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富美的贴身兵王陈浩秦洛烟免费阅读-陈浩秦洛烟小说全文

主角陈浩秦洛烟小说《白富美的贴身兵王》免费在线阅读。白富美的贴身兵王是一本火爆的兵王保镖小说,对手不乖,就要从他身上碾过,白富美不乖,就要从她身上压过,我叫秦少虎,一个才华与武力集于一身的完美男人!!!...
白富美的贴身兵王陈浩秦洛烟免费阅读-陈浩秦洛烟小说全文

白富美的贴身兵王陈浩秦洛烟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10.上八珍

收拾了下东西,燕雪娇走出超市,准备去左侧一百米远的麦当劳吃点便当。

哟,真是巧得很啊,一个不经意就遇见了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燕雪娇正走着,秦少虎竟然迎面而来,笑容灿烂的和她打招呼。

燕雪娇有些愣,真有这么巧?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你就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专门找你?秦少虎问,你们职工宿舍在超市的另外一边,我来找你也应该是从那边来吧。

而且,起码也应该坐个出租车吧?

倒也是这么个理,燕雪娇说:就算是碰巧遇到,那又怎么?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吃东西了。

女孩子,总是有点小性子。

吃东西,好啊,正好我也准备吃,一起吧,我请。

秦少虎就坡下驴。

燕雪娇没好气:我自己又不是没钱吃饭,为什么要你请。

秦少虎说: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我刚才想着会路过你们超市,如果还能遇见你的话,那肯定是我们有缘,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个缘分,就算你不喜欢我,起码也要争取再和你吃顿饭,毕竟,难得喜欢上一个女孩,管它厚脸皮还是有勇气,是碰一鼻子灰还是被南墙撞破头,总得试一试,不然我自己都瞧不起我自己了。

燕雪娇故意刁难他:可我就是不跟你一起吃饭,不愿意理你呢?

秦少虎说:老师教的,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人生许多事,只要做过,努力过,即便无所作为,起码不会后悔。

我喜欢你,所以我要告诉你;我在乎你,所以我要争取。

这秦少虎,真是越来越让她觉得喜欢了,虽然十足的屌丝样,却一点也不让人反感,很讨人喜欢。

行,看在你还读过书的份上,我就给你个面子,让你请一顿饭好了。

燕雪娇借着这个台阶就下了。

而且,秦少虎的话确确实实触动了她心中柔软的那一部分。

她虽出身豪门,却讨厌当寄生虫,觉得人生要有梦想,并且脚踏实地去实现。

所以,她才会脱离家庭的光环,到沃尔玛这个国际性的连锁超市里当导购员,就是为了体验生活,了解顾客,为以后自己的创业打基础。

多谢,多谢。

秦少虎装出很感激很高兴的样子,请问燕大美女想吃什么?

吃什么?燕雪娇眼珠子狡黠地转了转,今天可不是麻辣烫能忽悠得了,我要吃海鲜!

海鲜?秦少虎倒吸一口凉气,但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机会,大出血就大出血吧,豁出去了,行,海鲜就海鲜吧。

燕雪娇倒有些意外秦少虎的爽快:你可得想好了,吃海鲜很贵的,而且我可能还要点上八珍,一顿搞不好要几万块。

上八珍什么东西,一顿要几万块?秦少虎其实知道,但装着无知的样子。

燕雪娇说:譬如燕窝啊,熊掌啊,驼峰啊,猴头等等的。

秦少虎忙说:那可不行,熊啊,骆驼啊,猴子啊,都可是国家保护动物,我们应该爱护,怎么还能吃呢,我可绝不做那种为了一己之私而残害生命甚至还触犯法律的事情。

是吗?燕雪娇半褒半贬,看不出你还是个好人。

秦少虎说:也不算好,只是不坏而已。

哟,看不出你还谦虚上了。

燕雪娇的话里始终有些嘲讽的意味,然后话锋一转,也行,那就吃燕窝,鱼翅吧,这可是合法的。

怎么,你就非得要敲诈我一笔?秦少虎问。

燕雪娇说: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拿出你的诚意来啊,你看电视里那些男人喜欢一个女人都是拿身子去挡子弹的,我还不要你冒那么大的险,就是破点费而已。

秦少虎说:你也说了那是电视,现实里,一个男人不去朝三暮四,能对女人负点责就不错了。

你要跟那些人渣比的话,趁早不要跟我说话了。

燕雪娇佯装生气,抬脚就走。

好好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秦少虎知道凡是大小姐,总有点任性,但只要在一起了,也就服服帖帖了,便做出妥协,今天就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我秦少虎也一定请你吃顿高大上的晚餐。

