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皇帝是颜狗免费最新章节,我家皇帝是颜狗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我家皇帝是颜狗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我家皇帝是颜狗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眦懿嘿嘿一笑,道:贵妃娘娘,小人不要什么赏,小人只要娘娘把小人放出去就好!
那贵妃闻言,柳眉微皱,道:这本宫初来此地,要放你出来,也只能去跟那些个大人商量,可是需要些时日的,可是这这女子口中的话,却是我急着要的。
眦懿低垂着头,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只笑道:那我告诉娘娘你,娘娘可定要放我出去的。
那贵妃,羞涩...
我家皇帝是颜狗免费最新章节,我家皇帝是颜狗无广告全文阅读

为您提供我家皇帝是颜狗最新章节及全本内容,我家皇帝是颜狗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精彩章节节选。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十二章 过河拆桥

眦懿嘿嘿一笑,道:贵妃娘娘,小人不要什么赏,小人只要娘娘把小人放出去就好!

那贵妃闻言,柳眉微皱,道:这本宫初来此地,要放你出来,也只能去跟那些个大人商量,可是需要些时日的,可是这这女子口中的话,却是我急着要的。

眦懿低垂着头,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意思,只笑道:那我告诉娘娘你,娘娘可定要放我出去的。

那贵妃,羞涩一笑,道:当然,你只管说来你的法子,要是真当有用,我定会放你出去。

眦懿眯下眼睛,又睁开,道:请娘娘让那狱使附耳过来,我跟他说了,让他转达给您,我这脏臭之人,是万万近不得娘娘您这千金之躯的。且这狱中人多嘴杂,免不得我上一刻说了,下一刻,这计划便到了别人手中,让别人抢先行了。

这话说的那贵妃心中舒畅,只呵呵一笑便让那狱使去听这犯人要说什么。

眦懿也不看那人嫌弃她的样子,只静悄悄的说着,见那狱使眼中一亮,暗自冷笑一声:果真是蠢的,这么明显的拉他下水都不懂!

那贵妃看着他们耳语,只笑意妍妍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待眦懿说完,那狱使便一脸兴奋的朝贵妃走去,想要附耳与贵妃说,却见他刚走进贵妃身旁,便冒出一个人,一脚踢飞了那狱使,又隐去了暗处。

那狱使方才省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忙垮着一张脸哀哀戚戚的告罪,那贵妃也没怎么做,只还跟之前一般,笑的温柔,见那狱使跪下了,只叹息一声,道:罢了,便赎了你这次了,走跟我去个僻静的地方,把这计策告诉我。

那狱使喜不自禁,暗道:这贵妃虽说经常威胁他,恐吓他,但是却从未动过手,这次他这般冒犯都只是贵妃身边的随从出来踢了他,贵妃竟然还宽恕了他,当真是个好脾气的贵妃。

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急急追上走在前面贵妃。

眦懿看着狱使那张欢喜的脸,笑了,笑的讽刺。

那贵妃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她本来就打算拉这个狱使垫背,没想到狱使这般没用,竟然不到一会儿就把自己的命送出去了。

眦懿往稻草那里挪,最近她身上的伤有些恶化的情况,即使没有人给她试药,用毒,她的身体情况依旧越来越坏。

之前还能走动起来的身体,现在连站起来都有些困难,眦懿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更快的变坏,这种感觉几乎快要逼疯她了。

眼睛已经适应了昏暗的空间,她扶着墙,往那堆稻草那里挪去。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能休息了

扑通——

贵妃把玩着手中的的团扇,等着下人给她带消息。

叩叩——门被敲响。

进来。贵妃换了个姿势躺好。

侍女低垂着头,轻声道:娘娘,那贱婢已经说了,现在是启程回宫吗?

