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剑神by盏雾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绝代剑神小说完整版资源,绝代剑神的小说作者是盏雾倾心著作的,这是一部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绝代剑神小说主要讲述了:在通天神国极北,雪原之侧,有一处亘古荒凉之地。不知为何,这里白石林立,生机匮乏,放眼望去竟皆是无尽的石滩,寸草不生,鸟兽无踪。...
绝代剑神by盏雾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绝代剑神完整版精彩章节免费阅读,这里为大家带来了绝代剑神白牧云,各位看官一起来阅读吧。

《绝代剑神》游 卷一 ###第0004章 生死赴尸坑

韩胄高大的身影走出棚屋,白牧云望着那高大魁梧的身影有些出神。

对白牧云来说,韩胄现在就是一只老虎,而且这只老虎已经盯上了自己这只猎物。

如果现在出手,我把握太小,但现在就算我不动手,他也会找我的麻烦,把我杀掉我不会看错,那是杀人的眼神,可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白牧云的身体已经不再惧怕寒冷,但他走出棚屋时,还是感到了一阵凛冽的寒意。

领取了早上的食物,白牧云咀嚼着窝头,目光一直盯着那光头巨汉的背影。

喂,你怎么了?你盯着他也没用,你打不过他的。

不知何时,费劲已经凑了过来,他看到白牧云似乎又产生了某种危险的妄想,于是好心的提醒他。

白牧云苦笑,摇摇头。

哪里是我盯着他,现在分明是他在盯着我。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他沉默着,思索着求生的法子。

很快的,他来到了灵石矿场,苦役们在黑衣监工的和骂声中开始了一天的辛苦劳作,叮当叮当的刨挖声不绝于耳,扰得他心绪更乱。

白牧云挥动铁镐,力气颇大,心思却全不在这里,一直紧皱着眉头,琢磨对付韩胄的方法。

没有武器,在这个鬼地方连一把刀子都找不到。

白牧云微微叹息,目光移向一个大胡子监工腰间的鞭子,可又沮丧的摇了摇头。

想他那般强悍的体质,皮鞭子根本就杀不死他,况且我与他较量,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最好是偷袭,最次也得是出其不意,剑走偏锋。凭实在本事,自己还和对方差着很远的距离。

他又叹了口气,没有武器,他几乎不存在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忽的,铁镐落下,一个碎石屑崩到了他的腿上。

他眉头一紧,低头看去,皮肉间竟被碎石划开了一道血口,血口不大,并无大碍,但这个小小的伤口,却令白牧云受到了启发。

石头!此处的岩石最为坚硬,远古人类都是用石头做武器的,那我就做几把是锥!