燕雪娇一点也不仁慈,直接说去御厨楼。

秦少虎知道,那可是蜀东五星级饭店,最低消费都在两千元一餐。

当然,那只是最低消费,如果要随便消费的话,万把块很快就不见了。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已经只能仰天一声长叹:看来,我真的要债台高筑了。

燕雪娇说: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秦少虎很坚决:在我人生的词典里,从来都没有反悔这个词语。

边说着,拿出电话,给周玄武打了个电话过去,直截了当地找他借一万块钱,说有点急用。

打完电话再看着燕雪娇问:借一万块,够吃一顿吗?

你真找朋友借?你自己没钱吗?燕雪娇有些不信。

秦少虎说:卡里还有两千,估计不够在御厨楼那样的地方吃一顿。

燕雪娇还是不信:你煎饼生意挺好,应该赚不少钱吧,就两千块的家当?

秦少虎说:钱倒是挣了不少,可为人太豪爽,都用了,没存得上。

燕雪娇说:我以为你卡里怎么都还有十万八万的呢,结果就两千,我还让你请吃海鲜是不是过分了点?你都还单身一个人,以后还得娶媳妇,没钱的话怎么娶?

秦少虎笑:如果实在没人愿意的话,要不你就凑合一下吧?

燕雪娇从鼻孔里哼得一声:想得美,慢慢做白日梦吧。

其实,她心里那个时候有些纠结,要不要放弃去吃这顿海鲜,毕竟秦少虎都穷成这样了,等于是在他骨头里榨油啊。

可她又想看看秦少虎到底是不是有这么大方,这么舍得,或者愿意这么为她付出。

最终,她还是没有心软。

她又不缺钱,先让秦少虎请了,到时候只要她证明了秦少虎的人品,跟了他,他所有的债务还不是她举手之劳就能解决的事情,就先刁难一下他,试探一下他。

其实,秦少虎何尝不清楚这根本就是燕雪娇的试探。

以燕雪娇的身份,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吃过,会要他一个卖煎饼的来请?若是一般女孩子这样要求,他肯定会认为是酒托或者饭托,或者叫做饮食诈骗犯,但燕雪娇绝不会是,那就只能是试探他了。

反正,只要能把燕雪娇追到,管它是上刀山下火海,还是倾家荡产,他都豁出去了,男人一辈子,再怎么拼命,不都是为了女人么?

11.和女神的约会

出租车才在御厨楼停下,秦少虎的手机信息就响了,他拿出电话一看,是银行卡的信息,显示转入一万元。

他当即称赞:果然是好兄弟,说借钱从没半个不字的。

燕雪娇还不信:钱真转进来了,我看看。

秦少虎把信息给她看了。

燕雪娇说:还有人愿意借钱你,看来你的人品也不算太差。

秦少虎不满了:什么叫不算太差,是根本就不差好不好。

虽然我借钱从来没还过,但只要开口,朋友都还是会借的。

什么?你借钱从来没还过?燕雪娇一脸鄙视,你还说得出口,还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秦少虎说:没还过又不代表我不还,朋友都理解我,现在收入少支出多,早晚我会发达,那个时候加倍奉还。

其实呢,做朋友也好,谈恋爱也吧,不要计较得失,不要打算盘,而是要学会理解,有为对方着想的精神,才会玩得愉快,你觉得呢?

燕雪娇只能一声叹息:我真是一生不服人,不服你不行。

连厚颜无耻都这么头头是道条条是理,你绝对是个人才啊!

秦少虎笑:虽然我听出你话里有刺,但我只能当作是称赞了。

两人调侃着走进御厨楼。

燕雪娇毫不客气地拿着菜单点了燕窝和鲍鱼之类的名贵菜,边点的时候用眼角余光留意秦少虎的反应。

结果大出她意外,秦少虎根本就没在乎她点什么菜,而是好像乡巴佬下街一样,看着房间富丽堂皇的装修,格外新奇。

燕雪娇觉得心有不甘,点完菜还故意刺激他:其实也不算多,我估计了下价格,也就八千多的样子,再喝点什么,一万块左右吧。

按照你的煎饼价计算,三块钱一个,煎三千个的样子就够了。

秦少虎说:你算错了。

燕雪娇问:怎么错了?

