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亿万继承人免费最新章节,闪婚亿万继承人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闪婚亿万继承人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闪婚亿万继承人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南宫爵也没让任何人失望,八年,只用了八年,南宫爵便完成了其他华夏大家族两三代人都没有完成的使命,使南宫家成为北美影响力最大的华夏财团。
若不是南宫爵贝母亲苏贝芸担心绝后,千里迢迢急着把他召回来,说不定还要在美国呆在什么时候呢。然而就算把他找回来了,可是安排了无数相亲,其中自然不乏名门千金,绝色妖娆,可是他依旧...
闪婚亿万继承人免费最新章节,闪婚亿万继承人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闪婚亿万继承人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闪婚亿万继承人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闪婚亿万继承人》家庭宴席

南宫爵也没让任何人失望,八年,只用了八年,南宫爵便完成了其他华夏大家族两三代人都没有完成的使命,使南宫家成为北美影响力最大的华夏财团。

若不是南宫爵贝母亲苏贝芸担心绝后,千里迢迢急着把他召回来,说不定还要在美国呆在什么时候呢。然而就算把他找回来了,可是安排了无数相亲,其中自然不乏名门千金,绝色妖娆,可是他依旧不为所动。甚至最后都说出再让他相亲便甩手不管南宫家事的狠话。这也让众多倾慕他的富家小姐觉得他有什么问题,甚至传闻他根本就对女人不感兴趣的话。

其实南宫家里谁都知道,他只是被五年前的那段感情上的太深,自那以后,他便再也不跟任何女人发展恋情。苏贝云自然是不在乎他宝贝儿子管不管南宫家的生意,可是也担心把他逼急了做出什么混账事,便也不再催促他了,只是心里总是记挂着。

不巧的是南宫家两老刚刚因为紧急事务飞往欧洲,这边南宫爵便来了个闪婚,还是闪婚的一个他们连听都没听说过的女人,这不由得使二老心急如焚,只想立即飞回来看看是哪个奇女子让儿子冰封五年的心解了冻,只是那边也事关重大,也只能先处理玩欧洲的事务再回了。

一辆加长凯迪拉克停了下来,司机走下来打开后面车门,南宫爵率先走了下来,随后站在车门旁,不久,莫小夕便也从车门出来,见南宫爵伸过手臂,本能的向旁边闪避了一下,南宫爵眉头不自觉的沉了沉。

这个宴会很重要,我希望你配合南宫爵冷冷的说到,从周围瞬间已经降了几度的空气中就可以感觉到,他很生气。

想到所经历的一切,莫小夕觉得,她就像一个被人操纵的玩偶,程俊毅是这样,现在南宫爵也是这样。便忽然觉得很委屈,看着莫小夕低着头慢慢靠了过来,眼眶带着淡淡的红晕,心下突然闪过一丝不忍,便轻轻说到:这是你第一次见他们,我不希望你以后在我这里受欺负。

虽然莫小夕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宴会,也不是很懂南宫爵的意思,但见他轻言细语的在耳边说话,一丝异样的感觉在心里升起。

看着前面哥哥和莫小夕勾着手臂走了进去,南宫悦心里的一阵阵的酸楚与嫉恨。

哥哥是我的,你算什么东西,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是我的南宫悦心里恨恨道,随后强挤出一个笑容,缓缓跟了上去。

进门才看见外边占地巨大的圆筒状建筑里面的奢华装饰,金色的墙面底色和楼梯护栏,平整的玻璃质地砖,里面镶嵌着一朵巨大的不知名的花,走在上面便如走在这朵巨花之上,给人一种舒适又惊奇的感觉。

南宫爵毫不停留的顺着楼梯往上走,二楼到没有一楼那么大气夸张,只是更显精致,一出楼梯,便是一扇大玻璃门,门口站着两个黑服壮汉,看见南宫爵和莫小夕到来,忙弯腰道:爵少!