想到这个办法,白牧云心中振奋,却并没有立即转忧为喜。

他这么做是在冒险,是万不得已,且不说他敢不敢杀人,单说他对自己这条命的珍视,就不可能轻易做出动手的抉择。

但既然已经有了办法,他总要做些准备,至少用来防止不测。

他开始寻找块碎裂的岩石,用铁镐砸,悄悄用双手掰。这偌大的一个灵石矿,什么都没有,就是不缺坚硬的碎石块。

很快的,他就找到了许多大石块,经过一番刨砸,终于制成了几只手掌长短,镐头把粗细的石锥。

这件事看似容易,实际上却格外费力。岩石碎裂并不规则,当他做好最终的三只石锥时,两只手已经因为掰石块磨破了一层皮肉,那石锥之上也沾染了他手中的鲜血。

石块碎裂的断面很是锋利,他并不需要单独打磨,而且这东西他也只可能使用一次,用不着担心磨损的问题。

他将三只石锥插在腰间,用麻片衣裳遮挡住露出的部分,开始继续干活。

抬头望了望天色,太阳偏西,此时已是午后,再有两个时辰苦役们就要下工了。

但愿,今天不会有事情发生

白牧云幽幽叹息,心中还在不断的琢磨使用石锥的方法,他不肯耽误一点时间,为的就是让自己拥有更大的把握。

他没有失败的机会,因为失败就意味着死亡,他因这件事思虑的有些心慌,事情未到,他内心总部的安宁,事情来得太快,他又担心自己准备不足。

余光中,有人影自远处走来,那人影高大异常,头顶似有些反光。

白牧云呼吸一滞,突然抬起头,果然看见了韩胄。

他拖着铁镐,神色暗淡,像极了一个疲惫的劳工,而透过其黝黑的面庞,很难看出内在的真实情绪。

他来干什么?在这里,当着苦役和监工的面,他是不敢动手的

尽管这样告诉着自己,白牧云还是有些紧张,他下意识的想要拔出腰间的石锥,但想到自己的计划,又掩饰掉了那个动作。

韩胄来到白牧云旁边,并没有说话,像其他苦役一样,挥起铁镐便开始刨挖灵石。

白牧云的眼皮微跳了跳,完全猜不出对方的目的。

而几乎就在韩胄一铁镐落下去的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监工的熙攘。

白牧云向那边望去,只见一个壮硕的苦役此时倒在地上,瘫软不起,身体挣扎着,似乎受了极重的伤势。

一个黑袍监工走到那边,先抽了一鞭子才喝问道:怎么回事?装病?给我起来干活。

那人还在挣扎,面容痛苦的有些扭曲,口中低声哀嚎,似乎气力已经不济。那监工见他还不起来,并不理会缘由,扬手就是几鞭子抽了下去。

监工每抽一鞭子,白牧云就微微眨一下眼睛,可还不到三五鞭子,那汉子便不再动弹,声响全无,此时他的背后已经被鲜血染透。

装死!叫你装死!

监工又抽了两鞭子,见那苦役依旧没有动静,上前检视了一番,终于确定那人已经断气。

这时,白牧云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整个人竟被拖着胳膊拖向那边,对方力量极大,白牧云凡体初期的力气竟根本挣脱不开。

难道,他知道那人会死?那人是他杀死的?他就在等这一刻。

白牧云还没有看清拖着自己的身影,就猜到了那人是处于凡体中期境界的韩胄。

监工踢了尸体一脚,喝骂道:不禁打的死狗!来两个把这死狗抬走!晦气!

我们来!

韩胄的声音粗粝而洪亮,他拖着白牧云,快步走向这边,而听到了他的声音,再没有其他苦役敢去接这个差事。

韩胄松开了白牧云的胳膊,他走向那尸体前,弯腰抬起尸体的两条腿,然后用眼神看了看白牧云,又看了看尸体,意思却是很明显的。

身旁是提着皮鞭的监工,白牧云没有选择,他隐隐猜到了这家伙的计划,然而只得将计就计,小心寻找自己动手的机会。

他走到尸体另一侧,抬起那汉子的肩膀,跟着韩胄朝尸坑方向走去。

灵石矿有座尸坑,它离矿场中心很远,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坑中都是死去的苦役尸体,那里是整个灵石矿唯一的视野盲区。

白牧云猜测韩胄就是想在那里动手,把自己杀掉,然后干脆利落的把自己丢进尸坑。

一路看似很短,白牧云却感觉走了很长。

他在心中不断的演示着杀死韩胄的方法,心跳越来越快,口干舌燥。

《绝代剑神》游 卷一 ###第0005章 是何来路

白牧云渐渐嗅到一股恶臭,那是尸体腐烂的气味,那气味随寒风弥漫,闻之令人作呕。

到了。

绕过一片石丘后,恶臭更浓,韩胄粗粝的声音传入白牧云的耳朵,很沉闷,就好像宣判死亡的声音。

白牧云紧张的注视着韩胄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但这只是令他感到惘然,因为韩胄根本就没有哪怕一丁点刻意。

这令他在恐慌之余,内心生出一丝自嘲。

原来韩胄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他怎么可能对一只蝼蚁大动心机?

白牧云微微皱起眉,原来世上最大的鄙视并非狠毒的侮辱,而是冷漠的无视。

他随着韩胄的动作将苦役的尸体丢进尸坑,韩胄并没有顺势做什么小动作,明明一个杀手,却表现的好像极为坦荡。

这还是那个苦役营中的恶霸吗?

白牧云在心中暗暗发问,眸光依旧紧张的盯着这个光头巨汉,他知道,接下来该轮到自己了。

然而,此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腰间很不舒服,因为那里插着三根很可能会让他死的更惨的石锥,他不得不承认,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自己很难保持镇定。

压抑着内心的紧张,平复呼吸,他将眸光转向尸坑下方,忍着眩晕和恶心问道:他,是你杀的吧。

白牧云伸手指了指下面那具还算完整的尸体,抑制着手指的颤抖。

韩胄的目光被白牧云引向尸坑下方,那个肮脏可怖的地方,没有丝毫防备,全部在乎身旁这胖子耍什么阴谋,趁势把自己推下去。

不错,是我杀的。

韩胄声音冰冷,看着那尸体,眸光中没有丝毫愧疚,就好像那人本就该死一般。

余光中,白牧云确定韩胄正在注视下方那具尸体,趁着刹那的时间,他迅速将一把石锥别在了腰后,只留两把石锥在前面,依旧遮挡在麻片衣裳下面。

做好了这一步准备,白牧云稍说松了口气。

而此时,他终于有些时间去考虑那个令自己十分疑惑的事情,神色也微微露出了疑惑。

你也要杀我吗?

