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主万岁免费最新章节,领主万岁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领主万岁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领主万岁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父亲舅舅看他回来,都很高兴,父亲对他说:怎么样,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还算不错,不过还要好好掌握,还要好好练习。他的舅舅过来说:这样已经不错了,你看他手中的力量,在这个年纪能做到这样,也不容易了。秦腾,去试试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秦腾看看自己的手,他感觉自己身体在发热,感觉越来越热,急需去释放这股能量,他父亲看出来,问他...
领主万岁免费最新章节,领主万岁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领主万岁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领主万岁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领主万岁》第十二章 独自出行

父亲舅舅看他回来,都很高兴,父亲对他说:怎么样,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还算不错,不过还要好好掌握,还要好好练习。他的舅舅过来说:这样已经不错了,你看他手中的力量,在这个年纪能做到这样,也不容易了。秦腾,去试试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秦腾看看自己的手,他感觉自己身体在发热,感觉越来越热,急需去释放这股能量,他父亲看出来,问他:感觉很热吧。秦腾说到:对,我想去赶快释放。父亲说:你呀,现在不能再把自己当成人,要把自己当成自然力量,当成风,这样你才会舒服,不然你就像控制风一样,那就是违背规律的,定然会被天谴,现在你就要把自己当成风,然后运用力量去移动这座山。

秦腾开始慢慢感受,他冲上云霄,然后开始大大施法,几万里的山脉周围都被风包围,而且风越来越大,秦腾利用风的力量慢慢吸收力量,力量越来越大,山上的石头也开始晃动,高处的雪山也开始崩塌,整个大地都在晃动,石头的崩裂声响彻云霄,山脉的周围出现了几十丈的裂谷,秦腾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情,他只记得自己是风,只记得自己在吸收能量,在运用能量,他的力量越来越大,山脉也开始动摇,他舅舅急忙对他父亲说:我看可以了,再下去会伤到人的。他父亲点了一下头,便对秦腾喊到:可以了,收手吧,你现在不要去控制过大的力量,不然你控制不好,容易伤到人。

秦腾像没有听见一样,他已经忘了周围的一切,他只记得自己是风,甚至连自己有意识,有思想都忘掉了,他舅舅看见这种情形,赶紧飞上天去,将秦腾打晕,将他抱回去,而那些风也就逐渐淡去。

秦腾的舅舅对他父亲说:看来亲疼这小子悟性不错啊,这么快就把控了这么大的力量。他父亲知道,亲疼已经就快成功了,他与秦腾的舅舅来到山脉下,等着秦腾彻底掌控力量后,来到这里移动万里山脉。

秦腾经过这次对山脉的移动,大惊了神明大陆,虽然他还只是破灵,却达到灵者的境界,他是破灵境界的巅峰,离灵者只有一步之遥。

第二天秦腾醒来,这一天正是秦腾的十岁的生日,他的家人给他准备了丰厚的礼物,亲疼醒来很开心,这六年他一直没有时间玩,没有时间干任何徐修行无关的事,今天大家都为自己来庆祝十岁生日,很多父亲的朋友与下属都来为他助寿,其实这些人都来找机会来到他们家族来捧场。

在午饭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说:公子本领过人,将来必然成为神明大陆上的佼佼者。另一个人接着说:那是当然,昨天公子惊天地泣鬼神。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大的作为,可谓是世间奇才呀,当年您也是四岁就破灵,可谓就是世间罕见,昨日公子的神通更是流传千古呀!

