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为后》夏侯紫小说免费全文

《红妆为后》夏侯紫小说免费全文,红妆为后是洛小言执笔的经典小说,红妆为后讲述了夏侯紫的唯美故事,这里提供完整版阅读,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红妆为后》主要讲述了:10.不共戴天相国府结局凄惨,任何妃嫔都会恳求网开一面,玉卿如眸子平静,甚至带着幸灾乐祸,还带着一丝释然,斩首的人中,甚至还有她的母亲秦姨娘。君寒懿眉头蹙起.........
《红妆为后》夏侯紫小说免费全文

《红妆为后》夏侯紫小说by洛小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一本小说,还没看过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们,赶紧看起来吧!

《红妆为后》10.不共戴天

  相国府结局凄惨,任何妃嫔都会恳求网开一面,玉卿如眸子平静,甚至带着幸灾乐祸,还带着一丝释然,斩首的人中,甚至还有她的母亲秦姨娘。

  君寒懿眉头蹙起,清冷修长的手指在案桌上轻轻一叩,眸底像是凝了一层霜华。

  卿如,朕这个决定,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玉卿如已经写好了一个句子,听到这样的问话面上一惊,忙跪了下来,是相国府狼心狗肺,置皇上恩情于不顾,落到这个下场是爹爹和哥哥们活该,臣妾对皇上向来忠心耿耿,还请皇上一定要相信臣妾,哪怕所有人都背叛皇上,臣妾一定不会。

  这样啊。君寒懿嘴角勾起,手抚着她的脸,朕从来是你说什么,就信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起来吧。

  他的手很冰凉,玉卿如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战战兢兢地起来,臣妾,继续为皇上抄写经文吧。

  嗯。君寒懿淡淡地应,面无表情,靠在座椅上,双眸微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三天后,相国府被满门抄斩。

  相国府是大擎开国之府,代代传承,一直忠心为君,这一代却做出叛国这种让人不耻的事情。

  随着一个个头颅被斩到地上,百姓都拍手称快。

  君寒懿亲自监斩,这是他的心思都似乎不在行刑上,而是看着远处的虚空,为什么,为什么她还不出现?塞外峥嵘的岁月,她最想念的,莫过于她的爹娘,还有对她最好的兄长玉子墨。

  现在,她竟连她的他们都不顾了么?

  她的残忍决绝,果然是超乎他的想象,不愧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女子。

  君寒懿按着眉心回到大殿,玉卿如就迎了上来,眼眸含着些许的泪水,眼圈却有被辣椒熏过的痕迹,皇上,臣妾,臣妾

  君寒懿眼底冰寒,透着一丝讥讽,皇后若真的为相国府难受也情有可原,只是不用拿到朕的面前让朕看到,晦气!

  玉卿如急忙跪在地上,臣妾知罪,臣妾只是,只是怕皇上看多了血腥不适,想来安慰皇上。

  哦,是这样么,皇后有心了,那么他忽然俯身,朕看到皇后跪,会欣慰一些,皇后不如就跪到晚上吧。

  玉卿如吃惊地看着君寒懿,为什么她感到,君寒懿对她的态度有了一个可怕的转变?

  怎么,皇后不愿意?君寒懿挑眉,冷光一烁。

  玉卿如吓得结巴,愿愿意,臣妾这就跪。

  她脸色发白,心中忐忑不已,殊不知这才是她不幸的真正开始。

  君寒懿打开书房的窗户,看着后院中一株蓝牡丹,那是她从西域带来的种子,如今已经亭亭玉立,弹指三年岁月,一挥间。

  他很久没有动,幽黑的眸子复杂难言,咔擦一声,手中把的两颗玉珠应声而碎,化成齑粉,他像想要抓住什么,握紧了手指,可粉末还是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

  慈月庵。

  养了好一阵子,玉琦鸢的身子终于好了些,她在一个花盆前蹲下,纤美的手指轻轻地撩拨了一下素白的花,嘴角弯起,来的时候还没有开呢,现在已经这么好看了。

  君景澜站在她身后,欲言又止,鸢儿

  玉琦鸢动作稍微顿了一下,十七爷有什么,但说无妨。

  君景澜终于决定要告诉她那一个事实,几乎是小心地道,相国府叛乱,相爷和大公子说要为你和夫人报仇,所以联合鞑子不幸的是,他们输了

  玉琦鸢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呢?

