头算了。

可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一分钟的时间,我的憋气已经快接近极限了。

我已经沉入了黄河的底下。

跟想象中的不一样,黄河底下的水,居然是又缓,又清澈。

在我的理论知识中,黄河底下,不是应该全是泥沙吗?

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就在这时候,脚底下突然起了一阵漩涡,脚下的土也开始松软起来,带着我往下吸。

我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扔掉了石头,然后狠狠拽了两下绳子,希望丁安知道我有危险,把我扯上去。

这时候,哪里还来得及,那股巨大的吸力,已经把我给拽住了。

我的身体开始盘旋起来,大口大口的水灌进了我的肚子里,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我下半身还浸在水里,上半身趴在一堆乱石上面,身上的绳子,已经断掉了。

连续咳嗽了好几次,才算把胃里面的水全部给倒了出来,那滋味,真的老难受了。

翻了一个身,这才发现,我整个人已经到了一个山洞里面,远处有光射进来,山洞的石壁很光滑,看起来不像是人工开凿的痕迹,应该是水冲出来的。

有光?

那我就不是在黄河底下咯。

那个心情,顿时就失落了起来,虽然没死,不过没到那个黄河底下的宫殿,又有什么用呢。

从地上站了起来,刚走了两步,突然绊到了什么东西,啪嗒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我的天呐,这把我疼的啊,可是当我看清楚地上的东西的时候,我整个人魂都快飞掉了。

我现在才发现,刚刚上半身趴的地方,居然全部都是阴森森的白骨,全部都是。

放眼望去,从潭水边上,到那道白光发出来的地方,整条路,大概有一百多米,全部都是白骨,堆积如山。

那些白骨纠缠在一起,有断了手的,断了脚的,也有骷髅被砍破的,浩浩荡荡,满眼都是。

那骷髅的眼睛,好像全部在看着我一样,深邃,恐怖,空灵

这里是一个万人坑。

或者说,是当年的战场。

因为在这些白骨之间,有各种各样已经腐烂的盔甲,兵器。

我的脑海里,仿佛能浮现出,当年在这个洞里,数万将士英勇奋战,最终折戟沉沙,他们的尸体被堆积在一起,他们倒在血泊中,用眼睛看着我,看着我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

我重新鼓起勇气,尽量不去看那些白骨。

可是当我的鞋子踩在那些白骨上面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年代太长了,轻轻一踩,我就能踩爆一个骷髅。

骷髅踩爆之后,从白森森的骷髅里面,爬出了很多跟蟑螂一样的黑色小虫子,不过却跟蟑螂不一样,因为他们的眼睛是绿色的。

我忽然想起来,这就是贱骨头给我的那本书里记载的食脑虫。

食脑虫是一种古生物,一般很少见到,不过对于渡阴人来说,这可是经常能看到的昆虫。

因为他们常常在人死之后,钻入人的脑子中,以吸食人的脑髓为生。

一般来说,这些食脑虫只要吃饱一次,就能活上好几百年,所以渡阴人在迁坟开棺的过程中,要经常跟食脑虫打交道。

这些虫子本身不会咬人,因为他们对人肉不是那么感兴趣,不过,你要是把脑袋对准了这些虫子,他们就有兴趣了,保不齐就从你的嘴巴,鼻子,耳朵钻进去了

一路上,就是卡嗤卡嗤的声音伴随着我,然后是大量的食脑虫,在我脚边转来转去。

我朝着那道白色的光,越走越近。

就在这时候,眼界一开,一条壮观的楼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难道这就是地图上的那个楼梯?

我在黄河下面?

这怎么可能,我要是再黄河下面,黄河的水为什么不倒灌进来?

抬头望去,那道白光就在头顶,很亮,跟太阳光不一样,眼睛直视太阳光的时候,会有灼烧感,但是这个光不会,感觉光线很温柔,不过具体是什么发出来的光,却是看不清楚。

越过了那道光,就是楼梯,楼梯看起来很高,而且越往那边走,越是没有光线,远远望去,就好像一条通往黑暗的楼梯一样。

既然下都下来了,还考虑那么多干嘛。

我一咬牙,顺着楼梯就开始往上面走。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看清楚脚下的路,可是我走了十分钟之后,视线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就算是上楼梯,我也是摸索着一步一步上去的。

第11章 尿裤子了

这段路,走得很艰难。

我咬着牙,因为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回头了一下,一下子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住了。

刚刚在下面的时候,虽然看到很多骷髅,看到了很多白骨,不过由于视线的局限性,我只能看到累累白骨。

可是现在我看到的,是一支军队。

真正的军队。

你从上面看下去,那些百度已经看不清楚了,只是当年的兵器,战旗,还有那些攻城车,投石车的废墟,却还是能看的清清楚楚,虽然都已经很破败了,但是你从那么高的地方看下去,就是一支完整的军队。

在黄河底下,为什么会有一整支军队呢?

他们到底是在打仗,还是在看守着什么?