南宫爵却连头也不点的往前走去,如同高不可攀的帝王。莫小夕心里嘀咕着:像他这么嚣张的估计也没谁了。

南宫爵可不知道南宫爵此时在想什么。两黑衣保镖见莫小夕勾着南宫家的手站在他旁边,连忙再次弯腰,喊道:少夫人。莫小夕一听脸色微红,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只是微微滴下了些头。南宫爵却略微回过头,见到莫小夕粉嫩的小脸,不知为何,顿时心情大好,嘴角微微勾起,居然冲着两人微微点了点头,两人顿觉受宠若惊,有些不知所措,南宫爵却径直拉着莫小夕便往前走去。

推开大门,里面是一个大厅,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一楼大厅,只是做的更为紧致,墙面上挂着各种美术作品,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头顶,使得整个大厅都闲的波光粼粼,份外漂亮。

大厅中播放着缓和的音乐,充满着一种恬静高雅的气息。大厅中已经站着很多的人了,大多拿着酒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声交谈着。

站在大厅门口不远处一个手拿水晶高脚酒杯酒杯的中年人看见南宫爵进门,当先走过来喊道:爵少可是来晚了啊南宫爵对他轻轻点了点头,也不回话,见惯了南宫爵冷淡得能冻死人的面容,莫小夕倒是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不过那中年却是面色微变。

其他人听到也连忙过来一一打招呼,南宫爵却没看其他人,拉着莫小夕快步走到一个大厅偏里面的一老者面前,南宫悦也紧紧跟在后面。

陈伯。南宫爵恭敬喊道,随后看向莫小夕。莫小夕还没来得及什么表示。后面的南宫悦已经立马上前,娇声叫到:陈伯。陈伯对着两人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把目光看向后面的莫小夕,一脸的慈祥。

莫小夕不知道这个陈伯是谁,只知道自认识南宫爵以来,没见过他对谁这么恭敬过,在看见南宫悦也如此,想来应该是南宫家爵交好的一个长辈,虽然她讨厌南宫爵,但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一个慈祥老者表现出来,便也轻声喊道:陈伯。

好,好,好。陈伯很开心的笑道,你小子都到了三十了,才娶到一个媳妇儿,这回南宫老头儿和苏丫头该放心了。有空就带她去看看那老头儿吧。他说的南宫老头自然就是南宫爵的爷爷南宫定远了,苏丫头则是指南宫爵的母亲苏贝芸。莫小夕听到陈伯这么说更觉得他在南宫家的地位不一般。

好的。南宫爵恭敬的答道。

全场几十个人在南宫爵进来之后都慢慢围了过来,显然这个宴会是以他为中心的。

音乐缓缓停了下来,见众人都已经慢慢聚过来了,南宫爵从穿梭的酒侍手中拿起两杯红酒,将一杯交给莫小夕手上,自己在拿上一杯。对着众人微微示意,随之轻轻的喝了一口,众人会意,都端起手中的酒杯喝上一口,莫小夕见状,只能跟着轻轻的抿上一口。

[标签:第13]

《闪婚亿万继承人》五年前

莫小夕能够很是明显的感觉到,下面的许多人都并不是十分愿意答应,只是摄于南宫爵的威严和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只能随合着。

莫小夕从没和见过今天这样的南宫爵,以前的他要么冷的像块千年不化的冰雕,一旦发脾气便像一个暴烈的侩子手,让人不由的害怕。而现在的他,更像一个高贵的帝王,一句话便决定这所有的事,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是那般的霸道却又不得不让人信服。

莫小夕正呆呆的看着南宫爵的背影想着问题,没想到南宫爵好好的说着话却忽然回过头来看着她,不由得又是一呆。

南宫爵回过头正看见莫小夕呆呆的看着他,心里不由得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刚刚因为与众人相争的锐气慢慢消散着,只是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到。

南宫爵拉过莫小夕站在他身边,莫小夕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几十双眼睛都盯着她,赶忙又低下了脑袋。

南宫爵也不在意,以一种他很少会用到的温和的语气缓缓道:她叫莫小夕,想来大家都在婚礼上见过了。环顾了一下下面各位,又接到:只是在这里我要重新强调一下,以后,她。说着边看着莫小夕,便是我的妻子,同时也是南宫家的大少奶奶。