  半个月前,已满门抄斩。

  玉琦鸢一动不动,半天没有说话,发丝在风中舞动,掠过苍白如纸的脸,眸中流转的波光被黑暗和猩红吞噬。

  鸢儿,起来。

  君景澜心疼不已,伸手握住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冰冷彻骨,比死人还要寒凉。

  哈,哈哈玉琦鸢忽然笑了起来,满目空洞,身子踉跄着,才勉强走了两步,胸口大震,呕出一大口活血,人摇晃了两下直直倒在地上,只有眼睛大大地睁着。

  君景澜大惊,上前去一探,气息全无。

《红妆为后》11.她的骨灰盒

  塞边月,漫漫黄沙,尘归尘。

  今我来矣,旧人曲,笑春秋

  皇宫的一方水榭楼台,伶人在低吟浅唱,水袖舞动,仿佛一个乱梦。

  下方只坐了一个人,他一杯酒一杯酒地饮下,可是却怎么也不醉,反而越来清醒,那是被疼痛扯起的觉知。

  这一次放纵之后,他就要亲自去找她,天涯海角,上穷碧落下黄泉,哪怕江山不稳,群狼环伺,有些事情,他知道得太晚,如今哪怕豁出性命,也要极尽去挽留那一颗已经死掉的心。

  呵,你为什么不出现,你对我的恨,已经超越了对亲人的感情吗?他们公然叛国,是不得不死可是你,却也心狠到这样的地步么?

  伶人的歌声绵绵细长,带着大漠草原的廖远,更多的却是无边无际的惆怅。

  杯子从君寒懿手中坠落,他揽过酒坛,仰首灌下,酒水湿了龙服,凉到他的心底去。

  再多的愧疚,痛惜,都无济于事,他罪孽深重,她性子执拗,只怕从今往后,都不能救赎。

  张公公拿着拂尘上来,皇上,有个尼姑在皇宫外,口口声声要见您,说要把一个东西交给您,拦了几次,又来了。

  他摇头,皇上似乎变了,比以前还要让人捉摸不透。

  君寒懿眉头皱了一下,让她进来。

  尼姑一身缁衣,眉目干净,只是手中抱着一个盒子。

  她恭敬地跪下,行礼过后,道,一个多月以前,慈月庵住进一位女客,这位女客身子虚弱,可经过调理,也渐渐好转,只是在七天前,女客受到了刺激,呕血身亡,三日前火化,女客如今已无家人,贫尼算出女客与皇上有些缘分纠葛,便将女客的骨灰带到皇上跟前,求皇上安置。

  尼姑语速缓慢平静,可每一个字,却像是刺在君寒懿的心上,他盯着骨灰盒,眸底的黑流都静止了下来,这位女客,叫什么名字?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不要,千万不要

  女客俗名玉琦鸢。

  一声脆响,酒坛从君寒懿手中跌落,化作一地碎片,酒香四溢。

  天地之间,似乎都寂静了下来,没有一点声音。

  他的身躯僵住,犹如冰封雪冻,脸一下子褪去了所有的颜色,眸子微微赤红。

  几秒后,忽然俯身,出手掐住尼姑的脖子,杀气弥漫,你敢骗朕,朕要整个尼姑庵陪葬。

  尼姑不慌不忙,贫尼只是据实所言,绝无一字的虚妄,女客的骨灰,皇上若不肯留下,贫尼这就带回去。

  君寒懿颓然松手,身躯摇摇欲坠,缓缓地接过骨灰盒,感到整颗心都被麻痹,不知道痛觉,只是呼吸不能。

  阿弥陀佛!还请皇上节哀顺变,慈月庵已为女客举行超度仪式,女客的魂灵,将会得到安息,贫尼这就告辞。

  尼姑双手合十,眉眼低垂,退下。

  君寒懿抱着骨灰,枯坐了很久,直到暮霭,直到子夜,他一动不动,犹如一个死掉的人,没有情绪,没有感性,张公公立在一旁,不让任何人靠近,他知道今时不同往日,皇上的心中,变天了。

红妆为后试读结束,红妆为后完整版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