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极免费最新章节,寒极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寒极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寒极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临江镇。
随着初赛来临,三天时间眨眼而过。
这三天秦风也没闲着,自打报完名回至客栈睡醒后,其多半时间都是在三江交汇处度过。
那江水汇聚之时碰撞所出现的场景每每都给秦风以震撼!也总是会让秦风莫名其妙的兴奋,因此便在此处不断的练习运用真气出体。
而这几日每次所打出气剑威力俱是没有突破那日那般强盛,如今便是全力施展七杀剑法方才能将水面...
寒极免费最新章节,寒极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寒极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寒极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寒极》第十二章 初赛

临江镇。

随着初赛来临,三天时间眨眼而过。

这三天秦风也没闲着,自打报完名回至客栈睡醒后,其多半时间都是在三江交汇处度过。

那江水汇聚之时碰撞所出现的场景每每都给秦风以震撼!也总是会让秦风莫名其妙的兴奋,因此便在此处不断的练习运用真气出体。

而这几日每次所打出气剑威力俱是没有突破那日那般强盛,如今便是全力施展七杀剑法方才能将水面打出五个成人大腿粗的深洞,只是片刻后,气剑却被源源不绝的江水将真气消耗殆尽,恢复了江面原来形状。

即便如此,秦风也极为满意了,想前几天与那魔教妖人对决时也只不过手臂粗细而已。

显然,这几天的不断修炼,秦风对真气的运用也显得更加自如了,便是威力也增强了不少。

一夜打坐,将这几日的疲劳一扫而光,睁开双眼,两道精光一闪而逝,窗外已是大亮,活动了下身体,秦风阔步昂胸的走出了客栈。

今日,正要进行初赛比试!

城主府门口早已人山人海,比起报名那日人数多了好几倍不止!

秦风挤过人群,原先那报名所用的桌椅等俱已被搬走,却是两边各有一个大木箱子。

而门前空旷的场地上不知何时搭起了四座方台,想必是专用于比试的擂台一般。

那面牌子下亦是站了许多人,有说有笑,可却互相提防着,显然是并不信任对方,只做口头应付而已。

秦风挺步上前,站在了诸人身后。

半个时辰过后,场中人数亦是越来越多,也不见有更多人来,想必是参赛的少年俊杰来的差不多了。

直到这时,城主与叶元光方才自正门出现,而其身后却是出现了数位看上去道行亦是不低的人物。

那城主声音依旧那般洪亮,讲了几句鼓励的话语,无非是好好表现争取好成绩铲除蛮族为国为民等等,惹得众人俱是面上意气奋发,而后方才由叶元光介绍规则。

今日比试,依照抽签进行,监考官点名到名后,选手上前于箱中抽号,规则则为单号对双号,比如一号对二号,三号对四号这般。恰巧共有三百六十二人报名,正好对完。

鉴于门派弟子仅为四十四人,且在东方擂台进行比试,而散修弟子则占南、西、北三方。

说到此处,叶元光脸色一沉,一股无形的威势散发开来,压得众人心头也是有些压抑,而后道:每方擂台俱有一位驱器巅峰高手坐镇评判,比试规定点到为止,若发现出重手致对方死伤者,本会定严惩不贷!切记!

随即却又恢复神色,对两面牌子下的监考官点了点头,微笑道:抽签开始!

吴新波!

到!

柳方!

到!

余文兴!

到!

秦风!

到!

跨步上前,在报名册上又重签了字,确认了身份后方才将手伸入木箱中,抽出一个被硬纸包裹的纸团。

走下台来,这时抽到号的选手俱是低低询问着旁边人的号码,兴奋之色堆了满脸。

将纸团撕掉,从中取出折叠的纸条,二百三十七号!

不长时间,看到所有选手都抽完了号,叶元光轻咳了一声,却清晰的传到在场所有人耳中,众人声音低了下去,叶元光继续道:想必大家都抽到了自己的号码,现在开始比试!

每个人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虽是紧张,却也极为兴奋,男儿热血,这般比试也是对个人修为的一种考验。

紧接着在裁判的宣读下,共有八人分别走向了四座擂台。

看参赛诸人,亦属门派弟子各方面都胜过这边散修不少,不论是穿着打扮亦或是自身气质。

而东方擂台之上,两位少年俱是姿势极为潇洒的跃上擂台,顿时引的观众一阵叫好。

一红一黑,袖口上也绣着自家门派标志,红衣绣着更为深红色的火焰,而那黑色衣衫却是似是石块一般的东西。

二人上台相互抱拳后,红衣少年开口道:烈火堂,杨子龙!

巨石门,石沉,请赐教!

拉开阵型,打量了对手片刻,那红衣少年将手中银枪一抖,脚下疾行,冲向了手持刻着奇异符号的石板状法宝的对手!