贵妃轻笑一声,撇了撇嘴,道:哎,我近日有些不舒服,便是早日启程回宫吧。

那侍女低头应了声是,起身缓缓退出门外。

翌日,贵妃身体欠安,启程回宫。

眦懿等了几天她不知道,她只晓得她等了许久,仍旧不见那贵妃来放她出去,便知道了。

又过了许久,那狱使把她提出去,让她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袍子,又给她备了好酒好菜。

眦懿笑着把这些菜一口一口的吃干净,又问那狱使借了几本书,回了自己的牢房。

她接着那栏杆处的灯火看着书,看了一会儿,腿一软,便跪在地上了。

眦懿只是皱了眉头,便一个扶着墙爬起来,拿着书往稻草堆走,还没等他走过去,那牢房顶上便开了,狱使让她出去。

眦懿也没反抗,乖乖的爬出去,狱使头一次,带她下了楼,出了塔。

眦懿回头看了眼那高塔,忽而一笑,声音凄厉。

她笑着跪在了沾满血迹的断头台,那扛着大刀的大汉也不在意,他看过多少人死前死后的样子了,这人也没什么特别的。

眦懿侧着头,把头放在木桩上。

那扛着大刀之人,解下刀上的红丝绸,又喝了口烧刀子,一口气全喷那刀子上了。

眦懿看着那刀缓缓举起,闭上了眼睛。

铮——

眦懿睁开眼睛,只见一女子手握箭矢,策马朝这处狂奔,周围都是警戒的狱使。

那女子停在断头台前,拿出一块银牌,大声道:贵妃有令,此人救驾有功,暂且停止行刑,由贵妃提走眦懿,自行处置!

凌乱的场面一静,众多狱使侧身让开,只见一青衫男子缓缓走出人群,对那马上女子抱拳,道:不知姑娘可否让在下走近,瞧瞧这牌子的真假?

那女子听闻这话,直接把那牌子丢给青衫男子,那男子拿过细细看了一遍,交还给女子,这才挥了挥手,道:把眦懿放开,让这位姑娘把人带走!

眦懿被人踢出人群,那女子二话不说,把她揪上马,放在身前,便策马狂奔。

眦懿本来不好的身体更是被这马摧残的坏了几分。

停下时是在一客栈,眦懿被扯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中,推门又绕过屏风,带她来的那女子便自动消失了。

眦懿在地上趴了会儿,这才慢慢的撑着身子爬起来,她攀上椅子,瘫坐于上头。

那贵妃似是掐着点,待她坐上没多久,便推门而入,绕过屏风,见着眦懿,便红了眼眶,她远远坐于对面,叹声道:都怪我,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把这身体养的金贵了,这才几天便病倒了,此次却是我不好,我病了,那些丫鬟便自作主张,把我往宫里带,我是半路才醒的,估摸着你入狱的时间,怕是近日便要按照规矩死了,我惊的不行,便立马让人去接你了,幸好是赶上了!

眦懿微微一笑,只问道:那,眦某提供的计策,可曾管用?

那贵妃点头,一脸的欣喜,道:管用的,我后来见那女子的弟弟悲伤不已,便寻了些银钱,给了他,让他好生活下去。

眦懿点了点头,道:眦某能得娘娘这般贵人相助,自是感恩万分,可娘娘是救了一将死之人矣,某当是浪费了娘娘的苦心。

[标签:第13]

《我家皇帝是颜狗》第十四章 下马威

一双手揪住她嘟起来的嘴,语带叹息,和数不尽的宠溺,道:你也就是仗着我宠你。

季贵妃的唇瓣不易察觉的颤了颤,随即投入皇帝怀中,捶了他胸口一下,哽声道:我都快一个半老徐娘了,说这些肉麻话做甚?

那皇帝闷笑几声,便搂着她去练字,边练边道:那你带回来的这人,朕该给他个什么官职才好?

季贵妃撇嘴,道:给什么官职?他什么都没做,给什么官职哟!

皇帝没接话,只是搂过自己的美人捏了捏。

眦懿这天正静心在研读兵书,外头忽然传来一阵噪声,侍候她的宫女急急便冲进门来,结结巴巴的连说带比划,道:公子!您,您外头有人宣旨!

眦懿闻言一愣,随即起身整了一衣物便往外走,只见外面迎面立着一白面凤眼平鼻薄唇的公公,那公公穿着真谓是华贵不了方言,暗紫色的底布上面交错着各类绣线绣出的图案,远远一观,便是大气不已的样子。

眦懿走上前去,那公公举起圣旨,道:眦懿听旨!

