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难撩免费最新章节,君心难撩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君心难撩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君心难撩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众人轰然跪了一地,低头不应。
这是什么阵仗呀?清璃顿时不知所措。各位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韩铁也单膝跪着,不卑不亢地说道,六小姐,您难为韩某!这些东西本是从街上的店铺里卖的,人家不接退回的货,若弄出去,放进九殿下府中或太子府里,更不太妥当。再说,古丽夫人也允准了放在这边的。
可是我这我这也没地方安置呀。
六小姐答应了...
君心难撩免费最新章节,君心难撩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君心难撩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君心难撩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君心难撩》第012章 把一身伤缝补起来

众人轰然跪了一地,低头不应。

这是什么阵仗呀?清璃顿时不知所措。各位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韩铁也单膝跪着,不卑不亢地说道,六小姐,您难为韩某!这些东西本是从街上的店铺里卖的,人家不接退回的货,若弄出去,放进九殿下府中或太子府里,更不太妥当。再说,古丽夫人也允准了放在这边的。

可是我这我这也没地方安置呀。

六小姐答应了就好。韩铁这就命令,大家把柴房里的木柴都搬出来,屋子清扫干净,铺好地毯,弄好墙纸,房顶上罩防雨布,前后窗都封上窗纱,最后再摆放床和橱柜

一群人轰隆轰隆地一阵忙碌,不到一个时辰,柴房成了一座美丽的闺房,房顶上甚至吊了红纱顶,防止灰尘飘落。

清璃目瞪口呆,赞叹不已,反而是一身破败褴褛的她,像个叫花子,与焕然一新的屋子,格格不入。

韩铁忙完,最后帮她打开衣柜,里面是满满的华艳的衣袍,还有簇新的佩饰。

六小姐不必拿做笼布的布自己做衣裳,这里面有合适您穿的锦袍。说完,他又递了一封信给她。

是恒给她的吗?清璃满怀希冀的打开来,上面是一行龙飞凤舞的字,落款却不是宇文恒,而是一个泰字。

信上只有一句话,璃儿,好好活着,迟早有一日,我定立你为太子妃,让欺辱你的人,死无葬身之地。泰。

韩铁从旁静观她的反应,见她没有感动落泪,不禁怀疑她没看懂。

从前太子给她一块儿糖,她都千恩万谢老半天呐!

为了写出这句话,太子爷撕了半篓子的纸,撕了写,写了撕,洋洋洒洒都是半张纸,却又怕六小姐一个字也不认得这上面写的是,将来太子爷定立您为太子妃。六小姐,您可有要给太子爷的话?

原来,她从前不只可怜,还是个悲催的文盲呐!难得太子竟不嫌弃她。

她忽然有些愧疚,因实在承担不起这样的爱恋。

清璃想知道,太子殿下为何对清璃如此好?再这样下去,清璃恐怕还有杀身之祸。

韩铁这才又想起她失忆的事,忙引着她到门口,把院子里的大树指给她看。

太子爷曾经爬到那棵树上抓鸟,当时眼见着要摔下来,是六小姐眼疾手快,抱了一捆枯草柴在树下所以,没有六小姐,就没有太子殿下。不管太子殿下对六小姐有多好,都不算过分。

清璃良久无言。 

那是一棵合欢树,借着室内刚刚点亮的灯和门口的两盏红灯笼,可以看到合欢花开得正艳。

高而笔直的树干长到了三层楼的高度,一个小孩子从上面摔下来,少不得腿断脚残。

宇文泰贵为未来天子,能把那点恩情铭记至今她和宇文恒就更没可能了。

韩铁给她慢慢消化的时间,见她神情里没有欢喜,反而凄怆,不禁唏嘘一叹。

六小姐,您要离开这柴房,势必要依靠太子殿下,还请好好保重吧。橱柜里还有药膏和疗伤的东西。慕容景芙素来小气,借故说她舅母生病,把归斯神医带走了。所以归斯神医恐怕是来不了了。

果然如此!清璃微扯了下唇角,忙道没关系。

将军辛苦了一晚,我这儿也没有可答谢的,今儿先欠着,改日再还。不过,这些家具到底花了多少钱?

不多,正好一千两。

清璃仔细看过了衣袍,以及梳妆台里的首饰,把手上的字条扑在桌面上,反过来在无字的一面,占了伤口血滴,写了一句,欠钱两万两,苏清璃。

[标签:第13]

《君心难撩》第014章 我对你,没有兴趣

回过神来,她这才发现身上只穿了一件淡紫色的丝缎短裤,具体来说,应该是古代女子的小内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平板身材,倒也没什么豆腐好吃的,也不能不要他帮忙。

她侧首看他,就见他眼睛也没乱瞟,俊颜紧绷着,满脸上都写着,我——对——你——没——兴——趣!

她深吸一口气,故作泰然,尽量挺直脊背,先拿红色的玛瑙药瓶,把药粉倒在伤口上,那是促进新肌生长的,尽量用镊子把两边的肌肤拉拢,把线拽紧,这样痊愈了,疤痕会小一点。

说完,她就咬住帕子,从镜子里给他递眼色,让他开始。

宇文恒依照她说的,把伤口拉拢,手上扎下去第一针,自己周身的肌肉也绷紧了,仿佛这一针扎在了自己心口上,眼皮眉梢更是不寻常地跳了两下,豆大的冷汗从额上沁出来

足足忙了半个时辰,他才细细地帮她包扎好,自己身上的黑衣早已被汗浸透。

他不敢停歇,又依照她的指点,从衣柜里给她拿了内衫白袍,帮她穿好。

拿那件水绿色的袍子,你直接帮我穿好了再走吧。我穿着衣服睡,晚上不必拉扯毯子厮磨了伤口,早上也不用再麻烦一遍。

他干脆把衣服,鞋袜都给她整理好,连同头发也细细地给她梳理整齐。

见他摆弄良久,都梳理不成发髻,清璃不耐烦地瞪他一眼。

你给我梳一个你那样的就可以,头顶上一条小辫子,让头发散着即可。

哦。所幸,这个简单。

她头发浓黑,这样清洗干净了,摸起来也顺滑了许多。

他拿了与她衣服同色的水绿色丝带,给她把发辫系好,一抬眸,就见镜子里如仙的女子出尘脱俗,笑眼空灵,正幽凉淡漠地望着他。

视线相对,他心头怦然一阵恍惚,迅速别开视线,视线落在她的发顶。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这就要走了?清璃慌得忙站起来,转身对上他的眼睛,又无意识地握住左手,轻抚无名指上的戒指痕迹。

他随着她的动作,视线也落在那白色痕迹上。

她手已经洗的很干净,那一圈,却分明还是比其他部位的皮肤更白一层。如果那送戒指的人真的存在,又怎会让她来这里承受这种煎熬?

我换药找不到人帮忙你

我一定来!宇文恒抢言说完,环看四周,大哥心思缜密,她这里已经什么都不缺了,只除了吃得喝得。

他走到窗口,就飞身出去。

清璃望着窗子怔了一下,只觉得这屋子静得骇人。

却不过片刻,宇文恒又一阵风似地回来,手上提了一壶热水,还拿了一个大白碗,随即又从怀里掏了两个纸包出来。

搬了椅子搁在她的床侧,把一应东西放在上面,确定她躺着能触手可及,才退开两步。

他仍是尴尬,看着床边的地毯说道,若是夜里高热不退,多喝点热水就好了,一个纸包里酱牛肉,另一个里是葡萄干,多吃些,能扛得住疼痛。

清璃看得出,他做这些不过是出于愧疚和怜悯,多谢!说完,她就面朝床里侧躺着,再不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