秦少虎说:我卖三块钱一个,有一块是本钱,一个饼只能赚两块,所以要卖五千个饼才够你吃这一顿饭。

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燕雪娇死死地盯在秦少虎的脸上,花这么多钱,为什么我一点也没有看到你的心疼?

秦少虎说: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我心疼它干什么,赚钱本来就是为了用的嘛。

好土豪,好任性的感觉。

燕雪娇只能这么感概了。

她确实越接触越了解却越是弄不懂秦少虎了,心里的疑惑也更深,秦少虎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卖煎饼的,从他的言谈举止可见,他的品行,他的气度,他的气场,都隐隐地透露出一种不俗,不凡。

会不会秦少虎也跟她一样,看似普通人,其实另有身份?如果真是的话,那他们可真是绝配了。

没一会,菜上桌来。

秦少虎装傻充愣的问燕雪娇哪样菜最好,燕雪娇一告诉他,他就把那菜往燕雪娇的面前端,还说:桌子这么大,你夹不到菜吧。

好不容易才能请你吃一次贵点的,好的都给你吃,我吃点差的凑合凑合就行了。

燕雪娇忍不住笑:不用端了,这桌子是会旋转的,转一下,菜就能到自己面前了。

虽然她觉得秦少虎有点二,可心里还是觉得挺感动,挺温暖。

她开始确定,她是真的喜欢上这个有点二有点痞又有点正能量的男人了。

和他在一起,有种特别的亲切,有种特别的愉快,这是她在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

第一次觉得,和一个男人如此的亲近。

也许,这就是爱情,喜欢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感觉。

而就在两个人的感觉在不知不觉中慢慢贴近之时,另外一边的角落里,正有一双如黑蝎般的眼睛在盯着他们。

愉快地吃完大餐,秦少虎和燕雪娇走出御厨楼,已经是晚上八点,华灯初上之时,燕雪娇满足地轻抚肚皮,故意感慨:啊,真好吃,吃得真饱,要是天天能吃这么美味就完美了。

可惜太贵了,一顿吃了九千八,如果不是生在富豪家里,真吃不起。

她看着秦少虎:刚才买单的时候是不是很心疼?

秦少虎说:没有,我觉得很开心。

很开心?燕雪娇不解,花那么多钱还开心?

秦少虎说:当然了,你开心所以我开心嘛。

燕雪娇觉得心里跟吃了蜜一样:那以后你就多为我花点钱,我就很开心了。

秦少虎回答得很爽快:没问题,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只管说,我还愿意继续为你效劳,这辈子只要你高兴的,我都义不容辞。

真的吗?燕雪娇问。

秦少虎说:当然是真的。

燕雪娇转着那大眼睛,想了想:刚才花得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来得那么猛,找点低消费的玩,看电影,还是去游乐场玩,你选吧。

秦少虎顿时心中嘹亮,燕雪娇这是在给他机会呢,当即便说:还是去游乐场玩吧,看电影太单一了。

其因为在游乐场玩,气氛会更轻松更欢乐,更重要的是会有一定的肢体接触,能让两个人的感觉来得更快,说不准今天晚上就能把手牵上了。

燕雪娇也答应。

当下,两个人就坐了辆出租车,说到蜀东市中心的泰迪游乐场,那是蜀东最大玩法最多的游乐场了。

而在出租车上的时候,秦少虎发现了后面有一条尾巴。

一辆银灰色的商务车,从御厨楼开始,跟着秦少虎坐的出租车过了好几条街,只是,那跟踪技术很拙劣,出租车司机的技术相当不错,车开得也快,那辆商务车在后面努力的超越挡在前面的车子,巴不得跟在出租车的车尾才稳妥。

不过秦少虎却直觉不是霍家的人,其一,霍家的人不会这么差劲,其二,霍家的车子不会这么差,其三,他们不会在有燕雪娇存在的时候对他动手。

如果不是霍家的人,又会是什么人呢?针对他,还是燕雪娇?