眦懿顺从的跪下听旨,手放于膝盖之上,脊背挺直,头颅低垂。

那公公展开圣旨,大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眦懿,清新俊逸,品貌非凡,救死扶伤,正义之士今,特封为提辖,望卿之后钦此!

眦懿心中惊骇,随即平静下来,磕头行礼接旨。

动作行云流水,倒惹得那公公多看了他几眼。

眦懿行了礼,接过圣旨,便从袖中掏出一袋银子,塞入那公公手中,低声道:以后还得劳烦公公多多照应。

那公公微微一笑,把银子塞还给眦懿,后退两步,道:咱家不过是个小人物,用不得提辖您这般费心,要是没什么事,咱家这就先告退了。

眦懿勉强笑着道:公公慢走。

那公公点了点头,便冷着脸转身走了。

眦懿脸上青白咋显,片刻又回归平静。她这般容易便坐上提辖的位置,别人不服她,也是应该的。

眦懿缓缓呼出一口气,便见她身边的小太监寿喜,怀中抱着一巨大的木盒,眦懿挑眉问道:寿喜,你怀中这是何物?

那小太监,把盒子往上抱了抱,道:回大人,这是您的官服。

眦懿哦了一声,便道:去把东西放进我的书上罢。

小太监抱着盒子一蹲,道:喳。便去了书房放盒子。

眦懿缓步到客厅,静坐了一小会儿,那侍女便把饭菜端上来了。

这宫女的手艺不错,做出来的东西不说色香味三样俱全,但是色味两样绝对是有的。

眦懿吃的舒畅,又喝了盅莲子甜汤,便去了房中歇息。

她躺了一会儿,终究是睡不着,便爬起来走到书桌旁,点上烛火,细细摸着桌上那个盒子,许久,她才打开。

里头的官服是深蓝色的,上面放着一顶官帽,眦懿一遍遍摸过那些边边角角,嘴角勾起微不可查的细笑,她把官帽放在一旁,把官服拎起来,又平铺在桌上,手指摩挲过每处针线,每一块花纹,渐渐的轻笑出声。

第二天眦懿丑时便已起了身,侍女和寿喜还没起来,她便自己打了水,净了面,换了官服。

正准备走时,推门便见寿喜在那摆着精致的点心,寿喜见眦懿早早便推门出来,羞涩一笑,道:奴婢正打算叫您去呢,今天是您第一天上朝,奴婢想着您总得用点好的,所以便去了御膳房跟熟识的几个人讨了点点心,快些来尝尝吧。

眦懿点头走过去,看着点心的样士,点点头,道:你倒是有心了。

只见那一米宽的圆桌,竟快要被摆满了,上头的点心冒着热气,眦懿拿过一眼姜撞奶,闻了闻,处理的极好,没有奶的那股子腥气,姜味也是淡淡的,还有种说不出的清香。

桌上还摆着梅花烙,绿豆盒子,枣泥糕,槐蜜饼,糯米糍之类的,还有几样眦懿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手边被摆上一道咸菜,眦懿衬着姜撞奶吃下去,暖咸香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

又吃了几道菜,天色放亮,眦懿便丢了筷子,急急的扯着寿喜带路,去了刑部报道。

走了半个多时辰才到,彼时天色已是大亮,眦懿去时便有几个浅蓝色官服之人斜眼看她,她抓了一个人询问,方才寻到了自己办公之处,刚进门,门外便响起了钟鼓声。

眦懿转头看去,便见方才她进来的门口急急又赶进院子几人,那几人进了院子后,不知从哪冒出一穿着和她颜色一样的官服之人,那人右手执笔,左手拿一本厚册子,笔墨飞舞,刷刷写完后一笑,温声道:子书,识麒,你们又迟到了。

那被点名的两位淡蓝色衣物官使哭丧着脸,不住抱怨道:状元大人,不要这样吧?

那人笑的温润,轻声道:你们再不去工作的话,这个月可是要扣米粮的,毕竟,为我们国省粮食什么的,也是必要的。

那两名官员听到这话,便急急的往眦懿这里走来,然后进了她身后的屋子中,路过时还特意看了她一眼,那眼里全是了然。

眦懿皱眉,这种好像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晓得你的情况,真是不怎么好。

眦懿见那和她一样颜色官服的人往这头走,她没动,等那人过来后,她略微勾唇,走过去打算打招呼。

结果那看起来温润的人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也不看她。

眦懿的笑容一僵。

噗哈哈哈--他在干什么?