几丈大小的擂台上,红衣少年转眼及至,人未至气势先到,一枪直刺对手首级!

而名为石沉的敦实少年也不闲着,顿时大喝一声,马步扎稳,双手一横将偌大的石板横在身前,竟是防御姿势。

‘砰!’

一声巨响传出,两人却是各退一步,这番试探不分高下,慎重之色方才在二人面上浮现,各自凝神以待。

而后还是杨子龙再次出手,其性子似是也与身上衣衫般,极为火烈,这番出手竟是气势汹汹,双手握紧银枪,一个箭步纵向石沉,手中银枪上下舞动,连挑带刺,招招毒辣,便是旁边裁判也是看的有些动容,若是一个不慎被刺中,皮外伤是轻,横穿而过才是真!

那石沉面色肃然,双手挥动石板,竟也带起呼呼风声,想来这石板分量定是不轻,在这少年手中却也似木板一般,毫不吃力,四下挥动,愣是原地不动,将刁钻毒辣的银枪给挡了下来,防守的密不透风,惹得台下传来阵阵喝彩!

其余三方擂台上的比试比起这二人竟是差了许多,渐渐的看客也是悄悄的挪到这边,将擂台围了个严实。

久攻不下,对手的防守更是找不到一丝破绽,不由得渐渐失去了耐心,只见杨子龙忽的向后退出一步,将长枪交于右手,左手竟是连点身上数处穴位,霎时间便见这少年脸色也是蓦地转为通红,继而再次握枪!

不多时便是那银枪也渐渐的转为红色,其周身温度也瞬间增高数倍,便是连脚下木板都有被烤焦的迹象!

看到此处,秦风也是瞳孔蓦地收缩,这般功法也是奇异,竟是能将纳入气海之天地灵气附上烈火属性,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脚下不停,杨子龙踏着奇异步伐,银枪通红,双手横握长枪急速舞动,将石沉笼在了漫天枪影之下!

而石沉面上虽闪过一丝震惊,却也非等闲之辈!

在枪影来临前夕,便将偌大的厚重石板立于脚下,接着双手互握,再次拉开时竟是出现了一道块状真气,双手向前将之打入石板顶部,瞬间那厚重石板竟是涨大了数倍,那些奇异符号亦是亮了起来,亦是在石板上游动起来,最后竟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无形气罩附在了石板之上。

这石板竟也不是俗物!

大喝一声,石沉竟是将这看去足有数百斤之重的石板举向头顶,迎向了那漫天枪影!

‘砰砰砰砰砰砰’

巨响声不断,而石沉面上亦是略显发白,显然举着数百斤重的石板,还要承受漫天枪影的极大,也是极为吃力,便是双脚不知何时都已将木板踩碎,陷入了之下的封土!

甫一开始,那道无行气罩还能将枪影弹开,其后却也经不住那漫天枪影,最后还是破裂,化为奇异符号落在变大了数倍的石板之上。

直到嘴角流出鲜血,快要坚持不住时,杨子龙才停下了猛攻,面色回复了正常之色,更是不停的拄着长枪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般攻势也费尽了他全身气力!

石沉怒目圆睁,知晓对手已是强弩之末,瞅准其喘气的机会顺手将其一石板拍了下去。

两眼一翻,落下擂台的红衣少年竟是晕了过去!

一闪而至,略作检查后,发现杨子龙并未受何重伤,只是摔晕了而已,这裁判又回至台上,大声宣布道:二号胜出,一号淘汰!请三号与四号准备上场!

此时台下爆发出一阵喝彩后,更多的却是唏嘘,想必这般对决寻常人亦是少见,对此称道不已。

秦风见那兀自站在擂台上被其同门祝贺之时的憨厚模样,却是蓦地想起了一个人!

石头!

虽与其相处之时极短,两人却是脾气互投,更是结拜为兄弟,此时看着石沉,却发现两人竟是有诸多相似之处!

待此番事了,回去看看石头兄弟!

一时有些想念,秦风心下这般想着,而后走向了其余几方擂台。

其后出类拔萃的种子选手也仅仅出现了十数人而已,散修这边唯独三号与十七号、一百二十二号让秦风有些侧目,其余诸人不知是隐藏实力还是怎地,俱是表现平平。

直到日头将要西斜时,南方擂台上掉下一道人影后,略显年迈的裁判方才用着沙哑的声音高喊道:二百三十五号胜出,二百三十六号淘汰!请二百三十七号与二百三十八号登台!

站在北方擂台下的秦风听到叫号后,面上激动神色一闪,挺起胸膛,负着古剑,来到南方擂台下,缓缓顺着台阶走了上去。

不会吧!就这样走上去?

看这少年这般姿势想必也是个样子货,还是去东方擂台那边看看,看上去人挺多的样子,应该很精彩!

