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全文免费阅读(李格非苏景阳)在线完本

《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全文免费阅读,李格非苏景阳在线完本,精品小说《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是天然萌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格非苏景阳,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景阳又挣脱不开,只好来软的。娘子,我看你刚才也没怎么吃,我去吩咐厨房里的小厮,给你单独做点吃的吧。明日进京我们可有的忙,说不定还顾不上吃的,现在还是先垫垫肚子吧。李格非见这么半天了,系.........
《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全文免费阅读(李格非苏景阳)在线完本

精品小说《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是天然萌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格非苏景阳。

《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第016章 相顾无言

苏景阳又挣脱不开,只好来软的。

娘子,我看你刚才也没怎么吃,我去吩咐厨房里的小厮,给你单独做点吃的吧。明日进京我们可有的忙,说不定还顾不上吃的,现在还是先垫垫肚子吧。

李格非见这么半天了,系统还是没有提示,也觉得这样对着苏景阳无趣,就往后退了退,说:

不了,我自己去,你又不知道有什么能吃的。

嗯,好,那娘子,我就在这儿等你。‘

苏景阳看着李格非松手往后退了,总算是舒了一口气,但听到李格非说要自己去又觉得有些失落。

回过味儿来的苏景阳又觉得刚刚李格非的行为也没什么不妥的。那胖嘟嘟的小脸上全是笑容的样子,又觉得有些憨厚可爱。

李格非走出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厨房,又在厨房里和厨娘闲聊了一会儿,说了些当今流行的美食,厨娘见这姑娘胖嘟嘟的可爱,心中觉得与她亲切,又不免多说了些话,厨娘就讲了自己家乡的四时景物和四时风味。

系统提示:获得厨娘好感,增加五分。

哈哈哈哈随便来要点吃的都能加分,真好,又能吃又能加分,李格非是高兴极了,也不免与厨娘多聊了些。

看来自己日后可以开个酒楼什么的,李格非感觉自己距离发家致富的路是越来越顺畅了。

吃了也不知道多久,李格非怕自家相公等的急了,终于是知道该结束对话了。

大娘,我不说啊,下回,下回咋们有缘再见,我得先去给我家相公带点点心,他等的该是有些着急了。

李格非说话的时候嘴里也没闲着,塞了一堆的东西,差点这一番话也说不清了。

大娘一听,还有相公,那更该多拿些,就一边说一遍往李格非的手里兜里再塞东西。

哎呀,大娘都忘了,来的时候有一个俊俏的小伙子,和你一起的,就说是你的相公,怎么没多点饭菜,来,大娘做的点心可好吃了,多吃些,管饱,来,再来点。

不了,不了,大娘,够了,我走了,谢谢你啊,大娘。

李格非也真是自来熟,临走带点东西一点不含糊。

说什么谢不谢,都是自家人。快去吧,别让你相公等急了。

好,大娘,我走了。

说完李格非就抱着一大堆的点心走了。

走着走着,正好是要经过林菀沉和王主事的房间。

可是好奇怪,王主事的房里一点灯火也没有,难不成就睡了?不不会啊,这天儿也还早。

真当经过林菀沉的房间时,李格非却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菀儿,你真的决定了吗?跑完这一趟的货答应嫁给那个陆家的大少爷。

王大哥,我也是没办法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一介弱女子怎敢违抗啊。那陆家与我家虽说不是世代之交,可是奈何陆家近几年家财涨盆满体钵,我父亲为了弟弟,将我嫁进去,可为家里添些彩礼钱,父亲还亲口嘱托,若是日后弟弟撑不起家中财产,我在陆家也好帮衬帮衬弟弟,呜

听到这儿还传来一阵女子呜呜咽咽的声音,虽然能明显感觉到女子在强忍心中悲痛,尽量哭的小声些,可凑近门口一听,这哭声听的真真切切的,自然不用说。

那个哭着的女子就是林菀沉因为弟弟被迫出嫁。

唉,可怜天下女子多是这般命苦的,如果换成是我,只要是不爱,绝对是不会将就。咳咳除了长的帅的。

只见李格非有凑近了听。

菀儿,那个陆家的大少爷长的就是肥头大耳的,怎么配的上你这样标致的人儿。就算不说这样貌配不配得上,但是人品,这陆家少爷就堪忧啊,他成天流连于花街柳巷,身边莺莺燕燕的人更是不缺,你这样软的性子,要是嫁过去,只怕是会吃了亏了,但是小妾就够你头疼的脸,更别说那些成天围在他身边的青楼女子。那男子语气里全是担忧,末了,又对着林菀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光是从外面听着就给人一种,实在是无可奈何的感觉。

在门外的李格非听了这么一大堆话,自然是听出那个男人的声音是谁了。

就是那个不爱说话的王主事,噢,看来这两人果真是有什么事。

不行,为了加分,我得再多听点剧情,李格非就是不相信以她前世的智商来看,还不相信了,自己还猜不出来一个小小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提示:剧情加载即将过半。

你吓我一跳,李格非在门外正听的是聚精会神的,系统这突然来的一声,差点就让李格非叫了出来。

李格非心想系统提示都说过半了,怎么还没有看见任务啊。

里面还没察觉屋外,依旧在交谈,只听林菀沉哭哭啼啼的说着:

可是我也没办法啊,他陆家家大业大的,我父亲就是看上这一点,无论他陆大少爷如何,我都是要嫁过去的。

菀儿,你嫁过去也只会是吃苦,哪里还有什么家财给你,你再看看那个陆少爷,成天的花天酒地的,迟早有一天他家的家业会被他败光,到时候,你又要怎么办?难不成又改嫁给另一个有钱的,菀儿,你听我的吧。做完这一单生意,咱们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我有力气,不怕苦,一定会给你一个安稳日子的。

听你的,听你的,你倒是说说我该怎么办,我哪里敢违背我父亲的意思。

说着,林菀沉哭的倒是有些更大声了。

菀儿,我——我,要不你就跟我走吧,放心,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王主事似乎是犹豫了些,可是最后说到保证的时候,声音明显硬朗了些,给人一种安稳的感觉。

可是林菀沉还是不敢违背自己父亲,听着王主事的一番肺腑之言,心里是又高兴,自己能有一个这般待自己好的人,又失落,怎么就偏生自己投胎投到一个这么重男轻女的家里面。

想着想着,林菀沉又是抽抽咽咽的哭着,也说话。

王主事看林菀沉也不回应自己,又见自己喜欢的心上人儿,这般痛苦,不自觉的伸出手给林菀沉擦泪,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李格非在门口毕竟是隔了一段距离,听着长时间没声儿了,心中安奈不住,又不自觉的往前凑了凑。

▲《胭脂梦:田园农女上京城》李格非苏景阳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