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免费最新章节,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却不曾想,这些蔓藤看似长,其实是一节连着一节长满了刺,而且根本就承受不住成人的重量。南宫寒刚抓住蔓藤,头顶的根部就被断开,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下降落。
只听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各种枝叶蔓藤刮在自己的脸上手臂上。身体撞落在崖底的地面时,衣裳也被刮得不成样子。如同一条条破布挂在他的身上。
毕竟是有武功底子的...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免费最新章节,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第十二章 深入涯底

却不曾想,这些蔓藤看似长,其实是一节连着一节长满了刺,而且根本就承受不住成人的重量。南宫寒刚抓住蔓藤,头顶的根部就被断开,身体控制不住的往下降落。

只听耳边风声呼呼作响,各种枝叶蔓藤刮在自己的脸上手臂上。身体撞落在崖底的地面时,衣裳也被刮得不成样子。如同一条条破布挂在他的身上。

毕竟是有武功底子的人,南宫寒掉落时,并没有受多严重的伤。仅仅是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之后,又慢慢从地面爬了起来。他开始四处寻找着。

崖底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底下倒是清晰可见,没有多少白雾。南宫寒目测着悬崖底部到树林的距离,最终他选择沿着悬崖底慢慢往前探寻着。

大雨仍在下着,有了枝叶的遮挡,到只是淅淅沥沥,雨滴并不多扎人。

萱娘已经记不清自己爬了多久,只感觉每挪动一点儿,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从来没有受过这么痛苦的她倒是非常奇怪,自己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

萱娘不知道自己的嘴唇因为忍耐已经被咬出了两行血印,她的脸因为痛苦扭曲的快变形,她仍然拼着最后一口气在苦苦坚持着。

萱娘总感觉眼前有一个温暖的山洞和火堆在等着自己,自己很快就要到了。她感觉自己爬了好久好久,却不知道她仅仅只是挪动两棵树之间的距离。

萱娘不敢往后看,她害怕自己会崩溃。可是身体温度的迅速流失,还有眼前一阵阵眩晕的传来,让她知道自己快撑不住,她的身体已到极限了。

终于再一次她昏厥过去,脸半趴在水洼里,眼睛微睁着,这一次眼前没有黑洞和火堆,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她真的要死了吗?再也没有精力思索,萱娘彻底的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南宫寒找到萱娘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看着整个身体被鲜血浸透,脸趴在水洼里的消瘦的女子,手里还紧紧拽着自己的背篓。南宫寒的内心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是嘲讽,似是怜惜。

南宫寒帮萱娘翻了个身,这才注意到萱娘,眼皮微睁,他赶紧用手指探了探她的脖子。还有轻微的跳动,与此同时,手指下的皮肤异常的烫人。南宫寒拍了拍萱娘的脸:醒醒,能听到我说的话吗?你叫萱娘是吧,本王命令你醒过来。

可是萱娘只是脸色惨白,软塌塌的,没有一点儿声息。

南宫寒想让萱娘坐起来,手触到她的背部,军人的异常敏感让他知道,这妇人的骨头怕是被摔断了。看样子只能轻微的将她抱起,不适宜大幅度移动。

南宫寒又准备将萱娘抱起来,却注意到萱娘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草药篓子不放。想给她扯下来,扯半天也扯不掉,南宫寒叹息一声。不会忘记你的草药,放手吧!

说来也奇怪,萱娘明明已经没有意识了,可南宫寒的话就像是安了她的心,她的手不自觉的松开了。

远处传来侍卫的叫喊声:王爷王爷

南宫寒这才想起来自己该通知侍卫的,于是掏出藏在怀里的烟幕弹往天空一撒,食指和拇指往嘴里一放,尖锐的口哨声传的老远。

一匹异常健壮高大威猛神采奕奕的黑色骏马哒哒哒的从森林里跑出来,骏马跑到南宫寒身边亲昵的朝他哼了两声,鼻孔冒出两团白气。

紧跟在后面的是众位侍卫,侍卫们一见萱娘半躺在南宫寒的怀里立马上前想接过去。

按理来说,不让主人受累是侍卫们的职责,南宫寒自己也知道,抱着一名村妇,实在不符合自己的身份。

可是当一名陌生的侍卫想接过萱娘的身体时,他从内心涌现出一股排斥之意。他非常不愿意让别的男人抱着怀里的这个女人。

所以,当侍卫们上前伸出双手时。

退下!南宫寒眼睛一眯,嘴里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侍卫们一愣,赶紧低下头颅,退回到自己的原位。