那倒也未必,你看此人脚步沉稳,面带自信,应该不会差的。

嗯,那背后宝剑也不错!

唉呀,走了走了!

台下此起彼伏的评论声音传进秦风的耳中,赞赏极少,多的却是小瞧,秦风也不在意。

只是,隐隐间心里有些失落,想必是看到了其他选手身边都有人陪伴,而自己孤身一人么?

脑中浮现出韩月然与萧不尽的影子,他们要是在该多好,最起码还能给我鼓励。

唉!

深呼吸了几次后,将这些想法压了下去,重新抬起头,心道:既然他们不在,我更要全力以赴!

自信重又回到秦风身上,瞬间,身后的声音竟是慢慢消失了,许是看出我的自信了!

心里这般想着,秦风也稍有些安慰,可回头一看,台下居然空无一人

额。

瞬间几道黑线挂在了秦风额角,看来把自己看的太起了。

殊不知,远在城主府正门处却有两道目光一直注视着秦风以及身后古剑,眼光不停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标签:第13]

《寒极》第十四章 晋级Ⅱ

第十四章:

果不其然,超出秦风预料的事终是发生!

二人自比试开始均是贴身肉搏,掌来拳往速度极快,更不知过了多少招数,台下观众都是忘了喝彩,目不眨眼般的看着二人,生怕漏看了一招半式!

比之其余几方擂台之上武器法宝来回交错,更是不知精彩了无数倍。

就在此时,那书生眼中犹豫一闪而过,竟是直贴秦风,便是连攻向腹间的一拳也不管不顾,右手绵掌此刻成爪,竟只取秦风喉咙!

正是千钧一刻之时!

看这情形,两人怕是要在速度上一分高下!

争斗了如此长时间,二人俱是不做退让,想必都是将这晋级看得极为重要,也充分体现出二人性子之执着。

秦风一咬牙关,也似是豁出来一般,不管不顾,只是要一拳将之击飞,却不想,陡变突生!

‘嗖!’

一声轻响,却是蓦地自刘坤袖中钻出一把折扇,就势展开,横削秦风颈部!

秦风手臂略长,比之略快一步,一拳已然粘在了刘坤腹间衣衫,可这般变故出现,任秦风如何也想不到!

瞳孔极速收缩,还待向前,只会被其斩了首级,便是收手也早已来不及,进退两难!

‘唰’的一声,那看似猥琐的佝偻老头却是猛地站起,作势欲扑!

生死关头,容不得秦风多想,只得一偏右拳,身形也随着移动,就势头颅向后一仰,顺着折扇偏向了一旁,继而一脚将那书生踹了出去。

这一攻一守竟只发生在一两个呼吸之间,其速之快让人咂舌,便是连那顿住身形的老头也暗地里倒吸了一口气!

一道鲜血这时方从秦风喉咙略上方流了下来,得亏秦风反应速度极快,仅是划破了皮而已。

哼!

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对手一直麻痹自己,竟在此时出阴招,若是不慎,小命恐是也交代在此处了!这番端的是惹怒了秦风,一股凛冽杀气骤然而出!

似是觉得场中有什么不对头,便是连叶元光也转了过来,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也直直的注视着南方擂台。

一手向后,将那古朴长剑缓缓的拔了出来,秦风所散发的气势也随着缓缓出鞘的古剑一点一点增强,直到泛着青幽毫光的长剑出鞘,秦风更是宛若死神一般,杀气腾腾的将之举了起来。

而后,指向刘坤。

师兄好手段,在下当真是佩服得紧!说罢,也不顾刘坤略带歉意的面庞,纵剑而去。

去势如龙!

仿佛被秦风所散发的气势锁定了一半,刘坤此时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可眼中闪过的不甘与悄然隐藏的自信,没理由让其便随便认输。

制作精美的折扇再次打开,让众人看了个真切。

一面以极为精湛的工笔描绘了名川古泽,另一面却是题满了诗词,在其手中闪动之间,真气缭绕,一眼看去卖相不俗,定是出自名家之手,绝非凡品!

虽然盛怒已极,秦风亦是不敢大意,此人心机太盛,谁又知晓他会不会再出阴招?

左手掐着剑诀,右手中碎魂亦是露出尺许剑芒,择人欲噬!

一剑刺出!

霎时间秦风周身狂风大作,刮面生疼,却是那书生一手在空中疾画,左手持扇猛扇,欲以狂风之势阻住秦风!

狂风未散,那书生竟是不知又画了什么,折扇扇过,竟是一道真气狂刀自秦风顶上劈来!

好个仙家法宝,竟是这般神奇!

对手手段这般层出不穷,也是让秦风热血沸腾,不怒反长笑一声,催动真气,剑芒竟是在碎魂前端又增长了几分,对向狂刀!

‘砰!’

一声巨响,四下皆惊!