对哦,这是被我们状元的魅力折服了?哈哈哈。

我看他是想勾引才对,就像勾引了皇帝,把自己弄成个提辖!哈哈哈。

身后传来各个官员的小声嘲讽,和恶意揣测。

那些声音控制的刚好,不大不小,够她听到,又能让别人以为这只是在和自己人背后说人话。

眦懿转过身,朝说话最脏的那桌人走去。

背后言人,非君子。何不妨在我面前说?眦懿笑意妍妍的看着那两人青白脸色。

呵,属下哪敢啊!那两人中一个容貌俊朗的人暗讽道。

既然晓得自称属下,那为何不晓得背后议论比自己职业大之人,是为和罪?眦懿一笑,问道。

见那二人脸色苍白,眦懿笑道:看你们这样子,当是知道的。下属擅议上司,轻则拔舌,置其口不能言;重则剜耳挖眼拔舌,为其他官员以示警戒。你们说,本官新来此处,当一夜记全这些刑罚,你们本在刑部,不谨言,还擅议他人,这当是个玩忽职守之罪,天恩浩荡,圣上

眦懿越说越久,从各样刑罚,到伦理道德,再到民间百姓,长篇大论,说的这刑部竟是鸦雀无声。

本官本便是皇上钦点,你们若是觉得本官胜任不了此位置,本官绝不说什么,时间长久了,能不能胜任自是可以见真章,但你们竟是在本官报道的第一天便是如此作为,传出去像个什么样子?由小见大,这刑部的确不是朝堂,但这般做法也令人寒心!让百姓他国若是都晓得本朝内斗不断,人心不齐,轻则只是议论纷纷,重则是什么,你们能进这里,想必都是聪明人,本官在不多说。眦懿一甩袖子,接着道。

此是本官报道第一天,本官还望在座各位给本官和面子,就当是给本官身上这官服,和房中那圣旨一个面子,各自相安无事,你们看,成吗?

自然是成的。眦懿寻着声音望去,便见说话之人是之前无视他的那温润青年,她朝着那人点了点头,又转身沉声道:你们平日里可称本官眦懿,今日便这样吧,多不赘述,往后我们有的是时间细细商议。

眦懿说完转身便要走,忽的停下,转身看向议论她的那两人,皱眉道:本官今日本不愿见血的,不过俗话说的好,新官上任三把火,本官也不好意思把这约定俗称给免了,不过总归本官心善,你们二人今日工作完了,便去刑堂各领二十咸水鞭罢!

说罢,她转头看向坐的离她最近的那人。

那小官见眦懿看向他,下意识的缩了缩,反应过来又坐回去,不过目光始终不敢和眦懿对视便是了。

眦懿:你,姓甚名谁?

那小官把官服都捏皱了,生怕眦懿看他不高兴,张嘴便给他安一个罪名,然后跟前面那两个出头鸟一样去挨鞭子。

他右手捏着左手手心,结结巴巴道:下,下官姓齐,名远,字,字鉴武。

眦懿点头,又道:齐鉴武,你可知我的办公之所,在何处?

齐鉴武哭丧着脸,点头道:知道的,知道的。

齐鉴武站起来,走在眦懿左前方带路。两人左拐右拐,齐鉴武终于推开了一个房门,门辅一推开,里头的尘土便飘出来,被吸尽鼻腔中,然后被猛烈的咳出来。

眦懿眯着眼睛看她这办公的地方,地方宽敞明亮,只是里头的尘土有些多了罢,而且多的不是一点。

眦懿走进屋子,忽的道:你站住!

正准备逃之夭夭的齐鉴武哼哼唧唧的应了声,别别扭扭的站在门口,他现在哪哪都不舒服,就怕被那些人连累。

你进来。

齐鉴武叹口气,认命的进去,只见那新上任的提辖正捻着桌子底下的尘土,见他过来了,便笑眯眯的指着桌下的尘土道: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桌子底下的尘土,比桌子上面都多吗?

蠢货!齐鉴武想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