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王妃王爷借个宝贝顾久柠容墨免费阅读-顾久柠容墨小说全文

主角顾久柠容墨小说《财迷王妃王爷借个宝贝》免费在线阅读。财迷王妃王爷借个宝贝是一本火爆的穿越重生小说,被压着去订婚的路上,顾久拧一朝穿越,成了尚书府“软弱无能”的庶女。斗主母,耍刁奴,前世戒指在手,金山银山我都有。  顾久柠自己要潇洒走一回,却冒出来一个并肩王世子,他是她无法避开的大bug。  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顾久柠决定***出走。胜利就在前方,低头就看见大世子站在墙角,“需要我抱吗?”  顾久柠:……不用,我赏月。  一直到后来,顾久柠发现世子的大腿可抱,人可撩,奈何竞争对手不少。身为世......
财迷王妃王爷借个宝贝顾久柠容墨免费阅读-顾久柠容墨小说全文

财迷王妃王爷借个宝贝顾久柠容墨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一十章 识字的那种

她抬眸看向那两位婢女,嗯,生的那叫一个花容月貌,养眼,十分养眼。

那人见状,抬手招那俩婢女上前,道:此二女名唤舜华舜英。

舜华舜英,还不拜见顾姑娘?

二女盈盈下拜:舜华\/英,拜见顾姑娘。

两个大美人朝自己低眉顺眼,顾久柠一瞬间有种左拥右抱的感觉,轻咳几声,让她二人不必客气。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我看样子是要住上一段日子,总不好一直以万宝阁老板称之。

那人一笑,道:在下姓莫,姑娘唤我莫老板即可。

顾久柠拱手道:莫老板,不知我在此期间可否随意走动?还是说我必须只能待在万宝阁内?如果真是后者,恐怕得烦请莫老板帮我引见一下容世子。

莫老板哑然失笑:自然不会,世子吩咐过,顾姑娘行动随意,万不可轻易拦着。

呦,这么好?该不会让办的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先来个糖衣炮弹哄住?

顾久柠心中一瞬间转了无数念头,然面上露出感激神色,真是劳烦世子费心,还望莫老板帮我转达一下我的谢意。

自然。

而后又问了一些大致情况后,莫老板便起身告辞,顾久柠也在二女的带引下来到特地备的厢房。

万宝阁后是一处四进的院落,占地广大。

而顾久柠住的就是一处独立出来的院子,说是厢房都说小了。

这小院子里还有几个负责洒扫的丫鬟婆子,见她来了也不多说一句,行了礼便自顾自的干手上的活,和舜华舜英是一样的闷葫芦。

歇下后,二女忙活着把顾久柠的东西收拾收拾,但被她给拦了下来,强硬地把她们按坐下来,摆出一副要跟你好好聊天的架势来:舜华舜英是吧?来来来,咱们好好聊聊天,加深一下感情。

二人还没见过这样的架势,不过严格的训练让她们学会该怎样服从主子的命令,哪怕是顾久柠,只要吩咐了要听她的命令,那就无不服从。

顾姑娘想谈什么?奴婢等知无不言。

舜华开口道。

顾久柠拍了拍她们的肩膀,哎呀,放轻松,不是什么机关要件的事,就是问一些八卦啊之类的。

二女:奴婢等听姑娘的。

嘶,这老老实实的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顾久柠挠了挠脸颊,决定一会儿不要问太露骨的话题。

通过一番细致交流后,顾久柠对当下这个时代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比如说容墨的家世如何雄厚,背景如何铁,还有皇上和魏王之间那不得不说的一二三事,以及,各府的八卦。

听完之后顾久柠就一个想法,容墨这根金大腿貌似有长久可发展趋势,自己要不要考虑一下该如何优雅而不失礼节的抱上这根金大腿?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但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顾久柠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舜华,这里有书吗?可以认字的那种。

顾久柠忍着难言的羞涩,抓着舜华的手殷切地看着对方。

天知道她看那些类似繁体字的字体时候心里有多奔溃!堂堂高知识分子啊!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居然成了文盲!岂可修!

舜华被她热情的眼神看的浑身那叫一个不自在,勉强镇定道:主子的书房倒是有不少书,但是未经主子许可,谁也不可碰那些书。

顾久柠舔了舔下嘴唇,目光继续热情似火:也不用那些个书,能识字的就成。

舜英在一旁提醒:不若,到书坊买一些幼儿启蒙用的书籍吧。

顾久柠刷的一下扭头看她,好主意!