他们讨论的津津乐道,秦腾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虽然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今天他是主角,他也只好兴致勃勃的听着这些长辈的谈论,他父亲接着说道:离七大宗派的选拔时间只有半年了,为了能让秦腾更有把握的被选中,我打算让他自己一个人出去历练历练,逼近在家中的练习不能让他知道外面世界的奇妙,接下来他出去历练的半年里,还要请给位在外面多多照应,我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下面又有一个人回道:公子年仅十岁,让他自己出去会不会太早了,外面时间险恶,野兽,灾祸突如其来。若是应付不好可是要丢了性命的。我看公子还是在家里慢慢修行,在几位长辈的帮助下,成长一定会很快的。

秦腾早就想离开家出去历练,他想有独立的修行,赶紧对父亲说:父亲,外面的一切危险我自己都能处理,呆在家里只能学习你们叫我的知识,这么多年我也学到了不少,我想出去之后,好多血出来的东西才能真正的实践应用,两者相辅相成,才能达到更多的能力,何况有这么多叔叔伯伯旁忙,应该不会遇到太大的困难。

他父亲看他这么有骨气,心中也十分高兴,就对他说:好,出去历练是好事,但是我要跟你说,你出门在外,要严格遵守道义,看见好人不可乱杀无辜,看见恶人要惩恶扬善,多多复习以前学过的本领,也要时常记起这么多年我们对你说的话,这么多年,我们做的一切就是想打好你的基础,没有让你早早就进入灵者境界,虽然你现在基础不错,掌握了很多灵者也没有掌控的本领,但是出去后千万不可骄傲,多多虚心学习,人人都有它的长处。

秦腾认真听了父亲跟他说的话,他现在的心早就飞到了外面,他这个年纪,就是想无拘无束,他问道:不知道去哪个地方去历练,可以增加修行。

他父亲思考片刻对堂下的众人说到:各位给出个主意,看看他去哪里历练比较好。

下面一个人说:可以去我的万灵山,那里天杰地灵,上通天地,下通地灵。是修行参悟的好地方。

他父亲说到:嗯,万灵山,出过多位高人,那里是高人频出的地方,秦腾若是去那里修行,一定会有所增强。秦腾,你可愿意跟这位伯伯去万灵山修行呢?

秦腾心想:自己一直在经历修行,却从来没经历过真正的危险或真正的运用法术,自己不能一直修行,要修行与实践相结合才可以,在实践之后才知道自己修行中遇到的问题,才能及时改正,才能在半年之后的选拔中遇到特殊情况之后有准确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于是他对父亲和那位伯伯说:万灵山虽然很好,却也只能是修行与参悟,若是没有真正的实践,不知道自己现在参悟的东西是否准确,就无法发现我的问题,如果到自己能真正运用法术,到搏斗与战争的地方,那样会领悟到更多东西。

那人不禁赞叹道:公子果然好志气,愿意但艰苦的环境中去。

他父亲很高兴,对秦腾说:嗯,你有这个想法不错,不知道哪里有这样多条件,可以让秦腾真正投入实践。

又有一人站出来,说到:我们狼牙谷有我训练百年的狼性神兽,专门给各路高人训练法术,那些神兽,个个经过我的训练,有专门的一套强化训练策略,而且不会伤到人的性命,正符合公子的要求。不知道公子是否想去。

秦腾又一想,自己也经历过不少的幻想野兽,虽然有些帮助,但一切却还是在控制之中,遇到危险也无法真正激发身体中的力量,他想去面对真正的世界,去感受真正的险恶。他又对那人说:对于这种联系,我也是经历过不少,但那毕竟不是真正世界,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外面世界变化多端,不是我们能够料到的。只有经历过真正的外界危险,经历过真正的生死关头,才能增强自己的意志。真正感悟到太内地的力量。

一番话之后,烫伤的人都大吃一惊,秦腾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的志向,有人窃窃私语说:这人绝非池中之物,当年出生的时候就有人说过,此人诞生于是,定然会创造神明大陆另一个个最高境界。当时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最高兴的是他的父亲,当年自己像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倒还没有如此的觉悟,就对秦腾说: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但不要过于着急,慢慢修行打好基础才行,更不要骄傲急躁。

秦腾接着:孩儿明白,只是孩儿修行六年,都是在长辈们的呵护下,是个该到外面历练历练了。

下面一个年长的长老站出来,走到秦腾的身边,对秦腾说:孩子年纪轻轻,但却有可塑之才,若是相信老夫,就跟我走吧。

堂上的人都不认识这位长老,秦腾问道站起来,向长老行了个礼,说道:不知要带我去那里呢?