管它的,看这跟踪技术就知道,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秦少虎装着全不知情,不想坏了跟燕雪娇玩的兴致。

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的一时疏忽,竟然生出了大事来。

12.神秘绑架

出租车到游乐场后,秦少虎便跟燕雪娇进里面去了,他注意到那辆跟踪而来的商务车在路边的停车区停下,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贼眉鼠眼的,跟着进了游乐场,后面又有两个相对结实点的男子下车。

几人装着不认识一样的分散着,目光却都毫无遮掩地盯在秦少虎和燕雪娇这边。

真是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秦少虎心里暗骂了声,却不动声色,边往游乐场里走,边问燕雪娇想玩什么。

燕雪娇说:碰碰车,海盗船,过山车,跳楼机,云霄飞车,遨游太空,我都要玩。

秦少虎说:行,只要你敢,我可以陪你玩个遍。

两人先玩了碰碰车,再坐了摩天轮,坐海盗船对两个人的关系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因为燕雪娇的身份,从小到大,这种很刺激也很危险的东西家里都没让她玩过,她以为就只是一个像船一样的东西在那里摇一摇那么简单,上去之后,当海盗船摇晃的高度不断增高,落下去的那种失重感吓得她大声尖叫,并且下意识将身边的秦少虎抱紧。

秦少虎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怜香惜玉的机会,趁机就将燕雪娇紧紧搂抱在怀里,那手还不经意地扶在了柔软的位置。

但燕雪娇没觉得秦少虎流氓,反而觉得在那有力的臂弯里,有种特别的安全感。

她曾幻想过自己的爱情,和自己心爱的人能同患难共生死,此刻,恍惚的有这种错觉,海盗船下落的时候,于从没坐过的她来说,这不是游戏,而是确实惊险的经历。

坐完海盗船下去的时候,燕雪娇只感觉天旋地转的站不稳,秦少虎便扶着她到旁边坐着休息,让她靠在身上,替她揉太阳穴。

这感觉,已经是事实上的恋爱。

慢慢的燕雪娇感觉好了许多,她很享受秦少虎替她揉着的感觉。

秦少虎却突然想小便,让燕雪娇坐会等他。

在去厕所的时候,秦少虎还特地留意了下那几个跟踪者,都分散着,一碰到他的目光就避开了。

秦少虎还是不确定是针对他还是燕雪娇,本来想提醒一下燕雪娇,但担心惊吓到她,坏了玩的兴致。

心想,就上个厕所而已,而且又是在游乐场这样的公众地方,料想这几个跳梁小丑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就没有提醒燕雪娇。

当秦少虎离开之后,那三个本来分散开的男子马上交流了下眼神,疾走向燕雪娇,左右方靠近,那个瘦男手里拿了块手帕,突然出其不意的出手,捂向燕雪娇的嘴巴。

燕雪娇刚想喊叫,那叫声只能憋在喉咙里,接着就感觉到一种很刺鼻的味道麻痹了神经,然后恍恍惚惚地意识到自己被抬着跑,却全身无力无从挣扎。

游乐园里有不少人看见了这场面,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燕雪娇病了,要被送去抢救,就算能看出什么不对,这世道人情冷暖,又不是自己亲人或者朋友,谁会过问。

厕所离燕雪娇之前坐的地方有几百米距离,秦少虎从厕所里出来,在视线能及时看向之前燕雪娇坐的位置,已经不见人,目光迅速地扫了一下周围,还是不见人,心里一惊,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手,拔腿就往游乐场外面奔去。

果然,那辆商务车已经不见!

秦少虎还抱着万一的想法,拿出电话,打了燕雪娇的号码。

电话通了,没有接,他确定百分之百是出事了,如果没出事的话即便燕雪娇是去什么地方,起码会接电话,而且恰好那几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和商务车都不见了。

狗日的,竟然敢对燕雪娇下手,真是在作死了。

秦少虎马上给周玄武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那辆商务车的牌照和颜色,新旧程度,让他马上找关系去交警大队查找这辆车的去向,同时启动侦探社的所有人员和车辆,在全蜀东市区寻找。

另外,秦少虎还告诉了周玄武关于商务车里那几个可疑男子的大概特征。

跟周玄武通完电话后,秦少虎再去游乐场的保安室调监控,查看细节,以他这位超级特种高手的火眼金睛,一定能发现某些蛛丝马迹。

要是被他找出这几个王八蛋来,非得废了他们不可!

在燕雪娇休息的那个监控探头画面上,秦少虎看到了瘦男使用下三滥手段的细节,以及两个男子将燕雪娇抬出了游乐场大门。

而从大门处的监控视频看到,商务车是往市区方向去的。

秦少虎再将商务车的大致去向告诉了周玄武,然后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先给了五百块出租车司机,说:你到旁边坐着,我开着在城里找找人,顶多只要两个小时。

司机有些犹豫,其实两个小时他生意再好还不能赚五百块,关键的是他对秦少虎不放心,怕他不会开车。

秦少虎已经没时间跟他磨蹭,知道他心中的顾虑,一伸手就把他给提着塞到座位后面去了,说:放心吧,没事的,有什么事我负全责!