为了尽早摆脱文盲帽子,顾久柠直接就让舜华舜英带着自己去书坊买书,至于莫老板那,既然都说了自己行动随意,那么去书坊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于是乎,随意打了声招呼后,三人就径直出了后门,朝街上去了。

秉主子,顾姑娘同舜华二婢去了街上,说是要去书坊买书。

莫老板摆手随意道:行了,知道了,跟紧点儿。

是。

带人退下后,莫老板朝屏风后走去,对着闲散坐着的男子垂手行礼:世子,已经吩咐人跟着了。

容墨随意颔首道:这几日里你派人看紧点儿,顾家那边也别落下。

是。

顾老狐狸是铁了心要站魏王那边,可惜这人为官圆滑,竟是找不到半分把柄。

容墨垂眸淡淡道,语气中带着一缕讥消。

莫老板温尔道:顾平生为人谨慎,若说值得令人诟病的,也就是当初养了外室,还生了一女,不过

不过这京城中的勋贵人家,养外室的多了去,不单他一人,这唯一值得令人诟病之处也站不了什么脚跟。

容墨冷声接道。

第一十一章 初来乍到

莫老板垂眸:世子说的是。

容墨有些烦躁地捏了捏眉心,兀自站起身走到窗户跟前,下面,是热闹繁华的街道,喧闹之声不绝于耳。

他神情淡漠道:魏王近日的举动不小,怕是又要闹出什么幺蛾子。

顾家站在魏王一党,说不准也会牵扯一二,记得看牢了。

莫老板自然恭谨应下,顿了顿,犹疑问道:那那位顾姑娘,世子是有何打算?

提及顾久柠,容墨一下子想起昨晚的事,想到顾久柠居然敢威胁自己,便是忍不住觉得好笑。

养在外面十几年,堪堪嫁人的年纪接回家来,你觉得那顾狐狸心里是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这么一提点,莫老板一下子想到了关键,不由唏嘘道:魏王刘家,顾尚书这是想一网打尽啊。

容墨冷笑一声,随手一拂,桌上摆着的瓷器摆件被扫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他冷冷地看着那一地碎瓷,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冷蔑,也不看看,他顾家有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随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他道:对了,顾平生那里不知怎的,竟然会有并肩王府的腰牌,我看了,不似作伪。

莫老板闻言大惊,腰牌?是寻常的,还是

并非寻常,乃我不知何时所丢失的。

此事事关重大,我念你口风甚紧才与你说。

容墨眉头紧锁,白玉般的脸上浮现一缕愠怒:索性腰牌区别唯有并肩王府之人才知晓关键,我观顾平生神色,像是不知。

就算不知,其心也可疑。

世子放心,莫玉定会打探清楚。

容墨垂眸,淡淡嗯了一声。

另一边,街道上,顾久柠用逛古街的心情逛着这原汁原味的古街,倒是不怎么着急去书坊。

见她不急,身后跟着的二人自然也是不着急地提醒她关于买书一事。

京城的街道自然是繁华无比,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的顾久柠是稀奇不已,没一会儿,三个人手里就拎了不少的东西。

这么多的东西拎着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顾久柠早就累的不行,眼尖看到一家茶楼,带着俩婢女就走了过去,挑了一雅间坐着歇息。

这么多东西怕是不好带书。

顾久柠看着几乎摆满一桌的物件,犯难道。

舜华体贴道:姑娘可以吩咐下人去买,列个书单出来,一本也不会落下。

顾久柠想着这不是买书的同时方便摸清京城地形嘛,便随意打了个哈哈跳了话题,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

这茶楼里供着一位说书先生,现在正在讲什么平靖关战役,顾久柠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忽然咦了一下,引得二人齐齐看向她。

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并肩王?容墨他爹?顾久柠嘀咕道。

二婢听她直呼容墨大名,顿时有些惊愕的俩俩对视,其中舜英提醒她:顾姑娘,容世子之名,不可随意直呼,是为不敬。

顾久柠瞪着大眼睛惊诧地看着舜英,片刻后,她道:容墨,哦不对,是容世子,这么霸道的啊?看着到挺人模狗样的。

二女:

好了好了你们别说了,我知道了还不成吗?以后定然不会直呼我们伟大并肩王世子的大名,就算要称呼也要焚香沐浴斋戒三天,嚼上十七八颗炫迈以保证口腔清新,不会玷污了世子大人的尊名!

顾久柠瘫爬在桌子上,满脸沧桑。

她算是见识到了资深颜粉的实力了,以后打死也不乱说话了!

等回了万宝阁,正好遇上迎面而来的莫老板。

莫老板轻轻瞥了眼三人手里拎着的大包小裹,抬手招来几人斥喝道:没眼力见的,没瞧见顾姑娘手里拎着东西,还不过来拿着。

顾久柠手上顿时一松,甩着手腕谢道:莫老板,多谢了。

莫老板笑道:顾姑娘客气了,不知顾姑娘可有什么别的需要,若是有尽请直说,万宝阁必然会满足姑娘的需求。

顾久柠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那,如果我要你身后的那颗珠子,给吗?

莫老板回头一望。

顾久柠所指的珠子越有拇指大小,圆润剔透,一看就是价值万金的好东西。

莫老板微笑道:除了万宝阁的东西,一切皆可。

顾久柠唇角一抽,拉长声音道:满、足、需、求?