长老说:若想要练真正的身法,就要去远古森林,那里有远古神兽,若是在那里生活半年,那绝非一般人。只是那里凶险万分,不知公子愿意去否?

秦腾听了很是兴奋,这正是他想去的地方,急忙回答:就是有千难万险,我也要去闯一闯。说着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征求他的同意。

他父亲还是有些担心,那远古森令处处都是危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要了秦腾的小命,但是他知道,只有去哪里秦腾才会得到真正的提升,他相信秦腾可以处理好,就对秦腾说:你如此想去,那就去吧。

秦腾很高兴,他齐声就跟随长老前往远古森林,这次他独自一人,没人可以帮到他,只能独自去面对真正的野兽。

[标签:第13]

《领主万岁》第十四章 同行

秦腾独自一人在远古森林中行进了几日。

随着他的深入,他发现了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这远古森林中。这些人大多结伴同行,而且似乎是有着共同的目的

秦腾在一棵大树上停下了身形,因为在前方出现了两拨人马,估摸着有二十人左右。

秦腾不得不隐匿在树干后,看能否从这两拨人的对话中探得一些有用的信息,得知这远古森林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热闹。

想不到竟然在这儿遇上了你们王家的人!你说是不是冤家路窄啊?王啸!一拨人中一人冷笑到。

开口的是一个青年男子,约摸二十岁左右,一头披肩的头发,面容俊秀,衣容华贵,不可一世,看起来是这拨人的首领。

哼!慕容必,想不到你慕容家也觊觎这宝物,为了宝物尽然出动这么多人!还真是不惜劳师动众啊!对面那被叫做王啸的人冷哼一声回应到。

此人看样子也有二十岁左右,却是一个较为强壮的大汉,面容粗犷,眼如铜铃,穿着一身兽皮紧身衣,手里还拎着一只大斧头,给人以霸道的感觉。

哈哈哈!就准许你王家窥探宝物,我慕容家就要袖手旁边吗?真是可笑至极!

慕容必仰天大笑,随即又停住笑声,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家只有五六人的人马,眼角中露出一丝杀机。

倒是你王家,就带这么几个人,还想寻宝物。不如今天咱们就在此地把两家的恩怨算上一算,如何?

慕容必占着自己人多势众,动起了歪心思,想在这里一举灭掉王家派的人。

在暗中观察的秦腾这时候算是看明白了,原来这原始森林里突然多出这么多人马是因为这里有宝物出世,众人都为寻宝而来。而眼前的这两拨人马显然相互之间认识,而且这两对人马的家族之间似乎还有些恩怨,仇人见面,便是你死我活。

王啸被慕容必的话惊的怔了怔,想不到这慕容复竟然已经对他们动了杀机。但是旋即又释然,心料想慕容必定然以寻宝为重,如此说只是虚张声势,并且更应该会顾虑自己家族对于这件事的重视,若是他们一死,家族定然会怀疑上他们,所以猜定慕容必不敢动手。

王啸虽然平时看起来十分粗犷,但是却是粗中有细,所以家族才会将如此重要的寻宝事宜交给他做。

慕容必,你不必吓唬我,此次啊!慕容必,你

王啸直到现在才发现他错了,他太过于信任自己的判断,认为慕容必一定会有所顾忌,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们现在正处于远古森林之中,他们的死只会被认为是被凶兽所杀,再者寻宝之人众多,有这么会怀疑到慕容家身上去呢!

慕容必早料想到了这一切,倚靠这人多,可以瞬间将王家的人灭掉,事后处理成被凶兽所伤,一切合情合理,只怪那王啸太过于自信,如今后悔已来不及了。

慕容必趁王啸说话间,瞬间偷袭,一把带着灵气的短剑准确的插入了王啸的腹中,灵气在王啸体内肆掠,破坏者王啸的丹田,鲜红的血液如同一条条毒蛇一般流出,带着慕容必嗜血的笑容,似乎在嘲讽王啸的愚蠢。

啊!