在司机还来不及反对的时候,秦少虎已经坐到驾驶位上,松离合,踩油门,车子箭一般的飚了出去,而且眨眼之间已经惊险的从缝隙中超过了好几辆车。

从这里就看得出来,秦少虎不但会开车,而且是老手,但司机还是很急地在喊:慢一点,慢一点,市区有测速。

秦少虎说:等下罚单的钱我都给你交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下一个分叉口,秦少虎看了看左右,看能不能找到某些线索,一眼就瞥见了在路口边挺着的几辆载客摩托,当即把车子靠过去,从兜里再拿出两百块问:你们有谁在几分钟前见到一辆银灰色商务车往左还是右去了?不准乱说!

一个摩的司机马上就说了:我看到了一辆,往左边去了。

另一个摩的司机说:我看到好几辆,往左边右边的都有。

秦少虎说:我要找的那辆六成新,牌照是SD-32688,而且跑的速度应该跟我的车子一样,很匆忙,很慌乱。

一摩的司机马上就说:牌照我不记得,但确实有一辆商务车跑得很快,总超车,还差点跟一个骑单车的人撞上,一个长得很瘦的男人还探头出来凶了。

秦少虎说:对,就是这辆,往哪边去了?

摩的司机指着方向:往这边。

秦少虎将两百块钱给他,赶紧就往那个方向追去。

他一边驾驶着车,目光一边在左右的道路上搜寻那辆车和那几个男子的踪迹,并且还让坐在后面的出租车司机帮忙留意,怕他万一看遗漏了。

此刻他的心里有些急,担心燕雪娇受到伤害。

而周玄武也已经通过交警部门的关系,从主要路段调监控录像,查看了那辆商务车的去向,并将去向告诉了秦少虎。

但商务车在玉泉街道后进入一处老街,脱离了监控范围。

12.神秘绑架

出租车到游乐场后,秦少虎便跟燕雪娇进里面去了,他注意到那辆跟踪而来的商务车在路边的停车区停下,从车上下来了一个瘦瘦高高的中年男子,贼眉鼠眼的,跟着进了游乐场,后面又有两个相对结实点的男子下车。

几人装着不认识一样的分散着,目光却都毫无遮掩地盯在秦少虎和燕雪娇这边。

真是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秦少虎心里暗骂了声,却不动声色,边往游乐场里走,边问燕雪娇想玩什么。

燕雪娇说:碰碰车,海盗船,过山车,跳楼机,云霄飞车,遨游太空,我都要玩。

秦少虎说:行,只要你敢,我可以陪你玩个遍。

两人先玩了碰碰车,再坐了摩天轮,坐海盗船对两个人的关系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因为燕雪娇的身份,从小到大,这种很刺激也很危险的东西家里都没让她玩过,她以为就只是一个像船一样的东西在那里摇一摇那么简单,上去之后,当海盗船摇晃的高度不断增高,落下去的那种失重感吓得她大声尖叫,并且下意识将身边的秦少虎抱紧。

秦少虎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怜香惜玉的机会,趁机就将燕雪娇紧紧搂抱在怀里,那手还不经意地扶在了柔软的位置。

但燕雪娇没觉得秦少虎流氓,反而觉得在那有力的臂弯里,有种特别的安全感。

她曾幻想过自己的爱情,和自己心爱的人能同患难共生死,此刻,恍惚的有这种错觉,海盗船下落的时候,于从没坐过的她来说,这不是游戏,而是确实惊险的经历。

坐完海盗船下去的时候,燕雪娇只感觉天旋地转的站不稳,秦少虎便扶着她到旁边坐着休息,让她靠在身上,替她揉太阳穴。

这感觉,已经是事实上的恋爱。

慢慢的燕雪娇感觉好了许多,她很享受秦少虎替她揉着的感觉。

秦少虎却突然想小便,让燕雪娇坐会等他。

在去厕所的时候,秦少虎还特地留意了下那几个跟踪者,都分散着,一碰到他的目光就避开了。

秦少虎还是不确定是针对他还是燕雪娇,本来想提醒一下燕雪娇,但担心惊吓到她,坏了玩的兴致。

心想,就上个厕所而已,而且又是在游乐场这样的公众地方,料想这几个跳梁小丑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于是就没有提醒燕雪娇。