莫老板但笑不语。

顾久柠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不得劲,不过她也不是个傻的,见好就收,和莫老板打了声招呼后就回了住的院子。

她以为容墨会很快上门来着,但是没想到她万宝阁呆了四五天了这人也没有出现。

在这四五天之内,顾久柠拿出当年高考雅思托福的架势,硬生生地认会基本常用字,顺带着把一些能够看到的史书给翻看了大概,文言文理解能力得了大幅度的提升,真是可喜可贺。

当她准备攻读就有难度的史书时,容墨翩然上门。

第一十二章 重回顾家

顾姑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否?容墨继续一副君子模样,说话谈笑间温尔有礼,看的顾久柠好想撕下他那伪面具。

明明就是大尾巴狼,装什么纯洁小绵羊?

尽管心中感谢容墨给自己寻了个容身场所,但不代表那晚的威胁就可以忘记。

多谢当初容世子细心考量,顾久柠万分感谢。

顾久柠微笑道。

顾姑娘客气。

今日容某上门来,就是想跟顾姑娘说一声,时候到了。

顾久柠神情顿时一变,正襟危坐道:世子请说。

容墨笑了笑,神态轻松道:顾姑娘别这么紧张,不是什么危险事,只是想让顾姑娘帮我拿回一样东西。

拿回一样东西?

顾久柠有些茫然,电光火石间,她想起来当日那枚掉出来的腰牌,顿时惊愕地瞪向容墨,你该不会是让我去顾家帮你拿东西吧?

容墨眼中划过一抹惊诧,似乎难以相信顾久柠的反应居然这么快,脸上的笑意也带了些许真实:姑娘聪明,恰有此意。

顾久柠果断拒绝:不干!

容墨微笑:理由。

我才从顾家逃出来哎大哥!你现在让我回去帮你拿东西?不把我大卸八块就不错了好吗?!反正我不去,谁爱去谁去,你你你你换一个吧。

顾久柠眉眼坚决,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容墨倒不生气,甚至还很好心地给她添了一杯茶,幽幽道:既然如此,那就请顾姑娘收拾收拾东西吧。

顾久柠怒目圆瞪:什么意思?!

容墨继续温尔样:昔日帮助顾姑娘的前提便是有朝一日替我解决一麻烦事,如今看顾姑娘这样子,怕是想要违约不认。

容某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想做一个吃亏之人。

所以

所以,不好意思只能麻烦你离开万宝阁了是吗?

顾久柠秒懂容墨的意思,一张俏脸顿时青一阵红一阵,好半天才咬牙挫败道:去了,保我性命不?

这是自然,哪有叫一个死人取东西的理?顾姑娘万可放心,依着并肩王府如今的声望,便是顾家,也不敢动我要护着的人。

他语气悠然,像是在念一段锦绣文章,但话语间的张狂霸道却是遮也遮不住的。

这份霸道若是落在她那便宜爹的耳朵里,便是赤luoluo的挑衅,但在她这边,便是一份可靠的安心。

容世子可要记着你今日说的话,若是我为了取你的腰牌而不慎因公殉职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顾久柠平缓着心情,朝他呲牙威胁。

容墨不禁轻笑好几声,笑的顾久柠浑身毛毛的,有种被嘲笑轻视了的错觉感,忍不住张牙舞爪道:别笑了!再笑我就不去了!哪怕你是世子我也不会迫于你的yin威下的!

像是戳中了笑穴一般,容墨笑的更加放肆,一点儿也不顾及形象。

笑够之后,容墨将顾久柠交给莫老板的那块墨玉拿了出来,交到顾久柠的手上。

这玉佩你好生收着,有了它,便是你爹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待事情成了之后,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做到的,容某定然帮你实现。

眼前这小姑娘毕竟没多大,好不容易脱了虎穴,转眼又要被自己给逼着进去,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拿腰牌,容墨感觉自己的良心在隐隐作痛。

小姑娘这么可怜,又挺有趣的,日后若是有想要的,尽力寻来也算做安抚。

得了一个承诺的顾久柠就这么勉强镇定下来,寻个时机重回顾家。

为了不让顾久柠在顾家孤军作战,容墨让舜华舜英跟着一块儿去。

这两个婢女有些功夫在身,必要时也可保姑娘安全。

莫老板如是说道。

顾久柠当即双眼就如探照灯一般上下仔细打量那二女,同时双手并用,满脸怀疑。

这怎么摸怎么看都是弱不禁风美娇娘啊,怎么保护自己?开玩笑的吧?别到最后自己保护她们吧?

可当舜华一掌拍断树枝,舜英一脚踢裂石桌后,顾久柠暗搓搓地收回之前的浅薄言论,并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走哪都要带着她们。

妈耶,有了这俩大宝贝,自己还怕啥呢?

康忙,北鼻!

顾家游,走起!

顾平生是没有想到顾久柠居然还会回来,还是那种大摇大摆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