王啸因为腹部传来的剧痛发出一声惨叫,忍着那股痛感挣扎着强行运转灵气,手中的大斧头带着紫色的灵气向那慕容必砍去。

两人同为灵者中期强者,平时两人实力都不相上下。但是如今形式不同,慕容必偷袭得逞,王啸丹田受损,灵气外泄,再无往日的勇猛,斧头虽然快,但是比起平时,慕容必一个闪身,拔出短剑,轻而易举的就多了过去。

哈哈哈!看来你是不行了啊!平日的威能都到哪儿去了啊!

慕容必再次仰天大笑。

嗤!

对于慕容必的嘲笑王啸只感觉口中阵阵苦涩。感受到体内丹田之中正在快速散去的灵气,王啸直到如今再也不是那慕容必的对手了。而自己丹田被慕容必的灵气所毁,自己如今是没命离开这儿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王啸放弃去和慕容必纠缠,而是拼尽所有灵气,手持巨斧,冲向了慕容必的手下,心想就算是自己死,也要带走一片你们慕容家的人。

慕容必的手下猝不及防,众人都没想到这王啸尽然会放弃慕容必跑去诛杀他们。

就在瞬间,王啸的斧头冲过人群,一下子带走了四条人命。虽然这些手下实力都不弱,都破灵中期的高手,可是对于灵者境强者来说还是不够看,尽管这位灵者境强者丹田已经被毁。

王家的人明白了王啸的意图,所有人都红着眼慷慨赴死般向慕容必冲去,想要纠缠住慕容必,为王啸争取更多的时间。

可是奈何他们实力对于慕容必来说实在是太弱,几个照面就被慕容必那柄短剑收割掉了性命,尽管死去时眼中充满着不干与仇恨,可是这也没有办法改变实力上的差距。

慕容必阴沉着脸走向正在人群中厮杀的王啸,此时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强大的灵气被灌输到了短剑之上。短剑被其狠狠抛出,嗤的一声准确的刺入了王啸的后背。

啊!

王啸再次惨叫一声,想要拔出短剑。

可是慕容必并不给他这个机会,慕容必突然发力,整个人释放出强大的灵气,一下弹射而出,突然出现在林啸的背后。一把拔出短剑,随后又对着林啸的头拍出一掌,强大的灵气从王啸的脑袋中崩裂而出,带着后悔与不甘,王啸最终在这一掌之下毙命。

老四,处理一下。收回短剑,擦了擦手,慕容必对手下中的一个瘦子交代到。

是!

被叫做老四的那人修恭敬的答到,随即吩咐其他人开始处理王家那些人的尸体。

秦腾在暗中静静地观察着这一切,当那王啸被害之时他并没有出手相助,因为在这几天的行程之中,他早已见惯了这些厮杀,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这些人的恩怨太过于复杂,他们自己的恩怨自己解决,自己只能旁观。而如今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秦腾准备悄悄的离开。

谁!给我出来!

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确是那慕容必的声音。

正要离开的秦腾听得此喝声旋即全身紧绷。

难道是自己被发现了?自己隐匿的很好啊?

秦腾心中发出疑问。

可是随即他就明白了,慕容必并没有发现他,而是朝着林浩对面方向的树林中在大喝。

慕容必等人手持利器,随时准备将林中偷窥之人诛杀,因为若是被此人走露了消息,对他们及他们的家族都将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林中陷入了可怕的沉寂,甚至可以听见所有人的呼吸。

朋友,若是你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慕容必冲着林中再次大喊了一声,而他的眼神愈发的阴狠,灵气在短剑中汇聚,随时就要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取了那偷窥之人的性命。