我继续往上爬,置身于黑暗中,我也不知道到底爬了多久,眼前几乎已经看不见了,我只能摸索着那个阶梯的石头,一点一点往上蹒跚,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要掉下去。

这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一路上,你的手脚动不动就会碰到白骨,那些食脑虫,爬满了你的手和脚,而且还看不见,那种感觉,最恐怖了。

终于,楼梯没有路了,我感觉我已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

我试着喊了一声,回音嘹亮,不过我的声音传回来的时候,本来是很正常的有人吗,传回来的时候,就好像变成了哭声,就好像一个怨妇站在傍晚的门口,等着男人归来的那种哀怨的哭声。

有点后悔,没有经验,下来的时候,没有带打火机或者手电筒什么的。

就算带了,进了水,也肯定不行了。

对呀,我带了手机啊,我的手机是防水的啊。

摸出手机来,一看,果然是好的,只不过没信号了而已。

我实在是太笨了,居然摸黑走了一路,早想起来的话,早就上来了。

打开手机上自带的手电筒,那光亮的一瞬间,我的手机掉在了地上,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人,我确定那是一个人,他穿着古代的盔甲,拿着兵器,眼睛睁着,看着我

对,是看着我。

活人?

我小心翼翼地摸过手机,重新对了过去。

这回我看清楚了。

真的是一个人,跟我刚刚匆匆一瞥看到是一样的,就是一个人,不过,应该不是一个活人了,因为他的皮肤看起来白,已经没有什么血色和光泽了。

千年不腐的人?

我突然看到,墙角好像有一个类似于火把一样的东西,上面已经积灰了,下面有一根绳子,我轻轻一拉,突然,一道火光亮了起来。

一团火焰从那个火把上腾空而起,然后那团火焰朝着四周蔓延了起来,一下子,整个石洞的一整圈都亮堂了起来。

这回,我看到了比在下面看到的更震撼的场景。

这样不腐烂的战士,不止一个,而是满满当当,站满了整个山洞,他们就好像活着一样,站在那里,身上的盔甲都已经长了锈了,可是他们的尸体,却好像穿越了一样,时间在他们的身上,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你知道穿梭于一群千年古尸之间是什么感觉嘛。

就好像他们会突然活过来一样,然后将你扑倒,所以每走一步,我都尽量小心,不去触碰到这些活死人。

终于,穿过了这些铠甲林立的军队,我看到了一扇门。

石门。

在贱骨头给我的地图上,这扇石门后面,有解决九阳村事情的最终办法。

石门上面,刻着一幅幅奇怪的图案,我唯独能看明白的,就是那条龙,一条霸气的龙,其他的东西,我啥也看不懂。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后面有嘻嘻索索的声音。

整个人身体紧绷了起来。

回头一看,只见那支军队中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一边动,还一边传出来叹息的声音。

百年之后的黄河宫殿里,居然还有活着的东西。

那是不可能的。

既然不是活物,那就一定是

我感觉我已经有了幻觉,好像这些死人都是活人一样,看着这个声音,还有那个身影,一点一点朝我这边靠近了过来,因为碰到了那些士兵的铠甲,还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我反应了过来,从旁边的地上,捡起一把古剑,应该是当初士兵使用的,尽管已经生锈了,这是我能拿到的唯一的防身武器了。

紧紧握着剑,看着那个身影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从最后一排士兵哪里钻出来了。

我闭上眼睛,大吼一声,朝着那个声音就劈了下去。

叮地一声。

我睁开眼睛。

劈歪了。

不过也只是劈歪了一点点,劈在了一个士兵的肩膀的盔甲上,而丁安的脸,离那的剑,只有差不多三厘米的距离。

丁安愣住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然后我看到他的裤管下面,有水流慢慢流了下来。

这货尿裤子了。

子时,你这是要杀了我吗?

丁安颤抖的声音说道。

我有些尴尬,说道:我怎么知道是你啊,我绳子都断了,你还下来干嘛?

丁安说道:就是因为你绳子断了,我不能让你尸体留在黄河下面我,我想着下去一趟,指不定能捞到,我就下去了,谁曾想,我醒过来就在下面了。

后面的故事,就跟我一样了,他也穿过了白骨堆,然后顺着光,上了楼梯,就来到了这里了。

他看过地图,知道这队士兵的后面,应该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所以他就穿过士兵过来了。

没想到,刚刚钻出来,我就是一剑,差点就被自己人搞死了。

好吧,既然下来了,说什么也没用了。

两人看着这扇石门,都不确定石门后面有什么,而且到底应该怎么打开这扇门。

子时哥,你说,这扇门上面的龙是什么意思呢?不说是,在古代的时候,只有皇家用的东西才能刻龙吗?

丁安问道。

这个问题,也困扰着我呢,这支下面的军队,还有上面的军队,好像就是为了看守这扇门而存在的。

门上面还有条龙,这扇门的后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第12章 夜明珠

子时哥,我觉得士兵看守的一定是宝藏,你想啊,这里刻着龙,又有这么多士兵看守,这里肯定就是宝藏了,完蛋了,我们这下要发财了,你说这么多钱,我还倒腾什么文物啊。

看着丁安那财迷一样的眼睛,我就来气。

在丁安的头上捶了一下,说道:那你也得有命花啊,还有不到两天时间,九阳村就没了,你死了再多财宝有什么用。

丁安楞了一下,说道:那倒也是,那我们进去吧。

说完,就用手去推那扇门。

这样一道门,哪里是他用手就能推开的,那也太草率了吧。

可是丁安用手轻轻一推,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大量的灰尘就从门上落了下来,然后那扇门,真的被打开了。

我靠,这么草率吗?