下面除了陈伯以及极少数几个人面带微笑,真心祝福之外,大多数的人都是一脸冷漠的样子,或者虚伪的逢迎一下。之前大家都以为南宫家大少爷一定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少奶奶,不管是对个人还是从家族都有好处,这时不知道从哪带回来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女人就结婚,一看也知道绝对不是哪家豪门的千金。加之五年前,南宫家差点因为那个女人毁了,自然对她十分抗拒,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这不过是大少爷娶来玩玩的而已。

南宫爵自然是看见了下面各人的表情,语气变得凌厉起来,说到:既然她是我夫人了,那么以后她的事便是我的事,希望各位明白。

莫小夕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可是南宫悦明白,南宫家内部团结一致,但一个如此庞大的家族人丁却不兴旺,到南宫爵这一代依旧只南宫爵和南宫悦两个人,大伯南宫正伯至今未娶,当然也无子嗣,至于原因莫小夕自然是不知道的。正因如此,南宫家必然要用很多外人,南宫家的人只是居中操控一切。但庞大的南宫家自然会擦还能省一些利益冲突,这也是每个大家族都会产生的问题。

莫小夕既然已经嫁给南宫爵,以她南宫家大少奶奶的身份自然是会接触到很多权势的问题。南宫爵在这种家族高层管理人宴会上说这种话便表明,以后莫小夕和他将是一体的,莫小夕所做的决定也会代表他的意志,当然,一旦任何人想从莫小夕这里打注意,也得考虑到南宫爵这一关。作为南宫家现在的实际最高掌权人,这样的话说出来无意识给莫小夕套上了最坚硬的保护壳。

当然,这复杂的一切,莫小夕是不会明白的。

她只是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暖意,原来今天带她来参加这个宴会是为了见家族的高层人员,在这种场合说出这样的话,应该说明他是真的很在乎我吧,则过头看着南宫爵认真而刚毅的脸,莫小夕默默的想到,但是一想到自己是被他抢来的,我应该恨他啊!躁动的心便立刻又被她强行冰封住了。

当谈完公事,宴会便才算开始了,一盘盘精致的点心被摆上大厅周围的长桌上,只是没人真的去品尝这些美食,都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当然,除了陈伯外,他仿佛是个老顽童,每个人都很尊敬他,他也能和每个人说笑。

这种宴会莫小夕并不喜欢,从刚开始一盘盘端上来的点心,她便一直没有动过,陈伯排开身边的人向这边走了过来,莫小夕并没有看见。

小女娃娃,不开心啊陈伯的声音突然在旁边响起,将莫小夕从思绪中惊醒,自从与程俊毅分手以来,脑袋里都是乱糟糟的。

没,没有啊。莫小夕连忙道,即便是心中抑郁,又能跟谁说呢。

陈伯轻微叹了口气,说到: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了,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些事。陈伯看了看不远处正和几个南宫家高层谈话的南宫爵,缓缓道:小爵这小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打小就聪明伶俐,别人看他都觉得他刚毅果决,只是我知道这小子心里还是很脆弱的,最容易被他在乎的人伤害到。

说到这里,又顿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接着道;五年前的那事伤的他那么深,我和他父母都觉的他恐怕是很难走出这个心结了,难得看见他那么关心你,虽然我也不知道原因。

五年前?莫小夕轻轻道。

陈伯微微一愣,看了看她,说道:他既然没跟你说自然有他的道理,等他以后愿意跟你说你就知道了。

我才不稀罕,那恶魔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我才懒的管。莫小夕心里想到。

他是个好孩子,虽然外表霸道,做事狠绝,但对其身边人,倒是强过了无数人,你们既然走到了一起,就希望你们以后能互相体谅,走到最后。

莫小夕并不答话,她甚至都没明白他们这算是什么,更没想到以后会怎么样,陈伯看了看莫小夕,轻叹了口气,转身便走了。

陈伯早已经发现他们俩只见不是很对劲,不像是平常的夫妻,但南宫爵能够结婚,这已经是最大的喜事了,所以能够开解一下便开解一下吧,至于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都是他们之间的缘分,也强求不得。

莫小夕虽然隐隐觉得陈伯说的对,但是要让她承认这些却千难万难,在她心里,南宫爵早已经被她强行打上了邪恶的标签,她在已经决定要恨他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