不然呢?

韩胄转过头,微微冷笑,似乎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那你何必费这么大的周折,直接用杀死他的方法杀死我,岂不更加省事!

你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想从你嘴里知道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白牧云微微皱起眉,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身上能有什么是对方机感兴趣的,若说有,怕也只能是那太上凡体篇了。

他微微苦笑,待听到对方的问题,却神色一滞,露出更深的疑惑。

是谁派你来的?

韩胄的神色微微变化,他似乎非常关心这个问题,但白牧云却显得有些茫然。

是谁派他来的?他也希望自己是被谁派来的,那样至少自己还有个所谓的组织,上线。

然而寥寥世间,他不过只身一人,陷于此地,只能怪时运不济吧。

白牧云幽幽的叹了口气,看着韩胄,却无话可说。

你不肯说?如果想死得痛快一些,最好说出实话。

没有谁派我过来,我是被慕容家的私军从大街上抓来的。

白牧云陈述着事实,但韩胄却并不相信他的言辞,但凡有些修行潜质,有些内在修为的人,都不可能被丢进苦役营去,除了他自己以外。

面前这胖子,显然已经具备了凡体初期的修为境界,虽然只是修行的起步阶段,却也是常人短时间内难以达到的修炼境界。

这说明,他再被抓进来前就已经具备一定的修为。

韩胄这样想着,耐心少了几分,恼意多了几分,对于白牧云身份的猜疑,也更深了几分。

你是炎心殿的人,还是灵煞阁的人。

白牧云摇了摇头,他并不知道韩胄口中提到的究竟是些什么地方。

韩胄冷笑,还有一个地方他没有说,世间三大魔宗分支,只剩下望海楼他没有提到。但他自己就是望海楼派出来的探子,不用问也知道,这个胖子绝非本宗弟子。

你现在不说,一会自然会交代清楚。

韩胄已经有些不耐烦,以他的境界实力,制住白牧云,给他些死前的折磨并不困难。

白牧云没有说话,因为说与不说,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也没有心思考虑先前韩胄提出的问题,他现在一心只有求生二字。

韩胄转过身子,只是简单的伸出两只巨手,他身材高大,双臂更是长而坚实,加上其凡体中期的巨大力量,简直就是两只沉重的铁钳。

他伸手要抓住白牧云的肩膀,白牧云下意识的后退,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身的反应速度居然比从前快了不少。

然而,只差两寸,对方的手掌就会抓住他的肩膀。

刹那间,他感到一股巨力,韩胄两手握拳,一步跨来,双拳重击之下,白牧云胸口遭受重创,竟然直接倒飞了出去,落在尸坑旁,只差半尺距离便会坠落其下。

阵阵恶臭令他感到恶心眩晕,胸口的剧痛令他喘不上气来,但白牧云虚弱的声音却从唇边传来,那轻微的声音甚至连他自己也听不清楚。

第一步,示弱。

说出这几个字,白牧云似乎感到身体轻松了不少,他强撑着身子的剧痛,努力爬起来,这种时候,还不忘记掩盖住自己腰间的石锥。

韩胄的身影,在他眸中有些模糊,那巨大的身躯缓缓靠近,就好像一座山峰即将倾压而下。

白牧云努力的挣扎,想要尽快离开,身子后撤,眸光也渐渐清晰。

他看到一只重拳直打自己的肩膀,他甚至听到了一道劲风自前方呼啸而来。

这一次,他终是躲不开了,但他的脚步还在向后挪动,只是在被对方击中的前一刻,他伸手取出了插在腰间的两根石锥。

韩胄的拳头已然落下,那重击之下,白牧云连连后退,他手掌紧握石锥,不肯松开。

这一次跌倒,无法用手臂支撑,后脑生生磕在了石滩上,鲜血流出,脑后传来嗡鸣剧痛。

你以为凭这东西就能对付我?

韩胄微微眯眼,但神色间却只有不屑。

▲《绝代剑神》完整版已有~