当秦少虎离开之后,那三个本来分散开的男子马上交流了下眼神,疾走向燕雪娇,左右方靠近,那个瘦男手里拿了块手帕,突然出其不意的出手,捂向燕雪娇的嘴巴。

燕雪娇刚想喊叫,那叫声只能憋在喉咙里,接着就感觉到一种很刺鼻的味道麻痹了神经,然后恍恍惚惚地意识到自己被抬着跑,却全身无力无从挣扎。

游乐园里有不少人看见了这场面,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燕雪娇病了,要被送去抢救,就算能看出什么不对,这世道人情冷暖,又不是自己亲人或者朋友,谁会过问。

厕所离燕雪娇之前坐的地方有几百米距离,秦少虎从厕所里出来,在视线能及时看向之前燕雪娇坐的位置,已经不见人,目光迅速地扫了一下周围,还是不见人,心里一惊,知道自己低估了对手,拔腿就往游乐场外面奔去。

果然,那辆商务车已经不见!

秦少虎还抱着万一的想法,拿出电话,打了燕雪娇的号码。

电话通了,没有接,他确定百分之百是出事了,如果没出事的话即便燕雪娇是去什么地方,起码会接电话,而且恰好那几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和商务车都不见了。

狗日的,竟然敢对燕雪娇下手,真是在作死了。

秦少虎马上给周玄武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那辆商务车的牌照和颜色,新旧程度,让他马上找关系去交警大队查找这辆车的去向,同时启动侦探社的所有人员和车辆,在全蜀东市区寻找。

另外,秦少虎还告诉了周玄武关于商务车里那几个可疑男子的大概特征。

跟周玄武通完电话后,秦少虎再去游乐场的保安室调监控,查看细节,以他这位超级特种高手的火眼金睛,一定能发现某些蛛丝马迹。

要是被他找出这几个王八蛋来,非得废了他们不可!

在燕雪娇休息的那个监控探头画面上,秦少虎看到了瘦男使用下三滥手段的细节,以及两个男子将燕雪娇抬出了游乐场大门。

而从大门处的监控视频看到,商务车是往市区方向去的。

秦少虎再将商务车的大致去向告诉了周玄武,然后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先给了五百块出租车司机,说:你到旁边坐着,我开着在城里找找人,顶多只要两个小时。

司机有些犹豫,其实两个小时他生意再好还不能赚五百块,关键的是他对秦少虎不放心,怕他不会开车。

秦少虎已经没时间跟他磨蹭,知道他心中的顾虑,一伸手就把他给提着塞到座位后面去了,说:放心吧,没事的,有什么事我负全责!

在司机还来不及反对的时候,秦少虎已经坐到驾驶位上,松离合,踩油门,车子箭一般的飚了出去,而且眨眼之间已经惊险的从缝隙中超过了好几辆车。

从这里就看得出来,秦少虎不但会开车,而且是老手,但司机还是很急地在喊:慢一点,慢一点,市区有测速。

秦少虎说:等下罚单的钱我都给你交了!

车子很快就到了下一个分叉口,秦少虎看了看左右,看能不能找到某些线索,一眼就瞥见了在路口边挺着的几辆载客摩托,当即把车子靠过去,从兜里再拿出两百块问:你们有谁在几分钟前见到一辆银灰色商务车往左还是右去了?不准乱说!

一个摩的司机马上就说了:我看到了一辆,往左边去了。

另一个摩的司机说:我看到好几辆,往左边右边的都有。

秦少虎说:我要找的那辆六成新,牌照是SD-32688,而且跑的速度应该跟我的车子一样,很匆忙,很慌乱。

一摩的司机马上就说:牌照我不记得,但确实有一辆商务车跑得很快,总超车,还差点跟一个骑单车的人撞上,一个长得很瘦的男人还探头出来凶了。

秦少虎说:对,就是这辆,往哪边去了?

摩的司机指着方向:往这边。

秦少虎将两百块钱给他,赶紧就往那个方向追去。

他一边驾驶着车,目光一边在左右的道路上搜寻那辆车和那几个男子的踪迹,并且还让坐在后面的出租车司机帮忙留意,怕他万一看遗漏了。

此刻他的心里有些急,担心燕雪娇受到伤害。

而周玄武也已经通过交警部门的关系,从主要路段调监控录像,查看了那辆商务车的去向,并将去向告诉了秦少虎。

但商务车在玉泉街道后进入一处老街,脱离了监控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