我用手推了一下。

虽然石门很大,可是我用手轻轻一推,果然推动了。

都说古人的工匠精神是最好的,果然不出所料,这么大一扇石门,百年过去了,居然还能这么轻松打开。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先是一股腐烂的味道传了出来,那个味道很难闻,就好像死了很久的坟墓被打开之后那种味道一样,令人作呕。

就在丁安要进去的时候,突然,一群黑色的累死于蝴蝶一样的昆虫,从里面成群结队飞了出来,它们一看到丁安,劈头盖脸就扑了过去。

丁安急了,马上用手去挥舞,那些蝴蝶看起来凶猛,其实没什么攻击能力,被丁安这么挥舞了几下,顿时就掉地上了。

妈的,这里怎么会有蝴蝶?

丁安有些抱怨,掉在地上的蝴蝶,他猛踩起来。

突然,他啊地叫了一声,一下子坐在地上。

我笑着说道:几只蝴蝶把你吓成这样?

我刚问。

丁安就把裤腿给撩开了。

那条腿,居然变成了青黑色的了,本来好好的腿,里面就跟有黑色的血液一样,看起来腿比之前粗了一点,用手按上去,就是一个凹陷。

不对,这种情况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想起来了,贱骨头的腿就是这样的,他也来过这里。

也是被这群蝴蝶攻击了。

我想把丁安扶起来,可是他告诉我,腿很疼,根本站不起来。

我忽然想起来那天,贱骨头也是因为腿疼走不了,他用针

我在周边看了一下,捡起了一把剑,然后在剑尖在地上使劲蹭了起来,刮了一会,看起来剑尖锋利多了,我对准了丁安的腿,刺了下去。

这时候,一股浓浓的黑色的液体流了出来,相当地恶心,还散发着一股臭味,跟之前门打开的时候,那个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脓液放出来之后,丁安觉得好多了,能站起来了,可是走起路来,还是有点疼。

时间不允许我们耽搁下去了。

我从墙角取了一个火把下来,然后将门用力打开,点着火把,就走了进去。

刚进去一步,我就不敢走了。

安子,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丁安摇摇头,问道:你是不是幻听了?

我幻听了?

我分明听到,房间里面有个女人在说话,一边说一边哭,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可是她真的在说,在哭,我看丁安,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真的只有我能听到。

这个时候,还是丁安胆子大一些,他已经进去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总是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我看,可是我每次回头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仅幻听了,还幻视了。

总是莫名其妙的幻觉。

丁安本利以为这个房间里面都是财宝,而我却认为,这个房间里面,应该是一个棺椁,毕竟想到这么多军队守护的,要么是财宝,要么就是棺椁了,可是当我们把墙上的火把全部点燃之后才发现。

这里面,既不是财宝,也不是棺椁。

在最里面的地方,有一张椅子。

椅子上,坐着一个类似于将军一样的人,也是穿着铠甲,不过,人已经变成白骨了。

在他的面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不用说,已经积了厚厚的灰。

上面摆了两颗珠子,说是珠子,其实肯定要比珠子大,类似于足球大小,因为蒙了厚厚的灰,所以看不清楚。

丁安比我更好奇,就在他要走过去的时候,脚突然踩到了什么东西,卡嗤一声。

我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把丁安拽了过来。

就在丁安噗通一声坐在地上的时候,山洞两边突然打开了几个口子,无数把利箭,朝着丁安刚刚站立的地方射了过去,要是丁安还站在那里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成了刺猬了。

我靠,这么个保护法,这两个球一定是好东西。

丁安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验证过是不是还有机关,就扑了过去,把两个球拿在了手里。

子时,快看,果然是好东西,这是两颗夜明珠啊。

擦掉了上面的灰尘,果然,这是两颗夜明珠,足球一般大的夜明珠,捧在手里,好像还有些重量。

丁安果然是财迷,用自己的衣服,擦干净了上面的灰尘,果然,品相相当的不错。

你觉得,搞了这么大的工事,然后又是军队,又是将军的,就为来了保护两颗夜明珠?

我问道。

丁安在夜明珠上仔细擦拭着,说道:管他呢,反正现在是我们的了,我跟你说,这两货我带出去,一定卖个好价钱。

我说道:可是,贱骨头让我们下来,就是为了两颗夜明珠,两颗夜明珠就能让九阳王和落蝶消停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丁安又紧张了起来。

毕竟我们两个下来的真实目的,还没有达到。

我们两个放下了珠子,在四处寻找了起来,其实这个山洞不大,能看到的地方都看到了而且搞不好还有别的机关,所以我们两个都是小心翼翼的。

我们两个,谁也没看到,放在我们身后的夜明珠,自己滚动了一下,而且就好像是两颗眼睛一眼,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