自二人拿出法宝后,台下看客也多了起来,直到这声巨响后,将更多的看客吸引了过来,将这南方擂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秦风不停,一剑破去真气狂刀,虽双臂有些发麻,却是越战越勇,毫不停歇,直向刘坤而去!

间中自狂刀过后,又疾射而来气剑、气枪、气戟、气网等种种威力极强的真气幻影!

一一破去这些,擂台上也似是擂鼓一般,巨响声不断!

秦风速度也慢了下来,双臂更是隐隐发抖,显然这般对轰也极其费力,不过经过重重阻隔,秦风也已攻至喘着粗气的刘坤身前,仅一步之遥!

深呼吸,凝聚全身真气于碎魂,再次一剑刺出!

这一剑,去势非快,却是沉稳之极,不知怎地,竟是连剑身周遭亦发出‘滋滋’声,似是空气都要被其切开一般,而碎魂剑芒亦是凝重了许多,宛如实体一般,寒光闪烁!

那书生此时方才露出一丝惊恐之色,可手中不停,右手连连写动,左手疾扇,继而竟在身前依次出现吾、道、不、灭四个真气大字,折扇再次扇过,那四字竟叠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印结,挡在了身前,大口喘息不已。

一步之遥,眨眼而至!

剑芒对印结!

‘轰隆!’

就在两厢甫一交触的那一霎那,本就阴沉的天空却是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雷响,似是暴风雨来的前奏!

‘滋滋’

俱是真气凝成,在交触后竟如烙铁遇上寒冰一般,发出滋滋响声!

谁也不知二人此刻在想什么,只是眼神坚定,各自坚决的催持着法宝,互不相让。

滋滋声不绝于耳,片刻后,竟是那印结不敌,终是被碎魂一分一毫的穿了过去!

而碎魂剑芒也是被这印结所消耗的一丝不剩,只剩下了那在刘坤眼中宛如死神镰刀一般闪着幽光的古剑本身。

印破,剑过!

秦风此刻眼中战意高昂,去势不停,持剑直逼对手!

一丝绝望闪过,连最后的招数也被对手破去,唯败而已。心中叹息过后,别无退路,只得将手中折扇横起,做出最后抵抗!

‘嗖!’

一剑而过,那仙家法宝折扇也被穿透,剑尖顶在了其胸口处才停了下来。

法宝受损,气息牵引下刘坤也是一口鲜血喷出,将扇面染红,点缀在山水间,竟是将画风一改,变做凄凉

你输了。淡淡的道了一句,秦风将古剑收回,冷眼瞧了刘坤一眼,又道:法宝虽好,可在你手中端的是辱了这枚奇珍。若是以后为敌,我定不会手软!

面带惨然,本以为有家传至宝加之阴阳推卸之术,便可在这青杰大会中一举扬名,却不想在第三轮遇上了这般强劲对手,心中恨意无限,带着怨恨深深的看了秦风一眼,这刘坤竟是跃下擂台,带着残扇消失在了人海中。

虽说毁人法宝乃是大忌,可毕竟刘坤出阴招在前,秦风亦是觉得自己没错!

损其法宝虽行为恶劣,可比起对手那般要命的阴招,却是磊落了不知多少。那老头心中这般想着,在万众注目下将秦风的名字写在了晋级者名单之上。

直到日渐西沉,第三轮比试方才结束。

人数骤减至四十人,门派弟子也剩六人,比试还要继续!

前三轮的淘汰过后,剩下的这几十名选手将是除十大门派外烟洲南部的中流砥柱。

明日,还要进行第四轮比试,也是初赛最后一战!

在晋级第四轮后,方才能进入叶家堡,挑战十大门派弟子!

兴奋与热血充斥在每个种子选手心间,这,代表着自己的实力!

傍晚。

细雨丝丝,悄然而来。

秋风吹过,带来阵阵寒意,打了个冷颤,站在窗边的秦风退回至床上。

与刘坤那场比试在秦风心间久久不能忘却,现下想来果真是危险之极!

天下修真炼道门派林林总总,更不知有多少奇异功法武技,自己又见过几般?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

而更为重要的便是道心,便是同道中人亦可痛下杀手?

人心险恶,竟至于斯!

果然如大伯所说,世事难料,人心更难,利益驱动下,又哪里有真情?

仅仅一场比试而已,便各种心机层出不穷,若是日后行走天下,更是刀剑四处,又该如何

而大伯又在哪里?会看得到我么?明日便是最后一轮比试了,晋级便可以去叶家堡,那是不是又可以见到某个人?

心里呆呆的想着,竟有莫名其妙的孤独自秦风心底涌出。

人生果真是这样的么?

想来想去,这般红尘俗世竟让秦风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而这凡夫俗子,又有几人能看破?

明日,又有何未知凶险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