南宫寒穿戴好马背上的蓑衣,动作轻柔的抱起萱娘的身体,飞身而起坐在了骏马身上。

看见所有人都怪异的盯着自己的举动,南宫寒鹰眼一扫,轻叱一声,把萱娘藏在了自己的蓑衣底下。然后带头骑马前行。

众人回过神来,也沉默不语的上马赶路,其实内心都在忍不住辩驳着,我们真没往那妇人脸上看,安平王的喜好真特殊,竟然看上一位寡妇。

[标签:第13]

《农门医女:王爷请上座》第十四章 胆大包天

感受到自己身下柔软的丝被,萱娘知道自己这是被救了,正躺在床上呢。她的手指微动,嘴张了张想发出声音,却发现由于长时间发烧,喉咙已经干哑得说不出话了。

萱娘努力的干咳了两声,南宫寒极为警惕的睁开了鹰眼。发现萱娘正睁着一双迷茫的双眼看着他,南宫寒知道萱娘醒了,他靠上前去用两根手指探了探院门的额头。

烧已退净,却又突然注意到院门眼球里映着的那个邋遢的人是自己,南宫寒有点尴尬,当然在萱娘还未注意的情况下作面无表情状,收回手指,转身离开。

萱娘虚弱沙哑的声音止住了他的脚步:我想喝水。

南宫寒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不忍心就这样离开,转身朝着床铺对面的小茶几走去,给萱娘倒了一杯茶。

萱娘躺在床上,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最主要的是稍微动弹一下,就有一种钻心的疼。尾椎骨更是不能碰,萱娘自己也知道,这一回真是伤到元气了,骨头和内脏都摔的差不多了。

萱娘眼巴巴的望着南宫寒手里的茶杯,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提出更干过分的要求。官爷,你托着我的头部吧!

南宫寒顿时恶狠狠的盯着她,眼睛眯了眯。似乎是马上就要发怒,见此,萱娘不敢对着他的眼。

嘴里喏喏道:还是算了。

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明明认出来是他,竟然还敢让他伺候她。但是看着萱娘脸上因脱水泛出的皮屑,最终还是拿着茶杯走到她的床边。他动作轻缓的托起她的头部,让萱娘咕咚咕咚把水喝个干净。

喝完之后,南宫寒便没再管萱娘。而是朝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赤炎立马冲了进来,差点脱口而出的王爷二字,被南宫寒一瞪给憋了回去。尔后又发出惊呼:南宫兄,原来是这位姑娘醒了。

不待萱娘说话,赤炎又向南宫寒请示:南宫兄,既然她已经醒了,您该放心了吧,你已经好几天没洗梳了。找几个丫鬟来伺候她,也算是圆了她对你的医治之恩。

南宫寒没再说话,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出门了。

见南宫寒离开,萱娘眼中出现焦急之色,她还没谢谢他呢,这位官爷看上去虽然严厉,始终是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是他,自己大概已经死在了山崖底下。

萱娘的眼神立马转向赤炎,发现赤炎一直在默默的观察自己。这位大哥,我还没向那位官爷道谢呢,你能替我转达一下谢意吗?等小女子痊愈,定然登门拜访。

赤炎却说了一段文不对题的话:看你的发髻应该是已经成亲了,我之前还一直喊你姑娘,真是对不住。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夫人,主子宅心仁厚,在崖底狩猎时见你受伤,顺手把你带了回来。

等过几天你身体好了就赶紧回家吧,没什么事就不要去打扰我家主子,他事务繁忙,没时间接待你。救夫人回来不过是一件小事,请不用挂在心上。

赤炎的眼神平静无波,但萱娘知道,那平静的背后藏着深深的警告。看样子,那位官爷的身份不小,不然这位大哥也不会用恭敬的语言警告着自己。

他虽然一口一个夫人,事实上是在提醒她自己已经嫁人,就不要再对官爷进行幻想。

萱娘抿起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自己竟然有一天也会被认定为是那种攀龙附凤之人。

最终也只能在赤炎平静的目光下承诺着:谨遵大人命令,小女子不会再去打扰官爷。

萱娘总共在客栈里面休息了十几天,才能缓缓下地走路。而在这期间,南宫寒此后一直未曾露面。

虽然从照顾自己的丫鬟和送食的小二口中知道了南宫寒对自己的细心照料。但萱娘始终未曾把那些事放在心上。

萱娘心里明白,那位官员不是常人,自己只是一位寡妇,在这个时代,寡妇是没有出路的,更别说妄想去麻雀变凤凰想攀龙附凤,跟哪位官爷扯上关系。除非嫁给鳏夫,从此到老都庸庸碌碌。

当然后者那条路萱娘是绝对不会选择的。她好歹是从21世纪穿过来的,还精通医术,前世是一位军医。她相信只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在这个朝代争取一方自己的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