窸窣窸窣。

一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后,那林中终于走出一人。

当看到那人,慕容必及其手下瞬间都放下了戒备,冲着那人哈哈大笑。

慕容少爷,就这毛头小子,不劳您动手,我就替您解决了!那老四谄媚的说到。

刚才被喝声吸引停留下来的秦腾这才看清那走出之人。

那人穿着一身的素衣,年纪似乎比秦腾还要小一些,虽然是男孩,可是却长得比一般的小孩更加纤细,而且皮肤也很是白皙,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那老四冲着那少年走去,带着残忍的笑容,而那少年早已被这阵势吓得动弹不得。

老四挥舞起手中的长刀,就要一刀砍下那少年的头颅。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长刀离少年的脖子仅有两指的距离时,那长刀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本来所有人都期待着下一秒那少年的血浆迸出,脑袋落地。

可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都惊惧万分,就连那慕容必都瞳孔微微收缩,因为这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只见在那素衣少年的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少年,这个少年虽然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让人觉得恐怖的是那老四带着破灵中期灵气全力砍出的长刀此时正被那少年一把抓在手中。

那老四此时更是吓破了胆,因为只有他能体会到这个少年的恐怖,他那只手就像是凶兽一般,自己被钳制的不能动弹丝毫。

秦腾手中突然发力,那老四的长刀就此被捏的粉碎,而附在其上的灵气更是瞬间土崩瓦解,毫无抵抗之力。

此时的秦腾在外人看来虽然仅是破灵境巅峰,与灵者境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自从万象塔中出来后,经过父亲及舅舅众多长辈对其潜能的疯狂压榨,以及自身对于两部法诀极致的理解,其本身的实力早已远远超过了灵者境,战斗力较普通的灵者境中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位兄弟,看来这位小兄弟是你的朋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见谅。

那慕容必显然是颇有城府,从刚刚秦腾的雷霆手段中看出了他的不凡。并没有想普通人一样把秦腾当做一个破灵境巅峰的小孩,而是从秦腾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让他很不舒服,他知道这少年的实力必定及其恐怖,至少在其之上。出于这样的考虑,慕容必显然是选择了对秦腾示好。

走。秦腾只是淡淡的说了一个字。

对于这群人,秦腾没有丝毫的好感,之前没出手是因为是他们自己的私人恩怨,而此时出手则是因为这群人竟然对一个不相识的小孩出手,就因为不小心窥探到了他们的下流勾搭。

那慕容必对于秦腾如此简短的回答也是微微一怔,不过这反而让他加深了自己的猜想,因为只有足够的强大,才会在面对如此多高手之时还如此淡然处之。

既然公子如此要求,那我等也不便多留,就此告辞,后会有期。言罢就转身离去。

其手下对于这位公子的举动显然是不能理解,但是碍于命令,也跟着离去。

公子,刚才为何不处理掉那两个小东西,况且他们还知道了咱们的秘密!一手下不满的说到。

慕容必冷哼一声,你这个蠢货,你以为那少年是普通人,就刚才他显露的那一手来看,他的修为绝对不亚于我,甚至在我之上,就算我们一群人围攻他,获胜的几率也几乎为零!

手下听得慕容必这样说,都是一片愕然,想不到那少年实力竟那般强横,不由得又为感觉劫后余生感到庆幸。

你没事吧!秦腾向那素衣少年问到。

没事,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素衣少年虽然刚才命悬一线,可是此时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似乎刚才的事没发生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远古森林里啊?

秦腾对于这个看起来不平常的少年很是好奇。

我叫火灵儿,是来这原始森林里历练的。那火灵儿俏皮的回答道。

火灵儿,真是好名字,我叫秦腾,也是来这远古森林历练的,你一个人实在太危险,若是不嫌弃,可以和我同行。

秦腾对于这个小兄弟很是有好感,又担心他一人独自历练再次发生这种事,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所以邀请火灵儿和他一起上路。

好啊好啊!火灵儿欣然答应,对于这位救命恩人,他很是感激,如今能和他一同上路,实在是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